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苏沐看到突然出现的、杀气森森的池染之,打了一个哆嗦。

        谢见瑜却不慌不忙的起身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池染之扫了他一眼,忽然对身后跟着的一众亲卫道:“来人,谢见瑜涉嫌刺杀陛下,带下去严刑拷问!”

        苏沐这才发现,池染之身后除了一脸担忧的宫松和浮光掠影,还带了一大批公主府的亲卫,只是不似平日里在公主府见到的那般衣着光鲜,此刻俱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就连池染之的发丝都有些凌乱,雍容繁复的宫装上沾了许多灰尘,旁边还有一匹白马,累的气喘吁吁。

        苏沐从来没见过池染之这幅有些狼狈的模样。

        亲卫上前去擒谢见瑜,谢见瑜却半点不慌,反而笑道:“公主殿下,这刺杀一事微臣压根不知情,可顶不起这么大一口黑锅啊。”

        池染之看也没看他,一双凤眸只盯着苏沐,闻言冷笑:“是与不是,要用刑过后才知道。”

        谢见瑜看向苏沐,叹息一声,却笑道:“会长大人,您可得救救……‘小弟’啊。”

        池染之终于看了他一眼,蹙了蹙眉,又看向苏沐。

        苏沐打了个机灵,对啊,这是他新收的小弟,不能就这么没了。

        于是对池染之道:“他不是刺客。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的时候就在一个小巷子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从小巷子里跑出去被他的马车撞到,这才碰上的。”

        池染之闻言,目光一凛,长臂一伸便将苏沐拽到身边,“碰到哪了?我看看。”

        苏沐骤然被他拽到身前,僵了一下,背过手,“只是擦伤而已。”

        池染之冷着脸:“给我看看。”

        苏沐颤抖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抬起左臂,宽大的袍袖滑落,露出一截玉一般的小臂,上面一片轻微的擦伤,已经结痂了。

        池染之看了片刻,又看向凝视着苏沐手臂神色莫名的谢见瑜,一把将苏沐藏到了身后,看着谢见瑜,对亲卫道:

        “没听见本宫的话吗?给我拉下去严刑拷问!”

        亲卫按住谢见瑜,谢见瑜收回目光,仍是笑着:“殿下这般公报私仇不太好吧?”

        这是要直接往死里整他啊。

        池染之冷笑,却压根不搭理他。

        谢见瑜看向他身后的苏沐:“会长大人?”

        苏沐看了看谢见瑜,又看了看冷冰冰的池染之。

        虽然池染之现在看上去可怕极了,但是……

        他从池染之身后站出来,顶着池染之那可怕的目光,硬着头皮道:“真的不是他,你不要杀他,他是我好不容易才收的小弟。”

        苏沐越说,声音越小,慢慢的低下了头,不敢和池染之对视。

        池染之垂眸打量着他的头顶,过了一会儿,忽然道:“小弟?”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浓密睫毛掩映下的那双凤眸里眸光莫测,竟然隐隐划过一抹笑意,脸色却仍旧冷若冰霜,过了好一会儿,才一挥衣袖,“滚吧。”

        谢见瑜略一拱手,笑看了一眼苏沐,施施然离开了。

        池染之伸手要去揽苏沐,苏沐却下意识的后退躲开了。

        池染之凤眸一凛。

        宫松和浮光掠影见状,便带着亲卫们向后退去,直到听不到那边的说话声,而后背对两人,警惕的望着周围。

        好在此处僻静,房屋和树木极少,没什么可以躲藏刺客的地方。

        池染之盯着苏沐,缓缓道:“人我已经放走了,现在可以说说,是什么秘密了吧。”

        苏沐抬眸瞄了他一眼,只能把自己用毒药控制了谢见瑜的事说了出来,还给池染之看了谢见瑜写下的字据。

        池染之接过字条看了看,垂眸重新打量起苏沐来,“毒药?自学?”

        苏沐一直在小心瞄着池染之,见他这幅怀疑的神情,立刻不满了,猛地抬头,怒瞪:“怎么?不行吗?”

        池染之打量着他,忽而笑了,“行啊。挺好。”

        说着,便堂而皇之的将字据收了起来。

        苏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伸手去抢,“那是我的!”

        池染之握住苏沐伸过来的手,打量着苏沐气呼呼的小模样,一把将人拉进怀里,笑道:“跟我回去。”

        苏沐一双眼睛亮堂堂的燃烧着两簇小火苗,“不回!”

        池染之揽着苏沐,悠悠道:“如果不跟我回去,我就休了你,另嫁他人。”

        !!!

        苏沐一僵,抬眸不可思议的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笑了。

        震惊过后,苏沐低头,仔细想了想。

        回去不知什么时候小命不保。

        为了小命,美人还是先靠边站吧。

        于是,苏沐抬起头再看向池染之的时候,伸出手:“那休书呢?”

        池染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垂眸冷冷的看着苏沐。

        苏沐颤了颤,下意识的想收回手,又忍住了。

        两人谁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苏沐问:“现在写休书?”

        池染之冷笑一声,放开苏沐,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拍在苏沐的手心里。

        苏沐瞪大了眼睛看向手心,愣住。

        难道,池染之早就写好了?

        不知为什么,有些伤心。

        他看着手心的休书很久,打开一看,竟是刚刚被池染之收起来的谢见瑜的字据。

        ???

        苏沐一愣,迷茫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一直打量着苏沐的表情,唇角凝固的笑意缓缓化开,见苏沐看过来,从袖中拿出一样东西,笑问:“想要这个吗?跟我回去。”

        苏沐望着池染之手中他心心念念的那块陨铁,眼睛一亮。

        然而听到回去,又迟疑了。

        池染之细细观察着他的神色,伸手将人抱进怀里,吻了吻苏沐的额头,低声道:

        “以后我不关着你了,你想出来玩就出来玩,不过要带上浮光掠影,不要一个人偷跑出来了。”顿了顿,池染之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我会担心,知道吗?”

        苏沐抬头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抱着他的力道又紧了紧,抬手摩挲着他的脸庞:“我以为你被那些刺客掳走杀了,找了你一下午。”

        苏沐不知为何,只觉心里某个地方软了一下。

        他抿了抿唇,仔细打量了一眼池染之,又看了一眼陨铁。

        不过……

        苏沐看着池染之,仔细打量着池染之的神色,郑重道:“你发誓,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许杀我。否则,我也会杀了你。”

        池染之的眼神忽然变得十分幽深,又是那种苏沐看不懂的神色,苏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手指探进袖袋之中。

        池染之看着苏沐,神色复杂难明,良久良久,他笑了一下,伸出手轻抚了下苏沐的脸颊,缓缓开口:

        “我发誓——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会杀苏沐。”

        闻言,苏沐心中的大石头落地,抬头看着池染之,“你想杀我,并不是仅仅因为赐婚和迷情散的事,对吗?”

        池染之:“当然不是。”

        苏沐盯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池染之幽幽道:“你每次淘气闯祸时,我都想杀了你呢。”

        苏沐明显不信,拉住他的衣袖,不依不饶。

        池染之见状,忽然屈指弹了下他的脑门,悠悠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问那么多。该你知晓的时候,你自会知晓的。”

        苏沐捂着脑门瞪着他,忽然一把从池染之手中抢过陨铁,哼了一声。

        池染之笑了。

        似乎为了不给苏沐留下反悔的时间一般,直接揽着人飞身上马,一路风驰电掣的回了公主府。

        苏沐第一次骑马,回到公主府后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被池染之直接带到了后院。

        池染之给苏沐介绍七位“面首”:“梅兰竹松风雅颂,宫姓,名义上的‘面首’,实际上的属下。”

        “见过驸马。”包括宫松在内的七人给苏沐行礼。

        坐在椅子上受礼的苏沐人还晕着,没说话。

        池染之指着宫竹,对苏沐道:“想学医,让他教你。”

        宫竹:“???”

        苏沐眼睛一亮。

        池染之看了看天色,没理一众人的反应,便带着苏沐回了寝宫,把还晕乎的苏沐洗洗干净,像恶龙叼着猎物一般抱进床帷之中,吃干抹净。

        第二天中午,苏沐醒来的时候,池染之没在。

        苏沐腰酸背痛,兀自气了会儿,用过午餐便跑到后院找宫竹学医去了。

        晚上池染之来后院接人的时候,苏沐还在药田玩的不亦乐乎。

        宫竹看着苏沐的身影,笑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主上的这位驸马,哪里是什么草包啊~”

        池染之收回看向苏沐的视线,挑眉。

        宫竹仍旧看着苏沐:“过目不忘,举一反三,闻一知十,分明是,不可多得的鬼才。”

        他终于看向池染之,拱手恭喜道:“主上这分明是……捡到宝贝了~”

        池染之心中惊诧,面上仍旧冷若冰霜,警告的睇了宫竹一眼,拎着苏沐回邀月殿了。

        宫竹摸了摸鼻子。

        苏沐一边被池染之揽着离开,一边回望药田,恋恋不舍。

        池染之忽然附在他耳边低语:“回去有好东西给你。”

        苏沐抬眸看了他一眼,乖乖的跟着池染之走了。

        到了邀月殿,用完晚膳,池染之拍了拍手,浮光掠影各端着一个大号托盘上来。

        宫嬷嬷笑着将盖在上面的红布掀开,满脑子都是草药的苏沐顿时震惊了。

        只见两个大托盘上,摆满了十数块陨铁。

        苏沐上前查看,都是品质极佳的陨铁,最小的拳头大小,最大的有西瓜那么大。

        他转头看向池染之,“这些,都是给我的?”

        池染之淡定的喝了口茶,“自然。”

        苏沐看看池染之,又看向陨铁。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苏沐突然“嗷呜”一声,扑进了池染之怀里撒欢。

        池染之笑了一声,挥了挥手,抱着人走向了寝殿。

        放下陨铁,宫嬷嬷带着浮光掠影出去,笑叹: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苏沐便下床去将陨铁抱上来把玩。

        池染之懒洋洋的靠在床上,将人揽在怀中,一脸嫌弃:“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的?就这么喜欢?”

        苏沐眼珠一转,笑道:“听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多浪漫啊。”

        池染之不知道什么是浪漫,苏沐也没办法解释给他听,因为其实苏沐也不懂,反正就是个借口,他真正想的是:

        “我想要一个父皇琼楼里面那样的收藏架,用透明琉璃罩起来的那种,只有我有钥匙,别人看可以,不能碰。”

        这样,等他将陨铁里面挖空了,只剩个壳摆在那里,池染之也发现不了了。

        池染之无所谓:“好。”

        奸计得逞,苏沐开心的晃了晃脑袋。

        池染之看他如此开心,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毛,笑道:“这么喜欢,以后再让人多找些来。”

        苏沐看向池染之,觉得现在的池染之不是大魔头,简直就是天使,忍不住吧唧一下亲了池染之的脸颊一口。

        然后就被恶龙拖回老巢了。

        之后的日子里,苏沐在府中和宫竹学习医术,偶尔带着浮光掠影出府去收小弟。然而京师重地,百姓富庶,治安极好,连个乞丐都没有,更没有救人命的机会。

        苏沐收小弟的事业进展的极其不顺。不,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垂头丧气了几日,直到有一天,池染之带他出府,来到仙客来酒楼的雅间,而那群一直跟着池染之混的纨绔比苏沐还垂头丧气,等在里面。

        池染之问苏沐:“之前他们欺负过你,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苏沐看着这帮纨绔,忽然眼睛一亮。

        他看向池染之:“他们上次欺负我,可过分了。”

        池染之点点头,纨绔们不可思议的看向苏沐。

        究竟是谁欺负谁啊!

        苏沐:“你帮我杀了他们。”

        众纨绔:“!!!”没想到此人竟然恶毒至此!

        池染之看了苏沐一眼,又看向众纨绔,“可以。”

        众纨绔:“殿下!”

        却听苏沐又道:“算了,不然饶他们一命吧。”

        池染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苏沐,缓缓道:“也行。”

        众纨绔:“???”

        苏沐笑眯眯的看向众纨绔,“现在,我就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了。从今以后,你们都得听我的,做我的小弟。”

        话落,苏沐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入会协议,让众纨绔签字画押。

        众纨绔刚要反抗,却觉得一股寒气袭来,看向池染之,抖了一下,不得不签署了丧权辱身的协议,按上手印。

        苏沐收好,而后非常认真的问他们:“你们会砸场子吗?”

        众纨绔:“……”

        众纨绔按照苏沐的要求去砸场子了,池染之晃着酒杯,终于明白了苏沐要做什么,嗤笑一声:

        “一群乌合之众。你想要杀楚清暄……”

        他看向苏沐,笑了:

        “不如求我。”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497750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