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跟在池染之身后的宫松已经震惊了,  虽然金银没事,但里面殿下多年收藏的珍玩估计这一下都毁了。

        临时有急事出去忙了一宿回到家发现库房被拆了……

        宫松想想,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有点往头上冲了,  手痒的想揍人。

        宫松小心翼翼的看了池染之一眼,就看到了池染之从颜王到阎王的转变,悄然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被惊动的宫嬷嬷带着一群婢女出来,  看了看池染之的脸色,  婢女们和宫松一样,  不断的不断的往后退。

        只有宫嬷嬷硬着头皮走到池染之跟前,刚要说话,  便被池染之的一个眼神看的向后退了一步。

        池染之:“这也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宫嬷嬷:“……谁说不是呢?”

        池染之眉头狂跳,他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  咬牙切齿:“这个不够。再说些别的。”

        宫嬷嬷:“……”

        宫嬷嬷很快反应过来,“啊,您看沐沐今天等了您一宿,也不知道您为何夜不归宿,胡思乱想也是情有可原的……”

        浮光掠影趁着宫嬷嬷拦住池染之,  悄悄从邀月殿后门溜走跑向库房,在库房废墟的边缘找到了满身尘土已经吓傻了的苏沐。

        苏沐呆呆的站在废墟边,听到脚步声吓了一跳,怂兮兮的转身,看到是浮光掠影松了一口气,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花猫脸,无辜的眨了眨吓得泛着泪花的狗狗眼,  心虚的看了眼废墟,  小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浮光:“……”

        掠影:“驸马,  殿下回来了,我们先带你找地方躲一躲吧。”

        苏沐听到池染之回来了,顿时打了个哆嗦,自知不妙,抹了一把满是灰尘的脸,“躲?对。往哪躲?”

        苏沐急的原地转了两圈,眼睛一亮:“我们去皇宫!”

        浮光掠影:“???”他们只是想带苏沐在公主府躲一躲啊。

        苏沐拉着两人的手急道:“快,我们去皇宫避难,只有陛下那里才安全!”

        这边浮光掠影驾着马车带着苏沐连夜逃亡皇宫中避难,邀月殿前,池染之忽然扫了一眼众人,冷冷道:“浮光掠影呢?”

        宫嬷嬷:“……”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说谎啊。只能缄默不言。

        池染之看了她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库房而去。

        来到库房边,池染之看着一片废墟,眼神冰冷。

        宫松看着混在瓦砾中的精美瓷器、玉器和珍玩的碎片,倒吸了一口凉气。

        勤政殿。

        今日是小朝会,只是商议的国事却不怎么轻松,皇帝面无表情的坐在御案后喝茶,六部重臣躬着身子大气也不敢喘。

        皇帝抿了一口茶,抬眸刚要说些什么,就看到殿门外广阔的平台远处出现一个雪白的大团子,一蹦一蹦的往前挪。

        他一时没看清那是什么,等到了近前,他觉得眼熟,仔细看了看,才发现……

        “噗!”皇帝看清苏沐的样子,没忍住笑的喷了茶。

        这不是他家小驸马吗?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满身的灰尘又是去哪里淘气了?

        鹤翔也看见苏沐了,愣了一下,连忙接过皇帝手中的茶盏。

        这时苏沐也艰难的跑到了大殿前,被御前侍卫拦住了,苏沐气喘吁吁可怜巴巴的看向皇帝:“陛下救命!”

        皇帝用锦帕擦了擦嘴,对御前侍卫道:“让驸马进来。”

        侍卫放行,苏沐因为胖迈不开腿,小碎步往前蹦跶,扑棱着小胖腿跑到御案边,拉着皇帝的袖子急道:“陛下救命!”

        皇帝笑看着面前圆滚滚的白团子。在马车上掠影给苏沐擦了脸和手,但是衣服没来得及换,苏沐打算带着金子去安乐侯府时随手抓过国子监的衣衫穿,此刻雪白的衣衫灰了吧唧的,埋汰极了。

        皇帝没嫌弃他脏,看了眼拽着他衣袖的小胖手和手背因为胖而出现的四个小窝窝,勾唇一笑:“又闯什么祸了?”

        苏沐抿了抿唇,低下头,小声哼唧了一声。

        皇帝挑眉:“什么?朕没听清。”

        苏沐抬起头,快哭出来了:“我不小心把公主的库房给拆了。”

        皇帝:“……”

        众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帝放声大笑,整座勤政殿的气氛顿时一松。

        被皇帝的威压压的直不起身的众大臣:“……”

        皇帝笑了好久,才收敛了些,笑看着苏沐:“你拆她库房做什么?”

        苏沐:“……是她库房年久失修了,我不小心一碰就倒了。”

        “哈哈哈哈哈”皇帝看着苏沐这幅样子,就忍不住笑个不停。

        苏沐拽拽他的袖子,急的直瞪他:“哎呀你别笑了,公主会杀了我的,救命啊!”

        皇帝想了想,以他那位七公主的个性,换个人的确会被杀了,但是……

        他看了一眼急的团团转的苏沐,只觉得好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估算了一下,好奇道:“你大半夜的,跑她库房去做什么?”

        苏沐:“您上次不是赏赐了我很多东西吗?当时放在她库房了,我现在想搬去安乐侯府住,就……”

        皇帝挑眉,明白了,这是小两口吵架引发的一场灾难。

        他看着苏沐笑,并不想问他拆家的过程,生怕苏沐再掏出那把匕首告诉他就是这么这么拆的。

        那会让他想起自己那座同样毁在这货手里的琼楼……

        于是他直接跳过了这个会让他心塞的问题,继续逗苏沐玩:“为什么吵架啊?”

        苏沐想到这个,可就不怂了,一股怒火涌上来,“他嫌我是文盲,送我去国子监。我到了国子监,和祭酒约定好学习七天后如果毕业考试合格,祭酒就给我写推荐信推荐我到军器司当个小官。”

        苏沐巴拉巴拉的说着,一双眼睛蹭蹭冒火星:

        “可是因为我是驸马,本朝没有驸马入朝为官的先例,就想让她帮我求求您,通融一下。她不同意……”

        说着说着,苏沐停了下来,歪头看着眼前听得津津有味的皇帝。

        这本尊不就在眼前吗?

        苏沐眼睛一亮,池染之不帮他,他可以亲自跟皇帝说啊。

        “陛下,我和祭酒约定好了,今天考试,合格后他给我写推荐信。您看,我虽然是驸马,但您也封了我安乐侯啊。驸马不能当官,安乐侯可以,对吧陛下?”

        皇帝挑眉看着苏沐:“……”

        众大臣:“……”

        好家伙,公然走后门可还行?

        苏沐小心翼翼的看着皇帝的眼睛,拽了拽他的袖子:“对吧?”

        皇帝看着苏沐澄澈纯稚、毫无野心的眼睛,笑了。

        他看了一眼六部重臣,“你们先下去吧,想好对策明日早朝禀报。”

        众大臣:“……”

        看来,陛下是要给驸马开后门了?

        那他们确实不适合再待下去了。

        众人十分识相的躬身应是退下,全当做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皇帝笑看着苏沐:“你说,祭酒和你约定好了?”

        苏沐连忙点头,从袖子中拿出那份约定:“您看。”

        鹤翔要去接,皇帝摆了摆手,亲自接过,展开看了一遍。

        又仔细看了一遍。

        的确是祭酒的字迹。

        他的目光定在那个签名以及上面红艳艳的指印上。

        不知何故,十分想笑。

        苏沐:“???”

        他实在不知,这有什么好笑的?

        皇帝扭头,看到了满脑袋问号的苏沐,轻咳一声,尽量严肃道:“七天背下书馆所有书?出口成章?”

        苏沐点头:“不信您让祭酒来考我。”

        皇帝笑看着胖乎乎的苏沐,心化成了一滩水,越看越喜欢,甚至有一种想捧在手心的冲动,想到这是他家的驸马,忍了忍轻咳一声忍笑道:“有道理。”

        “宣祭酒。”

        鹤翔连忙吩咐腿快的内侍去找祭酒过来。

        皇帝看着苏沐那蹭了一身灰的监生服,好意道:“让鹤翔带你下去沐浴更衣?”

        苏沐原本好奇的打量着勤政殿,闻言连忙摇头。

        不行,皇帝现在就是他的保护神,唯一能压制池染之的人。

        万一一会儿沐浴更衣时池染之来了揍他一顿怎么办?

        苏沐看着皇帝,认真道:“我洗脸了。”

        皇帝指了指他脏兮兮在泥地里打过滚似的衣衫:“小脏猪。”

        苏沐低头看了看,在马车上掠影给他拍打掉浮尘了,但还有很多土。

        他伸出胖乎乎的手,认真的拍了片刻,无济于事,想了想,抬头看着皇帝道:“没有我穿的尺寸。”

        皇帝看向鹤翔,鹤翔打量了苏沐一番,有些为难。

        这个,确实,没有。

        皇帝扭头忍笑。

        过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着苏沐:“好了,那先这样吧。怎么几天不见,变成小猪了?”

        苏沐抿了抿唇,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顺口说了个谎:“吃人参吃多了。”

        “哈哈……”皇帝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忍笑道:“挺好。”

        没过多久,祭酒来了,苏沐眼睛一亮。

        只是很快,祭酒刚在大殿中行完礼站定,池染之就冷着脸气势汹汹的踏进大殿,冷冽的目光一扫,落在立于御案边的苏沐身上。

        苏沐打了个激灵,嗖的一下格外利落的躲到了龙椅后面。

        池染之行礼后,冷道:“苏沐,你给本宫出来!”

        苏沐怂兮兮的从龙椅后探出头来,可怜巴巴的小声道:“你听我给你狡辩……”

        池染之冷冷的看着他。

        苏沐被吓的呜咽了一声,“就,驸马拆的家,关我安乐侯什么事?”

        池染之气笑了。

        苏沐连忙躲到龙椅后,只探出一只手来拽了拽一脸看好戏模样的皇帝的衣袖。

        皇帝轻咳一声:“染之啊,沐沐说他今天和祭酒约好了毕业考核,什么事都等考核完再说吧。”

        苏沐探出头来,小心翼翼道:“对对对,你看,祭酒大人等了好久了。”

        祭酒抚着胡须,笑而不语。

        苏沐顶着池染之冰冷的目光,给祭酒使眼色。

        祭酒十分上道,笑言:“公主殿下,臣已与驸马约定好,还写了协议书,签字按手印了。现在正好是约定的时间,无论何事,且先让臣与驸马完成约定,不然落得个不守信诺的名声,可就没有脸面教导国子监的学子们了。”

        苏沐点了点头,看了池染之一眼,又缩回了龙椅后。

        池染之冷哼一声,对祭酒恭敬的拱了拱手,退到一旁,默许了。

        皇帝笑道:“好了。开始吧。”

        苏沐试探着从龙椅后走了出来,就不敢往前走了,站在皇帝手边,看向祭酒。

        于是,祭酒提问,苏沐回答。

        一问一答,流畅自如。

        池染之的脸色却越来越黑了。苏沐的声音不疾不徐,十分悦耳,思路清晰,详略得当,并且还颇有新颖之处。

        皇帝一开始是抱着逗趣的心情看的,后来,便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沐,慢慢的,惊讶的目光变成了赞赏。

        祭酒抚着胡须,时不时悠悠点头。

        两个时辰后,考核完毕,苏沐口干舌燥,喝了口鹤翔奉上的茶润了润喉咙,有点小得意又有点期待的看着祭酒。

        皇帝笑问祭酒:“如何啊?”

        祭酒笑着拱手行礼:“如陛下所见,驸马天赋奇才,出口成章,这次毕业考核十分完美。臣同意驸马从国子监毕业,并愿意为驸马写推荐信。”

        皇帝终于没忍住伸手摸了摸苏沐的头,笑的十分开怀:“谁说我们沐沐傻了?今日着实令朕刮目相看。染之,朕给你捡到宝了。”

        苏沐小腰板立刻挺直了。

        池染之:“父皇,沐沐还小,儿臣以为,应该在国子监再待上几年。”

        苏沐不乐意:“我都已经学会了,已经毕业考核合格了,还待在那里干嘛?”

        池染之看了他一眼,苏沐往后躲了躲。

        祭酒也帮苏沐说话:“圣人曾言,教学育人应因材施教,驸马天资过人,和其他人一起上课平白耽误了他。”

        苏沐:“对,因材施教。”

        池染之:“天资过人?学会了?他不过有个过目不忘的能力罢了。你们问问他他能理解自己说的那些东西吗?”

        苏沐仿佛被戳中痛脚一般,色厉内荏:“我怎么不知道了?”

        祭酒想了想,随意问了一个艰涩的问题。

        苏沐略一思忖,随口道来,旁征博引,侃侃而谈,对答如流。

        回答完,皇帝笑着给苏沐鼓掌:“我们沐沐这不是解释的很好嘛。”

        苏沐挑衅的看了池染之一眼。

        池染之:“……”

        祭酒抚须,笑眯眯道:“驸马解释的完美无缺,同原典一字不差。”

        一整栋书馆的书没白看,相关典籍中的解释都原封不动的背下来了。

        至于真理解还是假理解,还真的判断不出来。

        可再继续追问下去,他相信,小驸马会给他来一个同义词替换。

        再不行,以小驸马过目不忘的能力,还有无数办法,那考到猴年马月也考不出来。

        可是理解不理解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有几个人能真正按照书上圣贤所言去严格自己的行为?

        可璞玉难得。

        苏沐对池染之抬了抬下巴,“听见没?”

        池染之看他,苏沐瑟缩了一下,又瞪了回去。

        哼。

        他不理解怎么了?

        他偏科怎么了?

        他会的武器池染之还不会呢!

        看着两人的眉眼官司,皇帝忍笑对祭酒道:“现在,祭酒便给沐沐写推荐信吧。”

        祭酒:“微臣遵命。”

        鹤翔着人呈上笔墨纸砚和桌案,祭酒提笔一挥而就,看向苏沐。

        苏沐要去接,又十分忌惮的看了池染之一眼,迟疑了,生怕一过去就被池染之捉住。

        鹤翔十分有眼色的走到祭酒身前接过推荐信,呈递给皇帝。

        皇帝看了看,笑着拿过御笔:“很好。朕做主了,就去军器司。”

        苏沐喜上眉梢。

        池染之蹙眉:“本朝从无驸马入仕的先例,怎好让父皇为难。”

        皇帝无所谓道:“沐沐说的对,他是驸马,亦是安乐侯。安乐侯可以去。”

        言下之意,当初你为他请封安乐侯时,朕已经为难过了。

        现在不为难。

        池染之:“……”苏沐得意的看了池染之一眼,凑到皇帝跟前,十分乖巧道:“一个小官就行了。”

        皇帝笑看着他:“那怎么行?至少是个郎中。”

        “行的行的,我不想干活,只想看看各种武器。”苏沐说的一脸真诚,“其实,我想做军器司的库房管理,行吗?”

        皇帝想了想,调侃道:“朕觉得不太行。”

        苏沐:“为什么?”

        皇帝悠悠道:“朕怕你拆了朕军器司的库房。”

        苏沐噎了噎:“……”

        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属于是。

        他偷眼瞅了瞅池染之,很快收回目光,想了想,一脸真诚的对皇帝道:“不会的。我保证。”

        皇帝沉吟不语。

        苏沐再接再厉:“陛下,我怎么说也是您的女婿,是自家人啊。军器司库房重地,万一有人合起伙来偷东西欺瞒陛下怎么办?我帮陛下去守着库房。”

        皇帝看着苏沐可爱的模样,笑了:“好了,朕准还不行吗?”

        话落,沾了沾墨,“从五品员外郎如何?”

        军器司员外郎一共两人,主管军器司各大库房相应的账房,上司是正五品郎中,手下分别有两个正六品主事,具体负责库房管理。

        苏沐原本想做的是六品主事,但是想了想,这个能管账,更好。

        苏沐:“还行吧。”

        皇帝挑眉:“嗯?”

        苏沐连忙道:“很好很好。”

        “你啊。”皇帝笑着落墨,之后交给鹤翔。

        苏沐眼巴巴的看向鹤翔,鹤翔笑道:“驸马放心吧,奴才这便着人送到吏部去。两天后驸马便可去吏部报道,再由吏部官员带您去工部。”

        皇帝看了苏沐一眼,对鹤翔道:“你亲自跑一趟吧。”

        鹤翔笑着应道:“奴才遵命。”

        说着,小跑着出了勤政殿,向吏部去了。

        苏沐看了看皇帝,“陛下,公主要打我,您说说她。”

        皇帝喝了一口茶,闻言看了眼池染之,池染之正瞪着苏沐。

        皇帝放下茶盏,笑了笑,随后解下腰间一块玉佩递给苏沐:“收好了,有了这个,谁都不敢打你。”

        苏沐乖巧的双手接过龙纹玉佩,挂在腰间,转头对着池染之做了个鬼脸,而后对皇帝道:“陛下,您是不是还找公主有事?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还想向祭酒大人请教几个问题,我们先告退了。”

        说着,走到祭酒身边,挽住祭酒的胳膊跑了。

        被用完就丢的皇帝:“……”

        池染之:“:::  :::”

        苏沐将祭酒送回国子监后,便回了公主府,而后马不停蹄的搬家搬到了隔壁的安乐侯府。

        安乐侯府一直是宫嬷嬷派人在打理,直接能住人。

        这次也不要什么皇帝赏赐的金银了,根本不敢去库房废墟那边看,只带着昨天装在袖袋中的金子,让浮光掠影收拾了一些细软就往安乐侯府跑。

        刚出公主府大门,就碰到了池染之。

        苏沐往后躲了一下,指了指腰间的玉佩,直接贴着墙根跑进了隔壁安乐侯府的大门。

        池染之脸色难看的很,可是看到苏沐得偿所愿开心的背影,又若有所思。

        下午,糖醋会在沄乡酒楼为苏沐庆贺,顺便开个小会。

        纨绔们炫耀,这座之前属于温家的沄乡酒楼,现在由他们经营,比温家经营那会儿生意还好。

        毕竟,这个京城也没人比他们更懂吃喝玩乐了。

        苏沐在沄乡酒楼上上下下走了一圈,生意确实十分火爆,又看了看宣赫递过来的账本,堪称日进斗金。

        合上账本,苏沐看着众纨绔,“你们好棒!”

        纨绔们十分得意。

        谢见瑜和这帮纨绔不是特别能玩到一起,之所以过来完全是看苏沐的面子,远远的坐在窗边喝茶,偶尔看一眼苏沐,唇边带着浅笑。

        之前,苏沐一直在公主府,他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接触。

        但是,苏沐马上要去工部任职,他的机会就多了。

        宣赫道:“对了,那些新的糖醋会成员考核不合格,拉不下脸来做日常打卡任务。怎么办?”

        苏沐想起祭酒说的话来,想了想道:“因材施教。”

        众纨绔:“???”

        苏沐:“给他们改变任务,之前你们打下来的产业,是不是有几个农庄?这些家伙每天只知道读书,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身体也不好,让他们去农庄干活锻炼锻炼吧。“

        宣赫眼睛一亮:“好主意啊。”

        众纨绔互相看了一眼,一脸坏笑。

        公主府中,听到暗卫汇报驸马在沄乡酒楼的情况,池染之眼神冷冽至极。

        宫松守在书房外,宫嬷嬷路过,悄声问:“醋坛子,翻了?”

        宫松点点头,忍笑,用口型道:“醋缸。”

        宫嬷嬷掩唇轻笑,走出邀月殿,向安乐侯府去了。

        勤政殿。

        莫枭恭敬道:“陛下,如何处置糖醋会?”

        皇帝想到苏沐,笑道:“过家家罢了,不用管他。”

        翌日,要去国子监送给祭酒谢师礼,苏沐早早就在安乐侯府的寝室中醒来,发现身上轻盈了很多。

        他看看自己手,坐起身来,看了看自己的腿,跳下床,跑到铜镜边一看。

        瘦回来了!

        用早饭的时候,浮光掠影和宫女们看到瘦下来的苏沐,一阵失望和可惜之情。

        苏沐穿上一开始的那套雪白长衫,浮光掠影驾车送他去了国子监。

        苏沐拎着礼物去找祭酒,祭酒见到他的样子,颇为吃惊了一会儿。

        祭酒觉得苏沐是可造之材,耐心的给他讲了些官场的注意事项,苏沐认真的听了。离开时已经中午,祭酒送他一直到大门口。

        正好赶上学子们去食堂用餐,看到祭酒亲自送人,很多学子十分吃惊,而且还是给没见过的穿着监生服的学子。

        钟景瑛上下打量了一眼苏沐,眼底深处涌上嫉妒之色:“那是谁?”

        当然,学子里也有见过苏沐原本的样子的,宣荣等人自然知道,只是不能和钟景瑛说话。

        其他没有被苏沐狂整入糖醋会年长一些的学子回道:“苏沐。之前不知道为何胖了那么多,现在竟又这么快瘦下来了。奇怪。”

        没见过苏沐的不由十分惊讶。

        钟景瑛:“……”

        他震惊的打量着苏沐,而后眯了眯眼睛。

        原来,七公主的审美没有问题。

        他握紧了拳头,忍住嫉恨,走上前,仔细打量苏沐的模样。

        然而苏沐很快和祭酒出了大门,上车离开了。

        钟景瑛:“他不上课吗?”

        年长学子显然是个消息灵通的,随口回道:“他毕业了。后日便直接去工部报到。羡慕不来啊。”话落,便和一起来的年长学子们去了食堂。

        钟景瑛:“……”

        这日正好是十公主出嫁的婚宴。

        十公主母妃出身低微,她本人也不受宠,因此她在京城并没有公主府,婚宴在宫中举办,第二天便要去封地了。

        皇帝、皇后和太后只露个面便走了,仍旧是太子坐镇,负责应酬。

        苏沐没来,池染之浑身散发着让人发冷的气场,和他一桌的公主们都不敢说话,瑟瑟发抖。远处,隔着一道珠帘,钟景瑛直直的盯着池染之。

        高傲淡漠,冷艳无双。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

        今天,钟景瑛见到了苏沐原本的样子,在赴晚宴之前,特意将发尾弄卷了些,对着镜子根据回忆练习着苏沐的神态、眼神和动作。

        他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他要证明,他钟景瑛远比苏沐要好上一百倍一千倍。

        忽然,池染之似乎十分不耐,起身离席,向花园走去。

        钟景瑛眼睛一亮,起身也走了出去。

        花园中,月色朦胧,百花争艳。

        池染之负手立于荷花池边乘凉。

        他的眼前,都是苏沐那天开心的身影。

        钟景瑛远远的见着,心动不已,忽然心生一记。

        女子最重视名节,公主也不例外。

        于是,他装作醉酒,摇摇晃晃的走到池染之身后,装作一个不慎崴到脚向池染之后背撞去,想将池染之撞进湖中,他再去救。

        然而,池染之蹙了蹙眉,不动声色的躲开。

        扑通一声,钟景瑛落水,心里骂了一声,狼狈万分的爬上岸。

        坐在岸边低头喘息了片刻,想了想一直练习的苏沐的动作,微微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脸色十分冰冷,一双冷冽的凤眸打量着他。

        钟景瑛觉得自己学的很好,磨蹭着起身,小心翼翼的蹭到池染之身边,抿了抿唇,眨了眨眼,小小声道:“抱歉,景瑛醉了,唐突了公主。”

        寂静。

        钟景瑛没听到池染之说话,小心翼翼的抬头,怯生生的看向池染之。

        然而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池染之一脚踹飞。

        钟景瑛胸口剧痛,忍不住惨叫着凌空飞起,哐的撞在不远处的墙面上,四肢俱断,肋骨不知道骨折了几根,内脏受损,“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来,嘶声裂肺的惨叫不止,引来了许多人过来围观,然而见到池染之这尊煞神,便又都像是没看见一样匆匆走了。

        池染之缓步走到无力的靠在墙上哀嚎不止的钟景瑛身前,抬脚用鞋尖踢了下钟景瑛的耳畔卸了钟景瑛的下巴。

        惨叫声戛然而止。

        钟景瑛涕泗涟涟,口水混着血水流满了衣襟,无比狼狈而惊恐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负手而立,垂眸看着他,“再敢学他的样子,活刮了你,喂狗。”

        安乐侯府。

        池染之揍了钟景瑛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沙袋一顿后,气终于撒了大半。

        从宫中出来后,直奔安乐侯府而去。

        苏沐已经沐浴更衣完,擦干了头发准备睡觉了。谁知就在他刚刚钻进被子后,房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踹开,苏沐吓了一大跳,看向凶神恶煞的走进来的池染之,吓得瑟瑟发抖,连忙去找皇帝给的玉佩。

        “你别过来,我有玉佩,你不许打我!”

        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才想起来刚刚在浴室沐浴的时候,玉佩跟之前穿的衣服放在一起了。

        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苏沐扛起就走。

        苏沐:“!!!”

        走出了好远,苏沐都不敢动,可是……

        苏沐被池染之抗在肩膀上,忍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委屈巴巴,可怜兮兮,语带不满道:“肩膀硌着我胃了。”

        池染之脚步一顿:“娇气。”

        他想打横抱着苏沐,但动作变到一半,苏沐伸手环住了池染之的脖子,冷哼一声,坐在池染之手臂上,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不想看池染之。

        池染之:“……”

        池染之叹息一声,一脸无奈,只能竖着抱着苏沐走。

        只是,脸色缓和了许多。

        苏沐委屈的抽了抽鼻子。

        池染之:“……”

        反正苏沐看不到他,池染之轻咳了一声,声如蚊讷:“我错了。”

        苏沐:“???”

        池染之见左右无人,一手抱着苏沐,一手掩唇,声音稍稍大了一点:“我错了。”

        苏沐:“!!!”

        苏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池染之以为苏沐没听见,扫视一眼,再次确定周围没人,冷着脸,放大声音道:“我错了!!!”

        苏沐:“……”

        苏沐:“唔。”

        他一手按在池染之的肩膀上,想要借力转过头看看池染之。

        池染之掩唇的左手伸出按住他的背心将他按趴回肩膀上不让看。

        苏沐原本不情不愿的绷着劲,缓缓松了下来。

        池染之感到了,原本冷着的脸色渐渐化开。

        他再次轻咳了一声,后面的话就顺畅多了:“沐沐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苏沐:“……”

        苏沐:“哼。”

        池染之唇角微翘:“沐沐不生气了?”

        苏沐环着他的脖颈,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眼珠转了转:“你先说些好听的话来。”

        池染之:“……”苏沐走。

        只是,脸色缓和了许多。

        苏沐委屈的抽了抽鼻子。

        池染之:“……”

        反正苏沐看不到他,池染之轻咳了一声,声如蚊讷:“我错了。”

        苏沐:“???”

        池染之见左右无人,一手抱着苏沐,一手掩唇,声音稍稍大了一点:“我错了。”

        苏沐:“!!!”

        苏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池染之以为苏沐没听见,扫视一眼,再次确定周围没人,冷着脸,放大声音道:“我错了!!!”

        苏沐:“……”

        苏沐:“唔。”

        他一手按在池染之的肩膀上,想要借力转过头看看池染之。

        池染之掩唇的左手伸出按住他的背心将他按趴回肩膀上不让看。

        苏沐原本不情不愿的绷着劲,缓缓松了下来。

        池染之感到了,原本冷着的脸色渐渐化开。

        他再次轻咳了一声,后面的话就顺畅多了:“沐沐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苏沐:“……”

        苏沐:“哼。”

        池染之唇角微翘:“沐沐不生气了?”

        苏沐环着他的脖颈,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眼珠转了转:“你先说些好听的话来。”

        池染之:“……”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27254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