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苏沐晃着脚丫,  也不着急。

        终于,往前走了好一段路,池染之才徐徐开口。

        一路上,只听到池染之温声软语流水一般倾泻的甜言蜜语,  和将脸埋在他颈窝的苏沐时不时的闷笑声。

        一直到进了邀月殿寝殿,  床帷落下。

        深夜

        池染之轻手轻脚起身,  披上外袍走出寝殿,来到书房。

        两名黑衣男子立于暗影中等候,一个面容阴郁,  一个面色冷酷,  正是面首中的宫梅和宫兰,也是之前和池染之一起去牢里处置楚清暄的其中两人。

        见池染之走进来,两人恭敬道:“主上。”

        池染之淡然的走到太师椅前落座,也没将盖着夜明珠的罩子取走,  就这样坐在黑暗中,  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冷冽,  听不出情绪:“准备的如何?”

        宫梅:“禀主上,  已通知六部中我们的暗线,时刻关注驸马的情况,一有风吹草动立刻禀报,  保护驸马的安全。”

        宫兰:“禀主上,  暗卫已安排在驸马身边,确保驸马安全。”

        接着,  两人各自汇报了人员的安排,  池染之静静听着,  待两人汇报完毕,  良久才开口:“隐蔽些,  别让沐沐发现。”

        宫梅&宫兰:“遵命。”

        两人躬身退下。

        池染之独自坐在太师椅中,仿佛一头藏身于黑暗的猛兽,极力隐忍、克制着与生俱来的本性和身上危险的气息,直到天蒙蒙亮才回到寝殿。

        池染之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看了熟睡的苏沐许久,俯身轻口勿苏沐那脆弱的宛如蝶翼的睫毛。

        苏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他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发现手被人攥着动不了,睡眼朦胧的抬头,看见暖融融的阳光中,池染之悠闲的坐在床头,眉梢眼角带着笑意,正在给他剪指甲。

        苏沐眨了眨眼,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池染之脖子上的抓痕,脸色瞬间通红,脖子一缩,整个人躲进了被子里。

        池染之看了他一眼,握了握他的手,“好了。肚子饿不饿?”

        过了好一会儿,苏沐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抬头看着池染之,想了想,认真道:“我会小心不卷入纷争的。”

        池染之靠在床边,懒洋洋的垂眸看他,“不必。”

        苏沐:“???”

        池染之想说什么,又打住了,转而悠悠道:“你不是有父皇的龙纹玉佩吗?可以横着走了。”

        苏沐打量着池染之,“这句话怎么酸溜溜的?不好听。重来。”

        池染之:“……”

        看着池染之僵住的笑容,苏沐爬起来,披着薄被膝行上前揽住池染之的脖颈,在他脸颊“么”了一下。

        池染之愣住,目光缓缓移向苏沐,勾唇一笑:“看来是不饿,那我们继续。”

        话落,揽着苏沐往里倒去,随手扯下了床幔。

        翌日,池染之亲自送苏沐到皇宫承乾门外,承乾门和朱雀门之间的御道两旁便是各部官署所在。

        苏沐穿着一身崭新的青色五品官服,团领束带,头戴乌纱,一路上都扒着车窗往外看,到了地方,等不及和池染之告别便要下车,被池染之拎住了后脖领。

        苏沐转过头,一脸不解。

        池染之:“……”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苏沐凑过去敷衍的亲了一下,转身跑下车,颠颠的向承乾门跑去。

        刚到了门前,就见一道朱红官服的身影等候在那里。

        苏沐停下脚步:“你怎么在这?”

        谢见瑜看了一眼马车的方向,笑道:“怕你对官署不熟,我带你过去。”

        苏沐向门里看了一眼,确实不太分得清,于是整理了下衣衫,似模似样的拱手:“有劳。”

        谢见瑜展袖做了个请的手势,苏沐便跟着他向官署中走去。

        马车上,池染之通过车窗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神色莫测。

        宫松以为和第一次送苏沐去国子监一般,要在这里等着苏沐下衙,没想道过了一会儿,池染之道:“回府。”

        谢见瑜在吏部任职,先带着苏沐到吏部报道,而后带着苏沐在各官署外转了一圈,讲解相关的规矩,最后将苏沐带到工部,临走前约苏沐中午一起去公厨用午膳。

        苏沐想了想,“不了,殿下会命人给我送餐。”

        谢见瑜笑了笑,没说什么,便回吏部办公去了。

        工部尚书是那日在勤政殿亲眼见到、亲耳听到苏沐公然走后门的重臣之一,笑呵呵的亲自带着苏沐见过了各位工部的同僚,领苏沐到了办公的地方,十分客气周到。

        苏沐特意将龙纹玉佩坠在腰带上,被工部尚书带着转了一圈,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块玉佩。

        当日祭酒考核苏沐的时候工部尚书已经和其他重臣离开了,几乎没人相信苏沐真的通过了考核才来这里。工部众人大多是科举出身,对苏沐十分看不上,可看到玉佩,原本的不满情绪变成了忌惮,在工部尚书离开后,几乎所有人都躲着苏沐。

        原本工部的位置就偏僻些,而苏沐主管工部十大库房和账务,办公的地点更偏,此刻,其他人都躲着他都聚到别的房间去了,只有他手下的两位主事没有离开。

        苏沐小伎俩得逞,悠然坐到桌边的椅子上,看了眼两位主事,想了想,坐没坐相将脚搭在了桌沿上,从袖子中拿出工部尚书刚刚交给他的一大串钥匙。

        这些钥匙,包括办公桌抽屉、靠墙摆放的一排柜子以及十座大库的钥匙。

        苏沐打开抽屉,随手拿出一本账本放在腿上,一手懒洋洋的翻着账本,一手摸着玉佩,看上去欠揍极了,而且完全没把两人放在眼里,更不像是来干活的样子。

        根本就是个混吃等死的模样。

        两位主事互通了个眼神,又看了眼苏沐手中把玩的龙纹玉佩,终于忍不了这位新任上司了,摇头找其他人待着去了。

        等人终于都走了,苏沐立刻放下账本锁好,起身走到房间后门推门出去,面对的就是十座大型库房,其中一座库房中,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制作兵器用的各种材料!

        苏沐挨个打开库房,最后才来到这座库房,看着整整一库房的材料,就不太想出去了。

        转了好久,快到午饭的时间才恋恋不舍的从库房出去。

        工部职务比较清闲,其他人慢悠悠的在公厨吃完堂食回来准备午歇一会儿,就闻到了各种山珍海味的香味。

        一进门,就看到苏沐在两名内侍的伺候下一边翻账本玩一边吃饭,顿时心里就不平衡了,便都一转身,又去别的房间待着了。

        苏沐得逞的笑了,吃完饭,浮光掠影收拾了饭盒便离开了,苏沐继续翻看账本,看着看着,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

        等到翻看完所有的账本,苏沐想了想,直奔勤政殿而去。

        勤政殿中,皇帝、太子、莫枭正在商议要事。

        听到内侍禀报苏沐求见,皇帝笑道:“这次怎么知道规矩了?让他进来。”

        苏沐走进勤政殿,行礼过后,发现莫枭也在。

        正巧莫枭那双夜枭般锐利的眸子向他看了过来。

        苏沐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皇帝看到瘦下来的苏沐,眼底划过一抹失落和可惜,笑眯眯的看着他:“沐沐第一天当差,感觉如何啊?”

        苏沐规规矩矩一本正经的回道:“回禀陛下,微臣发现,两名主事私自盗取库房材料,三年来总计三千九百四十二斤六两七钱的材料不知去向。”

        太子也早就听闻苏沐今日开始在工部当差的事,原本见苏沐像是小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学大人的样子一般有些忍俊不禁,但听到苏沐的话,笑容收起,认真打量起苏沐来。

        皇帝打量着苏沐,待苏沐说完,沉吟道:“哦?事关重大,沐沐可有证据?”

        苏沐回道:“微臣今日看完了军器司库房所有的账本发现的。”

        接着,苏沐便口述一一列举并核算哪本账本于何年何月何日在第几页的记录有问题。

        饶是见过苏沐出口成章的皇帝也有些惊了,更不用说太子和莫枭了。

        而且,和之前死记硬背的经义典故不同,苏沐明显在数算方面有着极为惊人的天赋。

        此时此刻的苏沐,站在勤政殿中侃侃而谈,纷繁复杂的账目却信手拈来,气定神闲,整个人仿佛发着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最后,苏沐还说了自己发现的种种蛛丝马迹,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是那两人做的。

        只一盏茶的时间,苏沐就说完了。

        他抬头看向愣愣的看着他的众人,不解的歪了歪头,一脸懵然问: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计算的,扶苏皱皱眉头,一双清澈见底的狗狗眼里充满了不解:“我没算错啊。”

        皇帝轻咳了一声,不想承认自己压根没跟上苏沐的运算,笑道:“嗯,没算错,看来那两人确实很有问题。”

        苏沐点点头。

        皇帝笑着夸赞:“沐沐做的很棒,朕果然没看错人。沐沐当差第一天就帮朕捉到两个蛀虫,想要些什么赏赐?”

        苏沐连忙拱手行礼,一本正经道:“不敢。为陛下分忧乃臣子职责所在。”

        皇帝看着苏沐,听着他说的话,不由哈哈哈大笑。

        等皇帝笑够了,苏沐问道:“陛下要如何处置他们?”

        皇帝喝了口茶,笑看着苏沐:“嗯。那两人背后定然有人指使。这件事就交给莫枭了,先不要打草惊蛇,看看能不能钓出背后的大鱼来。”话落,还不忘提点一句,“沐沐平时离那两人远点。”

        果然如他所料。苏沐目的达成,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拱手行礼:“微臣记住了。微臣告退。”

        皇帝想留苏沐这个开心果再待一会儿解闷,但想到还有要事商议便没再留,看着苏沐礼数周全的退出了勤政殿,往工部去了,背影看上去乖巧无比,忍不住又笑了。

        太子看着苏沐的背影,好久才收起惊奇的目光。

        今日,这位妹夫当真让他刮目相看。

        莫枭看着苏沐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件事莫枭早就查到了,那些账本做的可以说天衣无缝,当初莫枭也是找了五位经验丰富的老账房先生反反复复仔细查了半个月才查出来。

        背后指使者,正是已故的岭南王,如今则是新任岭南王钟景琛。

        皇帝看向莫枭:“朕亲自挑的驸马如何?”

        莫枭回道:“璞玉难得,天资卓绝。”

        皇帝点点头,“更为难得的是,心性纯稚。现在那糖醋会,爱卿可以放心了吧?”

        苏沐离开勤政殿很远,才得意的笑了,眼睛亮晶晶的。

        这样就可以开始他的计划了。

        万一事情败露,背锅的已经在御前挂上号了。

        等回到工部就可以进行第二步了。

        一路上十分清净,只有到了官署附近,各部忙碌的官员来来往往,人才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苏沐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头就见到安国公父子三人。

        三人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就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显然是有话对他说。

        苏沐看了三人片刻,好像隐约听说过,安国公在刑部任职,楚岱修在兵部,楚云书在户部,不过,和他无关。

        苏沐后退一步,以示自己没什么可跟他们说的,而后绕道回了工部。

        工部众人原本见苏沐不在,都回来了。

        但一见苏沐回来,又都躲一边去了。

        苏沐在书架边转了一圈,取出一本《军器营造法式》回到自己的桌边,拿过一张纸,用自制的硬笔笔尖沾着墨水写写画画起来。而后,将原本的《军器营造法式》拆开将这张纸放进去,趁众人还没回来将《军器营造法式》翻开到刚刚他画的那张图纸,扣着摆在书架边的地上。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下衙了,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不久,工部众人也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衙了。

        其中一人看到掉在地上的书,上前捡起,原本想放回书架,谁知一眼看到那页的图纸,便倏然定住不动了。

        过了好久,才爆发出一声如获至宝、惊喜万分的叫声。

        苏沐走到承乾门,看到公主府的马车,浮光掠影等在马车边,苏沐开心的跑过去钻进马车一看。

        池染之竟然不在。

        他又钻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驾车的宫松:“他呢?”

        宫松:“殿下有事抽不开身,在公主府等驸马。”

        苏沐看了宫松一会儿,冷哼一声,转身钻回了马车。

        宫松摸了摸鼻子。

        回到公主府,苏沐气呼呼的跑到书房,见池染之正悠闲的坐在软塌上看书,更气了。

        他冷着一张小脸,走到池染之身边,一把抽过书,看着池染之,重重的冷哼一声。

        池染之看向苏沐,挑眉笑道:“回来了。”

        苏沐鼓了鼓脸颊,“你为什么没去接我?”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苏沐气鼓鼓的脸颊:“知道吗?我早上送你去的时候后悔了,忍了又忍才没把你抱回马车。”

        苏沐:“……”

        那怎么行?

        苏沐拿起书重新塞回池染之手里,“那我不用你接送了,你在家好好看书等我回来。”

        池染之:“……”

        池染之气笑了,将书丢到一边一把将苏沐抱到腿上,“今天淘气了没?”

        苏沐想了想,把去御前告发的事说了。

        池染之挑眉,虽然今天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工部的事知道的也比皇帝和莫枭只多不少,但还是……

        池染之幽幽道:“沐沐现在和父皇相处的很好啊,有事第一时间就去找父皇。”

        苏沐闻言,笑了一下,挣扎着跪坐起来,双手撑着池染之的肩膀,附到池染之耳畔,悄声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那两个人是岭南王指使的,但是没有告诉陛下。”

        说完,重新在池染之怀中坐好,一脸期待的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期待的目光,挑了挑眉,“为什么?”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22315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