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几个西番人抬头看着苏沐,  愣了一会儿,眼睛一亮。

        这个乾朝少年太漂亮了,漂亮又干净。

        领主大人一定会很满意。

        就是他了!

        他们眼中满是贪婪的看着苏沐。

        苏沐看见他们的目光,  拿出三颗金珠再次打了出去,却见莫问正慢慢的,  慢慢的向人群后退去。

        几个西番人见黄金弹珠朝他们射来,  下意识的收回目光一边躲闪一边抬手阻拦。

        噼里啪啦,  黄金弹珠掉在地上,西番人连忙捡起来,然而再一抬头,  楼上却不见了那个比最精美的瓷器还让人赏心悦目的少年的身影。

        那可是能用来和领主换取黄金、宠信和地位的人啊。

        他们刚要往酒楼的方向走去,就见少年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气势汹汹的向他们走来。

        西番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怎么没想到,  这样看着就金贵的少年,怎么可能寻常?

        这么多人跟着,  看来要拐走需要费一番心思和力气了。

        糖醋会众人来到刚退到人群边缘的莫问身后,看似准备为他撑腰,  却正好堵住了他的去路。

        苏沐站在莫问身边,  “你没事吧?”

        莫问不敢抬头,  只摇了摇头。

        苏沐一脸疑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莫问:“……”

        他微微抬头,  看向苏沐,  就见苏沐蹙着眉头似乎在回想什么。

        他今日只是稍稍乔装改扮了一下,这位驸马那次在宣政殿门口他几乎一直低着头,不知道驸马看没看清他的长相,会不会认出他来。

        然而就在他忐忑时,  苏沐道:“算了,  想不起来了。”

        话落,  便转身看向刚刚对莫问拳打脚踢的高壮凶悍的红发男子,  上前一步挡在莫问身前,“道歉。”

        红发男子低头看着苏沐,被打肿的眼睛不由一疼,手中握着一枚金珠退后了一步。

        被西番人围在中间的银发青年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打量着苏沐。

        这脾气,领主大人一定喜欢!

        他收起高傲又嚣张跋扈的嘴脸,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摘下装饰着羽毛的帽子微微躬身,动作十分绅士的右手贴在胸口对苏沐行了个脱帽礼,抬眸看向苏沐,温和的笑道:

        “尊贵的少爷,初次见面,在下阿尔法。刚刚似乎有些误会。”

        其他西番人见他行礼也纷纷行礼。

        和乾朝男子长发束冠不同,这人和身后的四个西番人都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

        苏沐微微扬起下巴,“我不管误会不误会,道歉。”

        阿尔法礼貌的笑了笑,看向红发男子:“约塔。”接着,是用自己的母语说的。

        苏沐:“……”

        他们在说什么?他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不是拉丁语、英语、德语、法语……

        也不是他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

        阿尔法和约塔说完,回头就看到少年茫然的模样,微微一笑。

        啊,这个样子……

        应该能被领主大人宠上好一段时间吧。

        约塔看向苏沐身后高出苏沐很多的莫问。

        苏沐向旁边挪了挪。

        约塔不情不愿的用别扭的官话道:“抱歉。”

        苏沐看着约塔:“赔钱。”

        约塔下意识的伸手,将手中的金珠递到莫问跟前。

        莫问:“……”

        他伸手接过。

        苏沐不满的瞪着约塔:“那是我的。”

        约塔:“……”

        他挠了挠后脑勺,不情不愿的在衣兜裤兜里翻了半天,翻出两枚金币十枚银币来,递给了莫问:“没了。”

        神情如丧考妣。

        莫问看着手心的金珠金币和银币,心情格外复杂。

        苏沐上下打量了约塔一眼,又看向一看就是地位最高的阿尔法,用手指比了个三。

        阿尔法看了其他三人一眼。

        那三人也不情不愿的将金珠交给莫问。

        苏沐一副纨绔模样,凶巴巴道:“再让我见到你们欺负人,打断你们的腿。滚吧!”

        不远处的茶楼。

        池染之看着苏沐:“……”

        宫松:救命!我们沐沐跟着这群纨绔学坏了!

        西番人有些不服气,被阿尔法看了一眼就老实了。

        阿尔法十分绅士礼貌又有耐心的对苏沐道:“再会。”

        话落,最后看了苏沐一眼,转身带着四个西番人离开了人群。

        苏沐在那一眼中感受到了刻骨的恶意,手指探进袖袋,看了看周围围满的人,抿了抿唇,收回了手,而后一转身,看向逃跑未遂的莫问。

        莫问连忙装作一副惶恐的小贩模样,要将手中的金珠和金币银币都给苏沐。苏沐却微微一躲,笑道:“我看你特别有眼缘,送你了。你摊子上的东西都被砸烂了,回去再进点货吧。”

        莫问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现在只想赶紧走。

        于是,装作没见过世面笨嘴拙舌的样子,喏喏着道谢,就要转身离开。

        苏沐:“等等。”

        莫问一脸疑惑又不安的看向苏沐。

        苏沐问:“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莫问:“……小六。”

        苏沐笑了笑:“小六啊,我今日怎么说对你也有救命之恩吧?”

        莫问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只听苏沐接着道:“我不用你涌泉相报,不过……”

        苏沐十分熟练的从袖中拿出一张糖醋会的协议和一支特制的硬笔:“加入我们糖醋会吧。”

        莫问:“……”

        苏沐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糖醋会的人,没人敢欺负你。出来摆摊再敢有人找麻烦,就报我们的名号。”

        莫问:“:::  :::”

        他能说什么?作为一个老实巴交的小摊贩,被一位小少爷救了,人家还纡尊降贵好意给你当靠山,保护你的同时,还抵消了救命之恩,多体贴啊。

        不过,他可能要对不起这位的好意了。

        他只能签假名——小六。

        莫问接过协议和奇奇怪怪的笔,正要研究这笔怎么用,就听苏沐十分体贴道:

        “咳,小六,你是不是不会写字?没关系,按手印就可以了。”

        说着,将印泥递给莫问。

        莫问:“……”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咬了咬牙。

        苏沐想了想,龙影卫这种机构的大概都是狠人吧?万一回去一发狠把手指剁了怎么办?于是补充道:“我们糖醋会有个规定,十个指印都要留。”

        莫问:“!!!”

        已经加入糖醋会的众人:“???”

        但没人说话。

        自己被坑的时候憋屈,但看别人被坑,还是挺高兴的。

        莫问飞快扫了一眼面前这份过家家似的协议,想着反正苏沐也没认出他来,大不了以后不让苏沐看见他。

        这样想着,莫问挨个按下了十个指印,而后一脸感恩戴德的收拾了小摊溜之大吉。

        苏沐看了眼协议,收入衣袖,微微一笑,便转身带着众人回了沄乡酒楼。

        茶楼。

        池染之:“……”

        宫松:“……”被堵住的道路重新通行,马车里传来了一声愉悦的轻笑。

        入夜,五个西番人从驿站出来。他们这次是代表曼斯帝国前来朝见大乾皇帝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任务。

        他们趁着夜色,步行了一个多时辰,从后门进了岭南王府。

        钟景瑛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待客的花厅中,他坐在主位,温如墨和温如砚坐在他左下手,五位西番人则坐在右边。

        钟景瑛打量着这五个容貌和乾朝人格外不同的男子,笑道:“朝见的事怎么样了?”

        阿尔法笑道:“鸿胪寺接待了我们,不过皇帝还没有答复要不要见,以及何时见我们。”

        钟景瑛:“放心,大哥已经知会过我了。这几天我们会让朝中的亲信向陛下谏言的。你们再耐心等上几日。”

        阿尔法:“多谢。”

        钟景瑛:“听说,你们在物色一些样貌出众的少年,我这里有个人,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

        阿尔法:“哦,什么样的少年?”

        他随意的问了句,心里却想着今日在街上拿弹珠打他们的那名少年。

        他忘记问名字了。

        钟景瑛拿过桌上的画轴,缓缓展开。

        约塔忽然一声惊呼。

        正在喝茶的阿尔法不满的看了约塔一眼,却见其他几人也正惊讶的看着画卷,他也转头看过去,呼吸一窒。

        画卷上的人,正是那名少年。

        钟景瑛看着他们的表情:“怎么?你们见过苏沐了?”

        阿尔法收回惊讶的目光,若无其事道:“据我所知,他可不是你能随意卖掉的人。”

        钟景瑛蹙了蹙眉,没想到这些人知道苏沐。

        温如砚见状,对阿尔法道:“既然我们提了,自然有办法将他交给你们。”

        “对。”钟景瑛笑了,恶意昭彰:“这两位是他的表哥,我们可以将他骗出来弄晕了交给你们。不过,他的价格可是很高的。”

        表哥?

        阿尔法看了看温如墨和温如砚两兄弟。

        他们几人烧杀抢掠为生,卖儿卖女卖兄弟姐妹的自然见过不少,但那都是极端贫苦战乱的地方才会发生的,而乾朝如此富庶……

        阿尔法微微一笑:“开个价吧。”

        钟景瑛眼睛一亮,“黄金百两。”

        其他四个西番人看疯子一样的看着他:他们要有那么多黄金,还用冒着生命危险满世界的淘金去吗?

        阿尔法仔细打量着钟景瑛,笑道:“可以。”

        钟景瑛神情十分激动。

        他就要将苏沐卖掉了!

        像个卑贱的货物一样卖掉!

        苏沐会被这些人的主子玩弄至死,再像破布一样被扔掉。

        阿尔法接着道:“不过我们没带那么多黄金,与黄金等价的阿芙蓉却带了许多。我可以给你一百斤阿芙蓉。”

        钟景瑛听到阿芙蓉,正好他的阿芙蓉快用完了,一百斤啊……

        他迫不及待道:“成交!”

        西番人走后,钟景瑛抱住温如墨哈哈大笑:“将那个家伙卖了,公主早晚有一天是我的!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温如砚走到他身后,挑起一缕发丝轻口勿:“那我们呢?”

        钟景瑛媚眼如丝:“我都要,都要。”

        翌日一早,莫枭正在他位于勤政殿附近的班房看着卷宗,莫问便一脸无精打采的走进来了。

        莫枭看了他一眼:“怎么?”

        莫问在莫枭案前站定,“我不想监视苏沐了。”

        莫枭放下卷宗,打量着莫问:“为何?”

        莫问一脸的难以启齿,“您就换个人吧。”

        就在这时,属下进来禀报:“大人,驸马苏沐求见。”

        莫问:“……”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莫枭扫了他一眼,淡淡道:“让他进来。”

        莫问立刻闪身进了密室,躲在暗门之后。

        苏沐摸摸龙纹玉佩给自己壮胆,大步走进莫枭的班房,然而看着坐在长案后一脸冰冷阴鸷的看着他的莫枭,苏沐走到房间中间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从袖中拿出一张纸,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莫枭道:“你是因为那个传言和糖醋会才针对我的吗?昨天你的义子莫问也加入糖醋会了。要处理糖醋会,你也逃不开干系!”

        莫问:“!!!”

        莫枭:“……”

        莫枭看着苏沐,从书案后起身,向苏沐走来。

        苏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又定住了,微微扬起下巴瞪着他,一手举着协议,一手攥紧保命符龙纹玉佩。

        莫枭走到苏沐跟前,从苏沐手中抽走协议,扫了一眼,而后就看到了协议上整整十个鲜红的手印。

        莫问躲在暗门后,垮着一张脸,生无可恋:你坑死我得了。

        莫枭看完协议,拿着协议双手一背,垂眸看着苏沐:“你可以走了。”

        苏沐:“!!!”

        苏沐怒瞪莫枭:“协议还我!”

        莫枭沉默不言,一点要还的意思都没有。

        苏沐气急败坏:“你们龙影卫耍赖!”

        莫枭不为所动。

        苏沐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忽然跑到莫枭身后去抢。

        莫枭却一侧身,正面对着他。

        苏沐咬牙瞪了他一眼,又忽然转身跑向另一侧,莫枭又是一个侧身,而后,干脆将手中的协议举了起来。

        苏沐目光追随着协议,伸手去够,够不到。跳起来够了好几下,还是够不到。

        莫枭垂眸看着只到他胸口的苏沐,神色莫测。

        苏沐蹦高了半天,但身高差距摆在那里,根本够不到,气喘吁吁的站定,死死盯着莫枭,“我要去告诉陛下!”

        莫枭:“告诉陛下什么?你设套坑莫问加入糖醋会?”

        苏沐:“……”

        苏沐:“是又怎么样?”

        莫枭摇了摇高高举着的协议:“可你没证据了。”

        苏沐:“……”

        苏沐死死的盯着他半晌,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目送着苏沐气咻咻离去的背影,莫枭放下手,看了眼协议,收进了袖中。

        莫问从暗房走了出来,一时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面前之人了。

        莫枭淡淡道:“去吧。”

        莫问:“……”

        莫问转身继续去监视苏沐了。

        一个时辰后,莫问回来了。

        莫枭正站在书架前挑着他要找的卷宗,淡淡道:“哭了?”

        莫问:“……”

        莫问:“他在笑。”

        莫枭:“???”

        莫枭转头看向莫问,就在这时,突然捂住胸口,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莫问满脸惊骇,“义父!”

        协议上有毒!

        莫枭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噗的吐出一大口黑血,高大的身形晃了晃,碰的栽倒在地。

        东宫文华殿,太子视政之处。

        太子的案上堆着一摞已由詹事府审查签署只需他签章的文书。

        他很快签章完一半,就在此时,忽然发现文书中混入了一张奇怪的东西。

        拿出来一看:“……”

        太子看向在一旁整理文书的谢见瑜。

        谢见瑜除了吏部的职务外,还兼着詹事府少詹事,这些文书就是他审签完呈上来的。

        “这是什么?”

        谢见瑜动作一顿,“表哥,你就不能当做没发现吗?”

        太子悠悠道:“你现在拿走,我还能当做没发现。”

        谢见瑜:“……”

        公主府

        吃完晚饭,池染之在书房忙碌。

        苏沐今日破天荒的跟在他身后来了书房,一会儿给他研磨,一会儿给他端茶倒水,池染之以为苏沐想看看他在干嘛,可是苏沐的目光始终落在他身上,一眼都没往文书上看。

        池染之:“……”

        于是,他起身走到书架边假装翻书,苏沐也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他拿着书回到书案边,苏沐也寸步不离的走到书案边,粘人的紧。

        池染之将书放在案上,打量着苏沐。

        只见那双清澈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满满的藏不住的笑意。

        池染之:“什么事,这么高兴?”

        苏沐摇摇头。

        协议上是特制的毒药,一旦发作,即刻毙命,毒发时早就毒性中和查不出来了。

        莫枭肯定有很多很厉害的仇人,谁知道是哪个下的手呢?

        反正不是他,他只是个被抢走协议的受害者。

        可惜,不能告诉池染之。

        池染之:“……”

        他将文书锁好,伸手要去抱苏沐。

        苏沐见状连忙后退两步:“你好好干活,干完活再就寝,不要半夜起来再忙。”

        说着,转身跑出了书房。

        池染之扶额。

        苏沐沐浴更衣钻进被子,池染之还没忙完。苏沐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开始,他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可惜,库房的材料又快用完了。

        苏沐叹息一声,想着明天要做的武器,渐渐的睡着了。

        “小懒猪,起床了。”

        苏沐听到池染之的声音,睁开双眼,只见池染之正坐在床边捏他的鼻子:“有礼物送给你。”

        池染之用黑布给苏沐蒙上眼睛,拉着苏沐的手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很远很远。

        最后按着苏沐的肩膀站定,绕到他身后摘下蒙着他眼睛的黑布。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苏沐很不适应,他闭上眼,再睁开。

        广阔的一望无际的库房中,堆满了各种材料。

        苏沐目瞪口呆。

        池染之:“喜欢吗?”

        苏沐愣愣的点点头。

        池染之笑道:“还有哦。”

        说着,拉着苏沐出了库房。

        苏沐站在库房门外,只见周围都是高大的群山。

        池染之笑着,指着面前最高的那座山道:“这座是铁矿山。”

        苏沐:“啊。”

        池染之笑,又指着右边的山,“这座是铜矿山。”

        苏沐:“。”

        池染之接着介绍其他的山峰。

        最后,看向苏沐:“喜欢吗?”

        苏沐看看池染之,又看了一眼群山,又看向身后满当当的库房,又看向池染之。

        忽然“嗷呜”一声蹦高了一下落到原地后转圈圈,“太喜欢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开心了!!这么多!!这么多!!!这里简直是天堂!!!”

        他开心到不能自已,冲到池染之跟前跳起来抱住池染之的脖子,池染之顺势抱着他转了好几圈。

        群山之间,都回响着苏沐的大笑声。

        笑了好久,苏沐松开池染之,从池染之怀中下来,颠颠跑到库房,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这个我要做成……那个我要做成……”

        “小懒猪,起床了。”

        苏沐正笑着,忽然鼻子被捏住,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苏沐满眼迷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没敢起身,而是拽了拽池染之的衣袖。

        “你现在该说‘有礼物送给你’了。”

        池染之:“???”个我要做成……那个我要做成……”

        “小懒猪,起床了。”

        苏沐正笑着,忽然鼻子被捏住,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苏沐满眼迷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没敢起身,而是拽了拽池染之的衣袖。

        “你现在该说‘有礼物送给你’了。”

        池染之:“???”个我要做成……那个我要做成……”

        “小懒猪,起床了。”

        苏沐正笑着,忽然鼻子被捏住,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苏沐满眼迷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没敢起身,而是拽了拽池染之的衣袖。

        “你现在该说‘有礼物送给你’了。”

        池染之:“???”个我要做成……那个我要做成……”

        “小懒猪,起床了。”

        苏沐正笑着,忽然鼻子被捏住,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苏沐满眼迷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

        没敢起身,而是拽了拽池染之的衣袖。

        “你现在该说‘有礼物送给你’了。”

        池染之:“???”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22315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