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苏沐眨了眨眼。

        池染之:“再不起床就迟到了。”

        苏沐一脸失望:“我今天不上衙了。”

        刚刚“拥有”过那么、那么多,  他对库房剩下的那点边角料完全提不起兴趣了。

        “别打扰我,我还能接上。”说着翻了个身背对着池染之,闭上眼,  很快睡着了。

        池染之:“……”

        池染之着人去给苏沐告假后来到书房,宫梅和宫兰刚刚从外面回来不久,没等池染之问,宫兰便先神色十分复杂的汇报了和苏沐有关的情况:

        “莫枭中毒了。”

        而后,  将今天苏沐和莫枭的交锋叙述了一遍。

        “沐沐的配药方式与众不同,  莫枭对这种新鲜出炉的毒没有什么抗药性。”

        这位和殿下互相成就了对方百毒不侵之身的龙影卫首领,  栽了。

        真是意外之喜。

        宫梅幸灾乐祸的补充:“现在人虽然救过来了,但受伤不轻。”

        池染之听完,  眸中染上笑意。

        “先不要告诉沐沐。”

        “让他再高兴两天吧。”

        中午。

        苏沐睡醒,  拥着被子呆坐了良久。

        这一觉睡的很香,  一个梦都没有。

        他发了会儿呆,  而后才注意到地上多了一个箱子,  箱子敞开着,  里面堆着满满的——陨铁。

        池染之刚从书房走到寝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欢呼,嘴角微翘。

        龙影卫

        莫枭昏睡了整整一夜,早上才醒,除了脸色苍白一些,看不出什么不妥。

        他端坐于书案后,案上摆着卷宗,那张糖醋会的协议摊开放在案上,  上面没有任何毒药的残留。

        也就是说,  没有任何证据。

        莫问端着药碗走进来,  将药碗放到书案边。

        他是真的没想到苏沐这个见到义父就吓得扭头就跑的家伙竟然会对义父下毒手,  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莫枭端起药碗一口喝完:“监视的情况怎么样了?”

        莫问回过神,禀报道:“苏沐今日告假了。他十分警惕,上次我在他班房房梁上差点被发现,所以不能太接近,后来就没再进过他的班房了。不过,我怀疑他和材料失窃一事有关。”

        前两天,那两位主事再次偷了材料出去,他派人跟踪,已经找到藏匿的地点,以及接头人的情况。

        莫枭将两份卷宗和协议推到莫问面前:“你看看这个。”

        莫问疑惑的看了一眼。

        两份卷宗,一份是他在龙影卫的卷宗,一份是苏沐到吏部报到时的卷宗,打开的页面都有两个指印,分别是他和苏沐各自左右手食指的指印。

        莫问看看这四个指印,又看向那份入会协议,眉头一跳。

        仔细比对一番后发现——

        这份入会协议竟然是假的!

        上面的十个手印没有一个是他的,反而有两枚是苏沐的!

        也就是说,苏沐杀了义父还不够,还拿着他的那份入会协议,捏着龙影卫的把柄。

        莫问:“……”

        可恶啊!

        亏他还以为自己解放了呢!

        苏沐在家抱着一箱陨铁美美的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上衙,见到两位主事,心情又低落下来。

        为了可持续利用两位主事,让龙影卫别怀疑到自己身上,他不得不舍掉最后一些材料让这两人偷走。

        苏沐心疼自己让利出去的材料,虽然知道不能涸泽而渔,背锅侠得省着用,但是还没好脸色。

        两位主事十分有眼色的出去了。苏沐拿着钥匙走到仓库,发现除了剩下的最后一批明日军械厂会来运走的材料外,一点多余的都没有了。

        那两个家伙竟然趁他昨天不在将材料都偷走了!

        苏沐脸色一冷,又想到昨天池染之送给他的那一大箱陨铁,才又开心起来。

        算了,反正也没多少。

        苏沐锁好库房,回到班房,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自己玩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那个阿尔法临走前让他如芒在背的眼神。

        他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

        虽然完全听不懂那些人说的是哪国的语言,但他可以肯定,几人之间用的不是一种语言。

        为什么自己人交流却要用好几种语言呢?

        肯定是怕有通译或懂其中一种语言的人在。

        这么小心,定是在商量见不得人的事。

        而商量完后对他伪装出一副友善的嘴脸,还有最后临走时那个眼神。

        苏沐迟疑片刻,起身去鸿胪寺通译馆。

        莫枭正在勤政殿边龙影卫的班房办公,莫问步伐如风的走进门,拱手道:

        “义父,苏木今日上衙了。”

        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当义父突然出现在苏沐面前时,以为义父已经死了而高兴不已的苏沐是什么表情。

        莫枭却连头也没抬,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莫问:“???”

        他疑惑的抬头看向莫枭。

        怎么义父都不着急去找那个可恶的家伙算账?

        莫枭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事吗?”

        莫问打了个激灵,“没了。”

        而后,条件反射的躬身退下。

        等出了班房,莫问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脸茫然。

        苏沐胆敢毒杀义父,往日早被抽筋剥皮了。

        虽然对方是七公主的驸马,但死在他们手中的皇亲国戚还少吗?

        他想到了那块龙纹玉佩。

        看来,义父是在等机会。

        这样想着,他继续去监视苏沐了。

        苏沐拿着龙纹玉佩到通译馆,畅行无阻。

        他翻出这个世界通译馆已掌握的各种语言的相关书籍翻看起来,只是,和之前在国子监书馆不同,仿佛戴上了痛苦面具,一边看一边眉头紧蹙,等到下衙后已看完了所有的资料。

        公主府

        池染之发现,苏沐下衙回来就一直抵着头,嘴里喃喃着什么,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一眼也没看他。

        苏沐正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趁着吃饭之前的时间练习口语,忽然额头撞到一堵胸膛,抬头一看,是池染之:“(&”

        一句外番语脱口而出。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平时喜欢淘气的家伙此刻呆呆的,一脸麻木,眼睛里的光都要熄灭了。

        他伸手捏了捏苏沐的耳垂:“不喜欢学,就别学了。”

        苏沐听到他的话,瘪了瘪嘴,看着他的眼睛里泪花闪闪,被折磨的快熄灭的光像是星子一般被重新点亮,伸出双手环住池染之的腰,呜咽一声:“这世上怎么有这么难的事啊?”

        池染之轻笑,屈起食指勾了勾他仰着的小下巴,拇指蹭了蹭他的唇角,将人揽在怀中,俯身吻了过去。

        一刻钟后,两人坐在软塌上,苏沐被池染之环在怀里,心情好多了。

        池染之轻抚着苏沐披散在背后的柔软长发,笑问:“怎么想起学外番语来了?”

        苏沐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捧着池染之修长的手指玩,闻言抿了抿唇。

        悄咪咪抬眸看了池染之一眼。

        池染之最近很忙。

        如果他不忙就好了。

        就能让他帮忙收拾那些西番人了。

        现在不能添乱。

        苏沐垂下眼帘,小小声道:“就,突然有点感兴趣吧。”

        池染之看着说谎不打草稿的小家伙,右手被苏沐两只手把玩着,左手从背后绕过苏沐的肩膀,轻轻捏了捏苏沐的脸颊,“我教你啊~”

        苏沐眼睛一亮,看着池染之,又失望的垂眸,“你太忙了,哪有时间?”

        池染之轻笑,将苏沐抱起来下了软塌,抱着走进书房,在宽大的太师椅落座后,将苏沐放在腿上,吻了吻抬头不解的看过来的苏沐的眉心,笑道:“我可以一心二用啊。”

        苏沐歪头。

        于是,池染之一边处理事情,一边教苏沐口语。

        两人你教一句,我学一句,每当苏沐眉心微蹙的时候,池染之就吻他一下,直到将人吻的忘记了苦恼,再接着学。

        七天的时间,池染之没出公主府,几乎走到哪就将苏沐带到哪。

        月色下,后花园爬满藤蔓鲜花的院墙边,苏沐背靠在墙上,池染之站在他身前,一手揽着他,一手撑着墙壁,附在他耳边笑着缓缓的说了一句,而后问:

        “会了吗?”

        “会了。”

        “重复一遍。”

        苏沐小声重复了一遍。

        池染之轻笑,“嗯,很好。给个奖励。”

        话落,将苏沐吻的七荤八素。

        宫嬷嬷和浮光掠影等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苏沐越来越粘殿下了。

        走路要贴的很近拉着手走,吃饭时喜欢往殿下怀里钻让殿下喂,晚上殿下在书房忙的时候苏沐也不一个人先回寝殿睡了,而是直接窝在殿下怀里……

        简直……

        喜闻乐见。

        七天后,苏沐顺利学会了所有外番语。

        然而,告假七天的苏沐,不想自己去上衙了。

        穿衣镜前,池染之给苏沐穿好官服,束好头发,闻言笑着从背后将人揽在怀里,“好啊,那我们就不去了。”

        说着,手落在苏沐的腰带上。

        苏沐看着镜中人,眨了眨眼,忽然轻轻拉开了池染之的双手,一转身从池染之怀里逃脱,抬眸看向对他轻笑的池染之。

        他遇到妖怪了!

        像是骤然清醒了一般,苏沐瞪了池染之一眼,用手背蹭了蹭脸颊给滚烫的脸蛋降了降温,转身跑了。

        池染之看着苏沐的背影,失望的叹息一声,眼中却盛满笑意。

        苏沐脑袋一片空白的上了衙,在班房坐了小半个时辰,才恢复思考能力。

        而后,脑海中开始一幕幕回放自己这几天的……行为。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直到快下衙了,他才感觉自己中的妖术解除了,将那个大妖怪的身影赶出了脑海,思考起正事来。

        苏沐将那天几名西番人的谈话回忆了一遍。

        总结下来就是:

        因为要将他拐走送给他们的领主大人,领主大人会赏赐给他们金钱和地位,阿尔法让其他人先忍耐,给他道歉,留下一个好印象,然后再慢慢接近他,将他拐走。

        苏沐:“……”

        龙影卫

        莫问一脸疑惑的对莫枭道:“苏沐七天没上衙,回来人傻了。”

        莫枭:“???”

        莫问:“我亲眼看到他今天早上来的时候,走路眼睛发直,差点撞到门框上。”

        莫枭:“……”

        莫问接着道:“他进了班房一天没出来,还时不时发出像是小老鼠一样吱吱叽叽的怪音。”莫枭:“……”

        莫问:“我觉得他可能因为把您害死了而高兴的过了头,得了失心疯。您去吓一吓,说不定能好。”

        莫枭打量着莫问。

        莫问瞬间像是被看透了所有心思一般,拱手行礼告退一气呵成一溜烟的跑了。

        快到下衙的时间了,苏沐在班房来回踱步。

        想到府里那只大妖怪……

        他不太想回去,又有点想回去。

        在班房拉磨似的转了几圈,差点撞到桌子,苏沐瞪了桌子一眼,出了班房,到御花园散心。

        走着走着,脚下忽然踢到一块东西。

        四四方方,拳头大小。

        苏沐愣住了。

        这不是军器司库房的一块材料吗?

        他捡起来看了看。

        和他用匕首割下来的那些一样,也是用削铁如泥的利刃割下来的。

        他仔细看了看材料,好像是……被那两位主事割走的那些。

        苏沐眼睛一亮,环顾四周,没人。

        刚要将材料放进袖袋,又犹豫了一下。

        天上会掉馅饼吗?

        显然不会。

        他看了看手中的材料,又看了看。

        转过头去,纠结了好久,最后想到那一大箱子的陨铁,果断将材料一扔。

        就在此时,他感到一阵熟悉的阴冷又危险的气息。

        苏沐一愣。

        和莫枭好像?

        龙影卫的人?

        然而很快,那个气息消失了。

        苏沐蹙了蹙眉,四处看了看,扭头跑了。

        片刻后,莫枭的身影从一丛花木中出现,远远的看着苏沐的背影。

        直到苏沐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目光才移到那块孤零零的被丢在地上的材料上。

        翌日,皇帝终于在宣政殿召见了阿尔法等人。

        殿中除了皇帝,还有太子、丞相和六部重臣,以及莫枭。

        双方礼节性的寒暄了一阵,阿尔法开门见山道:

        “尊敬的皇帝陛下,我们此次代表曼斯帝国前来,是想请求您和我国联合剿灭顾临渊。

        不是我们危言耸听,顾临渊不断在他占领的各国港口和大洋中的无人岛屿建立要塞,形成‘临渊锁链’,控制各大航线,垄断海上贸易,俨然一个海洋王国。

        他所控制的海域比整个乾国还要大很多,仍旧不断的扩张,且‘临渊锁链’已经对乾朝形成封锁之势,我们也是历尽千辛万苦折损无数才平安抵达。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我想陛下也不愿看到这么一只庞然大物盘踞在自己家的大门口吧?

        而我们想要的只有贵国开放通商,能和贵国实现友好且长期的贸易自由。

        为此,愿意提供制作最精良的火炮,帮助训练海军,助朝廷剿灭顾临渊,打通商路。

        贵国的茶叶和丝绸在我国和周边国家大受好评,相信没有了顾临渊拦路节流,会有源源不断的黄金和白银流入贵国。”

        乾朝众臣闻言,轻声议论。

        本朝开国之初,外番多骚扰沿海,又加上北地强敌进犯,四面外患不断,只能暂时采取闭关锁国的政策,争取先稳定内陆腹地。

        沿海只留一个港口对外通商,导致走私泛滥。

        顾临渊是近年新崛起的势力,海盗出身,仅用六年时间便吞并了其他的大海盗,打出了一个海上帝国,成为海洋霸主

        没人知道他的准确年纪,传说四十多岁,有外族血统,高大如熊,生性残忍彪悍。

        就连龙影卫都没能接近此人,得到其一丝有用的信息。不过,顾临渊从来不侵袭乾朝沿海,反而将外番海盗们拦在了海外。

        现在朝廷对顾临渊还在观察中,目前的评估是——对朝廷的危险性不高。

        甚至,打算招安。

        反而这些西番人,动机不纯。

        西番人和顾临渊比起来,还真说不好谁更危险。

        朝廷当然不会让西番人知道真正的打算,反而要先探探西番人的底细。

        于是,丞相轻抚着胡须,不紧不慢道:

        “明后两日休沐,两日后,先由工部和兵部联合检验一下阁下所谓制作精良的大炮,再议其他。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阿尔法笑道:“自然没有问题。”

        他们知道乾朝的火炮,太落后了。

        比不过顾临渊那些最先进的火炮,他们难道还比不过这些早该淘汰的破烂吗?

        这次一定要吓破这些人的胆子,将其威慑住,后面的事情才好谈。

        这是他们已经在其他国家屡试不爽的招数。

        休沐日,沄乡酒楼。

        糖醋会这次开会仍旧十分热闹,主要是学子们这次大丰收,又带来了许多他们种的瓜果蔬菜。

        这次除了谢见瑜和军械所所正,莫问也在。

        虽然脸上满是不情愿。

        就在大家正热闹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温如墨和温如砚面带和善的笑意,来到楼上,却被宣赫带着一众纨绔拦在了门外。

        宣赫打量着两人:“你们来干什么?”

        温如墨道:“我兄弟二人是为之前的事代替温家来向驸马赔礼道歉的。之前因为楚清暄的事,双方有些误会。这是温家在京城的一些产业,作为赔礼,还望驸马不计前嫌。”

        说着,不等苏沐说话,便将一盒地契双手递给宣赫。

        宣赫双手抱臂,不接。

        温如墨笑了笑,将盒子放在地上,便和温如砚转身离开了。

        宣赫和众纨绔看着两人下楼出了大门,宣赫捡起地上的盒子回到房间,将盒子放到苏沐面前的桌子上,“我看他们两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劝你别要。”

        苏沐正在啃着一个红通通的大苹果,看了盒子一眼:“白给的,干嘛不要?没事,我做主了,将这些纳入糖醋会,你们拿去分一分吧。”

        众人眼睛一亮。

        如今沄乡酒楼经营的成功,让许多人摩拳擦掌也想自己整个试试,这下正好。

        宣赫:“哼。你吃亏了就知道了。”

        苏沐不以为然。

        莫问忽然出声:“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苏沐:“……”

        钟景瑛就在不远处的茶楼,温如墨两兄弟从沄乡酒楼出来后便来和他会合。

        钟景瑛急不可待的问:“怎么样?”

        温如砚:“呵,已经收下了。”

        钟景瑛等了等,却没下文了:“就这?然后呢?”他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将苏沐拐了卖给西番人。

        温如墨道:“我们先释放善意,不急,慢慢来。”

        话落,温如墨起身:“我二人还有事,先走一步。”

        钟景瑛不耐烦的挥挥手。

        等两人离开,钟景瑛不甘又烦躁的拿了阿芙蓉到里间。

        苏沐正在啃梨子的时候,听到楼下一片喧哗。

        他眨了眨眼:“怎么了?”

        宣赫带人去看了一眼,回来道:“呵,碰到砸场子的了。”

        苏沐:“???”

        他起身走到门口,从三楼的走廊向下看去,“是你啊……”

        钟景瑛正在砸桌子,抬头一看,就看到了苏沐。

        苏沐啃了一口梨子,打量了钟景瑛一眼:“你怎么看起来又笨了。”

        钟景瑛:“……”

        苏沐转头问所正:“对这种人,有什么‘精细的操作’吗?”

        所正喷茶,差点被呛死。

        “对他还用精细操作?”纨绔们撸胳膊卷袖子,“岭南王的一个随时能被丢弃的庶子,也敢在京城嚣张?揍他!”

        话落,哗啦啦冲了下去。

        钟景瑛在楼下被群殴抱头鼠窜,苏沐在楼上手搭在栏杆上吃梨看戏。

        懒洋洋,笑眯眯。

        有小弟真好啊~看,就看到了苏沐。

        苏沐啃了一口梨子,打量了钟景瑛一眼:“你怎么看起来又笨了。”

        钟景瑛:“……”

        苏沐转头问所正:“对这种人,有什么‘精细的操作’吗?”

        所正喷茶,差点被呛死。

        “对他还用精细操作?”纨绔们撸胳膊卷袖子,“岭南王的一个随时能被丢弃的庶子,也敢在京城嚣张?揍他!”

        话落,哗啦啦冲了下去。

        钟景瑛在楼下被群殴抱头鼠窜,苏沐在楼上手搭在栏杆上吃梨看戏。

        懒洋洋,笑眯眯。

        有小弟真好啊~看,就看到了苏沐。

        苏沐啃了一口梨子,打量了钟景瑛一眼:“你怎么看起来又笨了。”

        钟景瑛:“……”

        苏沐转头问所正:“对这种人,有什么‘精细的操作’吗?”

        所正喷茶,差点被呛死。

        “对他还用精细操作?”纨绔们撸胳膊卷袖子,“岭南王的一个随时能被丢弃的庶子,也敢在京城嚣张?揍他!”

        话落,哗啦啦冲了下去。

        钟景瑛在楼下被群殴抱头鼠窜,苏沐在楼上手搭在栏杆上吃梨看戏。

        懒洋洋,笑眯眯。

        有小弟真好啊~看,就看到了苏沐。

        苏沐啃了一口梨子,打量了钟景瑛一眼:“你怎么看起来又笨了。”

        钟景瑛:“……”

        苏沐转头问所正:“对这种人,有什么‘精细的操作’吗?”

        所正喷茶,差点被呛死。

        “对他还用精细操作?”纨绔们撸胳膊卷袖子,“岭南王的一个随时能被丢弃的庶子,也敢在京城嚣张?揍他!”

        话落,哗啦啦冲了下去。

        钟景瑛在楼下被群殴抱头鼠窜,苏沐在楼上手搭在栏杆上吃梨看戏。

        懒洋洋,笑眯眯。

        有小弟真好啊~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20882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