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钟景瑛不明白,  公主什么俊美的男子没见过,还有那么多面首,  为什么那么喜欢苏沐?

        直到就在方才,他忽然想到史上的那些残暴的君王们,宠爱的美人有喜欢撕丝绸的,有喜欢戏诸侯的,公主也是残暴之人,她难道也喜欢有独特癖好之人?

        钟景瑛想到了苏沐喜欢砸场子。

        难道,公主喜欢砸场子的?

        他以前学苏沐没学到点上,  砸场子才是苏沐最独特的地方,公主喜欢的一定是砸场子的。

        他也砸场子的话,公主会不会也喜欢他?

        他去砸苏沐的场子,  公主为了给苏沐出头会看到他吗?

        公主也会喜欢他吧?

        毕竟有这种独特爱好的没几个人,这次一定不舍得打他了吧?

        于是,  他来了。

        也因此,  即便被揍的抱头鼠窜,  钟景瑛也坚持不离开,整个人都沉浸在幻想中,  不时的往大门口看,期待公主的身影出现。

        他初见公主时原本只是心动,但是那一踹实在印象深刻。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几个月他脑海中都是公主那天的样子,  恐惧的同时烙下不可磨灭的执念。

        有了阿芙蓉后,在他的幻觉中,他已经成了驸马,苏沐则因为得罪他被公主杀了喂狗。

        公主只爱他,  只对他那样好。

        他是那么幸福。

        然而清醒后,  一切美好都消失了。

        公主一会儿就来了吧?

        苏沐在楼上看着钟景瑛,  总觉得此人看上去有点不对劲。

        而且,跟温家兄弟前后脚过来。

        楚清暄死了那么久了,温家兄弟却这时才想起来道歉。

        前倨后恭,有点像西番拐子的套路啊……

        他看向身边的莫问:“你会严刑拷打吧?”

        莫问耷拉着脸:“我只是个平平无奇老实巴交被少爷您救了来抱恩的小摊贩,怎么可能会严刑拷打呢?”

        苏沐:“……”

        温如墨和温如砚送走客人,正坐在窗边饮茶。

        温如墨问:“还没有打听到苏沐喜欢什么东西吗?”

        知道了苏沐喜欢的东西,他们才能投其所好。

        温如砚:“没有。公主府铁桶一般,根本探听不到一丝消息。镇国公府和谢见瑜在江南的府邸也和公主府一样。宫里的内侍不敢得罪七公主,没人敢透露。工部的那些人平时都躲着他走,更不清楚了,只说他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安国公府的仆人根本没人在意过。”

        温如墨:“……”

        温如砚:“依我看,就送他些纨绔们平时喜欢玩的东西就得了。”

        就在此时,管事的从楼下上来道:“少爷,刚刚有人看见那位钟少爷去沄乡酒楼砸场子,现在被那些纨绔追着揍呢。”

        温如砚:“……”

        温如墨沉默片刻,“让人去知会岭南王府的管家,让他们去沄乡酒楼领人。”

        管事躬身应是,忙去办事了。

        沄乡酒楼

        岭南王府的管家动作很快,即便如此,来领人的时候钟景瑛也已经快被打的半死了。

        “你们太过分了!”管家让下人扶起钟景瑛,“走,跟我去见官!”

        众纨绔:“好啊!走!这就去!这厮发疯到我们这来砸场子,桌椅就罢了,还打伤了我们的客人!走!见官去!谁不见官谁就是孙子!”

        管家看看周边的桌椅和几个手被挠到的客人:“……”

        态度立马一变:“别别别!我们赔钱,赔钱!”

        管家只是想虚张声势,替岭南王府要点面子。

        但……

        没人给啊!

        最后只得好话说尽,付钱了事。

        苏沐看了一场好戏,便回房间继续听众人说最近发生的有意思的事了,尤其是学子们,虽然晒黑了许多,但干农活干出了乐趣,也更接地气了。

        说着说着,其中一名学子感叹:“我记得以前钟景瑛不是这个样子啊,怎么今天见了,感觉那么奇怪呢?”

        宣荣:“我觉得他不太对劲,好像吃错了什么东西似的。”

        苏沐扣了一颗红宝石一样的石榴籽放到嘴里,“他好像,刚刚用完阿芙蓉。”

        “阿芙蓉?”宣荣不解:“那不是药品吗?”

        苏沐一边吃石榴一边给众人科普了一下阿芙蓉的危害。

        众人听完,遍体生寒。

        “等等,”有位学子道:“我怎么听闻,阿芙蓉在沿海和岭南那边好像还流行过一段时间,不过都是走私进来的。后来不知怎么的,进来的少了,现在价格堪比黄金。”

        苏沐想到在岭南时看到的放在店铺公然售卖的阿芙蓉,“总之,那种东西,千万别碰。”

        在沄乡酒楼用完午饭,下午没什么事,苏沐就准备回公主府了,可就在这时,几个纨绔自己吵起来了。

        宣赫无所谓道:“没事,刚刚不是让他们分一分温家送来的产业吗?谁也不服谁,一会儿打一架就好了。”

        家里虽然可以供他们吃喝玩乐,但不会给产业让他们败家。他们也前也没想过要经营产业,可是没想到能把沄乡酒楼经营的那么好,就上瘾了。

        苏沐想了想,“不要吵架,咱们再去弄点来不就够分了吗?”

        正在争吵的纨绔们看向他:“???”

        谢见瑜&所正&莫问:“……”

        学子们则纷纷往后退了一步:他们不会跟着这个家伙去为非作歹的。

        于是,除了学子们以外,糖醋会的众人都跟着苏沐出了沄乡酒楼,熟门熟路的到了最近的一家温家的产业。

        苏沐随意在一张空桌落座后,宣赫问:“砸场子吗?”

        可这里今天早晨已经打卡过了,现在都没什么客人。

        苏沐翘起二郎腿,“不啊。”

        他看向柜台后无处可躲苦着脸的掌柜的,笑眯眯道:“我来找两位温家少爷,不知可否帮我去请一下?”

        掌柜:不是来砸场子的就好。

        他早就得了两位少爷的吩咐,说是见到这位要恭敬些,于是连忙道:“您来的巧,两位少爷就在楼上,我这就去请。您稍等。”

        说着,给伙计们使了个眼色,伙计们连忙给苏沐上茶,请糖醋会的众人落座。

        然而众人不理会,只站在苏沐身后。

        听闻苏沐主动送上门来,温如墨和温如砚很快从楼上下来,就见苏沐翘着腿坐在一张空桌边。

        两人上前十分恭敬的行了个礼:“驸马。”

        苏沐也不动桌上的茶点,只看了两人一眼,晃着脚丫:“今天的不够。”

        温如墨和温如砚不解的看着苏沐。

        苏沐:“诚意不够。”

        温如墨:“……”

        温如墨对温如砚使了个眼色,温如砚深深看了苏沐一眼,转身上楼去了。

        过了一会儿,温如砚手中拿着一个盒子,放到苏沐面前的桌上,笑道:“表弟看看这些。”

        站在苏沐身边的宣赫将盒子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盒地契。

        苏沐扭头问身后的众纨绔:“够分吗?”

        纨绔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一喜:“够了够了!”

        这可比砸场子来的快多了。

        温如墨&温如砚:“……”

        苏沐起身,“走吧。”

        就要带着糖醋会众人离开。

        温如砚道:“表弟接受我们的道歉了?”

        苏沐回身看了两人一眼,想了想,留了个活话:“那还要看你们诚意够不够。”

        话落,便带着糖醋会众人离开了。

        温如墨&温如砚:“……”。

        掌柜和伙计们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

        温如墨和温如砚目送着苏沐的背影离开后,回到了楼上。

        钟景瑛被管家就近送到这里医治,得知两人又送了许多产业给苏沐,顿时眼馋嫉妒不已:“为什么给他?他不值那些钱!”

        温如墨淡淡道:“做生意,自然要舍得下本。”

        温如砚冷笑:“本钱自会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钟景瑛一脸警惕:“别打西番人给我的那些阿芙蓉的心思,那都是我的。”

        温如砚十分温柔的看着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钟景瑛:“自然都是你的。”

        公主府·竹院

        众人正在开会,池染之正在交代宫兰和宫梅:

        “明日西番人会将他们带来的火炮和各种武器按规定送入军器司的库房,后日当众演示,这期间绝不能出任何纰漏。要让朝廷好好看看现今外面世界发展大势和先进的武器。”

        宫兰和宫梅应是。

        池染之看向负责暗杀的宫颂,“等这些做完后,就将那些西番人都杀了吧。”

        宫颂笑道:“遵命~”

        竟想拐走沐沐?

        真是嫌命长。

        就在这时,苏沐拎着一篮子水果推开院门走进院子,喊道:“师父,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回来~”

        “哦?什么好吃的,没有我的吗?”

        池染之率先从开会的房间走出来,笑看着刚跨进门槛的苏沐。

        苏沐顿住脚步,看着池染之,脸色瞬间染上一层绯红。

        “你怎么在这里?”

        昨天晚上回来后,池染之又化身大妖怪了,自己迷迷糊糊的和跟屁虫似的粘着他,太……

        受不了。

        苏沐丢下篮子,转身就走。

        池染之:“……”

        宫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冒死为自家小徒弟说了句话,“主上,要节制啊。来日方长。”

        池染之斜睨他一眼,宫竹低头憋笑。

        苏沐回到邀月殿,看着半箱的陨铁,他明天打算把这些都做成武器,刚要让浮光掠影搬去辉月楼,池染之就进来了。

        池染之看了那箱陨铁一眼,浮光掠影便将其放回原位,转身出去,顺带关上了房门。

        苏沐:“……”

        池染之笑着走向苏沐,“躲着我做什么?”

        池染之步步紧逼,苏沐一步步后退,不敢抬头看他,直到退无可退,靠在墙上。

        明明之前已经厮混过那么久了,可这几天,很不一样。

        苏沐捂住自己的心口,只觉得心脏跳得很快。

        池染之整个人都跟以前不一样,像个会蛊惑人的妖怪。

        尤其是眼神,他看上一眼就会脸红,心悸不已。

        想哭,又想笑。

        池染之屈指轻轻抬起苏沐的下巴,笑道:“给宫竹拿了好吃的回来,有给我的吗?”

        苏沐看着池染之,脸色红透,眼睛一眨,眨下一滴泪珠来,连忙一甩头把泪珠甩开,凶巴巴的瞪着池染之,抬起双手捂住了池染之的嘴:

        “不许这样!”

        池染之:“???”

        苏沐:“……”

        苏沐松开一只手,捂住心口,垂下头微微躬身。

        池染之见苏沐捂着心脏一惊,连忙问:“沐沐?哪里难受?我看看?”

        苏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沐:“呜呜。”

        苏沐感觉十分丢人,将脑袋抵在池染之胸口,“你用了什么妖术?我怎么心口怪怪的?怪给我解开。”

        池染之闻言,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眼中光芒绽放。

        他抬起手,轻轻抚着苏沐的头和长发:“好。这就给你解。”

        话落,一把将人抱起,往床边走去。

        “沐沐,起来吃点东西。”

        苏沐睡的正沉,听见池染之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蹭蹭枕头,“累。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

        “该用晚膳了。”

        !!!

        苏沐猛然睁开双眼,瞪着坐在床边的池染之。

        美色误人。

        被池染之抱着用完了晚膳,苏沐终于有力气了。

        趁池染之将碗放到桌上的时候,苏沐起床,转身开始叠被子。

        池染之走到他身后:“这些不用沐沐做。”

        苏沐抿着唇,将被子卷吧卷吧,抱起来转身递到池染之的身前,“给。”

        池染之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要玩做家务的游戏吗?”

        苏沐不理他,走到他身后,“向左转。”

        池染之挑眉,转身。

        苏沐在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直推到了门外,将门一关。

        “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池染之转身,差点被骤然关上的门碰到鼻子,却一点也没生气,反而一直在闷笑,屈指轻轻敲了敲门:“沐沐。”

        “我今天要自己睡!”

        池染之笑道:“乖,开门,你没给我拿枕头。”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18064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