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

        里面传出门栓落下的声音:“你自己想办法。”

        接着,  是一阵远去的脚步声。

        池染之隔着门,眉眼染着笑意。

        第二天一大早,苏沐就上衙去了。

        一路上都默念着美色误人,  偶尔甩甩脑袋,  将池染之的身影甩出去。

        军器司

        阿尔法等人跟在兵部和工部负责接待他们的人身后,后面的马车上拉着他们带来的火炮等各种武器,  今日要先放在工部的库房中,  待兵部和工部检验完没有危害后,明日才会在皇帝及众大臣面前演示。

        一路上,  他们都在尽可能的和乾朝的官员聊天套话,  等到了工部军器司库房,  却发现这些官员的脚步纷纷迟疑了一下,但很快就继续往前走了。

        阿尔法顺着这些官员的目光看过去,  远远的可以看到大开的库房,库房门边站着一个身穿青色官服的……少年,  通身十分气派,官威不是很重,  却有一种生人勿近之感。

        阿尔法觉得有些眼熟,  走近了才发现,  竟然是苏沐。

        苏沐一身官服,双手揣在长袖中,  神情淡漠疏离,竟隐隐有一丝高深莫测。

        皮肤在这身雪青色的官府的衬托下更加雪白无瑕,  在秋日阳光下白的晃眼。

        几日不见,这名少年似乎更好看了,  让人移不开目光,  只是脸上神情过于冷淡。

        阿尔法心中一喜,  上前脱帽致礼,抬头对苏沐笑的十分温和有礼:“又见面了,苏沐。”

        苏沐袖着手,特别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也凉丝丝的:“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阿尔法:“……”

        该死,他可从没犯过这种低级的错误。

        好在苏沐似乎并没有追问的意思,毫不在意的转头,随意的扫了一眼旁边的官员和车上的武器,而后就看着这些武器在兵部和工部的官员的指挥下放进库房之中,再也没给阿尔法等人眼神。

        阿尔法也不自讨没趣,因为他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

        带他们来的这些官员穿着红色官服,按照他们的了解,应该比苏沐的官职要高,可是苏沐根本没跟他们行礼,他们也不在乎,而且看样子特别想尽快将东西搬进库房走人。

        之前,他曾问过钟景瑛和温家两兄弟这个少年的身份,可他们只含糊其辞的说是温家兄弟的表弟,却没人告诉过他们,这个少年是大乾的官员。

        如此年纪轻轻的官员,却被上司忌惮,身份肯定不简单。

        不过,越是这样,价值越高。

        见现在所有人都在忙着将东西送入库房检测,没什么人注意他们,而且因为他们会官话,通译就没跟来,于是,阿尔法忍不住将其他人叫到一起,旁若无人的用母语闲聊。

        实际上却是像上次一样在用不同的语言谈论着将苏沐拐走的计划。

        为了防止乾朝人觉得他们在窃窃私语惹人怀疑,还特意提高了些声音。

        苏沐揣着手手,瞥了他们一眼,有些不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

        大声密谋可还行?

        这么远,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真的和钟景瑛与温家两兄弟有关……

        苏沐垂眸,暗自思量。

        临近中午,武器都已经入库检验完毕,工部和兵部众人带着阿尔法等人离开了,苏沐锁好库房门,回到了班房。

        等到所有人都去用午餐了,苏沐才拿着钥匙,重新打开了库房。

        苏沐走在库房中,打量着这些武器,最终停在了火炮前。

        明日的演示,将由那个红头发的约塔和黑发的卡帕共同操作,其他的枪械也是这两个人。苏沐想了想,从袖中拿出来池染之给他的那把匕首,伸向了火炮。

        然而,刚要碰到火炮,魔爪就被一只从他身后绕过来的手握住了。

        “脏。”

        头顶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笑意。

        苏沐眨了眨眼,抬头,就见池染之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心跳很正常。

        池染之握着他的手,轻轻一用力,让苏沐在他怀中转了半圈,正面将人揽在怀里,笑道:

        “沐沐不要碰,让宫松来。”

        苏沐:“???”

        宫松:“殿下,您不是说这期间绝不能出任何纰漏。要让朝廷好好看看现今外面世界发展大势和先进的武器吗?”

        怎么看到沐沐要动手脚,就忘了之前的命令了?

        苏沐满脸茫然。

        池染之捏了捏他的脸颊:“嗤,这堆破烂有什么好看的?”

        宫松:“……”

        行吧。

        您高兴就好。

        宫松上前,拿出工具,开始在火炮上动手脚。

        苏沐好奇的看着宫松,池染之轻抚着他的衣领,笑看着苏沐。

        然而,直到宫松忙碌完,苏沐却什么也没问。

        池染之:“……”

        宫松忙完,抬头看了池染之一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苏沐见状,转头看向池染之,却见池染之笑意温柔的看着他。

        然而苏沐这次没有心悸,看着变得正常的池染之问:“你怎么来了?”

        池染之若无其事的揽着他往外走,“给你送午饭啊。”

        说着,随手从苏沐手中拿过钥匙丢给宫松。

        看着两人走了出去,宫松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跟在后面出去,锁上了库房的门。

        班房中的书案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苏沐和池染之并排坐在案前。

        早晨见池染之没在,苏沐趁机早早就溜出来上衙了,都没顾得上吃饭,饿极了。因此虽然已经吃了很多,苏沐还是伸手夹了块糖醋排骨,一边啃着一边喃喃自语,“心脏不跳那么快了,真好。”

        池染之嘴角的笑容一僵。

        他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危险,幽幽笑道:“沐沐在说什么?”

        苏沐开心的啃着排骨,“我说,你终于恢复正常了。我前两天见到你心里就有一种好奇怪的感觉。”

        池染之:“……现在见到我心里就没有那种感觉了吗?”

        苏沐:“嗯。”

        宫松为苏沐捏了把冷汗,而后悄悄的,悄悄的退了出去。

        池染之轻笑一声,将苏沐抱起来放在腿上。

        苏沐感受了下,挺自然的,没有那种心悸的脸红心跳的感觉,于是十分坦然的往池染之怀里一靠,没心没肺的继续啃面前的排骨。

        池染之:“……”

        吃完了一个,苏沐打了个饱嗝,伸手又拿了一个,才想起来,抱着他的人好久没说话了。

        他转头看了池染之一眼,池染之看着他笑的十分温柔,于是放下心,蹭了蹭池染之的胸口:“你前两天好奇怪。”

        池染之:“……”

        苏沐:“像是被妖怪附身了一样。”

        池染之:“……”笑容逐渐消失。

        苏沐:“现在这样正常多了。”

        池染之:“……”

        池染之面无表情:“以为我被妖怪附身了?你还能抱着‘妖怪’……”

        苏沐叼着排骨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呵。”

        苏沐:“???”

        池染之将苏沐放到一边,从他口中拿出啃到一半的排骨放进盘子中,收了食盒,转身走了。

        苏沐:“我还没吃完啊,还我排骨!”

        苏沐追了出去,却只见到池染之的背影。

        苏沐看向宫松:“他怎么又生气了?”

        宫松:“……”

        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可怜谁。

        苏沐看着池染之的背影,冷哼一声,转身也回了班房。

        宫松:“……”

        宫松叹息一声,心很累的追着池染之离去。

        工部的官员们刚刚从公厨用餐回来,远远的便看见七公主身后跟着一队亲卫从工部出来,手中提着食盒。

        一身华丽耀目的宫装,神情冰冷,盛气凌人。

        即使没有龙纹玉佩,工部的人也大气都不敢出,连忙远远退到御道边恭敬的躬身行礼。

        等人走远了,众人才起身,满目的不可置信。

        那位七公主……

        她竟然来给驸马送饭?

        天啊!

        那小驸马也是个奇人。

        苏沐刚下衙,想到池染之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还抢走了他的糖醋排骨,冷哼一声,有点不想回家。

        他在马车边踢着一块小石子走来走去,就是不想上车。

        宫松坐在车夫的位置装死。

        浮光掠影听宫松说了中午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到了近前,温如墨和温如砚两人从马车上下来,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走到苏沐跟前。

        温如墨道:“驸马这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苏沐看了他一眼,“你来送诚意吗?”

        温如墨:“……”

        温如砚笑道:“我们今天是想邀请表弟去个好玩的地方。”

        苏沐:“不去。”

        温如砚:“……”

        温如墨笑着从袖中拿出两张地契来,递给苏沐:“这是给驸马的小礼物,下次再邀驸马去玩,如何?”

        苏沐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收进衣袖中,抬眸打量了温如墨一眼。

        温如墨看着苏沐那双清澈无垢的瞳眸,愣了一下。

        好像被什么东西忽然撞了一下心口。

        苏沐想了想,低头踢了一下脚下的小石子,“我小时候在江南长大,最喜欢在楼船上玩,乘着楼船顺水而下,赏遍江南美景。可来到京城后,再也没见过楼船了。”

        温如墨明了。

        这是思念故乡了。

        温如砚笑道:“那下次我们邀请表弟到楼船上玩可好?”

        苏沐一脚将小石子踢远了,径自上了马车。

        宫松皮鞭一扬,马车向远处驶去。

        温如砚蹙眉。

        却见苏沐探出车窗,回眸看向他们,展颜一笑,晃得人眼花:“那我就等你们的诚意了~”

        温如砚:“……”

        等马车走远了,温如砚才道:“这个样子,怪不得能得那位七公主喜欢。”

        温如墨淡淡道:“去准备楼船吧。”

        他们的马车上,钟景瑛也在,他看着温如墨和温如砚望着苏沐马车远去的样子,眼中满是嫉恨,双手握拳,恨不得撕了苏沐。

        公主府

        想到莫名其妙生气的池染之,苏沐也非常不快,回到公主府直接回了辉月楼,让浮光掠影将剩下的小半箱陨铁搬过来,随便喝了点粥,一直忙到很晚终于将所有陨铁都做成了武器,沐浴更衣睡大觉。

        半夜,池染之刚在书房忙完准备悄悄去辉月楼,宫梅和宫兰拿着一份急报过来。

        其他面首也聚集在书房。

        池染之看完那封急报后,将其交给其他人传阅,沉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默不言。

        宫雅道:“主上,这是绝佳的机会,机不可失。”

        池染之走到窗边,望向辉月楼的方向,半晌才道:“宫雅、宫梅、宫颂随我离开,其他人留下,保护好沐沐。”

        其他人俯首:“遵命。”

        这次虽然是难得的机会,但也同样十分凶险,确实不适合带沐沐一起。

        池染之:“那五个番子,等他们和朝廷会谈完,找机会全部杀掉。还有温家的两个,以及姓钟的。”

        宫雅闻言,想要劝言,但终是没开口。

        宫松和宫兰俯首:“遵命。”

        池染之挥了挥手,众人离开回去准备了。

        辉月楼

        池染之交代了浮光掠影几句,上楼悄然打开苏沐房间的门,来到苏沐床边。

        “沐沐,醒醒。”

        苏沐累的很,睡得昏天黑地,池染之叫了好几声也没叫醒。

        池染之伸手点了点苏沐的鼻子,“小懒猪醒醒,我这就走了。”

        苏沐皱皱眉,把他的手推开,蹭了蹭软枕,继续睡。

        池染之:“……”

        池染之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苏沐的额头。

        睡梦中的苏沐不耐烦极了,干脆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却露出了两只脚丫。

        池染之:“……”

        池染之走到床尾,捏了捏苏沐的脚丫。

        苏沐怕痒,脚趾动了动,连忙往被子里躲,蹬了蹬被子,将脚丫彻底藏好。

        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却露了出来。

        池染之轻笑一声,伸手要去捏苏沐的鼻子。

        伸到一半顿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苏沐藏的严严实实的脚丫,又看了看苏沐的鼻尖,而后,唇角微勾,若无其事的继续伸手,捏了捏苏沐的鼻子:

        “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回来再收拾你。”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18064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