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公主府

        宫兰带着一众暗卫灰头土脸的回到公主府,  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跑进宫竹的院子,宫竹和宫风从房间中出来,看到众人灰败的脸色和嘴角的血迹,  挑了挑眉:“呦,这都怎么了?”

        宫兰冷酷的面容早就挂不住了,  心很累的抹了把脸道:“我们二十人,被沐沐当成了与莫枭派来监视他的二十个人一伙的,一锅烩了。”

        宫竹:“???”

        宫兰无力道:“殿下说要隐蔽些,因此沐沐根本不知道我们在保护他,把我们和龙影卫混为一谈了。”

        幸好他们经过相关的训练,  多少都对毒药有点抵抗力,在火完全烧着之前就都纷纷醒来跳进了湖里。

        宫竹无语了好久,  给他们把脉,  确实是苏沐配的毒药,他这里还正好有解药,给众人喂了下去。

        宫兰解了毒,将船上的事说了一遍。

        就在这时,宫松和浮光掠影同样灰头土脸的跑过来,“沐沐跟你们回来了?我们看楼船着火去救,但火太大了,找了一圈没看到你们和沐沐。”

        宫兰:“……我以为他下了船跟你们一起回来了……”

        龙影卫

        莫问带着另外十九名龙影卫回来,  刚解了毒,  莫枭就进来了。

        莫枭看了众人一眼:“怎么回事?”

        莫问将船上的事说了一遍,  他真没想到,苏沐竟然会用毒啊!

        坑死他了!

        莫枭沉默的看着他们:“苏沐呢?”

        莫问顿了下:“应该回公主府了吧。他还知道自己在做坏事,  特意让宫松和浮光掠影在外面的马车上等。不过,  他似乎不知道七公主派了暗卫保护他,  把那些人误认为和我们是一伙的,也给一锅端了。”

        就在此时,负责监视公主府的龙影卫过来,在莫枭耳边低语几句。

        莫枭看向莫问。

        莫问愣了下,心里再次升起不好的预感。

        “苏沐不见了。现在公主府正派亲卫全城搜寻。”

        莫问:“怎么会……”

        莫枭:“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莫问被这阴森冷沉的问话吓得打了个激灵,连忙起身带着人去找苏沐了。

        莫枭在原地踱步了片刻,监视钟景瑛的人也回来报告说原本在树林中的钟景瑛也不见了。

        莫枭的眼神阴鸷冰冷至极:“给我看住岭南王府和温家的两个兄弟,再有疏漏,提头来见。”

        龙影卫躬身应是,连忙退下了。

        莫枭的眼神冷沉难测,过了片刻,向外走去。

        阿尔法嘴里有解毒药剂的苦味,忍着胸口的不适,缓缓睁开双眼。

        周围是一片漆黑的树林。

        他勉强坐起来,发现仅剩的两名属下倒在身边,已经凉了。

        看上去像是拼命将他救出来后毒发的更快解药没来得及起效。

        他看向四周,远远的,可以看到一条正在燃烧的楼船。

        就在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轻泣道:“阿芙蓉,给我阿芙蓉。”

        阿尔法眼神一凛,躬身走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是钟景瑛。

        毒瘾犯了,神志不清。

        他怎么会在这里?

        岸边忽然出现许多火把,阿尔法凝神看去,是官兵过来了,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钟景瑛之前被人打晕了,醒来正好赶上毒瘾犯了,神志不清,看到那边人多,就要往那边去。却忽然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向黑暗中拖去。

        阿尔法退进树丛后,将钟景瑛打晕,看向楼船那边。

        那个少年,就倒在他的眼前,恐怕凶多吉少,已经葬身火海。

        他转头看向晕倒的钟景瑛,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们完全被利用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对那个少年的敌意一直都不加掩饰,让他们拐走少年还不满意,还要杀了少年才解恨。

        并且,他们这次和乾朝商议通商以及打开阿芙蓉销路的计划失败了,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个家伙,以及他背后的岭南王府和温家,这是要联手杀了他们……

        他已一无所有……

        阿尔法狼一样的目光看向开始向山林中搜寻的火把,又看向钟景瑛。

        贼不走空,何况,这个人还能卖点钱。

        阿尔法冷笑一声,拎起钟景瑛,高大的身躯悄然隐匿、消失在丛林中。

        宫兰和一众暗卫换了亲卫服混在公主府的亲卫中,和宫松与浮光掠影回到琼湖附近去找苏沐,再次和莫问等人遇上了。

        皇帝早已默许公主府暗卫的存在,但龙影卫仍肩负着监视皇亲国戚和百官的职责,他们自然早知道对方的存在,还多次冲突,但都是暗中的较量。

        因此碰面互相瞪了一眼,便先去找人。

        楼船上的火已经熄灭了,上面除了岭南王府那几个小厮和丫鬟之外不见任何人。

        西番人竟然也没死!

        众人很快向附近的山林搜去,找到了两个西番人的尸体,另一个不见了。

        莫枭也带着另一队龙影卫过来搜寻。

        找了整整一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莫枭带来的人忽然跑到莫枭面前,脸色沉重的禀告什么。

        莫枭沉默了良久,才走上前,拨开一丛灌木丛。

        宫兰等人和莫问见状,忙跑上前,往里面一看。

        是一具被野兽撕咬啃食的面目全非的尸体,身上的衣服碎片和苏沐的官服一模一样。

        不远处的草地上,沾满血迹的龙纹玉牌静静的躺在那里。

        众人哑然,看着那血肉模糊看不清模样的尸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影卫,停尸房,仵作正在对那具尸体做着检查。

        公主府的众人沉默不言,只期望那不要是苏沐。

        莫问也不可置信的等在一旁。

        莫枭站在不远处看着,忽然有个龙影卫上前禀报。

        莫枭带人去了别的房间。

        “大人,我们后续在山里发现了很多狼,将其剖腹后取出了未曾消化残余的肢体,只有一个小拇指还是完整的。但吏部卷宗只有食指的手印留档,恐怕也无法确认身份。”

        莫枭沉默片刻,接过那段用布巾包裹的小指头,挥退了龙影卫。

        在房间中站了好一会儿,他才走到案边,用那截小指头沾了印泥在白纸上按上手印,而后,从袖中拿出那张苏沐用来毒杀他的糖醋会的入会协议,和上面的十个鲜红指印一一比对。

        一炷香后,莫枭面无表情的收起协议,将那截小拇指擦干净收好,而后拿起那张印着小拇指印的白纸放到烛火上燃烧殆尽,便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停尸房。

        仵作已经检查完,年龄、身高等和苏沐已有的信息完全一致。

        没过多久,皇帝、太子还有刚刚回京正在同皇帝汇报边关情况的萧朔闻讯,顾不得其他,一起过来了。

        皇帝看着那具尸体,沉默了。

        萧朔今天早晨刚到京城,在勤政殿听闻龙影卫汇报找到了苏沐的尸体,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然而看到那具被野兽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他愣住了。

        ……不会吧。这是……那个家伙?

        他在战场上见惯了生死,早就麻木了。

        可这个家伙不该死啊……

        他们在前线舍生忘死,不就是为了让这种家伙安枕无忧,每天傻乐就可以吗?

        就在此时,宫风扮成的池染之带着宫嬷嬷等人也过来了,众人看到那具尸体,纷纷道:“那不是沐沐,一定不是……”

        皇帝看向被放在锦盒中的龙纹玉佩,脸色十分冰冷:

        “究竟是怎么回事!”

        宫松拱手回禀:“回禀陛下,昨日下衙后,温家的温如砚和温如墨两兄弟邀请驸马到楼船游玩,驸马说想和温家两兄弟谈谈关于他生母的事,便让我与浮光掠影在马车上等。没想到过了不久楼船忽然燃起了大火,我们赶过去却没找到驸马,回到公主府也没见驸马的身影,这才带着亲卫在附近寻找,遇到了莫大人。于今日清晨找到了……“

        宫松咬了咬牙,无法再说下去。

        暗卫之事,皇帝虽默许,但太子和萧朔也在,不能提及。

        皇帝看向莫枭。

        莫枭道:“臣之前查知,京城岭南王府的钟景瑛、温家的温如墨温如砚两兄弟和西番人勾结,已将驸马卖给了西番人。钟景瑛和驸马有些私人恩怨,而驸马的一番对阿芙蓉的评价,又让西番人的阴谋破产。昨晚温氏兄弟将驸马骗上楼船,意图让西番人迷晕带走。”

        皇帝:“……”

        太子:“……”

        萧朔冷笑。

        莫枭:“臣昨晚带人赶过去,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三个西番人死了两个,还有一个,和钟景瑛一样不知去向。而驸马则……”

        皇帝震怒,命龙影卫即刻将温家两兄弟和岭南王府众人下狱,同时派人追捕阿尔法和钟景瑛。

        公主府众人看着莫枭,想着他们原本暗中保护沐沐的时候根本什么事没有,但自从那次沐沐被莫枭吓到,才疑神疑鬼设计反杀的。

        仇上加仇,恨透了莫枭。

        勤政殿

        皇帝坐在御案后,看着莫枭,余怒未消:“这里没别人,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莫枭淡淡道:“事情的缘由正如臣在龙影卫所言。”

        皇帝看了他良久,“你先下去吧。”

        莫枭躬身告退。

        鹤翔疑惑的看着莫枭的背影。

        作为和龙影卫互相牵制的内府监监正,他当然知道虽然陛下说不用再关注糖醋会的事,但莫枭一直在派人监视苏沐。

        出于职责,他也一直将此情况汇报给陛下。

        但没想到驸马遇害,莫枭却没提半句关于负责监视苏沐的龙影卫所见到的事。

        走出勤政殿的莫枭似有所感,闭了闭眼,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皇帝想到昨日还活蹦乱跳的驸马,满心怅然,长叹一声,对鹤翔冷声道:“内府监所有能出动的人全部出动,定要将那西番人和钟景瑛给朕捉回来,千刀万剐!”

        鹤翔躬身应是。

        五日后。

        千里之外。

        池染之此次大获全胜,然而一心念着留在公主府的人,顾不得庆功便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这天凌晨,刚在落脚点歇了两个时辰,正要出发,就收到了宫兰遣快马送来的急报。

        池染之扫了眼报信人不太对劲的表情,接过信件,展开一目十行的看完,高大的身形晃了一下,怔在了原地。

        他又看了好几遍,浑身开始微微发颤,信纸落地。

        跟在他身旁的宫雅捡起一看,也愣住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而后,他们便感受到了池染之身上迸发出来的——

        狂风暴雨般的滔天怒火。

        池染之翻身上马,策马扬鞭往京城飞驰而去。

        众人连忙跟上。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苏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辆马车上。

        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饿。

        他正处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盒子中。

        想起来了,他的手腕被人扣住,下一刻就被用迷药迷晕了,好在赴约之前他做好了一个防护的武器,做成戒指的样子戴在手上,在危机来临的千钧一发之际启动。

        也就是这个铁盒子,用一种特殊的陨铁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外面还涂了剧毒。

        “终于醒了?”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子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饿不饿?”

        饿。

        苏沐摸摸肚子,抿了抿唇。

        百密一疏,他忘记准备吃的东西了。

        他简直快要饿死了。

        苏沐在铁盒子侧面轻轻碰了一下,铁盒子开了一个一尺长两寸宽的小窗,苏沐透过小窗看向外面。

        似乎是在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中。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名朱紫色锦衣,玉带金冠的年轻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糕点凑近了小窗,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沐后退了一些,被迷晕之前没来得及看清,此刻他终于认出了此人,蹙眉:“夏代泽?”

        男子笑道:“正是在下。”

        说着,夏代泽将糕点递到了小窗边:“吃吧。虽然我被你的毒害的吐了两天血,但这块糕点没毒。”

        苏沐沉默的看了他片刻,探了探袖中满当当的各种武器小球和解毒药剂,想着有毒他也不怕,但再不吃东西他就真的要饿死了,便伸出手要去接。

        却在此时,横空伸出一只手将糕点劈手夺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冷冷道:

        “饿死他不是正好?”

        “啾!”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15374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