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苏沐看向说话的方向,  就看到了那只趾高气扬的小肥啾,眨了眨眼:“你们不是陪葬了吗?”

        小肥啾歪歪脑袋,张了张翅膀,  圆溜溜的小眼睛瞪着苏沐:“啾?”

        穆寄云冷着脸看向苏沐,只见苏沐压根没看他。

        “哼。”穆寄云冷哼一声,拿起抢过来的糕点咬了一口。

        苏沐这才看向他,十分惊讶:“师玹音?你不是死了好久了吗?”

        “咳咳咳……”穆寄云被糕点呛到,咳嗽不止,  连忙端了茶水喝。

        夏代泽微微一笑,  又拿出一块糕点来,递给苏沐:“快吃,  不然一会儿又被抢走了。”

        苏沐看了他一眼,  从小窗中探出手飞快的拿过糕点默默吃了起来。

        喝了一大杯茶好不容易将咳嗽压下去的穆寄云扭头瞪向夏代泽。

        你究竟是谁舅舅?

        夏代泽透过小窗看着苏沐,  笑而不语。

        等苏沐吃完一块糕点,  夏代泽递给他一盏茶。

        苏沐看了一眼,抿了抿唇。

        糕点是咸甜口的,确实有点渴了,  伸手接过来喝了。

        夏代泽又拿出一块糕点,“还要吗?”

        苏沐摸了摸肚子,  又看了看很小一块的糕点,接了过来,继续吃。

        吃饱了才有力气跑。

        夏代泽笑眯眯的看着苏沐,  等苏沐吃完了一块,  递过去一杯茶,待苏沐喝完了,  继续投喂。

        穆寄云气结。

        等吃饱了,  夏代泽问:“想去茅厕吗?”

        刚喝了好多水的苏沐:“……”

        夏代泽:“出来吧,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苏沐瞪着他不说话。

        穆寄云眼睛一亮,看着苏沐冷笑一声。

        还是舅舅有办法,等这个家伙从那个龟壳出来了,还不是任由他们搓圆捏扁。

        苏沐伸出手,将小窗户关上了,抱膝坐在黑暗的铁盒子里,下巴搭在膝盖上,默默忍耐。

        路途并不平坦,马车晃啊晃,苏沐忍耐了半个时辰,终于忍不住了。

        他手指探进袖袋拿出一个小木球,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捏碎,毒死这些人。

        这样想着,苏沐收了铁盒子,拧了拧手指上的戒子,抬眸看了夏代泽一眼。

        “啾!”小胖鸟张开双翅,嚣张的飞向苏沐。

        苏沐连忙躲闪,但小肥啾还是精准的降落在苏沐的脑袋上,带着锋利弯钩的爪子勾住苏沐的头发,开心的对着穆寄云“啾啾啾”的邀功。

        穆寄云冷笑一声,“终于肯出来了。”

        话落,起身伸手去抓苏沐。

        “欸。”夏代泽伸手拦住他,笑道:“趁人之危,非君子所为。”

        穆寄云不可思议的看着夏代泽。

        那趁人之危将人掳来的是谁啊?

        夏代泽起身,拎着小肥啾的脖子将其拎了起来,丢给穆寄云,而后对苏沐道:“没事了。走,带你出去。”

        小肥啾被丢在穆寄云的怀里,委屈巴巴的蹭了蹭穆寄云的衣襟:“啾啾。”

        穆寄云瞪着夏代泽叫停马车,带苏沐下车去了。

        苏沐下了车,夏代泽便站在马车前,笑看着苏沐道:“这里已经离乾朝边境千里之遥,有很长一段路都是荒山野岭,野兽出没。我身边这些都是死士,你的毒药虽然厉害,但我们都有解毒剂。快去快回。”

        苏沐看了他一眼,走向远处的草丛,过了一会儿,乖乖的回来了。

        跟在夏代泽身边的内侍早就将盛满清水的水盆和皂荚放好,苏沐洗好手,自动自觉的上了车。

        看着两人回来,穆寄云和小肥啾一人一鸟看向两人,同时翻了个白眼。

        苏沐:“……”

        苏沐看了眼小肥啾的爪子,抿了抿唇,重新放出铁盒子钻了进去。

        看着他磨爪霍霍的小肥啾翅膀顿时一耷拉:“啾……”

        温如墨和温如砚被抓进龙影卫的监狱。他们没想到苏沐死了,毕竟是背着二叔做事,直接杀了苏沐并不在两人的计划之中。

        他们本想用计划好的说辞置身事外,说是本来约了苏沐,但是临时有事耽搁了,没想到苏沐出事,然而,龙影卫根本不管他们的说辞,上来就是一顿严刑拷问。

        在审问的过程中,他们才知道钟景瑛和那个阿尔法失踪了。

        可他们绝对不能承认和钟景瑛和阿尔法的勾结,更不能供出温家的打算,于是,无论受了什么刑,都咬死不松口,只说自己是无辜的。

        公主府

        池染之带着一行人从密道中进入公主府,在宫松等人的带领下来到存放着“苏沐”尸体的地下密室中,宫松等人沉默的守在门外,池染之推门而入。

        密室很大,存放着许多冰块,温度极低。

        最中间的一块坚冰中,存放着一具面目全非残缺不全的尸体。

        池染之熬得通红的眼睛看到那具尸体时便定住了。

        过了许久,他才迈开脚步,一步一步走到尸体前,紧紧闭了闭眼,看向那具尸体。

        宫松等人在门外候着,一脸的愧疚。

        宫雅、宫梅和宫颂跟着赤染之一路飞驰,风尘仆仆,看着他们,叹了口气。

        过了许久,池染之从里面出来,神情变得格外冷静,“那不是沐沐。”

        众人看着他,神色复杂。

        池染之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也不理会,径直走出了地下密室。

        宫松等人打开密室的房门,发现尸体已经被从冰中弄出来了,似乎被仔细确认过,随意的丢在地上。

        回到了邀月殿,池染之无视一干人等,倒头便睡。

        第二日早晨,池染之像平常一般用过早膳,由宫嬷嬷服侍着换上华贵繁复的宫装,进宫面圣。

        “你说什么?”皇帝一脸惊讶又复杂的看着池染之:“那不是沐沐?”

        萧朔在一旁,打量着池染之:“喂,你……”

        池染之懒得看他,只淡淡道:“你们看我的样子像是疯了吗?”

        皇帝和萧朔打量池染之半晌。

        精神很好,神气完足,眼神清明。

        就在皇帝不放心的看着池染之时,莫枭进来了,上前禀报道:

        “启禀陛下,昨日龙影卫在山里发现了很多狼,将其剖腹后取出了残余的肢体,发现一截还没有消化完的小拇指,经过和驸马的指纹比对,确定那不是驸马的。”

        说着,莫枭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糖醋会的协议,和一张印着一个小拇指印的白纸呈上。

        皇帝蹙眉:“这是?”

        莫枭道:“这张糖醋会的协议原本是莫问的入会协议,后来驸马特意拿过来告诉臣,莫问也是糖醋会的人,让臣不用担心糖醋会。只是,驸马怕臣将协议没收,便印上了自己的指纹伪造了一份。经过和这上面的指纹比对,臣可以确定,那具尸体并非驸马的。”

        众人:“……”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皇帝看向莫枭:“所以,你当真没收了这份协议?”

        莫枭:“……”

        莫枭拱手:“有人废了这么大的力气,特意弄了一具假的尸体转移视线,驸马应当性命无忧。”

        夜方皇宫

        苏沐仍旧待在自己的安全屋里,被一路抬着进了皇宫。

        如果要跑的话,他先要让这些人放松警惕,而后,弄清夜方回乾朝的路线。

        只是,光有路线不行,他得再想办法威胁劫持一些人,而且得是一些很厉害的人,送他回乾朝。

        苏沐抱膝而坐,叹息一声。

        回家的路好长。

        渐渐的,外面没了嘈杂的声音,苏沐估算着,已经到晚上了。

        穆寄云和夏代泽刚刚回来,应该有很多事要安置。

        他悄悄的打开安全屋的窗户,向外看去,发现自己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小窗户正对着一扇打开的窗户,能看见外面的景象。

        这是一座十分华丽宏伟的宫殿,都是仿照乾朝的宫殿建造的。

        苏沐等了很久,等夜深了,来来往往的宫人们渐渐稀少,苏沐收了安全屋,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挨着墙根走,一点点探索。

        但他没走多远,便听到卫兵巡逻的脚步声,连忙回了房间,钻进了安全屋中。

        一点点来,他不急。

        苏沐困倦不已,侧躺在安全屋里,借着从小窗透进来的月光,从袖中拿出池染之送给他的那把匕首,仔细的打量着,看了又看,抿了抿唇,用脸颊蹭了蹭,抱在怀中,合上了小窗,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苏沐是在咚咚咚的安全屋被敲响的声音中惊醒的。

        “喂,小乌龟醒醒,想不想吃东西啊?”

        苏沐打开小窗,就见穆寄云正站在窗外,手中拿着一碗粥,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小肥啾带着一群胖鸟叽叽喳喳的围着穆寄云欢快的飞来飞去。

        苏沐通过小窗看了他一眼,看了看碗的大小,又看了看安全屋小窗的大小,伸手关上小窗,躺下继续睡觉。

        穆寄云:“……”

        他冷笑一声,将碗放在窗台上,走进房间,围着安全屋转了半圈。

        安全屋正好放在一张木床上。

        穆寄云唇角一勾,踏上木床,照着安全屋用力一踢,将安全屋踢下了床。

        哐当!

        “嘶!”苏沐痛呼了一声,浑身都疼,但只顾得上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很快,脑袋上肿起一个大包。

        穆寄云冷笑:“这就受不了了?我在你们大乾……呵。”

        苏沐抿唇。

        穆寄云:“就这一碗饭,爱吃不吃。”

        苏沐忍了又忍,怒道:“你到底想干嘛?”

        “干嘛?”穆寄云冷笑:“当年是公主救了我。一向残暴的七公主,竟然救了我?我一直以为,公主对我这么特殊是喜欢我的。没想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蒙蔽了乾朝皇帝竟然让公主下嫁于你,公主竟然还这般喜欢你……”

        苏沐听到这,莫名其妙:“那你去找池染之算账啊!”

        穆寄云一噎。

        他瞪了安全屋半晌,恼羞成怒,转身离去。

        临走前将窗台上的饭碗扫落:“不吃就饿着吧!舅舅在忙登基大典的事,可顾不上你!”

        确认那具尸体不是苏沐后,龙影卫和内府监这次不只盯着追捕阿尔法了,因为那多半也是幕后之人安排的障眼法,两张庞大的情报网络迅速铺展开来。

        池染之也动用所有力量寻找苏沐。

        一日,两日……

        等待消息的日子里,他哪里也没去,就坐镇公主府中。

        他会在辉月楼一待就是一上午,也会在宫竹的药园子流连,会站在玻璃罩前看苏沐最喜欢的那些陨铁很久,会大开衣柜,将苏沐穿过的所有衣物都细细的整理一遍,吃饭的时候,会特意让宫嬷嬷做很多糖醋排骨,也会准时上床入睡。

        又过了五日,宫梅满目喜悦的走进邀月殿,对坐在软塌上对着月光描摹那块龙纹玉佩的池染之道:“殿下,有消息了。驸马人在夜方。”

        第二日,池染之进宫面圣,发现太子、萧朔和莫枭都在。

        皇帝对他笑道:“正要派人去找你呢,莫枭已经有了驸马的消息,人在夜方皇宫之中。龙影和内府监的暗探都已守护在驸马身边,你不必担忧了。”

        池染之看了莫枭一眼,沉默片刻,拱手道:“父皇,夜方一而再再而三违背诺言,如今表面称臣,暗中却做下此等勾当。儿臣恳请父皇,派大军踏平夜方,震慑四夷!”

        皇帝点点头,“朕正有此意。”

        苏沐仍旧躲在安全屋中,自从那日后,穆寄云便再也没来过。

        有宫人按时给苏沐送饭,苏沐让他们放到桌上,等人都走了才出来吃。

        直到登基大典这日,这座皇宫将正式迎来新的主人。

        宫人们一整天都忙碌异常,到了晚上盛大的夜宴,则更加忙得脚不沾地了。

        苏沐所在的这座宫殿十分幽静,此时大多数人都聚集在前面的大殿,只有巡逻的侍卫按时巡逻而过。

        苏沐早已掌握了他们的巡逻时间,趁着还有一段时间侍卫才会过来,准备像往常一样去探探情况。

        然而,他刚走出去不远,就听一阵“啾啾”声响起,那只跟他有宿仇的肥啾带着一大群花里胡哨的小胖鸟俯冲而下。

        苏沐一惊,连忙躲闪。

        然而还是被抓乱了头发。

        苏沐想放出安全屋,却有两只肥啾落在了他的身上,已经来不及了。

        苏沐又跑又蹦跶,企图将它们甩下去,还要护着眼睛怕被啄到,然而刚拍下去一只,另一只又来了,烦不胜烦。

        苏沐一咬牙,干脆拿出弹弓和金珠去打这些可恶的胖鸟。

        于是,一场人鸟大战彻底爆发。

        空中,黄金弹珠乱飞,有的肥啾闪躲不急被打落,有的羽毛被打下好多,肥啾们更怒了。

        苏沐的头发被抓下来好几缕,衣服也一片片的,苏沐也彻底怒了。

        战况升级。

        羽毛和头毛齐飞,“啾啾”和“嗷呜”同鸣,十分热闹。

        侍卫们闻声急忙赶来,又十分无语的走了。

        苏沐眼珠一转,瞪着仍旧对他叫嚣的肥啾们,冷哼一声。

        看我今天不把你们都埋了的!

        苏沐转身跑进房间里,肥啾们也跟着进去了。

        苏沐在房间溜了肥啾一圈,眼睛一直盯着房门十秒,手中的万能工具刀出现,卡出拆家bug后,苏沐紧跑几步出了房门而后转身轻触房门。

        轰的一声,整个房间都塌了。

        苏沐以为小肥啾们被埋在了里面,刚要得意一笑,满天烟尘中,小肥啾们在房屋塌了之前纷纷从窗户飞出来,扇扇翅膀,愤怒的向苏沐冲来。

        苏沐转身就跑,不断卡着十秒一次的拆家bug,如法炮制,誓要将这群可恶的胖鸟都埋了!

        在怒气的加持和胖鸟们的攻击下,苏沐奔跑的速度从未有过的快,身法从未有过的灵活,人鸟大战所过之处,一座座房间和宫殿相继倒下,却这倒一片,那倒一片,没有任何规律。

        禁卫军以为有敌人入侵夜袭,紧急集合,却总是晚了一步,看到那么多的房间倒下,也不知来了多少敌人,立刻上报,更多的禁卫军赶来。

        然而,苏沐卡bug的速度太快了,夜方的皇宫虽然仿照大乾皇宫所建,但规模要小得多,随着苏沐越来越熟练,大多数的肥鸟都被埋了,剩下的几只小肥鸟觉得形势不对,转身就要跑。

        但埋红了眼的苏沐不干了,转守为攻,开始追着它们埋。

        大殿中,正在举行盛大的夜宴。

        君臣同庆,歌舞升平。

        一开始,禁卫军统领进来汇报了些什么,夏代泽挥挥手,嘱咐几句,禁卫军统领便下去了。

        两刻钟之后,禁卫军统领大汗淋漓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见几只秃毛小肥啾叽叽喳喳的飞进大殿,乳燕投林般冲向御座之上穆寄云的怀抱。

        穆寄云:“???”

        而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夜方皇宫硕果仅存的大殿。

        塌了。

        乾朝十万大军由太子统领,萧朔任副帅,七公主坐在马车里随军,浩浩荡荡抵达夜方边境。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乾朝这方刚要上前叫阵,城门便打开了。

        禁卫军统领拎着苏沐后衣领走了出来,将蔫哒哒神情有些恍惚的苏沐放到大军之前,对着乾朝大军拱手,一脸生无可恋的道:

        “驸马还给贵国。我们……”

        五大三粗的禁卫军统领哽了一下:

        “要不起。”

        太子&萧朔&十万大军:“???”

        池染之:“……”升平。

        一开始,禁卫军统领进来汇报了些什么,夏代泽挥挥手,嘱咐几句,禁卫军统领便下去了。

        两刻钟之后,禁卫军统领大汗淋漓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见几只秃毛小肥啾叽叽喳喳的飞进大殿,乳燕投林般冲向御座之上穆寄云的怀抱。

        穆寄云:“???”

        而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夜方皇宫硕果仅存的大殿。

        塌了。

        乾朝十万大军由太子统领,萧朔任副帅,七公主坐在马车里随军,浩浩荡荡抵达夜方边境。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乾朝这方刚要上前叫阵,城门便打开了。

        禁卫军统领拎着苏沐后衣领走了出来,将蔫哒哒神情有些恍惚的苏沐放到大军之前,对着乾朝大军拱手,一脸生无可恋的道:

        “驸马还给贵国。我们……”

        五大三粗的禁卫军统领哽了一下:

        “要不起。”

        太子&萧朔&十万大军:“???”

        池染之:“……”升平。

        一开始,禁卫军统领进来汇报了些什么,夏代泽挥挥手,嘱咐几句,禁卫军统领便下去了。

        两刻钟之后,禁卫军统领大汗淋漓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见几只秃毛小肥啾叽叽喳喳的飞进大殿,乳燕投林般冲向御座之上穆寄云的怀抱。

        穆寄云:“???”

        而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夜方皇宫硕果仅存的大殿。

        塌了。

        乾朝十万大军由太子统领,萧朔任副帅,七公主坐在马车里随军,浩浩荡荡抵达夜方边境。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乾朝这方刚要上前叫阵,城门便打开了。

        禁卫军统领拎着苏沐后衣领走了出来,将蔫哒哒神情有些恍惚的苏沐放到大军之前,对着乾朝大军拱手,一脸生无可恋的道:

        “驸马还给贵国。我们……”

        五大三粗的禁卫军统领哽了一下:

        “要不起。”

        太子&萧朔&十万大军:“???”

        池染之:“……”升平。

        一开始,禁卫军统领进来汇报了些什么,夏代泽挥挥手,嘱咐几句,禁卫军统领便下去了。

        两刻钟之后,禁卫军统领大汗淋漓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见几只秃毛小肥啾叽叽喳喳的飞进大殿,乳燕投林般冲向御座之上穆寄云的怀抱。

        穆寄云:“???”

        而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夜方皇宫硕果仅存的大殿。

        塌了。

        乾朝十万大军由太子统领,萧朔任副帅,七公主坐在马车里随军,浩浩荡荡抵达夜方边境。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乾朝这方刚要上前叫阵,城门便打开了。

        禁卫军统领拎着苏沐后衣领走了出来,将蔫哒哒神情有些恍惚的苏沐放到大军之前,对着乾朝大军拱手,一脸生无可恋的道:

        “驸马还给贵国。我们……”

        五大三粗的禁卫军统领哽了一下:

        “要不起。”

        太子&萧朔&十万大军:“???”

        池染之:“……”升平。

        一开始,禁卫军统领进来汇报了些什么,夏代泽挥挥手,嘱咐几句,禁卫军统领便下去了。

        两刻钟之后,禁卫军统领大汗淋漓的跑进来,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见几只秃毛小肥啾叽叽喳喳的飞进大殿,乳燕投林般冲向御座之上穆寄云的怀抱。

        穆寄云:“???”

        而后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夜方皇宫硕果仅存的大殿。

        塌了。

        乾朝十万大军由太子统领,萧朔任副帅,七公主坐在马车里随军,浩浩荡荡抵达夜方边境。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乾朝这方刚要上前叫阵,城门便打开了。

        禁卫军统领拎着苏沐后衣领走了出来,将蔫哒哒神情有些恍惚的苏沐放到大军之前,对着乾朝大军拱手,一脸生无可恋的道:

        “驸马还给贵国。我们……”

        五大三粗的禁卫军统领哽了一下:

        “要不起。”

        太子&萧朔&十万大军:“???”

        池染之:“……”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09589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