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池染之从车上下来,  走到神情恍惚的苏沐身边,“沐沐?”

        苏沐回过神来,  看到池染之,眼睛一亮就要扑过去,然而到了近前又顿住了脚步,抬眸看了池染之一眼,后退了几步。

        池染之看着苏沐,脸色一沉。

        苏沐又看了他一眼,挠挠后脑勺,又看了他一眼,  神情委屈巴巴又迟疑,  最后,十分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我已经好久没敢洗澡了。”

        池染之:“……”

        池染之眸中飞快闪过一抹心疼和怒意,上前将人抱进怀里,笑道:“不臭。香的。”

        苏沐想蹭蹭他的胸口,但忍住了,  被池染之拉着回到了大军之后,  坐到了马车上。

        太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

        萧朔则翻了个白眼,  看向禁卫军统领,“你们国主和夏代泽呢?”

        禁卫军统领拱手回到:“国主和夏大人率百官正在赶来的路上,  马上就到。夏大人心脏病犯了,  让在下先将驸马送过来。”

        话音刚落,  城门中出来一大队人马,正是穆寄云和夏代泽率百官来了。

        然而,  乾朝众人看到夜方君臣的模样,  震惊了。

        只见包括穆寄云和夏代泽在内,  所有人头上都包裹着绷带,  胳膊或腿打着夹板,凄凄惨惨戚戚。

        萧朔:“呵,这是怎么回事?仗还没打呢?就都战损状态了?”

        夜方君臣闻言,将目光齐刷刷的对准苏沐。

        苏沐:“……”

        他不由回想起那日的情景——

        苏沐将最后一只小肥啾埋了后,很快被禁卫抓住了。眼睁睁的看到大殿倒下,这才从怒火中回过神来。而后,便看着禁卫和宫人们在倒塌的废墟里面救人,看着一个个头破血流、折胳膊断腿的人被救了出来,这其中包括夏代泽和穆寄云。

        夏代泽和穆寄云头破血流,穆寄云左胳膊还骨折了,怀里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秃毛小肥啾,被禁军统领和禁卫们搀着走到了罪魁祸首苏沐面前。

        夏代泽看了眼苏沐,又看向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皇宫,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捂住胸口,整个人晃了一下,被禁卫军统领扶住,缓缓的,缓缓的扭头看向苏沐。

        苏沐手中已经换上了池染之送的匕首,紧抿着唇,抬眸凶巴巴的瞪着夏代泽。

        夏代泽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再次睁开眼睛看向苏沐,“营缮司的拆迁速度跟你比起来,简直望尘莫及啊!”

        苏沐:“那是你们夜方,我们大乾的营缮狂魔建得快拆得更快。”

        夏代泽沉默的看了苏沐一会儿,“可你不是工部军器司的吗?”

        苏沐:“……”

        苏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狗狗眼,理直气壮:“我们军器司挨着营缮司,没事经常聚在一起互相交流业务不行吗?”

        夏代泽看着他,捂住胸口深吸了口气,看向刚从废墟中出来哎呀呀惨叫的大臣们,“营缮司的出来,过来跟这位大乾的拆迁狂魔交流下业务,问问他到底是怎么这么快将咱们皇宫夷为平地的?”

        苏沐:“……”

        夜方营缮司的朗中被禁卫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来到苏沐面前,他腿折了,疼的呲牙咧嘴,但竟然不敢违抗夏代泽的命令先去治伤,而是真的一拱手,对苏沐道:“有劳赐教。”

        苏沐:“……”

        好在用工具刀触碰大殿的一瞬间,大殿的建造原理立刻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苏沐结合之前的经验,煞有介事的将夜方的宫殿构造批的一无是处,还说根本没有学到乾朝宫殿的精髓。说着说着,越发有理有据,头头是道。还说他只用一把匕首就将这些弱点都找到了,将那郎中说的一愣一愣的。话落,十分淡定的看着郎中,郎中上前回禀夏代泽。

        夏代泽将信将疑的看着苏沐,挥挥手让郎中下去了。

        他满目苍凉的扫了一眼废墟,皇宫连同夜方这么多年的收藏的古董珍玩,这下全没了。

        他看向苏沐,“我清洗了夜方皇族,你清洗了夜方家底。挺好的。下次不合作了。”

        苏沐:“……”

        夏代泽看向正在被太医医治的穆寄云,“云儿啊,这下夜方彻底一清二白了,我们舅甥两个要白手起家了。”

        穆寄云:“……”

        经验丰富的苏沐:“不是还有金银吗?”

        听到他说话,夏代泽立刻捂住胸口,躬身喘了口气,背对着苏沐摆手:“你先不要跟我说话,你一说话,我心口就疼。”

        苏沐:“……”

        之后,夏代泽竟然没对苏沐如何,只是没了皇宫,夜方所有人都搬到了一座空置的王府临时办公。

        苏沐也被带到了那里,如同之前一样看管起来。

        穆寄云头破血流,断了胳膊,但是不论如何,登基当日就发生这种事,不得不下了罪己诏。

        这也是他当上国主之后的第一道诏书。

        等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苏沐就被夏代泽执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日复一日。

        夏代泽的临时书房。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云儿,你已经当家了,以后不要跟苏沐学,他就是你的反面教材,这么败家可不行……”

        罪魁祸首苏沐,头缠绷带手臂吊着的穆寄云,和它主子一样打扮的硕果仅存的秃毛小肥啾,排排坐,听叨叨。

        都是同一副表情:你还是杀了我们吧。

        “哎,想当年我也是挥金如土的贵公子啊……”

        穆寄云无精打采,喃喃道:“唉,真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老了。”

        苏沐和小肥啾点点头。

        就是就是。

        真可怜呐。

        而后才发现不对,互相瞪视一眼,冷哼着扭过头去。

        日日如此,每天下午夏代泽都会将两人叫到书房训诫一顿,一叨叨就是一个时辰。

        直到乾朝大军兵临城下,在被送来的路上念叨了一路,念的苏沐精神恍惚。

        想到这,苏沐看了看夏代泽,偷偷躲到了池染之的身后

        穆寄云这一路被念叨的头疼,看到提前被送走的苏沐,气愤的瞪了苏沐一眼,而后扫了一眼池染之,神情恹恹的低下头。

        夏代泽对着太子拱手,笑道:“没什么,只是恰逢京中地震,都受了些伤。”

        乾朝众人:“……”

        苏沐眼睛一亮,悄悄在池染之身后探出头来,看向夏代泽。

        竟然没曝出他?

        夏代泽微微一笑,继续道:“太子殿下,我们两国之间大概有些误会。之前我在贵国京城外巧遇一名少年,瞧着有趣便拐来了,不知道少年竟是贵国驸马。是在下之错,在下诚心向贵国和驸马道歉。夜方愿意赔偿驸马和大乾各一座金矿。”

        苏沐:“……”

        夏代泽笑了笑:“此番我和国主亲自率百官来投降。您看……”

        他话音一摞,所有的士兵都从城楼下来,放下了武器,卸下了铠甲。

        太子&萧朔:“……”

        他们看了一眼。

        百官俯首,军队缴械,十分标准的投降姿态,诚意十足。

        棘手。

        夏代泽接着道:“既然是我方的过失,大军此行的所有开支,夜方负担。”

        苏沐:“???”

        夏代泽:“另外,夜方既已向大乾称臣,上国来使,自然要好生接待,聊尽地主之谊。如今,城中百姓已经准备好接待上国来使和大军,欢迎大军到城中歇脚,此间吃住费用均由夜方负责。殿下不放心的话,可命部下接管城池。”

        太子思量一番,既然对方已经缴械投降,归还苏沐并诚心道歉,做足赔偿,姿态又如此诚恳,城门大开,他们实在没有继续攻打的理由。

        如果坚持要继续攻打,四夷便会忌惮,人心不稳。

        太子道:“不必了……”

        夏代泽笑着打断了他,道:“太子殿下,您看这……”

        夏代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同太子生生聊了两刻钟,最终盛情难却,太子命人接管城池后,让大军进入城中暂歇。

        苏沐:“……”

        萧朔笑了:“夜方皇族毁在他手上,不冤。”

        十万大军进驻,城中百姓夹道热烈欢迎,夜方百官亲自安排十万人的住宿和饮食,这座边境城池一时热闹非凡。

        到了住的地方,苏沐和池染之的是一座独立的景色优美的院落。

        盥室中,池染之将苏沐放进全新的盛满温水的木桶中,开始——洗刷刷。

        “痒。”苏沐泡在水里躲来躲去,一脸不满:“你不是说香的吗?”

        池染之一脸嫌弃:“香不香你自己不知道?”

        苏沐:“……”

        苏沐气愤的拍了一下水面,溅了池染之一脸水。

        池染之面无表情的看了苏沐一眼。

        苏沐:“……我不动了,你不要挠我痒痒。”

        他乖乖的坐在桶里,眨巴着眼睛看着池染之。

        池染之咬牙继续给他洗,然而没过多久,苏沐便故态复萌,在浴桶里扑腾起来,泼了池染之一身水,这次纯粹是淘气的。

        苏沐得意的看着池染之:“哼,教你嫌我脏,这叫同流合污。”

        池染之看看桶里灰色的水,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冷笑着看了苏沐一眼。

        苏沐:“!!!”

        两刻钟后。

        苏沐抱住池染之的手求饶:“别洗了,快洗秃噜皮了。”

        池染之头发、脸和浑身的衣服都湿了,洗过好几桶水,水才变的清凌些,这才脱了衣服,进了浴桶。

        苏沐见状连忙起身想跑,被池染之按在怀里,磨牙:“奔袭三天三夜回京城都没这么累。”

        说着,扬手就要打苏沐屁古。

        苏沐见跑不掉连忙抱着池染之脖子在池染之脸颊上么了一下,用鼻尖蹭了蹭。

        池染之手顿在半空,落不下去了。

        苏沐趁机抱住他的手,凶巴巴的瞪他:“我洗干净了,不许打我。”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笑了:“好。我不打你。”

        话落,将人捞出浴桶,向大床走去。

        夜半时分。

        苏沐嚷饿,池染之命人做了吃的来,将迷迷糊糊的苏沐抱在怀中。

        苏沐扒着他的手喝着碗里的海鲜粥,喃喃道:“好难喝。”

        池染之懒洋洋的靠在床头,轻抚着苏沐的长发,闻言捏了捏苏沐的鼻子:“娇气。”

        苏沐皱了皱眉,不喝了,蔫哒哒道:“饱了。”

        池染之接过碗放到一旁,苏沐拿过他的手玩,“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池染之轻笑,捏了捏他的脸颊:“想家了?”

        苏沐看了他一眼,用脑袋和脸颊蹭了蹭池染之的胸口,半晌才道:“嗯。”

        池染之悠悠道:“还有呢?”

        苏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想嬷嬷做的糖醋排骨了。”

        池染之:“……”

        他垂眸看了苏沐半晌,用下巴轻轻蹭了蹭苏沐的发顶,凤眸却危险的眯了眯,最终叹息一声,伸手扯落了床帏。

        在夏代泽的盛情邀请下,太子不好推脱,只得继续在边城暂住几日,并下令大军可以轮班休息,到各处转转。

        这日,夏代泽带着穆寄云来访,然而他的来意让苏沐十分不解。

        “你要加入糖醋会?”

        夏代泽笑道:“没错,为了向驸马表示我们的歉意,不只是我,云儿也想加入。”

        穆寄云翻了个白眼,却也没反驳。

        苏沐:“……”世上竟有如此识相之人?

        苏沐觉得不简单,看向池染之。

        池染之却没什么表示。

        苏沐将入会协议递过去,两人十分利落的签字按手印后,将协议还给苏沐。

        夏代泽笑道:“还望驸马回京后,多在圣上面前为夜方美言几句。”

        苏沐点点头,夏代泽和穆寄云便告辞了。

        他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冷。

        从来都是他薅别人羊毛,怎么这次总感觉……要被薅羊毛了呢?

        苏沐抱紧了自己的毛毛。

        穆寄云坐在马车里,看着自家舅舅,“您究竟要做什么?为什么要留下乾朝大军?”

        夏代泽透过车窗看着十万大军来后,街上热闹的景象,淡淡道:“夜方数十年战乱,民生凋敝,百废待兴。”

        穆寄云有些不耐:“这些我知道。”

        夏代泽收回目光,喝了口茶,“这座边境城池,物产丰富,有许多特产是在大乾见不到的。我之所以如此做,一是想利用这几日让城中百姓从这十万大军身上赚些银钱。另外,称臣朝贡时我们已经与乾朝签订了通商协议,如果这十万人买了特产回去送给亲友,正好可以借机打开大乾的市场。”

        穆寄云:“……那金矿呢?”

        夏代泽:“金矿要有人挖矿,一座矿就能养活一城百姓,黄金大乾运走,但也要由大乾支付当地矿工的费用。另外,金矿要有驻军,且数量不会少,就像现在这样,他们也会休假,到城里购买物品。”

        穆寄云:“既然是为了一城百姓的生计,为何不直接把金矿分给百姓,要给大乾和那个家伙?”

        夏代泽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穆寄云良久。

        穆寄云被看的浑身发毛,“为何这么看我?”

        夏代泽叹息:“任重道远啊。”

        穆寄云:“???”

        夏代泽没有再理穆寄云,而是从袖中拿出一个算盘来扒拉扒拉,自言自语:“虽然短期内看是亏了,但有个三五年就能回本了。”说着,笑眯眯的搓了搓下巴,“不错不错,小驸马没白劫。”

        他选择性的遗忘了某座宫殿和里面的珍宝,不能不遗忘,这个算进去,就血本无归了。

        穆寄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看向夏代泽:“你难道不是为了我才将他抓来的吗?”

        夏代泽飞快的扒拉着算盘,头都没抬:“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当然是为了引来十万大军,促进通商和让百姓们赚笔快钱啊。情情爱爱能值几个钱?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哎,想当年……”

        穆寄云:“……”

        还有多长时间到正月?

        迫不及待的想剪一剪头发呢。

        这些日子,苏沐每天都拉着池染之在边城逛街,买了好多特产。

        回到住所,苏沐累的腿疼,坐在桌边喝水。

        池染之叹息一声:“你啊……”

        池染之给苏沐讲了夏代泽的算计。

        苏沐:“……”

        他估算了一下,放下茶杯,晃了晃腿,笑道:

        “照这个计算,再过十年也不够他重建皇宫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古玩。”

        池染之:“……”

        他捏了捏苏沐的脸颊:“原来,我们沐沐知道古玩值钱啊……”

        苏沐:“……”

        苏沐想到池染之那座库房中的古玩……

        他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起身走到池染之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那个……大妖怪怎么没出来?”

        池染之闻言,看了苏沐一眼,淡淡道:

        “大妖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去了。”

        苏沐:“???”照这个计算,再过十年也不够他重建皇宫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古玩。”

        池染之:“……”

        他捏了捏苏沐的脸颊:“原来,我们沐沐知道古玩值钱啊……”

        苏沐:“……”

        苏沐想到池染之那座库房中的古玩……

        他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起身走到池染之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那个……大妖怪怎么没出来?”

        池染之闻言,看了苏沐一眼,淡淡道:

        “大妖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去了。”

        苏沐:“???”照这个计算,再过十年也不够他重建皇宫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古玩。”

        池染之:“……”

        他捏了捏苏沐的脸颊:“原来,我们沐沐知道古玩值钱啊……”

        苏沐:“……”

        苏沐想到池染之那座库房中的古玩……

        他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起身走到池染之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那个……大妖怪怎么没出来?”

        池染之闻言,看了苏沐一眼,淡淡道:

        “大妖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去了。”

        苏沐:“???”照这个计算,再过十年也不够他重建皇宫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古玩。”

        池染之:“……”

        他捏了捏苏沐的脸颊:“原来,我们沐沐知道古玩值钱啊……”

        苏沐:“……”

        苏沐想到池染之那座库房中的古玩……

        他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起身走到池染之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那个……大妖怪怎么没出来?”

        池染之闻言,看了苏沐一眼,淡淡道:

        “大妖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去了。”

        苏沐:“???”照这个计算,再过十年也不够他重建皇宫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古玩。”

        池染之:“……”

        他捏了捏苏沐的脸颊:“原来,我们沐沐知道古玩值钱啊……”

        苏沐:“……”

        苏沐想到池染之那座库房中的古玩……

        他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起身走到池染之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

        “那个……大妖怪怎么没出来?”

        池染之闻言,看了苏沐一眼,淡淡道:

        “大妖怪看破红尘,云游四方去了。”

        苏沐:“???”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09589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