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太子派军队去接手管理金矿。

        池染之和苏沐商量,  “夜方给你的那座金矿知道的人太多,太过招摇,不如上交给朝廷,  每年拿两成的纯利,  你看如何?”

        苏沐对金矿兴趣缺缺,  惦记的是别的,于是无所谓的点点头,“都听你的~”

        池染之摸了摸他的头。

        等一切安排妥当,大军开拔,在夜方君臣的恭送后,  启程回国。

        勤政殿

        皇帝看着平安归来的众人,  欣慰的笑了,目光落在苏沐身上,对苏沐招招手,  细细的问了许久,  才放心的点点头:“没事就好。”

        而后,收了笑,  面色微微发冷:“有件事,  还需要沐沐做决定。”

        原来,  温家为了救出温如墨温如砚两兄弟,  愿意将除了江南外的家产都赔偿给苏沐,  只请苏沐看在亲戚一场的份儿上,  能宽恕两位表兄。

        温如墨和温如砚两兄弟,  在龙影卫的严刑拷打之下终于招供:两人和钟景瑛有私情,钟景瑛喜欢池染之,  视苏沐为敌,  才屡次找苏沐麻烦,  这次,更是打算将苏沐卖给西番人。

        苏沐是当朝驸马,也是皇帝亲封的安乐侯,同时还是朝廷从五品员外郎,无论哪个身份,胆敢打拐卖他的主意,在乾朝的律法中都是重罪。

        只是,主谋钟景瑛不知所踪,两兄弟又是苏沐的嫡表亲,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人都更容易同情弱势的一方,做的太绝对苏沐的名声不好。

        苏沐的两位舅舅愿意倾尽几乎所有的家产,而温家富可敌国。

        因此,这事皇帝还想听听苏沐的想法。

        是直接按律法处置,还是顾念亲情和人言,要实惠的产业。

        至于岭南王,事情并非他作为,也已经送来了巨额赔礼,不好继续追究。

        苏沐闻言,接过鹤翔递过来的温家许诺的产业清单扫了一眼,想到之前池染之让他把金矿上交朝廷的事,又想到因为产业不够分而差点打起来的纨绔们,对皇帝一拱手,回道:“我要产业,放了他们吧。”

        皇帝:“你确定?”

        苏沐点点头,“陛下您日理万机,管着这么大的国家,用钱的地方多。温家产业遍及全国各地,我自己也用不了多少钱,除了京城的产业,就都上交朝廷吧。”

        至于京城的产业……

        用小弟一时,得养小弟千日啊。

        皇帝没想到苏沐如此说,“那怎么可以?沐沐已经将夜方给你的金矿交给朝廷了,这温家的产业,你自己拿着吧。”

        苏沐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着皇帝,微微一笑:“陛下,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您对我那么好,我孝敬您是应该的。能为陛下分一些忧,是微臣的荣幸。”

        皇帝竟然有点小感动。

        这颗小开心果,他还真没白疼。

        想到有人要拐走这颗小开心果,皇帝的脸色微冷:“沐沐放心,从龙影狱出去的人,就算侥幸捡回一命,后半生也会——生不如死。”

        苏沐眼睛一亮,开心的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岭南王的赔礼……”苏沐想到那一大家子人,皱了皱鼻子,“也都上交给朝廷了,我不要。”

        看着苏沐一脸嫌弃的模样,皇帝哈哈大笑。

        马上就要到冬季了,钦天监预测今岁乃十年未见的寒冬,匈蛮定会撕毁议和协议大举劫掠,侵犯边境。

        皇帝和萧朔正为军费发愁,没想到苏沐出去一趟,从夜方、温家、岭南王三处获得了大量的赔款,足够今岁开支,且尚有余裕。

        不只如此,还促进了和夜方的贸易,让四夷都看到朝廷恩威并用,给他们做了示范。

        “沐沐果然是朕的福将。”

        苏沐见皇帝心情正好,觉得是个好机会,于是道:“陛下,我去了夜方一趟,夏代泽偶尔会叫上我和穆寄云一起到书房……学习。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他书桌上一本图册,发现夜方有好多的铁矿。臣在工部帮陛下看着库房这么多时日,深知朝廷对铁矿的需求。而夜方之前赔偿了两座金矿,表达诚意的同时,也是希望能和乾朝合作开采,养活当地的百姓。如果朝廷跟他说想合作开采铁矿,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皇帝喝了口茶,笑着摇摇头,“那可未必。”

        苏沐:“为什么?”

        一边的太子给苏沐解惑:

        “夜方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铁矿、铜矿、金矿,是天然的兵工厂,也是夜方战乱的祸源。

        大乾又何尝没有打过夜方铁矿的主意,只是,铁矿早已被夏代泽把控起来。金矿夏代泽也许不在意,铁矿定会护的很紧,就像野兽护着自己的食物一般,谁敢动,定要将对方咬死或者踏着它的尸体过去才行。

        朝廷还在想办法。”

        苏沐蹙了蹙眉。

        一开始在夜方的时候,在夏代泽的书房被叨叨的浑浑噩噩时,他无意中看到铁矿的报告,自那以后就一直忘不了了。

        当初夏代泽给他金矿的时候,他本来想让他把金矿换成铁矿,但怕会惹来猜忌,便一直没提。

        一直想着如果能让朝廷和夜方做铁矿合作,那他中间操作的余地就多了。

        可现在……

        突然,苏沐眼睛一亮,看了看手中温家的产业清单,对皇帝道:“陛下,我有个办法。”

        “哦?”皇帝诧异的看着苏沐。

        苏沐晃了晃手中的清单:“夏代泽这个人很奇怪,十分看重长远的利益,特别能吃眼前亏,我们可以一座铁矿一座铁矿的……”

        半个时辰后,得到皇帝无数夸奖的苏沐留下了给皇帝的夜方土特产,和池染之从勤政殿走出来,对池染之眨眨眼,“我今天做的对吗?”

        池染之懒洋洋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毛。

        苏沐笑眯了眼睛。

        回到公主府,苏沐将买来的一大车夜方特产分了下去,拉着另一车去了沄乡酒楼,分给了糖醋会的会员做福利。

        等苏沐忙完了,已经晚上了。

        吃完晚饭,池染之将苏沐带到了书房。

        而后,苏沐就在书房看到了宫兰和他带着的十九名暗卫。

        池染之将所有暗卫介绍给苏沐,并告诉苏沐之前的事,以及暗卫和莫枭的龙影卫都没死的原因——对毒药有抗药性。

        差点杀了众人的苏沐消化池染之的话良久:“……对不起?”

        宫兰和暗卫们连忙拱手:“不敢。”

        苏沐看着他们,“不对啊,我能感觉到,之前在我周围监视我的人,身上都有很浓重的杀气和阴冷之气,和莫枭身上的一样。可你们并没有啊。”

        池染之揉了揉他的头发:“其实,这种杀气和阴冷之气并非针对你的,是他们由于常年做这些事,身上自带的气息。现在,他们想办法改掉了。”

        苏沐沉默半晌,才点了点头。

        抗药性啊……

        看来要升级下毒药了。

        就在此时,苏沐忽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池染之,“等等,你派他们监视我?”

        池染之:“……”

        宫兰等人默默退下。

        池染之笑着摸了摸苏沐的头,不慌不忙道:“怎么能叫监视呢?我是在保护你。除了他们,六部还有宫梅安排的人在暗中保护。现在我把他们的名字和职位都告诉你,你要一一记好了。”

        苏沐闻言,乖乖的点点头,准备好好记住,以免下次再伤了自己人。

        见将苏沐糊弄过去了,池染之微微一笑。

        翌日,龙影卫。

        莫问拿着糖醋会的福利——一根品质极佳的老山参,在莫枭面前晃悠。

        莫枭:“拿的什么?”

        莫问见最近义父心情不错,忍不住嘚瑟:“糖醋会分的福利。”

        你看看人家糖醋会,待遇多好。

        莫枭伸手一个巧劲拿过来看了看,“没收。”

        莫问:“!!!”

        夜方都城

        乾朝派使者前来,称因朝贡时双方签署过协议,夜方境内的矿产优先与乾朝合作开采,特来洽谈合作开采铁矿事宜,还带了一封苏沐的信。

        夏代泽接过信,还没打开,心口就有点难受。

        他缓了缓,深吸一口气,拆开信。

        夏代泽先看到了一手规规矩矩极其工整的字,一看就不是苏沐那种坐没坐相的家伙能写出来的。

        啧,没诚意。

        他再看向内容。

        “糖醋会夜方分会会长夏代泽,展信安。”

        呦,还给我戴了个高帽?

        夏代泽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接着往下看。

        “我在圣上面前给你好好美言了……”

        夏代泽沉默一会儿,咬牙:你就是这么给我在圣上面前美言的?

        继续看,磨牙,气笑了。

        “我很照顾你的生意吧?……”

        我还要谢谢你是不是?

        夏代泽只觉得被这坑货气的一口老血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之前忘了告诉你,糖醋会入会后有个考验,通过后才能成为正式会员。”

        “普通会员的考验是每天去砸温家的场子,但你不是普通的会员,而是分会会长,因此,我要给你个更重要的考验,那就是——和大乾合作开发一座夜方的铁矿。”

        夏代泽咬牙切齿。

        他之所以主动加入糖醋会,看中的是苏沐的身份,而且,这个糖醋会成员身份都不简单,又充满活力,将沄乡酒楼经营的那般红火,以后产业会越来越多。

        要和乾朝进行通商,渠道和靠山,一样都不能少。

        他看中的就是糖醋会成员背后的渠道。

        而且,七公主和苏沐这般受圣宠,大乾皇帝竟然会为了他出兵十万,那么,只要当今皇帝在世的一天,定能保糖醋会兴旺。

        他瞪了所谓的入会考验半晌。

        也就是说,他如果想继续借着糖醋会的渠道薅苏沐的羊毛,就不得不通过这个考验?

        他最后看到落款:

        “糖醋会会长苏沐。”

        夏代泽闭了闭眼睛,笑着对使者说还要再想想,便命人送使者去了驿站,而后气的一边用手用力顺着胸口,一边在房间中走来走去,骂骂咧咧,偶尔还用力跺跺脚,最后在窗边站定,仰头长啸一声。

        声音清亮充满磁性,十分好听。

        然而……

        看着夏代泽从自言自语到对天鬼吼鬼叫,在一旁看奏折的穆寄云:“……”

        完了。

        舅舅被气疯了。

        几天后。

        夏代泽平静多了。

        想了想,不由叹息一声。

        他之前给乾朝和苏沐金矿,就是为了引开乾朝对他们铁矿的注意力。没想到,还是被乾朝惦记上了。

        糖醋会的关系,涉及夜方最重要的同乾朝开展贸易的策略,关系夜方百姓长远的生计,铁矿只能……

        不过,他已经预见到了,虽然现在只是一座铁矿的合作,但未来……

        权衡了许久,他还是决定和乾朝合作开采铁矿。

        乾朝已经够强了,有了这些铁矿,势必更加……

        而夜方,只能更向乾朝靠拢了。

        夏代泽叹息一声,磨牙:苏……

        不行,不能想那个家伙,一想那个家伙他脑袋和心口一块疼。

        既然决定了,他的行动便很快,请来了使者,同意了和乾朝合作开采铁矿的合作。

        等商量完具体事宜,签下了协议,使者忽然想起来什么,从怀中拿出了一盒地契交给夏代泽:

        “这是驸马托我转交阁下的。”

        夏代泽接过,打开盒子一看,“这是……”

        使者笑道:“驸马说,糖醋会的会员都可以分到一些产业进行经营,您作为分会长,驸马便将在夜方的所有产业交给您打理。如今您通过了入会考验,这些自然要交给您。”

        夏代泽仔细看了看,这不都是温家的产业吗?

        好家伙,用白来的温家的产业赏给他,让他这个……夜方目前的实际统治者去经营,何愁温家捣乱?何愁在夜方能不红火?而那个小子自己不费一丝力气,在公主府坐着数钱?

        这是不让我白占一点便宜,薅一根羊毛啊!

        夏代泽看着这些刚刚易手、在异国他乡、正是动荡期弄不好便都会倒闭的产业,一时哭笑不得,气的直乐。

        送走了使者,夏代泽看着窗外,“哎……”

        长叹一声,又一声。

        穆寄云看着他。

        没想到,苏沐竟然治好了舅舅的口头禅。

        现在只会叹气,都不说后面的话了。

        夏代泽忽然转头看向穆寄云:“看看人家驸马,看着傻乎乎的,可又会戴高帽,又会空手套白狼,还会打一杆子给一个甜枣。再看看你……”

        “……”穆寄云小声嘟嘟:“我琴弹的比他好。”

        夏代泽笑眯眯的看着他

        穆寄云缩了缩脖子。

        乾朝西南边境。

        阿尔法躲避追兵,声东击西,实际上却并没有往东边他们的船停泊的口岸走,反而向西深入内陆,徒步经过人烟稀少的地方,翻过难以逾越的崇山峻岭,到了乾朝西南邻国。

        在这里,有他们曼斯帝国的船队占领的一块土地。

        他将已经瘦的不成人样的钟景瑛随手丢在地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逃亡的过程中,阿尔法早已撕下文明绅士的伪装,凶性毕露。

        他本就是曼斯帝国最早出来的那批冒险者,也是无恶不作,擅长谎言和欺骗,烧杀抢掠的海盗。

        钟景瑛神情恍惚,他也不知道这一路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不听话就会被一顿毒打,毒打完了,他想要阿芙蓉的时候,这个人又会给他随身带的一点阿芙蓉。

        就这样,到了后来,即使有逃跑的机会,他也没有逃。

        怕被抓回来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个家伙走的路都荒无人烟,只有这个恶鬼有阿芙蓉。

        就在这时,钟景瑛的瘾又犯了,躺在地上不断颤抖,伸出手乞求道:“给我,给我阿芙蓉。”

        阿尔法垂眸看着他,狰狞一笑:“放心,这里有很多阿芙蓉,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他将人拎起来,走到附近的村落,将钟景瑛随意卖给一个村民,换了一小块银子。

        走出村子,他回头望了眼来路,垂眸轻轻拍了拍胸口。

        那里藏着一张画像,是他从那张卷轴上撕下来的,少年的画像。

        可惜,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

        阿尔法沉默片刻,便向曼斯帝国船队占领的地方而去。

        秋去冬来,初雪降临。

        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纷纷扬扬。

        公主府苏沐站在邀月殿前的小花园里,看着漫天的飞雪,伸手去接。

        他自幼便在小岛上长大,从未见过雪。

        此刻的心情,难以描摹。

        池染之拿着厚厚的大氅出来给他披上,握住他冰凉的手,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尖,无奈道:“太冷了,回去吧。”

        苏沐体质不那么怕热,却极其怕冷。早在前几天降温的时候就不肯出房间了,也不肯上衙去。没想到今日一落雪,众人一个没留神,他竟自己跑出来看雪了。

        苏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飘落的雪花,摇了摇头。

        “好看。就在这里看。”

        池染之无奈,将人揽在怀中,又看了一会儿,直到苏沐打了个喷嚏,池染之一把将人扛进了铺着地龙暖融融的房间,给苏沐喂了姜汤,无论苏沐怎么抗议,都不准他出去了。

        苏沐干脆跑到寝殿软塌上,打开窗户看雪。寒风呼啸,池染之怕他冻着,给他关上了窗户。苏沐却跟他打起了游击,他刚关了这边窗户,苏沐又跑另一个房间去了,最后将热龙的那点热乎气都放了出去。

        一直闹到晚上该睡觉时,外面的风都消停了,苏沐还不消停。

        池染之无奈,只能将人裹了又裹,自己也披着厚厚的被子一直蒙到脑袋上,抱着人坐在软塌上,打开窗户,将人紧紧裹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苏沐被裹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靠在池染之暖洋洋的怀里,满目欢喜的专注的看着飞雪,嘴角绽开笑容。

        池染之只露出张脸,下巴搭在苏沐头顶厚厚的大氅帽子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顺着苏沐的目光看去。

        耳边,只剩下了雪落下的声音。

        无限静谧而美好。

        第二日是冬至,宫里举办家宴。

        苏沐看雪到半夜不知不觉睡过去,早上就赖床了。

        池染之只得先去宫里。

        御花园中,池染之一身红色大氅,站在桥边等苏沐。

        雪落了他一身,睫毛上都盛了许多雪花,神色冷漠,直到远远的见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眉眼染笑。

        苏沐裹的十分厚实,像个圆滚滚可爱的雪团子,小短腿倒腾着,跌跌撞撞向池染之跑来。

        半路差点跌倒,幸好被浮光掠影扶住。

        终于跑到池染之身前,开心的扑进池染之怀里。

        池染之将人接住,正要将人往温暖如春的立政殿带,萧朔、谢见瑜和太子觉得立政殿人太多,出来赏雪聊天,遇见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沐见几人寒暄,趁机溜开。

        可这时,雪停了。

        苏沐不开心,让浮光掠影帮忙去摇树上的雪,落雪纷纷扬扬。

        苏沐背对着池染之等人,看雪花飘落在齐膝的纯白无瑕的雪堆上,躬身伸手戳戳雪洞玩。

        太子等人走近,看到苏沐玩雪,忍俊不禁。

        池染之看着苏沐,唇角忽而一弯,抬起脚在苏沐屁古上轻轻一蹬。

        “沙。”

        苏沐向前栽倒,脑袋扎进了雪堆里。

        太子&萧朔&谢见瑜:“……”苏沐站在邀月殿前的小花园里,看着漫天的飞雪,伸手去接。

        他自幼便在小岛上长大,从未见过雪。

        此刻的心情,难以描摹。

        池染之拿着厚厚的大氅出来给他披上,握住他冰凉的手,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尖,无奈道:“太冷了,回去吧。”

        苏沐体质不那么怕热,却极其怕冷。早在前几天降温的时候就不肯出房间了,也不肯上衙去。没想到今日一落雪,众人一个没留神,他竟自己跑出来看雪了。

        苏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飘落的雪花,摇了摇头。

        “好看。就在这里看。”

        池染之无奈,将人揽在怀中,又看了一会儿,直到苏沐打了个喷嚏,池染之一把将人扛进了铺着地龙暖融融的房间,给苏沐喂了姜汤,无论苏沐怎么抗议,都不准他出去了。

        苏沐干脆跑到寝殿软塌上,打开窗户看雪。寒风呼啸,池染之怕他冻着,给他关上了窗户。苏沐却跟他打起了游击,他刚关了这边窗户,苏沐又跑另一个房间去了,最后将热龙的那点热乎气都放了出去。

        一直闹到晚上该睡觉时,外面的风都消停了,苏沐还不消停。

        池染之无奈,只能将人裹了又裹,自己也披着厚厚的被子一直蒙到脑袋上,抱着人坐在软塌上,打开窗户,将人紧紧裹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苏沐被裹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靠在池染之暖洋洋的怀里,满目欢喜的专注的看着飞雪,嘴角绽开笑容。

        池染之只露出张脸,下巴搭在苏沐头顶厚厚的大氅帽子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顺着苏沐的目光看去。

        耳边,只剩下了雪落下的声音。

        无限静谧而美好。

        第二日是冬至,宫里举办家宴。

        苏沐看雪到半夜不知不觉睡过去,早上就赖床了。

        池染之只得先去宫里。

        御花园中,池染之一身红色大氅,站在桥边等苏沐。

        雪落了他一身,睫毛上都盛了许多雪花,神色冷漠,直到远远的见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眉眼染笑。

        苏沐裹的十分厚实,像个圆滚滚可爱的雪团子,小短腿倒腾着,跌跌撞撞向池染之跑来。

        半路差点跌倒,幸好被浮光掠影扶住。

        终于跑到池染之身前,开心的扑进池染之怀里。

        池染之将人接住,正要将人往温暖如春的立政殿带,萧朔、谢见瑜和太子觉得立政殿人太多,出来赏雪聊天,遇见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沐见几人寒暄,趁机溜开。

        可这时,雪停了。

        苏沐不开心,让浮光掠影帮忙去摇树上的雪,落雪纷纷扬扬。

        苏沐背对着池染之等人,看雪花飘落在齐膝的纯白无瑕的雪堆上,躬身伸手戳戳雪洞玩。

        太子等人走近,看到苏沐玩雪,忍俊不禁。

        池染之看着苏沐,唇角忽而一弯,抬起脚在苏沐屁古上轻轻一蹬。

        “沙。”

        苏沐向前栽倒,脑袋扎进了雪堆里。

        太子&萧朔&谢见瑜:“……”苏沐站在邀月殿前的小花园里,看着漫天的飞雪,伸手去接。

        他自幼便在小岛上长大,从未见过雪。

        此刻的心情,难以描摹。

        池染之拿着厚厚的大氅出来给他披上,握住他冰凉的手,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尖,无奈道:“太冷了,回去吧。”

        苏沐体质不那么怕热,却极其怕冷。早在前几天降温的时候就不肯出房间了,也不肯上衙去。没想到今日一落雪,众人一个没留神,他竟自己跑出来看雪了。

        苏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飘落的雪花,摇了摇头。

        “好看。就在这里看。”

        池染之无奈,将人揽在怀中,又看了一会儿,直到苏沐打了个喷嚏,池染之一把将人扛进了铺着地龙暖融融的房间,给苏沐喂了姜汤,无论苏沐怎么抗议,都不准他出去了。

        苏沐干脆跑到寝殿软塌上,打开窗户看雪。寒风呼啸,池染之怕他冻着,给他关上了窗户。苏沐却跟他打起了游击,他刚关了这边窗户,苏沐又跑另一个房间去了,最后将热龙的那点热乎气都放了出去。

        一直闹到晚上该睡觉时,外面的风都消停了,苏沐还不消停。

        池染之无奈,只能将人裹了又裹,自己也披着厚厚的被子一直蒙到脑袋上,抱着人坐在软塌上,打开窗户,将人紧紧裹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苏沐被裹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靠在池染之暖洋洋的怀里,满目欢喜的专注的看着飞雪,嘴角绽开笑容。

        池染之只露出张脸,下巴搭在苏沐头顶厚厚的大氅帽子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顺着苏沐的目光看去。

        耳边,只剩下了雪落下的声音。

        无限静谧而美好。

        第二日是冬至,宫里举办家宴。

        苏沐看雪到半夜不知不觉睡过去,早上就赖床了。

        池染之只得先去宫里。

        御花园中,池染之一身红色大氅,站在桥边等苏沐。

        雪落了他一身,睫毛上都盛了许多雪花,神色冷漠,直到远远的见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眉眼染笑。

        苏沐裹的十分厚实,像个圆滚滚可爱的雪团子,小短腿倒腾着,跌跌撞撞向池染之跑来。

        半路差点跌倒,幸好被浮光掠影扶住。

        终于跑到池染之身前,开心的扑进池染之怀里。

        池染之将人接住,正要将人往温暖如春的立政殿带,萧朔、谢见瑜和太子觉得立政殿人太多,出来赏雪聊天,遇见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沐见几人寒暄,趁机溜开。

        可这时,雪停了。

        苏沐不开心,让浮光掠影帮忙去摇树上的雪,落雪纷纷扬扬。

        苏沐背对着池染之等人,看雪花飘落在齐膝的纯白无瑕的雪堆上,躬身伸手戳戳雪洞玩。

        太子等人走近,看到苏沐玩雪,忍俊不禁。

        池染之看着苏沐,唇角忽而一弯,抬起脚在苏沐屁古上轻轻一蹬。

        “沙。”

        苏沐向前栽倒,脑袋扎进了雪堆里。

        太子&萧朔&谢见瑜:“……”苏沐站在邀月殿前的小花园里,看着漫天的飞雪,伸手去接。

        他自幼便在小岛上长大,从未见过雪。

        此刻的心情,难以描摹。

        池染之拿着厚厚的大氅出来给他披上,握住他冰凉的手,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尖,无奈道:“太冷了,回去吧。”

        苏沐体质不那么怕热,却极其怕冷。早在前几天降温的时候就不肯出房间了,也不肯上衙去。没想到今日一落雪,众人一个没留神,他竟自己跑出来看雪了。

        苏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飘落的雪花,摇了摇头。

        “好看。就在这里看。”

        池染之无奈,将人揽在怀中,又看了一会儿,直到苏沐打了个喷嚏,池染之一把将人扛进了铺着地龙暖融融的房间,给苏沐喂了姜汤,无论苏沐怎么抗议,都不准他出去了。

        苏沐干脆跑到寝殿软塌上,打开窗户看雪。寒风呼啸,池染之怕他冻着,给他关上了窗户。苏沐却跟他打起了游击,他刚关了这边窗户,苏沐又跑另一个房间去了,最后将热龙的那点热乎气都放了出去。

        一直闹到晚上该睡觉时,外面的风都消停了,苏沐还不消停。

        池染之无奈,只能将人裹了又裹,自己也披着厚厚的被子一直蒙到脑袋上,抱着人坐在软塌上,打开窗户,将人紧紧裹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苏沐被裹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靠在池染之暖洋洋的怀里,满目欢喜的专注的看着飞雪,嘴角绽开笑容。

        池染之只露出张脸,下巴搭在苏沐头顶厚厚的大氅帽子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顺着苏沐的目光看去。

        耳边,只剩下了雪落下的声音。

        无限静谧而美好。

        第二日是冬至,宫里举办家宴。

        苏沐看雪到半夜不知不觉睡过去,早上就赖床了。

        池染之只得先去宫里。

        御花园中,池染之一身红色大氅,站在桥边等苏沐。

        雪落了他一身,睫毛上都盛了许多雪花,神色冷漠,直到远远的见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眉眼染笑。

        苏沐裹的十分厚实,像个圆滚滚可爱的雪团子,小短腿倒腾着,跌跌撞撞向池染之跑来。

        半路差点跌倒,幸好被浮光掠影扶住。

        终于跑到池染之身前,开心的扑进池染之怀里。

        池染之将人接住,正要将人往温暖如春的立政殿带,萧朔、谢见瑜和太子觉得立政殿人太多,出来赏雪聊天,遇见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沐见几人寒暄,趁机溜开。

        可这时,雪停了。

        苏沐不开心,让浮光掠影帮忙去摇树上的雪,落雪纷纷扬扬。

        苏沐背对着池染之等人,看雪花飘落在齐膝的纯白无瑕的雪堆上,躬身伸手戳戳雪洞玩。

        太子等人走近,看到苏沐玩雪,忍俊不禁。

        池染之看着苏沐,唇角忽而一弯,抬起脚在苏沐屁古上轻轻一蹬。

        “沙。”

        苏沐向前栽倒,脑袋扎进了雪堆里。

        太子&萧朔&谢见瑜:“……”苏沐站在邀月殿前的小花园里,看着漫天的飞雪,伸手去接。

        他自幼便在小岛上长大,从未见过雪。

        此刻的心情,难以描摹。

        池染之拿着厚厚的大氅出来给他披上,握住他冰凉的手,看了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尖,无奈道:“太冷了,回去吧。”

        苏沐体质不那么怕热,却极其怕冷。早在前几天降温的时候就不肯出房间了,也不肯上衙去。没想到今日一落雪,众人一个没留神,他竟自己跑出来看雪了。

        苏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飘落的雪花,摇了摇头。

        “好看。就在这里看。”

        池染之无奈,将人揽在怀中,又看了一会儿,直到苏沐打了个喷嚏,池染之一把将人扛进了铺着地龙暖融融的房间,给苏沐喂了姜汤,无论苏沐怎么抗议,都不准他出去了。

        苏沐干脆跑到寝殿软塌上,打开窗户看雪。寒风呼啸,池染之怕他冻着,给他关上了窗户。苏沐却跟他打起了游击,他刚关了这边窗户,苏沐又跑另一个房间去了,最后将热龙的那点热乎气都放了出去。

        一直闹到晚上该睡觉时,外面的风都消停了,苏沐还不消停。

        池染之无奈,只能将人裹了又裹,自己也披着厚厚的被子一直蒙到脑袋上,抱着人坐在软塌上,打开窗户,将人紧紧裹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苏沐被裹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靠在池染之暖洋洋的怀里,满目欢喜的专注的看着飞雪,嘴角绽开笑容。

        池染之只露出张脸,下巴搭在苏沐头顶厚厚的大氅帽子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顺着苏沐的目光看去。

        耳边,只剩下了雪落下的声音。

        无限静谧而美好。

        第二日是冬至,宫里举办家宴。

        苏沐看雪到半夜不知不觉睡过去,早上就赖床了。

        池染之只得先去宫里。

        御花园中,池染之一身红色大氅,站在桥边等苏沐。

        雪落了他一身,睫毛上都盛了许多雪花,神色冷漠,直到远远的见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眉眼染笑。

        苏沐裹的十分厚实,像个圆滚滚可爱的雪团子,小短腿倒腾着,跌跌撞撞向池染之跑来。

        半路差点跌倒,幸好被浮光掠影扶住。

        终于跑到池染之身前,开心的扑进池染之怀里。

        池染之将人接住,正要将人往温暖如春的立政殿带,萧朔、谢见瑜和太子觉得立政殿人太多,出来赏雪聊天,遇见他们,过来打招呼。

        苏沐见几人寒暄,趁机溜开。

        可这时,雪停了。

        苏沐不开心,让浮光掠影帮忙去摇树上的雪,落雪纷纷扬扬。

        苏沐背对着池染之等人,看雪花飘落在齐膝的纯白无瑕的雪堆上,躬身伸手戳戳雪洞玩。

        太子等人走近,看到苏沐玩雪,忍俊不禁。

        池染之看着苏沐,唇角忽而一弯,抬起脚在苏沐屁古上轻轻一蹬。

        “沙。”

        苏沐向前栽倒,脑袋扎进了雪堆里。

        太子&萧朔&谢见瑜:“……”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09589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