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气焰瞬间浇灭。

        这一天还是来了。

        苏沐双手一背,  捂住屁古,低下头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抬起狗勾眼瞟了池染之一眼又很快垂下眼眸,  抿了抿唇:

        “就,  就是浪漫啊。”

        “浪费了多可惜,慢慢掏空做武器让它们发挥最大的价值啊。”

        “用星星做武器,多厉害。”

        话落,  半晌没听见动静,苏沐踟蹰片刻,  忍不住抬眸悄悄地瞅了池染之一眼。

        那双狗勾眼向上瞧的时候,  显得格外无辜、纯澈,  又可怜巴巴,  招人得很。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心脏猛的剧烈跳动。

        面上却不显。

        “原来如此。”

        “浪漫是这个意思啊……”

        苏沐眼睛一亮,  眸中闪过窃喜,  乖巧的点点头。

        池染之看着手中的陨铁空壳,随手放到一旁,  笑着冷哼一声,  一双凤眸将苏沐锁住。

        “那我们要好好浪漫一下。”

        苏沐:“???”

        苏沐察觉不对转身拔腿要跑,  被池染之从身后一把拦腰抱住,头顶传来带着笑的声音,凉丝丝,  慢悠悠:

        “我觉得,  这么淘气的沐沐不趁今天抓住现行好好教训,  这个时机真是浪费了,  我们慢慢来啊。”

        苏沐:“!!!”

        救命!

        池染之轻笑一声,  三两步走到床边将人放上去,  随手扯下了床帏。

        实验室中,苏沐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发呆。

        就在此时,外面的玻璃门被敲了敲。

        苏沐转头看过去,只见海教授走了进来,一双桃花美眸波光潋滟。

        “小沐,18岁生日快乐。”

        海教授走到他跟前,笑道:“送你个礼物。”

        苏沐睁大眼睛,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机械的低下头,看着海教授从白大褂口袋中拿出一只钢笔。

        恐惧让苏沐摆脱僵硬猛的抬头,却发现,面前的人变成了……

        池染之。

        !!!

        “呜……哈哈哈……”

        苏沐刚哭了一声,忽然笑了,笑着笑着笑醒了。

        他迷茫的睁开双眼,笑的流出眼泪的眼里残留着恐惧,看向床尾的方向,池染之正坐在那里,捧着苏沐的一只脚丫,慢悠悠的给他剪脚指甲。

        此时此刻,珠圆玉润白皙中带着点粉的脚趾挨个乱动,集体发起强烈抗议:

        “痒。”

        苏沐瓮声瓮气道,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池染之懒洋洋的抬眸看了苏沐一眼,而后,轻轻挠了挠苏沐的脚心,“小懒猪快起来吃饭。”

        打哈欠打到一半的苏沐:“哈哈哈哈哎呜呜……”

        苏沐用力蹬着脚丫想将池染之的手踹开。

        池染之看了他一眼。

        苏沐看到池染之脖子上的红痕,想到什么,老实了,却还是咕哝着抗议了一句:“别挠我痒。”

        池染之好脾气的笑笑,真的松开了手,只专心给他剪指甲。

        苏沐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剪完指甲的手指,发了会儿呆。

        就在他毫无防备时,池染之又挠他脚心。

        “哈哈哈哈……”苏沐用力踹了下没踹开,挣扎着坐起来去掰池染之的手,却被池染之就势一揽揽进了怀里。

        新春到来,整个京城张灯结彩,又打了胜仗,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

        皇宫中举办盛大的夜宴,既为了恭贺新春,也为了此次与匈蛮的大战论功行赏。

        皇帝匀了自己拿下的两个人头给苏沐,没办法,多了别人也不信。

        总之,苏沐这趟算是混上军功了,朝臣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苏沐歼灭的那一万大军则被分给了当时埋伏的二十万亲征军,左贤王的头颅则算给了镇北王。

        于是,镇北王和这些亲征大军的将士们都欠了苏沐一个人情。

        由于下了封口令,朝中大臣都不知详情。

        安国公父子三人骁勇善战,在此次北征与匈蛮的决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重新获得圣眷,门庭若市,在宫宴上更是被不少人围着恭贺。

        但父子三人却都十分沉稳小心的应对,偶尔看向坐在御阶上皇家宴席中的苏沐和七公主,思索着皇帝重新启用他们的真正目的。

        他们本意是不愿掺和进皇家斗争之中的,但是,他们最在意的那个人,似乎已经被卷入风暴之中。为护其周全,他们也不得不卷入其中。未来吉凶难测。

        皇帝高坐在龙椅上,看着席间热闹非凡的景象。

        从战场回到京城后,他仿佛利剑入鞘,野兽入笼般,收起了所有外露的锋芒,又变回了那个尊贵却难辨喜怒的九五之尊。

        萧朔过来和太子敬酒,正好谢见瑜也在太子这里,萧朔敬完酒,看了对面的苏沐一眼。他从父亲那里听说了苏沐一个人干掉左贤王一万大军的事,这才想起当初进到他胃里的那个铁球,原来不是池染之给这个家伙的。

        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

        萧朔叹息一声,轻声对太子道:“表哥,对不起,我不得已加入糖醋会了。”

        太子和谢见瑜闻言,看向萧朔。

        萧朔连忙辩解:“我不是自愿的。”

        太子微微一笑:“欢迎。”

        萧朔:“……???”

        皇帝的左边坐着太后,右边坐着皇后,再往下,左下手坐的太子,右下手则坐的各位公主和驸马。

        以往,长公主和驸马坐在最前,今年新春,两人奉命在封地思过,没有回京,于是,池染之和苏沐就坐到了最前面。

        池染之身着华丽的宫装,冷艳无双,疏离淡漠,在这宴席之上的人,地位越高的越是领教过他的臭脾气,其他人对这位的名声也都早有耳闻,没人敢惹他,自然也没人上前敬酒。

        池染之毫不在意,在这热闹的宴席里兀自冷眼旁观,只偶尔看苏沐的目光落在哪道菜上,便将哪道菜夹到苏沐面前的碟子里。

        见苏沐低眉敛目看着菜发呆,不知道那颗小脑袋瓜里又在想着什么鬼主意,便趁苏沐不注意,将苏沐手边的茶换成了果酒。

        苏沐吃了口池染之夹过来的菜,余光瞥了眼对面坐在太子身后和海教授长得一模一样的谢见瑜,又很快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捧起茶盏喝了起来,丝毫没注意里面的茶叶被换成了果酒。

        谢见瑜的身上早已被他下了一种剧毒,只是需要另一种毒药配合才会发作,一旦谢见瑜对他有所不利,他便会让其立刻死无葬身之地。

        他绝对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

        但是……

        苏沐仿佛遇到了此生最大的难题,默默的喝着一杯又一杯的“茶”而恍然未觉。

        皇后端起酒杯抿了口酒,目光落在池染之和苏沐身上,打量片刻,随着酒杯放下若无其事的移开。

        镇国公府众人也暗自打量着池染之和苏沐,以及安国公府众人。

        子时,盛大绚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照亮了新一年的夜幕,却照不到那欢庆祥和下的暗流汹涌。

        苏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的公主府,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又是浑身快要散架的一天。

        环视了一圈寝殿,罪魁祸首不在。

        苏沐:“……”池染之有事出去了,苏沐沐浴更衣用过午膳后,来到了池染之的书房。

        他随意的拿了本书坐到池染之的书桌边翻看,看着看着,他将书摊开放在桌面上,揣起双手,目光落在了笔架上的那柄紫毫笔上。

        那是池染之最喜欢用的一支笔。

        苏沐的右手探进左边的袖袋里。

        那里,放着一瓶毒药,和谢见瑜身上的作用一样,只不过是专门为所谓的“百毒不侵”之人调制的升级版。

        苏沐将瓷瓶握进手心,良久良久。

        他始终揣着手,直到冰凉的瓷瓶在手心被焐热,最后慢吞吞的将瓷瓶又放了回去。

        目光从紫毫笔上移开,苏沐才伸出手,重新拿起书本,看了一会儿,将书本放了回去,回到了寝殿。

        正月初六,苏沐去上衙。

        工部已经单独为他独立出来一座库房,里面堆了一库房的材料。

        苏沐一头扎了进去,也不再去管那两名主事了。

        这些日子,每当午膳时,皇帝都会着人传苏沐一起过去用膳。一次苏沐过去的早了些,大臣们刚刚准备告退,而后,苏沐注意到了鹤翔正将挂在墙上的地图卷了起来。

        地图是军事机密,由兵部负责绘制和管理,民间不得私自绘制和存放,否则便会以敌方细作论罪。

        苏沐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停留,等大臣们离开了,便和皇帝一起用膳。

        第二日,皇帝正和重臣看着地图上原来属于匈蛮如今属于乾朝的大片领土,商议着都护府的设置以及新的要塞的建立,快临近中午的时候,内侍进来禀报:

        “陛下,驸马来了。”

        皇帝顿了一下,笑道:“今日这么早?没用朕着人去找就来了?看来是饿坏了。让他进来吧。”

        没过一会儿,苏沐便进来了。

        皇帝赐了座,让内侍给他先上些茶点,对苏沐道:“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

        苏沐应了。过了一会儿,咬着一块糕点上前,迅速扫了一遍地图记了下来,而后看向最上面,咽下口中的点心,惊叹道:“原来匈蛮这么大?那现在这些都是咱们大乾的了?”

        皇帝笑道:“自然。”

        苏沐仰头星星眼看着皇帝:“陛下太厉害了!”

        皇帝被拍龙屁拍的通体舒泰。

        苏沐眨眨眼:“什么时候上午膳啊?”

        皇帝看着他憨态可掬的模样,忍俊不禁:“……你啊。”

        话落,带着苏沐去用膳,苏沐颠颠的跟在他身后,再没看地图一眼。

        用完午膳,地图早就已经被收起来了。

        苏沐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要走的意思。

        皇帝悠悠道:“怎么,赖在朕这里不想走了?”

        苏沐对他眨了眨眼睛,“陛下,你能让他们都出去吗?除了鹤总管。我有事跟您说啊。”

        皇帝挑了挑眉,看了鹤翔一眼。

        鹤翔对宫人们使了个眼色,宫人们便都出去了。

        苏沐走到御案前,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放到御案上。

        皇帝看了一眼,只见里面躺着十颗黑色的小铁球。

        苏沐道:“这是我专门给陛下做的防身小武器,陛下藏在衣袖中,万一遇到坏人,就能出其不意……”

        苏沐详细的给皇帝讲解了铁球的用法和功能,并挨个展示了一下,交代了注意事项。

        都交代完,便心满意足的看着皇帝笑了笑:“不用谢啊!”

        话落,便转身跑了。

        皇帝愣了一下,没想到苏沐就这么转身跑了,看向苏沐远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原来今日这小鬼这么早来,是因为给朕准备了礼物,迫不及待来献宝啊。真是小孩子心性。”

        鹤翔也笑了,夸赞道:“驸马真孝顺。”

        皇帝笑着点点头,心情愉悦至极。

        这几日下了衙,苏沐都不直接回公主府,而是先去糖醋会看看产业,听听纨绔们聊各种八卦,而后说想出去玩,便带着纨绔们逛遍了各大坊市。

        这日是休沐日,池染之一早就出去了。

        苏沐回到辉月楼的寝室,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盛满了银票,是糖醋会所有产业的利润分红。

        夜方金矿的那部分纯利都是黄金,池染之都给他放在安乐侯府的库房里。

        苏沐快速数了数盒子里的银票,而后整个一卷,用丝带系好,放进袖袋中,不慌不忙的走到楼下门边,懒洋洋的道:

        “宫兰,宫兰,你在吗?”

        话音刚落,宫兰便不知从何处现身了:“沐沐,找我有事?”

        苏沐笑道:“今天天气好冷,我就在公主府呢,让大家歇歇,到房间来暖暖啊。”

        “这……”宫兰有些犹豫。

        苏沐:“这又不是在府外,需要你们暗中保护我。灵活变通一下嘛,又没有外人在,你们都出来吧。”

        宫兰:“……”

        苏沐:“难不成……龙影卫跟进来了?”

        宫兰回道:“回京后龙影卫便都撤了。”

        苏沐点点头,“那进来喝点茶吧,殿下又出去了,我快闷死了,一起聊聊天啊。”

        宫兰想了想,便召出其他暗卫,进了辉月楼。

        苏沐早就让浮光掠影在二楼的花厅摆了好多水果和好吃的,外面寒风呼啸,房间内温暖如春,众人在一起聊天。

        过了一会儿,苏沐对浮光掠影道:“师父和宫风今天是不是在家啊?还有宫嬷嬷,请他们过来一起聊天啊。”

        浮光笑着出去找人了。

        过了一会儿,宫竹、宫风和宫嬷嬷加入了陪驸马聊天的大军。

        半个时辰后,除了苏沐,所有人都忽然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苏沐放下手中的瓜子,起身看着众人。

        这次他用的是加强版的迷药,没有解药的话,即便他们有抗药性,也够他们睡上五六个时辰的。

        那便够了。

        苏沐又拿出一个药瓶,将其中的入口即化的药丸喂到浮光掠影和宫风口中。

        最后,苏沐走到宫嬷嬷身边,看了很久。

        他最喜欢吃嬷嬷做的糖醋排骨了。

        可是……

        池染之也最喜欢吃嬷嬷做的鱼。

        苏沐犹豫了良久,最后收起了药瓶。

        算了。

        还是把嬷嬷留给池染之吧。

        苏沐拿出迷药的解药给浮光掠影和宫风喂了下去。

        三人醒来后,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周围昏睡的人,又看向苏沐。

        苏沐揣着手手站在他们面前,面无表情道:“你们中了我的毒,每天都需要吃解药。这个毒只有我能解,师父要解……得需要半个月吧,毒发却只需要一天。”

        浮光&掠影&宫风:“!!!”

        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沐。

        苏沐抬眸看向三人,那双眸子,仍旧清凌凌的,一眼可以望到底。

        苏沐声音十分认真:“你们以后跟着我,要好好听话。”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浮光&掠影&宫风:“……”

        一刻钟后,苏沐带着浮光掠影和宫风坐上马车,让浮光跟公主府的守卫说了一声去糖醋会玩,便出了公主府。

        苏沐打开车窗,回望了公主府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在马车里坐好,却不由捂住自己的心口。

        那里的伤口,从未愈合。

        苏沐垂下眼眸。

        浓密的睫羽下,眼神晦暗,光芒破碎。

        海教授在他身边很多年,几乎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能感受到,海教授对他的关心都是真的。

        但是……

        杀了他,也是真的。

        只因为他……太过危险。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这一点,可悬崖上一时冲动……

        自从他的危险性暴露,即便暂时萌混过关,也日日难安。

        其他人都无所谓,谁敢打他的主意,大不了……让他们全都消失。

        唯独……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被最信任依赖的人背叛。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会疯。

        如果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先发制人,他只能选择……

        远走高飞。

        脑海中浮现池染之的面容。

        苏沐瞬间变得蔫哒哒的,眼中满是恋恋不舍。

        到手的大美人……

        飞了。

        呜呜呜呜呜……

        夜晚,池染之从外面回来后先到寝殿找苏沐,却没有见到人。

        刚要去别的房间找,却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

        想到前几日皇帝跟他炫耀苏沐给做的防身武器,池染之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笑意走到桌前,打开箱子一看——

        里面满满当当的,盛了一箱子的小铁球。

        数量足有两百余个。

        池染之嘴角疯狂上扬。

        就在此时,宫兰和宫嬷嬷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

        “殿下!”

        “驸马又跑了!”马车里坐好,却不由捂住自己的心口。

        那里的伤口,从未愈合。

        苏沐垂下眼眸。

        浓密的睫羽下,眼神晦暗,光芒破碎。

        海教授在他身边很多年,几乎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能感受到,海教授对他的关心都是真的。

        但是……

        杀了他,也是真的。

        只因为他……太过危险。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这一点,可悬崖上一时冲动……

        自从他的危险性暴露,即便暂时萌混过关,也日日难安。

        其他人都无所谓,谁敢打他的主意,大不了……让他们全都消失。

        唯独……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被最信任依赖的人背叛。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会疯。

        如果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先发制人,他只能选择……

        远走高飞。

        脑海中浮现池染之的面容。

        苏沐瞬间变得蔫哒哒的,眼中满是恋恋不舍。

        到手的大美人……

        飞了。

        呜呜呜呜呜……

        夜晚,池染之从外面回来后先到寝殿找苏沐,却没有见到人。

        刚要去别的房间找,却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

        想到前几日皇帝跟他炫耀苏沐给做的防身武器,池染之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笑意走到桌前,打开箱子一看——

        里面满满当当的,盛了一箱子的小铁球。

        数量足有两百余个。

        池染之嘴角疯狂上扬。

        就在此时,宫兰和宫嬷嬷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

        “殿下!”

        “驸马又跑了!”马车里坐好,却不由捂住自己的心口。

        那里的伤口,从未愈合。

        苏沐垂下眼眸。

        浓密的睫羽下,眼神晦暗,光芒破碎。

        海教授在他身边很多年,几乎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能感受到,海教授对他的关心都是真的。

        但是……

        杀了他,也是真的。

        只因为他……太过危险。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这一点,可悬崖上一时冲动……

        自从他的危险性暴露,即便暂时萌混过关,也日日难安。

        其他人都无所谓,谁敢打他的主意,大不了……让他们全都消失。

        唯独……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被最信任依赖的人背叛。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会疯。

        如果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先发制人,他只能选择……

        远走高飞。

        脑海中浮现池染之的面容。

        苏沐瞬间变得蔫哒哒的,眼中满是恋恋不舍。

        到手的大美人……

        飞了。

        呜呜呜呜呜……

        夜晚,池染之从外面回来后先到寝殿找苏沐,却没有见到人。

        刚要去别的房间找,却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

        想到前几日皇帝跟他炫耀苏沐给做的防身武器,池染之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笑意走到桌前,打开箱子一看——

        里面满满当当的,盛了一箱子的小铁球。

        数量足有两百余个。

        池染之嘴角疯狂上扬。

        就在此时,宫兰和宫嬷嬷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

        “殿下!”

        “驸马又跑了!”马车里坐好,却不由捂住自己的心口。

        那里的伤口,从未愈合。

        苏沐垂下眼眸。

        浓密的睫羽下,眼神晦暗,光芒破碎。

        海教授在他身边很多年,几乎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能感受到,海教授对他的关心都是真的。

        但是……

        杀了他,也是真的。

        只因为他……太过危险。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这一点,可悬崖上一时冲动……

        自从他的危险性暴露,即便暂时萌混过关,也日日难安。

        其他人都无所谓,谁敢打他的主意,大不了……让他们全都消失。

        唯独……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被最信任依赖的人背叛。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会疯。

        如果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先发制人,他只能选择……

        远走高飞。

        脑海中浮现池染之的面容。

        苏沐瞬间变得蔫哒哒的,眼中满是恋恋不舍。

        到手的大美人……

        飞了。

        呜呜呜呜呜……

        夜晚,池染之从外面回来后先到寝殿找苏沐,却没有见到人。

        刚要去别的房间找,却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

        想到前几日皇帝跟他炫耀苏沐给做的防身武器,池染之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笑意走到桌前,打开箱子一看——

        里面满满当当的,盛了一箱子的小铁球。

        数量足有两百余个。

        池染之嘴角疯狂上扬。

        就在此时,宫兰和宫嬷嬷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

        “殿下!”

        “驸马又跑了!”马车里坐好,却不由捂住自己的心口。

        那里的伤口,从未愈合。

        苏沐垂下眼眸。

        浓密的睫羽下,眼神晦暗,光芒破碎。

        海教授在他身边很多年,几乎是陪着他长大的。

        他能感受到,海教授对他的关心都是真的。

        但是……

        杀了他,也是真的。

        只因为他……太过危险。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这一点,可悬崖上一时冲动……

        自从他的危险性暴露,即便暂时萌混过关,也日日难安。

        其他人都无所谓,谁敢打他的主意,大不了……让他们全都消失。

        唯独……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被最信任依赖的人背叛。

        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会疯。

        如果不能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先发制人,他只能选择……

        远走高飞。

        脑海中浮现池染之的面容。

        苏沐瞬间变得蔫哒哒的,眼中满是恋恋不舍。

        到手的大美人……

        飞了。

        呜呜呜呜呜……

        夜晚,池染之从外面回来后先到寝殿找苏沐,却没有见到人。

        刚要去别的房间找,却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

        想到前几日皇帝跟他炫耀苏沐给做的防身武器,池染之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笑意走到桌前,打开箱子一看——

        里面满满当当的,盛了一箱子的小铁球。

        数量足有两百余个。

        池染之嘴角疯狂上扬。

        就在此时,宫兰和宫嬷嬷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

        “殿下!”

        “驸马又跑了!”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301561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