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声音不一样,  语调不一样,语速也不一样,尾音是上扬的,没有压迫感,  很随意轻松。

        和池染之完全不一样。

        “嗯?哑巴?”顾临渊看着苏沐道。

        苏沐:“唔。我是大善良。”

        想想,  好像哪里不对,  连忙改口:“我是郝仁。”

        顾临渊长腿放下来,  起身走到苏沐身边,手臂随意的往苏沐肩膀上一搭,  勾肩搭背的揽着苏沐往一旁走,  而不是拎着后衣领,和池染之不一样。

        顾临渊将苏沐带到一个躺在担架上的人身边,站到苏沐身后,双手按住苏沐的肩膀:“郝大夫,我这兄弟,  你能治吗?”

        苏沐现在脑海中一片空白,负责理性的那部分一看不是自己的领域便十分冷漠的下班了,负责感性的那货正在没头没脑的团团转,眼前遇到的情况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和处理范围,全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没一会儿头顶就冒烟了。

        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微微用力:“郝大夫?”

        苏沐的脑海中仿佛有道闪电劈过,  十分清晰的闪过一个念头——跑!

        那是潜意识告诉他的答案。

        无论怎样,  走为上策。

        然而,苏沐眨了眨眼,  回过神来。

        跑?

        但是,  要往哪里跑?

        “郝大夫?”

        他不是池染之?他为什么和池染之这么像?又为什么这么不像?如果他不是池染之,  我又为什么跑?

        他到底是不是池染之?面具下的脸长什么样?眼睛和池染之一模一样,  面容是不是也一模一样?如果面容一模一样,他不是池染之又是谁?天底下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吗?他和池染之有关系吗?

        我要不要试着找机会摘下他的面具看一看?

        熟悉的修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苏沐眨了眨眼睛,眼珠跟着眼前手指移动。

        “郝大夫,能治好吗?”

        苏沐看向顾临渊,又看向躺在担架上的男子,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治不好。”

        无论是谁,你们快走,不要耽误我跑路。

        顾临渊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这样啊……”

        他目光分别落在浮光掠影和宫风身上,对身旁的彪形大汉们说:“把这几位带回去,什么时候郝大夫觉得能治了,什么时候治好了,再把他们带回来。”

        浮光&掠影&宫风:“……”

        几个彪形大汉立刻上前,将浮光掠影和宫风带了下去。

        苏沐:!!!

        他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顾临渊。

        顾临渊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没关系,郝大夫,不要急,我们有的是时间等你。”

        苏沐:“……”

        这个肯定不是之之!

        大坏蛋!

        苏沐瞪着顾临渊,顾临渊低头看着他,刚要说话,却见苏沐毫无预兆的忽然伸手去够他的面具。

        大汉们:“!!!”

        艹啊!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摸虎屁古!不是,竟然敢去摘大当家的面具!

        顾临渊:“……”

        他反应很快,只往后微微仰了下头,双手捉住苏沐作乱的双手手腕。

        苏沐莽啊,脑袋罢工后就听从直觉来了,干脆退化成单细胞生物,什么都不想了。被抓住手腕以后,仍旧不消停,一心去够面具。

        顾临渊一双凤眸里充满惊讶,而后变成笑意。

        苏沐的耳边响起顾临渊闷笑时胸腔震动的声音,震的他耳朵发麻,扣住他手腕的大手微微一用力,他张牙舞爪的两只手便动不了了。

        顾临渊笑道:“郝大夫想看我的脸?这个嘛,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治好我的兄弟,我就给你看,怎么样?”

        苏沐看着顾临渊,冒烟了半天负责感性的那部分大脑勉强恢复了运转,“可我还没想好。”

        顾临渊:“???”

        “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烦死了,走开!”

        苏沐忽然凶巴巴的瞪着顾临渊,想将手从顾临渊手里挣脱出来。

        顾临渊看着苏沐,松开了手。

        苏沐原地转了两圈,忽然将顾临渊刚刚坐过的凳子一脚踢翻了。

        顾临渊:“……”

        苏沐甩袖转身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过身来,凶巴巴的瞪着顾临渊,恶狠狠道:“不许跟来!!!”

        再烦我,你们通通去死!

        苏沐转身怒气冲冲的掀开门帘出门,用力甩了下帘子,大步流星的往后院去了。

        顾临渊:“……”

        众人:“……”

        后院的正房中,苏沐关好房门,终于安静了,他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发呆。

        想逃。

        可浮光掠影和宫风被他们扣下当人质了。

        听说这些家伙可是海盗出身。

        他跑了宫风他们被撕票了怎么办?

        不跑,不跑的话……

        苏沐没往下想,干脆坐下来继续之前没完成的武器,企图将负责理性的那部分召唤出来帮他理一理。结果,理性的那部分出来了,尽职尽责的帮他做完武器又马不停蹄一秒钟班也不肯多加的下班了。

        只剩下一个负责感性的智商为负数的货在原地扯着越来越乱的线团哭唧唧。

        苏沐:……

        他会不会是池染之易容的?

        跟陆上章一样?

        不对不对,易容成陆上章时,虽然和原本的池染之有许多差别,但气质和给人的感觉以及那熟悉的气息是变不了的,因此当初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可是,这个人不看脸和气质以及给人的感觉,外形和特征完全就是池染之。但反过来,先不说脸,那气质和感觉又完全不是啊。

        最后,这个没用的负责感性的部分,根本什么都没理出来,越理越乱,而且……

        苏沐茫然:我为什么要跑来着?

        顾临渊带着一帮准备砸场子的兄弟站在大堂中央,看着帘子荡啊荡,一片沉默。

        中午,苏沐肚子饿了。

        自从在这里定居,宫风三人不管他,之前一直是江洋他们给他到酒楼买回来的,之后就是让伙计帮忙去买。

        苏沐摸了摸肚子,不得已出了后院,来到前院找伙计。

        但伙计和坐堂大夫都个忙个的,头都不敢抬,大汉们在帮忙维持秩序。

        苏沐:“……”

        苏沐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跟着顾临渊来的那些大汉。

        没有身形和感觉特别熟悉的,而且,看他的眼神……虽然有点古怪,但都不是宫竹他们那种看熟人的眼神。

        苏沐垂眸。

        无论怎样,宫风等人在那个顾临渊手上,他也跑不了了。

        就算能反杀,将这些人毒晕了反过来做人质,将浮光掠影他们换回来……

        但这个顾临渊的势力皇帝都忌惮三分,他更惹不起,因此也不能鱼死网破,被盯上根本跑不了。

        苏沐想不到任何办法,无论做什么都是困兽之斗,干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

        “去给我买饭。”

        “要糖醋排骨。”

        大汉们:“……”这个老头在和谁说话?

        大爷似的懒散的坐在椅子上的顾临渊:“没听见吗?”

        “好的大当家的,这就去。”

        大汉们去给苏沐买饭了。

        苏沐坐到离顾临渊挺远的一张方桌边,收钱看病的三个堂口和药房都没什么人来了,但义诊那边病患仍旧络绎不绝。

        他揣着手,不去看顾临渊,空着脑袋和肚子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去买饭的大汉回来了:“大当家的,我们找遍了岭南的酒楼和食肆也没找到卖糖醋排骨这道菜的,厨子们都说不太会做,做出来也不正宗。”

        苏沐当然知道找不到,他之前让江洋找遍了岭南都没有。但顾临渊不是势力大吗?他就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到。他真的好久没吃过了。

        “我就要!”

        “没有糖醋排骨我就不干活!”

        苏沐破罐子破摔了。

        大汉甲看他故意为难人,怒问:“你究竟能不能治?”

        苏沐:“我说不能治你们信了吗?”

        大汉甲:“……”

        大汉乙:“你不是大善人吗?”

        苏沐指了指义诊的方向:“我不是吗?”

        大汉乙:“……”

        大汉丙:“医者仁心,我们兄弟都快不行了,你先治他,我们再给你去找糖醋排骨。”

        苏沐理直气壮:“没吃饭肚子饿没力气头晕眼花治不了。”

        大汉丙:“……”

        大汉丁:“你对得起你的名字吗?郝仁?郝善良?”

        苏沐:“我都以德报怨了还不够善良吗?你们是不是忘了你们这群坏人扣了我的人做人质还要砸场子来着?我不善良你们善良?”

        大汉丁:“……”

        顾临渊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苏沐转头看向他,想了想,掏出一瓶药交给大汉,用下巴磕儿指了指顾临渊,“递给他。”

        大汉:“???”

        顾临渊:“这是?”

        苏沐:“你们带走的我那三个人身上中毒了,每天都要按时服用解药,不然就死了。他们死了,你们兄弟我真治不了了。”

        顾临渊:“……”

        众大汉:“……”

        顾临渊接过药瓶,“继续去给郝大夫找。”

        大汉们愁眉苦脸的出去了。

        “哼。”

        苏沐冷哼一声,双脚离地盘腿抱臂坐在椅子上,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顾临渊耳力极好,听见了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半个时辰后,大汉们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

        “大当家的,岭南王府说他们有擅长做糖醋排骨的大厨,让大厨做了一份,管家亲自送来了。”

        食盒被摆放在苏沐面前的桌子上,苏沐鼻子嗅了嗅,眼睛一亮。

        管家看了苏沐一眼,心道:原来是个老顽童。

        还敢跟顾大当家的对峙,看来脾气不太好。

        岭南王府的管家一边将糖醋排骨拿出来摆在桌上,一边笑道:“这位就是郝神医吧?久仰久仰。早就听闻咱们岭南来了一位神医,可一直没来得及过来拜访。听闻神医喜欢糖醋排骨,特意让厨下做了一份,不知是否合胃口。”

        苏沐眼巴巴的看着面前玛瑙一样还点缀着白芝麻的糖醋排骨:“有话直说。”

        管家:“……是这样,我家王爷身子最近有些不适,想请神医过去看看。”

        苏沐:“……”

        岭南王?钟景瑛的哥哥和背后靠山?生病了?

        那送一程也不是不可以。

        苏沐看着糖醋排骨,忍住了口水:“好啊。”

        管家没想到这么痛快,就听苏沐接着道:“得排队。”

        苏沐看了眼顾临渊:“在他们之后。”

        管家殷勤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备至的给苏沐盛好香喷喷的米饭:“自然自然。”

        苏沐凑近排骨闻了闻,又拿出根银针试了试排骨和米饭,确定没有毒,这才拿过碗和筷子开吃。

        比宫嬷嬷做的差了些,勉勉强强。

        管家:“……”

        顾临渊:“还有事吗?”

        管家忙道“没了没了”,便客套两句转身走了。

        苏沐埋头干饭。

        顾临渊起身,拎着椅子坐到了苏沐旁边,看着苏沐吃。

        苏沐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顾临渊笑着伸手替苏沐擦了一下嘴角边的饭粒。

        “慢点吃。”

        没想到苏沐突然猝不及防的猛的抬头看向他。

        顾临渊没来得及收回看着苏沐的宠溺和怜惜的目光。

        苏沐停止咀嚼,鼓着脸颊,“……”

        顾临渊:“……”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2940989.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