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苏沐长长的白色眉毛下的眼睛瞪的圆溜溜的,  直直的盯着顾临渊。

        顾临渊不慌不忙,目光没有丝毫躲闪,宠溺又怜惜,  “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老头,  听闻你儿孙不太孝顺,  不如……跟我过吧。我给你养老好不好?”

        苏沐筷子掉在了桌上:“!!!”

        之之没这么变态!

        这肯定不是之之!

        他连忙捧着碗,  躲远了些。

        顾临渊勾唇一笑。

        过了一会儿,  苏沐用筷子戳了戳米饭,  仔细想了想,  忽然道:“如果你叫我郝爷爷,也不是不可以。”

        顾临渊:“……”

        “哈哈哈哈!”顾临渊忽然爽朗的大笑了一声,伸出手,  本来是要摸苏沐的头,  但十分自然的改道落在了苏沐的肩膀上,  拍了拍:“郝大夫真幽默!”

        苏沐被他拍的呲牙咧嘴,抬眸瞪了顾临渊一眼,抱着碗端起盘子到柜台那里去吃了。

        顾临渊无所谓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看了看门外灿烂的阳光,对大汉们招招手:“走,下馆子去!”

        话落,  带着大汉们大摇大摆的走了。

        苏沐暗中盯着他的背影很久,  蹙了蹙眉。

        一点仪态都没有,  可之之的仪态都是刻进骨子里的。

        苏沐垂眸继续干饭。

        吃完糖醋排骨,苏沐抹了把嘴,消了会儿食。等顾临渊回来了,  苏沐如约给那名病患诊治后开了药,  让伙计按照药方抓好药交给顾临渊的人,  “按这服药吃,半个月就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顾临渊笑道:“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还是等治好了再走吧。”

        苏沐:“……”

        顾临渊毫不客气的让人将病患直接抬到二楼为行动不便的病人准备的房间中,看样子是真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

        苏沐不满:“你耍无赖!”

        顾临渊看这位郝大夫下一刻就要开服毒药毒死他的模样,忍笑,流里流气的拱手道:“叨扰郝大夫了。”

        苏沐冷哼一声,气道:“随便!”

        顾临渊笑了。

        苏沐突然伸手去摘他的面具,却再次被顾临渊抓住。

        顾临渊扣着苏沐的手腕,将面具凑近苏沐,一双凤眸含着戏谑的笑意:“我说过,不用急。治好了就给你看。”

        苏沐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刚刚本来还在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趁机摘一下,但手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总是自作主张。

        苏沐抿抿唇,目光落在面具上,冷哼一声:“放开。”

        顾临渊从善如流,松开了苏沐的双手,苏沐瞪了他一眼,冷着一张脸转身拂袖而去。

        顾临渊看着他的背影,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

        三天后

        苏沐玩了半天武器有点累,中午吃完饭便坐在柜台边看着义诊的人群,听着来求医的穷苦百姓们说着自己家事,酸甜苦乐,这是苏沐在富庶繁华纸醉金迷的京城从来没有见过的、和海教授给他讲的那些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故事完全不同的、真实的世间百态。

        虽然他很难代入那些悲欢喜乐之中,却仍是一脸新奇的看着一切。

        顾临渊从外面回来,远远的看到小老头认真专注又好奇的模样,顿了一下,走到苏沐身边,手抬起来想摸摸头,又落下,干脆背过手去,凑在苏沐耳边笑问:“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苏沐只觉得耳朵一麻,面具下整张脸瞬间发烫,心脏狂跳,整个人酥了一下,倏然扭头看向顾临渊。

        奇怪,怎么有点像那个去云游四方了的大妖怪?

        然而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现在又没了。错觉?

        苏沐歪着头看着顾临渊,一脸怀疑和审视。

        而后,鼻子嗅了嗅。

        汗味,还有鱼腥味。

        之之最爱干净了。

        苏沐嫌弃的瞅了顾临渊一眼,莫名松了一口气,又莫名失望的低下头。

        顾临渊有些僵住的身体缓缓放松,垂眸看着苏沐。

        就在这时,岭南王府的管家来了,来请苏沐为岭南王看诊。

        苏沐想了想,便拿上医箱,跟着管家走了,然而刚出门,医箱的背带便被人拽住了。

        苏沐回过身,看向拽住医箱背带的顾临渊,“干嘛?”

        顾临渊手微微一用力,将医箱背在了自己肩上,“郝大夫救了我们的兄弟,我帮你背着。”

        苏沐:“……随你。”

        于是,顾临渊带着人跟着苏沐来到了岭南王府。

        钟景琛看着这一大帮人,在一群彪形大汉中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顾临渊,而后,就是一个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小老头儿。

        客套寒暄过后,苏沐给钟景琛号脉。

        钟景琛看着面前的小老头儿,不知为何,此人竟让他想起了陆上章的妻子。

        自从那次一见,之后那名女子便再也没随陆上章一起出来过,据陆上章身边的人说,陆夫人产子后便一直在府中照顾孩子。

        他一直让人关注着陆上章,然而,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不过,快了。

        这样想着,钟景琛又看了眼垂眸仔细给他号脉的小老头儿。

        不知不觉,看了很久。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老头给人的感觉格外与众不同,让人移不开目光。

        苏沐放开了号脉的手,抚须沉吟。

        钟景琛这才回过神来,不由扶额。

        刚刚怎么回事?

        我并不想拥有亡父那么丰富的审美情趣啊……

        他不敢再看苏沐。

        顾临渊大马金刀的坐在两人对面,慢悠悠的喝着茶,面具后的脸色十分冰冷阴沉。

        苏沐抚着胡须,垂眸沉思。

        竟然是慢性中毒。

        是谁会给此人下毒呢?

        钟景琛作为岭南王,身边的人应该对刺杀和毒杀都十分警惕,在这种严密的防卫下,又有谁能接近他顺利下毒,还是这种需要日积月累经常下一点的毒?

        谁是受益者?

        苏沐寻思了片刻,想到了下落不明的钟景瑛。

        皇帝曾经告诉他,龙影卫和內府监一直在追查钟景瑛的下落,但一直没有踪迹,不过总有一天会找到,给他个交代。

        那个天下头号大骗子的话,他现在学会了挑着信。

        龙影卫和內府监都找不到?

        苏沐又想到了军器司那两个早被龙影卫盯上,却一直没动的主事。

        怕是在放什么长线吧……

        如果,下毒之人和钟景瑛有关……

        苏沐抚了抚胡须,看向钟景琛,叹道:“王爷,您这病……嘶……可否屏退府上的无关人等。”

        钟景琛:“……”

        他看了管家一眼,管家屏退了王府的丫鬟和小厮。

        苏沐这才一脸郑重道:“王爷,您这是中毒了,慢性毒药。”

        钟景琛脸色一沉。

        苏沐抚着胡须:“不过王爷不必担心,这毒,老夫能解。”

        又过了几日,苏沐放下做好的武器,愣愣的在桌边呆坐良久。

        他离开京城……已经很久了。

        忽然碰碰的敲院门的声音将他唤回了神。

        “郝老头,郝老头,大当家的出去买回来一大桌好吃的,让你去吃饭啦!”

        一个大汉粗声粗气的一边拍门一边喊。

        苏沐摸了摸肚子,还没到平时用午饭的点,不是太饿,但他也正想歇歇,便慢吞吞的起身,打开门向前院走去。

        确实是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就摆在药堂中间的桌子上,顾临渊见他进来,走到他身边搭着他的肩膀将人带到主位上落座,笑问:“我有一事不明,这三进的院子,郝大夫为何偏要每日在这药堂用餐啊?”

        苏沐抿了抿唇。

        因为自己一个人吃饭太寂寞了,这里可以看着外面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

        不过……

        苏沐瞥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顾临渊已经在他身边落座了,端起酒杯笑道:“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脾气不要这么大嘛。”

        苏沐:“哼。”

        而后,还吹了吹胡子。

        顾临渊笑。

        众人围坐在一桌,大汉们见顾临渊端起了酒杯喝了口酒,吃了口菜,才开始动筷,一边聊天一边看大当家的日常逗小老头儿。

        苏沐不搭理顾临渊,埋头干饭。

        他吃饭的时候顾临渊也不逗他了,跟其他人聊天。

        苏沐在热热闹闹中吃完了一大碗饭,饱了,但不想下桌,又盛了半碗,磨磨蹭蹭的吃着,听着众人唠嗑,然而渐渐的,他的注意力就偏了。

        他先是偷偷打量着顾临渊的面具,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像铁,但看起来又轻薄透气,而且,嘴的地方吃饭的时候还能随着嘴的动作开合,即便吃东西也不用取下来。

        苏沐收回目光,吃了口饭,目光再次悄悄移到坐在他左手边的顾临渊身上。

        其他地方都和池染之一样,脸应该也会有点相似吧?

        大美人……

        苏沐摇了摇头。

        不能看。

        不能看。

        苏沐又用筷子挑了点米饭放进嘴里,这时,余光里出现了一只堪称完美的手。

        像极了曾经独属于他的玩具。

        想玩。

        苏沐忍不住盯着顾临渊的手瞧。

        顾临渊目光落在苏沐身上,又看了看自己随意搭在桌沿上靠近苏沐的右手,又看了看苏沐,只见苏沐的目光……

        像是小狗看到了糖醋排骨。

        顾临渊沉默片刻,凤眸一眯,将手移开了。

        苏沐的目光跟着那只手移动。

        顾临渊:“在看什么?”

        然而苏沐压根没听见。‘

        顾临渊:“……”

        他将手放到了碗后,挡住了苏沐的视线。

        苏沐遗憾的垂下目光,正好落在顾临渊的大长腿上。

        怎么那么像他的专属座位。

        想坐。

        就在顾临渊的脸色越来越沉时,苏沐突然收回目光,紧紧闭上了双眼。

        我有罪我有罪,呜呜呜呜……

        之之……

        他放下筷子,起身跑上楼了。

        顾临渊:“……”

        医馆三楼一间房间是苏沐特意空出来的,他跑进房间抱膝坐在窗边,下巴搁在膝盖上,遥望京城的方向发呆。

        之之之之之之,我不能对不起之之。

        夕阳洒在他的身上,镀了层金光,却照不亮那身落寞。

        房门悄然打开一条缝隙,顾临渊在门外驻足良久,转身离开了。

        晚上,顾临渊从外面回来,身后跟着五六个大汉和一个陌生的看上去胆战心惊的中年男子。

        留守在医馆的一名大汉上前:“大当家的,您回来了?这个是?”

        跟着顾临渊一起出去的人道:“嗐,岭南王府的厨子,大当家的带我们去岭南王府把人要过来了,就是那个会做糖醋排骨的厨子。”

        顾临渊:“人呢?”

        留守大汉:“……还在楼上没下来呢。”

        顾临渊点点头,让人带厨子去主院做饭,等糖醋排骨做好了,顾临渊才不紧不慢的上楼,敲了敲房门:“郝大夫?”

        没人应。

        顾临渊打开房门,只见苏沐趴在窗口,仍旧看着京城的方向发呆。一轮玉盘似的明月高悬空中,银白色的月光薄纱般拢在苏沐身上。

        听到动静,苏沐没出声,只浓密的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眨了眨,如同染上了露水一般,湿漉漉的。

        顾临渊看着苏沐的侧影,过了很久,笑了。

        “有糖醋排骨,快下来吃饭。”

        苏沐轻轻摇了摇头,“不吃。”

        顾临渊蹙了蹙眉,然而想到什么,又笑了。

        笑的十分愉悦。

        他看着苏沐的身影:“哦?连最爱的糖醋排骨都不吃了?”

        苏沐怔怔的看着京城的方向:“不吃。”

        顾临渊嘴角上扬,又压了下去。

        他看了苏沐片刻,迈开大长腿,踏进了房间。

        还特意加重了脚步。

        苏沐擦了下眼睛,转头看过来,一脸不满:“我要一个人待会儿,你出去。”

        顾临渊却状若未闻,一双凤眸带着别样的笑意盯着苏沐,步伐缓慢,高大的身形一步步逼近窗边。

        苏沐被那眼神盯得汗毛直竖,微微仰头看向越来越近的顾临渊,“你干嘛?”

        顾临渊一边走一边撸胳膊卷袖子,闻言悠悠笑道:

        “干嘛?我看上你了,要将你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啊!”

        !!!

        小老头儿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287032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