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苏沐低头看了看自己长长的白胡子,  又看向邪笑着恶霸一样逼近的顾临渊。

        之之救命!这里有变态!

        然而他刚要起身,才发现腿麻了,刚起来就坐了回去。

        顾临渊忽然大步上前,  苏沐还没来得及将手探进袖袋就被抓住双手用丝带绑在身后,  下一瞬,  顾临渊一把将他扛起来就往外走。

        “压寨夫人,今晚就带你回去洞房花烛!”

        苏沐:“!!!”

        苏沐惊的目瞪口呆,  而后就感觉胃被顾临渊的肩膀硌得难受,然而还没等他抗议,顾临渊便忽然一顿,  轻车熟路的将他竖着抱起来继续往前走。

        苏沐的下巴正好搭在顾临渊的肩膀上:“……”

        顾临渊脚步刚迈出去两步便又顿住了,  浑身一僵。

        苏沐眯了眯眼睛,  抿着唇,  缓缓扭头看向顾临渊。

        一次是错觉,两次是错觉,三次是错觉,  但这么多错觉加在一起,  只能是……

        苏沐简直要气死了!

        他刚要开口,  就被顾临渊伸手捂住了嘴。

        苏沐瞪着顾临渊,乌溜溜的眸子里跃动着两簇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顾临渊:“啧,  被发现了。”

        苏沐怒瞪。

        顾临渊整个人的气质和气息突然一变,  轻笑一声,看着苏沐幽幽道:“那我们便好好算算账吧。”

        苏沐听到这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眼中的两簇小火苗,  啪的熄灭了。

        他看着池染之,  想到自己一声不吭偷偷跑到这千里之外的岭南,  在那凉飕飕带着笑意的目光注视下,缩了缩脖子,眼神变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池染之一手抱着他,另一只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慢条斯理道:“沐沐的秘密没有了,我将自己的秘密分给沐沐,好不好?”

        苏沐还在想着算账的事,闻言眨了眨眼,消化了好一会儿,微微歪头打量着池染之:“???”

        池染之笑道:“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

        话落,抱着苏沐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路出了医馆。

        岭南王府

        钟景琛用完晚膳,正在王府花园的抄手游廊散步,就见不远处一名小厮忽然匆匆的走到管家身边,低头轻声禀告了些什么,管家的脸上立刻出现目瞪口呆的震惊之色。

        钟景琛闲来无事,走到管家身边问:“发生了何事?”

        管家消化了这个消息良久,看向钟景琛的时候目光中仍旧满是不可思议和怪异:“禀王爷,刚刚得到消息,顾大当家的在城中抢了一个小老头儿回去做压寨夫人了。”

        钟景琛:“???”

        管家眼睛发直:“就是那位郝仁郝神医。”

        钟景琛:“!!!”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船队浩浩荡荡离开了岭南私港,向远方浩瀚汪洋中驶去。

        旗舰二楼的船舱内,池染之将抱了一路的苏沐放到地上,转身出去吩咐了几句,拿回来一个装着糖醋排骨的食盒和一盘水果、一碟子精致的点心进来,放到靠窗边的茶几上,在茶几边的椅子上落座,看向一进门就躲到最里面默默低着头怂兮兮的贴墙站着的苏沐。

        “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都是你喜欢的。”

        苏沐瞄了他一眼,没动,也没说话。

        回想从京城跑出来一直到现在发生的事,苏沐又委屈又生气又理亏又害怕,一时也理不清自己该拿什么态度面对池染之,抿了抿唇,蔫哒哒的呆站着。

        池染之看了他片刻,起身走到苏沐身边,挑挑他的下巴,又点点他的嘴,“嘴撅得能挂油瓶了。”

        乱麻一般的情绪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苏沐抬眸凶巴巴的瞪着池染之:“你欺负人!”

        池染之轻笑:“嗯?用我们沐沐的话说——顾临渊欺负的你,关我池染之什么事?”

        苏沐一噎,怒瞪。

        池染之伸手捏了捏他气鼓鼓的脸颊,将人打横抱起走到窗边在椅子上落座,将苏沐放在腿上坐好,拿了一块糕点递给苏沐。

        苏沐眨眨眼,坐在池染之腿上,心中升起一丝得偿所愿的心满意足。他偏了偏头不接糕点,反而伸出双手抓住了池染之的另一只手把玩。

        池染之将糕点递到他嘴边。

        苏沐哼了一声,咬了一口。

        池染之笑着投喂完一块,又拿了一块:“吃吧,吃完了我们再好好谈。”

        苏沐一顿,他咽下糕点,抬头瞪着池染之脸上的面具,仍旧抓着之前的问题纠缠:“你骗我!”

        池染之慵懒的轻抚着苏沐的头发,“我没有骗你啊。我都没易容,只不过戴个面具,你就不认识我了。”

        他目光忽然直接对上苏沐的目光,微微一笑,幽幽道:“我倒要问问沐沐是怎么回事?戴个面具就认不出我了?嗯?该不该打?”

        他抚着苏沐长发的手臂揽住苏沐,收紧。

        苏沐低头躲闪开池染之的目光,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又不甘心的抬眸瞪向池染之。和池染之那双似笑非笑的凤眸对视了片刻败下阵来,抿了抿唇,脸色一软,脑袋侧靠在池染之胳膊上蹭了蹭,掀起眼皮瞄了池染之一眼,不说话了,只翻来覆去的玩着池染之修长的手指。

        池染之笑着又拿了块糕点递到苏沐嘴边,苏沐看了看,意兴阑珊的咬了一口。

        过了一会儿,苏沐气哼哼道:“你教教我,怎么易容才能变得完全像是另一个人?”

        苏沐想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认不出来?

        池染之慢悠悠道:“我并未易容,不信你摘下面具看看。”

        苏沐抬眸瞪他:“你教不教?”

        池染之捏捏他的鼻子:“教了你,下次我还能在地上找到你吗?嗯?”

        苏沐:“……”

        苏沐纠缠不休,池染之却始终不松口。

        船队航行的速度非常快,但也用了两个多时辰才到达了目的地。

        一望无际成片的海岛,此时虽已近子夜却依旧灯火辉煌,像是军事要塞,更像繁华的城镇,这片岛屿组成的便是临渊城。

        岛屿之间有道狭长的海域,乃两大洋往来必经的要道,如今已经完全被顾临渊控制并以他的名字命名,设立了专门的关卡扼守要道并收取高昂的过路费。

        威风凛凛全副武装的舰队往来其间巡航,无数的商船在这条海峡中穿梭往来,其中有不少都挂着外邦的旗帜。

        舰队停泊靠案,苏沐被池染之抱着下船,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看着这座海上城池。

        有点像他曾经长大的海岛,但要比那座军事用途为主的海岛,多了很多的生活气息。即便已经深夜了,仍能看到各种小贩在街上卖东西,以及各种肤色和发色的外邦人。

        海上不夜城。

        下了船,池染之抱着他坐上了马车。苏沐困的将脸埋进池染之的脖颈似睡非睡,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苏沐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看到了位于山顶的,传闻中的羡鱼宫。

        美轮美奂,通火通明。

        苏沐微微抬起头,打量着这座精美的如仙宫一般的宫殿,进入大门的时候伸出手想摸一摸,就在这时,池染之凉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敢拆了这里,剥了你的皮。”

        警告来的十分及时,苏沐回过神的同时人也吓精神了,下巴重新搭在了池染之的肩膀上,默默猫起了手手。

        池染之带着苏沐一路来到了寝殿,抱着困得东倒西歪的苏沐到寝殿隔间的浴池洗漱。池水的温度正好,池染之直接抱着苏沐走进浴池,坐在池水下的台阶上,帮苏沐卸去了伪装和易容。

        两人的衣物随意的扔在浴池边,苏沐靠在池染之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池染之轻抚苏沐的脸庞,看了苏沐良久,才轻轻的帮苏沐沐浴。

        苏沐困倦的睁开眼,看着池染之脸上的面具发呆,却一直没出手。

        池染之一边给苏沐洗澡一边等着,可直到洗好了苏沐也没动手。

        他垂眸看了苏沐一眼,将苏沐的手攥进手心,笑道:“怎么,不搞偷袭摘我的面具了?”

        苏沐:“……”

        池染之握着苏沐的手去摘自己的面具。

        苏沐却将手抽了出来,看了池染之片刻,眸中闪过一抹黯然,闷闷不乐,半晌才喃喃道:“不要摘。”

        池染之:“……”

        苏沐避开池染之的视线,“我自己洗。”

        话落,伸手推开池染之,往浴池中央走了几步,垂眸看着水面,有一搭没一搭的洗着。

        池染之看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苏沐心中烦躁难安,拍着水玩了一会儿,忽然被人从身后抓住了手腕。

        苏沐感受到身后的气息,顿时一惊,回头一看。

        虽然戴着面具,可他清楚的知道身后之人分明是池染之,然而现在……给人的感觉又成了顾临渊。

        “原来,沐沐想玩点新奇的。”

        苏沐:“???”

        顾临渊笑了一声,一把将苏沐捞起,往寝殿走去。

        第二天中午,池染之从层层轻纱床幔中出来,披上外袍,摘下面具,回眸笑看了还在酣睡的苏沐一眼,轻轻合拢床幔,向寝殿外走去。

        临渊城气候温暖,轻纱窗幔挡不住透过窗棂照进来的灿烂阳光,苏沐哼了一声缓缓醒来,发现池染之不在。

        他蹭了蹭软枕,发了一会儿呆,惦记着池染之到底是怎么做到变成顾临渊而毫无破绽的。

        他可以确定并非双重人格。

        苏沐想了想,起身来到浴池,发现他们昨天穿的衣服还没来得及让人收走,连忙去翻池染之的衣袖,将袖袋里的东西都抖了出来,最后翻出一个小药瓶来。

        打开瓶塞闻了闻,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

        苏沐眼睛一亮。

        这和顾临渊身上的气味一样。

        苏沐倒出一粒弹珠大小的雪白药丸来,放在手心看了看,又闻了闻,分析着里面的成分。

        这药丸应该可以改变一个人身上的气味,用内力可以驱散。

        可气质和给人的感觉又是怎么变的?光靠演?

        一时没有答案,苏沐干脆继续研究手中的药丸,又闻了闻。

        如果我吃下去会怎么样?

        苏沐将药丸放到嘴边。

        正在这时,池染之办完事回到寝殿,在浴池边找到苏沐,恰好见到苏沐的动作,“那个不能吃。”

        苏沐听到声音,转身看到池染之大步向他走来。本来苏沐还有些犹豫,可此刻瞬间将犹豫都忘在了脑后,凭着一股不知道哪来的就想和池染之对着干的冲动一下将药丸吞了。

        走到苏沐跟前却晚了一步的池染之:“……”

        他无奈扶额,“怎么什么都敢吃?”

        苏沐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池染之,眼眸里有眷恋,还有躲闪,扭过头:“哼。”

        又没毒。

        不就是……

        苏沐忽然蹙了蹙眉,嗅了嗅自己。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鱼腥味和汗味,混杂着阳光和大海的味道,在顾临渊身上不怎么难闻,可怎么到了他身上,就让他好像变成了……

        一条腌制入味的咸鱼?

        苏沐呆坐在浴池边,一脸的怀疑人生。

        池染之看着苏沐如遭雷击的模样,忍俊不禁。

        他垂眸看着苏沐,唇角微翘:“小笨鱼,你今天是想红烧,还是清蒸?”

        苏沐愣愣的抬头看向他:“???”

        池染之想了想,“还是爆炒吧。”

        话落,将人打横抱起,向层层床幔中走去。

        夜色逐渐笼罩整座羡鱼宫,银色的月光染透了层层轻纱。

        池染之揽着哭红了眼睛的苏沐,端过茶盏,苏沐伸手去接,池染之端着茶盏的手却躲开了。

        他垂眸看着眼巴巴的瞅着茶盏的苏沐:“还敢乱吃东西吗?”

        苏沐哑着嗓子:“不敢了。”

        池染之这才将茶盏递到了苏沐的唇边。

        苏沐捧着茶盏,吨吨吨一阵牛饮。

        池染之捏了捏苏沐的脸颊:“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秘密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跑了吗?”

        苏沐喝完水,捧着茶盏垂眸沉默片刻,神色落寞:“因为我很危险。我怕你们会因此杀了我。”

        池染之:“……什么?”

        苏沐面无表情的重复:“因为我很危险。”

        “……”

        池染之笑了。

        “危险?”

        他慵懒的靠坐在床头,屈指轻轻刮了下苏沐的睫毛。

        “你有我危险吗?”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287032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