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61章 第 61 章

第61章 第 61 章


苏沐瞪了皇帝一会儿,  直起身在殿门前站好,板着一张小脸,双手揣在衣袖中,  微微抬起下巴,迈开腿趾高气扬的踏进了勤政殿中。

        众臣松了一口气,转身给他行礼。

        皇帝笑眯眯的看着目不斜视的走进来的苏沐,  挥了挥手,  让大臣们下去了。

        苏沐一步一步十分镇定的走进大殿中,  实际上揣在衣袖中的左手握着几个小球,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勤政殿,在一开始看好的位置,也就是勤政殿的正中心站定,盯着皇帝突发奇想——

        如果他粗暴无礼无法无天的话,这个家伙会更讨厌他吧?一定会立刻把他赶出去。

        苏沐测量了下自己现在离御案的距离,  他现在站的是他计算好的进可攻退可守的距离,  如果要无礼的话,  就得近点……

        苏沐蹙眉。

        皇帝饶有兴致的看着兀自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的苏沐,见苏沐站定不动,皇帝刚要开口,  就见苏沐似乎打定了注意,又向他走近了几步,走到了御案前,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从揣着的长袖中抽出一只手,下一瞬“啪”的拍在了御案上,  将御案上的茶盏拍的轻轻震了一下。

        皇帝:“……”

        鹤翔:“……”

        宫人们:“!!!”

        “嘶!”

        苏沐倒吸了口气,  甩了甩手。

        劲用大了。

        苏沐倏的将手藏回袖中,  咬牙忍了忍手上的疼劲,抬抬下巴,直直盯着皇帝,大声道:“我要工部!”

        面圣不行礼+拍桌子+大吼,嗯,够无礼了。

        苏沐微微歪头,瞪大眼睛,仔细盯着皇帝,不放过皇帝的一丝反应。

        皇帝:“???”

        他看着苏沐,沉默片刻,问:“你要什么?朕没听清。”

        苏沐:“……”

        苏沐身上汗毛直竖,忍不住后退一步,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纱布,又很快将手揣好,捏住一颗小球,心才定了下来。

        他重新瞪着皇帝,抿了抿唇,理直气壮:“我要工部!”

        说完,又后退了一步,仔细盯着皇帝的表情。

        皇帝现在……没有表情。

        苏沐:……

        生气了?

        太好了!

        快点讨厌我赶我走走的远远的我要去远洋!

        皇帝看了一眼苏沐脖颈上的纱布,又看了苏沐半晌,笑道:“好啊。沐沐是要帮朕制作厉害的武器吗?那么,工部从今日起,便交由你主理。”

        苏沐:“……???”

        苏沐盯着皇帝看了一会儿,好吧,虽然大讨厌没有赶他走,但是将工部拿过来,大计划的第一个小目标达成了。

        不过,大计划整个周期要两年,他还是想要快点,让皇帝厌恶他赶他走才是效率最高的。

        他瞪着皇帝,纳闷:这个家伙没生气吗?

        没关系,没关系,我还有准备。

        只要一样怎么能叫贪得无厌呢?

        于是,苏沐从袖袋中抽出一张纸,展开,走上前拍在御案上,“我要这里!”

        拍完他就揣起手后退了两步。

        皇帝垂眸看向那张纸,鹤翔也看过去,发现那是……皇帝准备在西郊建的皇家园林,占地五千亩,如今刚刚平整完土地,准备动工。整个园林设计都是皇帝最喜欢的风格,是皇帝过寿辰给自己的礼物。

        苏沐盯着垂眸看着图纸不说话的皇帝,眼里溢出得意的笑。

        哼,要抢你的心头肉,你应该生气了吧?应该舍不得了吧?

        皇帝抬眸看向苏沐,正看到苏沐得意的小模样,笑了:“沐沐要这里做什么?”苏沐:“当然是做军工厂了。”

        皇帝笑道:“好。”

        鹤翔:“!!!”

        苏沐:“……”

        苏沐眨巴着眼睛,疑惑的打量着皇帝。

        我是不是没解释清楚?

        于是,苏沐补充道:“这个军工厂是我自己玩的,里面生产了武器也不给你用!”

        朝廷连铁都管的那么严,他占用那么多土地给自己做军工厂,生产武器,却不给朝廷用,都快相当于谋反了,应该生气了吧?

        苏沐摸了摸脖子,又摸了摸袖袋中的小球。

        没关系,如果为此要动手杀他,他就一不做二不休,炸了这座勤政殿再说。

        皇帝打量着苏沐,端起茶盏轻啜了一口,嘴角噙着笑意,悠悠道:“可以。朕昨日还在反思,之前大兴土木建设皇家园林的想法过于劳民伤财。如今与匈蛮战事方息,朕身为一国之君,应居安思危,不可就此懈怠,贪图享乐。这皇家园林不建也罢,就给沐沐吧。”

        苏沐:“……”

        这么离谱的要求,这个家伙为什么要答应?

        苏沐板着脸又重复了一遍重点:“我造了兵器也不给你用。”

        皇帝看着他笑道:“随你。沐沐高兴就好。”

        苏沐看着皇帝,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过了好一会儿,苏沐回过神。

        这个天下头号大骗子,一定又是演的!

        不知道又打算怎么骗他。

        他才不会上当!

        苏沐一脸警惕的审视着皇帝,向后退了一步。

        皇帝:“……”

        皇帝看着苏沐,放下茶盏,起身走向苏沐。

        苏沐盯着皇帝,向后又退了一步。

        好在苏沐还有准备:“我要国子监!”

        看我多贪得无厌快讨厌我!

        皇帝又向苏沐走了一步:“好。”

        苏沐下意识的后退,继续出牌:“我要人,可以完全给我掌控生死的那种。”

        皇帝慢悠悠的走近苏沐:“鹤翔有一批刚训练好的死士,交给你。”

        苏沐不断的后退,无论皇帝从哪侧接近他,苏沐一直面对着皇帝。

        就像一株向日葵,始终正面对着太阳。

        皇帝垂眸看着小向日葵,笑了。

        两人在勤政殿中走出了个不规则曲线。

        苏沐继续出牌:“夜方给我的金矿都还给我,不给你了。”

        皇帝笑道:“可以。”

        苏沐:“……”

        苏沐:“温家之前赔偿给我的产业也不给你了,还给我。”

        皇帝:“好。”

        苏沐瞪着他,顿住脚步,气呼呼的伸出手:“我给你的十个小球,还给我!”

        皇帝垂眸笑看着苏沐:“不还。”

        苏沐:“???”

        皇帝趁着苏沐愣住的时候,伸手撸了把苏沐的头毛,“还想要什么?”

        苏沐回过神,后退了一步,瞪向皇帝的手,仿佛那手上涂着剧毒,忍不住抬手像拂去尘埃那样自己拂了拂的头发。

        皇帝眸色一沉,看到苏沐的神情,在心底叹息一声。

        “还想要什么?”

        苏沐茫然。

        他准备的牌,都打完了……

        皇帝笑道:“沐沐可以好好想想,不着急。”

        苏沐捧着一大堆文书和地契从勤政殿出来,神情都是懵的。

        他看向虚空中。

        我是不是……要少了?

        可恶!

        是我贪得无厌的不够?还是他不讨厌贪得无厌的人?他到底讨厌什么样的人?我一定要努力成为那个样子!

        工部刚刚接到圣旨,此后将由乐逸亲王主理,苏沐便带着人来了。

        工部尚书召集了工部众人,过来见过这位新鲜出炉的顶头上司。

        从今日起,他们不可避免的卷入了储位之争,并且被动的划分到了苏沐这一边,此后命运前途都将跟苏沐息息相关,不管愿不愿意。

        苏沐这一路上想明白了。

        皇帝之所以将工部给他,还任由他建立新的军工厂,一定是想最后摘果实。毕竟现在他是皇帝,什么都是他一句话的事。

        不过,皇帝这么想的话就打错算盘了。

        苏沐早就计划好,武器的制造他会细分成很多的领域,而且主要集中在材料和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并且不会告知任何原理。至于最后的组装和生产,也不会用到朝廷的任何人。

        如果最后皇帝想摘现成的果实,那么最多只会是一堆零散的材料,和一些最最基础的材料的冶炼方法。

        工部众人给苏沐行过礼后,苏沐没废话,直接拿出一沓军工厂的设计建筑图纸来,在工部挑出一半他认为合用的人,去西郊军工厂负责前期的筹建工作。

        至于安保和监督,从鹤翔那里交接过来的那批死士已经先去了西郊。

        苏沐吩咐完,便做了甩手掌柜的,走了。

        工部众人看着图纸,总觉得风格有些熟悉。

        他们看看苏沐的背影,又看看图纸。

        军器所所正拿出之前的那些突然出现的武器图纸,放到这些图纸边对比片刻后。

        所有人:“……!!!”

        从工部翘班出来,苏沐直接去了沄乡酒楼。

        哼,他今天也要夜不归宿!

        公主府

        子时,池染之刚回到公主府,就听到了今日宫里发生之事。

        池染之听着属下汇报着苏沐的战果,沉默片刻,刚要向寝殿走去,却听宫嬷嬷道:

        “主上,沐沐还没回来。”

        池染之看向宫嬷嬷。

        宫嬷嬷:“浮光着人传信回来,沐沐现在还在沄乡酒楼。”

        池染之:“……”

        沄乡酒楼

        纨绔们喝酒划拳行酒令,投壶摔跤吹牛皮,吃喝玩乐打算通宵达旦,热闹极了。

        苏沐坐在纨绔堆里,吃饱喝足玩够了,正捧着一杯果酒听人吹牛。

        听着听着,苏沐突然想到,如果他直接要皇位会怎么样?

        肯定不会给。

        不过……

        苏沐眼睛一亮,也许可以这样……

        苏沐一边小口小口抿着酒喝,一边眼珠咕噜噜的转着,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两壶。

        就在此时,“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众纨绔刚要开骂,就见到了门口站着的那尊——活阎王。

        纨绔们是第一次见到池染之的男装,这气势,这可怖的压迫感——加倍升级。

        “公……”

        他们刚要叫公主殿下,但想想不对,一时不知道该叫什么。

        宣赫吓得直哆嗦,直接来了一句:“哥!”

        池染之扫了他们一眼:“滚。”

        纨绔们:“好嘞!”

        麻溜的滚了。

        池染之垂眸看向苏沐。

        苏沐盘腿坐在坐垫上,仰头看向池染之。

        哼,我夜不归宿一次就生气了?

        我都气了好久了!

        不对,竟然跟我摆脸色!?

        苏沐更生气了。

        他“啪”的将酒杯拍在杯盘狼藉的矮几上,梗着脖子,怒瞪池染之:“瞪什么瞪!许你夜不归宿,到我就不行了?”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哼。

        池染之看着脸颊因醉酒而染上绯色、眼里水光潋滟、委屈巴巴的苏沐:“……”

        他走到苏沐身前,屈膝半蹲,看着苏沐,笑了:“我错了。”

        “哼。”苏沐双手抱臂,扭过头去,闭眼不看他:“你错哪了?”

        池染之笑着悠悠道:“错在……不该让沐沐一个人独守空房。”

        苏沐睁开眼:“???”

        他扭头看向池染之。

        好像哪里不对,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苏沐被酒精麻痹的脑子懵懵的,蹙眉努力思索怎么反驳。

        池染之伸出手,隔着矮几直接将人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苏沐坐在池染之的右手小臂上,左手搭着池染之的右肩,看着池染之的脸庞,眨眨眼,又瘪瘪嘴,最后双臂环住池染之的脖子,下巴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蹭了蹭,“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池染之抱着苏沐下了楼,向门外的马车走去,闻言脸上的神情更加柔和,“对不起。”

        苏沐冷哼一声,将鼻子和嘴巴都埋在池染之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夜色,池染之抱着他上了马车后,马车缓缓行驶。

        苏沐看着车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道:“之之,你不会累吗?”

        池染之轻拍着苏沐的背柔声哄着:“不会。我不累。”

        苏沐垂下眼睫:“我们直接走吧,好不好?我不想你累坏了。”

        池染之没答。

        苏沐哼了一声。

        马车徐徐前行,苏沐听着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道:

        “师父说,熬夜是不好的。”

        池染之笑着轻拍着苏沐的后背:“嗯。没关系。我比较特殊,从小到大,一天只要睡够两个时辰就可以精力充沛。沐沐不用担心。”

        苏沐鼻尖蹭了蹭池染之肩膀的衣料,闷闷道:“你不要太辛苦了。”

        池染之轻哄着:“好。”

        过了一会儿,苏沐轻轻道:“我会心疼的。”

        池染之的手一顿,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他看着怀中的苏沐,深不见底的凤眸里,缀满了星光。

        “嗯。”

        苏沐不好意思的用鼻尖蹭了蹭池染之的脖颈,过了一会儿,趴在池染之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沐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才发现有些不对。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自己正窝在池染之怀里,池染之正侧躺着,垂眸看着他笑。

        苏沐:“……”

        他昨夜喝了两壶果酒,醉的十分彻底,完全没印象自己见过池染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苏沐瞪着池染之。

        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样想着,苏沐冷哼一声,起身绕过池染之下了床往外走。

        池染之坐起身看着苏沐:“……???”

        苏沐气咻咻的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忽然顿住,转过身,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来,瞪着池染之大步走到床边,将图纸塞进池染之的手中,冷哼一声:

        “请帮我转交给临渊城的工匠,谢谢!”

        话落,给了池染之一个白眼,转身出了寝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往辉月楼去了。

        池染之:“……”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273963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