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真少爷靠拆家苟出甜宠剧本 > 第62章 第 62 章

第62章 第 62 章


池染之展开图纸,  看了良久,笑了。

        苏沐在辉月楼洗漱完,正在吃午饭的时候,池染之过来了。

        苏沐叼着块糖醋排骨抬头看到池染之,  眼睛亮了一下,  又很快垂下眼睫假装没看见,  板着张小脸专心致志的继续啃排骨。

        池染之站在桌前看着苏沐吃饭看了好一会儿,  笑着走到苏沐身边的椅子落座,  伸手慢条斯理的给苏沐剔排骨,  将剔好的肉放在一个碟子里,  切成小块,  放到苏沐面前。

        “临渊城的工匠收到礼物了。他很喜欢。”

        苏沐:“哼。”

        苏沐啃完了一块排骨,放到一边,看了看盘子里完整的排骨,又看了看碟子里的剔好的肉,纠结。

        池染之又拿了一块排骨剔着,笑道:“今天不出去了。”

        苏沐眼睛一弯,  忍住不看池染之,  目光仍旧落在排骨上。

        池染之悠悠道:“明天也不出去了。后天也不出去了。”

        苏沐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向池染之,眼睛亮晶晶的,“真的?”

        池染之看向苏沐,“真的。”

        苏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又冷哼一声,低头去吃碟子里切好的肉。

        吃了两口,  苏沐瞅了瞅不远处盘子里的鱼,  又吃了两口,  偷眼瞧瞧正在给他剔肉的池染之,  又看了眼鱼,伸出筷子夹了最嫩的一大块鱼肉,放在干净的碟子里,专心挑刺。

        池染之一顿,看向苏沐。

        苏沐格外仔细认真的挑好刺,将鱼肉放进另一个干净的碟子里,悄悄推到池染之面前,抬头却见池染之正看着他,眨了眨眼,凶巴巴道:

        “瘦了。吃鱼。”

        池染之笑了:“好。”

        苏沐冷哼一声,去吃自己的肉了。

        忽然听池染之道:“沐沐喂我吃。”

        苏沐:“……”

        他瞪了池染之一眼,环视一周,发现伺候在一旁的浮光掠影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想了想,看向池染之:“你还没喂我呢。”

        池染之笑着夹起一块切好的糖醋排骨的肉,喂到苏沐唇边:“沐沐吃。”

        苏沐看着池染之,忍了忍,没忍住,笑了,嗷呜一口吞了肉,嚼了嚼,眼睛笑的弯弯的,夹起一块鱼喂到池染之嘴边:“之之吃。”

        池染之将鱼肉叼走,又喂了苏沐一块肉。

        两人互相喂来喂去,喂了半个时辰,吃饱喝足,池染之拉着苏沐的手去花园散步。

        天气晴好,苏沐披着大氅,暖洋洋的,走着走着便不想走了,抱着池染之的手臂拽住池染之:“背着走。”

        池染之看着他,无奈的笑着躬身,将苏沐背了起来。

        苏沐趴在池染之的后背上,双手搭在池染之的肩膀上,悬着的两条小腿晃了晃,“驾~”

        池染之的表情无奈极了,但凤眸里满是笑意,“掉下来我可不管。”

        苏沐连忙双手搂住池染之的脖子,“掉下来就赖上你了!哼!”

        池染之笑了,背着苏沐在花园里跑了起来。

        整座花园中,都洋溢着苏沐的笑声,偶尔还有池染之故意吓他导致的惊呼声。

        闹够了,池染之拉着出了一身汗的苏沐沐浴更衣过后,来到书房,将苏沐揽在身前,铺开宣纸,研好磨,教苏沐画画。

        苏沐握着毛笔,眼珠一转:“我要画大海和大帆船,能远洋的那种!”

        池染之:“……”

        池染之吻了吻苏沐的头顶,握着苏沐的手,教他画蔚蓝的大海和天空,然而刚画了一朵云,还没画船,苏沐道:“我自己来。”

        池染之以为他要学着画另一朵云,便松开了苏沐的手,苏沐沾了沾黑色的墨汁,忽然转身将笔尖往池染之脸上点去,“不许动。”

        池染之挑眉,任由苏沐落笔。

        苏沐成功的在池染之鼻尖上点了一个黑点,见作恶成功,又迅速在池染之两边脸颊上各画了三道,完成后仰头笑眯眯的看着池染之:“其实我想画的是大花猫,哈哈哈哈哈哈!”

        池染之看着苏沐,也笑了,“那沐沐知道我想画什么吗?”

        苏沐眨眨眼,连忙双手捂住脸:“不让画!”

        池染之笑着单手抱起苏沐,另一手拿着画笔和颜料盘向寝殿走去。

        苏沐歪歪头。

        画画还需要换地方?

        等他被放到床上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第二日中午吃完饭,两人坐在软塌上欣赏着窗外的美景。苏沐懒洋洋的靠在池染之怀里,手里把玩着池染之的手。

        池染之看着苏沐,问道:“沐沐要西郊那片土地,是想做什么?”

        苏沐动作一顿,眨眨眼,抬头看了池染之一眼,跪坐起来,趴在池染之肩膀上,凑到池染之耳边神秘兮兮的道:“保密。”

        池染之笑道:“这样啊。那我们继续画画。”

        说着,抱着苏沐起身往床边走。

        苏沐连忙挣扎:“不画了不画了!”

        池染之兴致正浓,假装没听见,走到床边将苏沐放在床上,就要去扯床帐,苏沐见大事不妙,连忙道:“我有礼物送给你!”

        池染之扯床帐的手顿住,看向苏沐:“嗯?”

        苏沐连忙跑下床,到自己的密室拿出一大堆东西来,一股脑扔在床上:“都是给你的!”

        苏沐一个个介绍:“这个,温家赔给我的产业。这个是夜方赔给我的金矿……”

        说完,苏沐得意洋洋的抬头看着池染之,“都是从皇帝那里要回来的,都给你!”

        池染之垂眸看着苏沐良久,笑道:“都给我了,那沐沐怎么办?沐沐在西郊的那个秘密,不也要花很多钱吗?”

        提到这个,苏沐双手叉腰,下巴一抬,理直气壮:“当然跟大骗子要啊。他不是说他不缺钱吗?”

        池染之:“……”

        池染之笑了,一手揽住苏沐以防苏沐逃跑,一手扯下了床幔:“那我要好好谢谢沐沐了。”

        苏沐:“!!!”

        深夜,池染之悄然离开寝殿,来到书房。

        宫雅、宫梅、宫兰等人以及其他暗部成员早已等在书房中,向池染之一一汇报。

        最后,一名暗部道:“我们安插在乾朝海军中的人已经准备就绪,只差一次海战,便可攫取军功,纷纷升至更重要的位置。”

        宫雅:“现在只待时机成熟,放西番攻打进来,之后,乾朝海军便很大程度上掌握在我们手中了。”

        池染之沉默片刻,淡淡道:“岭南,该动一动了。”

        “领命。”

        半个时辰后,池染之回到寝殿,躺在苏沐身旁,将苏沐揽在怀里,看了很久,轻吻了下苏沐的头发,渐渐入眠。

        两天后。

        池染之陪着苏沐吃完早饭,哄道:“沐沐,我要出去一趟,天黑之前回家,好不好?”

        苏沐看着池染之,沉默片刻,“嗯。”

        池染之轻吻了苏沐额头一下,带着人从密道离开了。

        苏沐想了想,准备进宫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

        苏沐换上亲王服,带着王府亲卫准备先去工部看看,走到一半时,他听到前面不远处的一所官署后传来议论声。

        “呵呵,池染之竟然还不赶紧改名换姓,一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野种,也敢用皇家姓氏!”“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就是。现在身份不明不白不尴不尬的住在公主府,也好意思!”

        “他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男王妃吧?哈哈哈……”

        “他之前仗着公主的身份作恶多端,我已找好证人,准备好奏折,今日定要好好参他一本。”

        ……

        苏沐带人走到那官署和官署之间的小巷附近,只见有一群御史正凑在一起大声议论,仿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一般。

        在他必经之路上,大声骂之之?

        苏沐看向身后的浮光掠影。

        浮光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上前轻声道:“是镇国公那边的人。”

        苏沐:“镇国公故意激怒我?”

        浮光:“这些御史嘴皮子很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们,反而经常被他们抓住话柄小事化大。虽然官职低,却是朝中最不好招惹之人。”

        苏沐看着那些人,笑了。

        那群御史早就看到了苏沐,却假装没看到,反而提高了声音。

        苏沐带着众人走到他们跟前,二话不说,直接对身后的亲卫下令:“给我将他们统统拖下去揍一顿,揍得知错了为止!”

        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苏沐的御史们:“你!”

        亲卫领命上前,没等他们说话,便将他们堵住嘴,拖到小巷里面一阵拳打脚踢。

        一刻钟后,周围围了许多各官署的人,看看苏沐,又看看小巷里面的拳脚声,对着苏沐的方向小声议论纷纷。

        苏沐毫不在意,见周围人越来越多,反而还有些满意,他慢悠悠的走进小巷里,亲卫们见他进来,停了手,将人押着趴跪在苏沐面前。

        苏沐垂眸看着刚刚骂池染之骂的最欢的为首之人,抬脚踩在那人肿成猪头的脸上:“还敢非议他吗?”

        那人不服气的瞪着苏沐,眼中却闪过得逞的恶意:“就算你贵为亲王,也不能殴打朝廷命官!何况我们御史风闻奏事,你……”

        苏沐收回脚,指了指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佩,“认识这个吗?”

        那人:“……”

        苏沐:“哼,继续!”

        直到从这些人嘴里逼问出那些所谓的证人,苏沐派亲卫将证人们请到王府之后,才放了已经开始不停求饶的众御史。

        苏沐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官员,扬声道:“池染之生父乃皇室宗亲,天踏了,他也姓池!若再敢有人非议他,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苏沐环视了周围一眼,带着人去了工部,等着有人去告状。

        皇帝这次一定会讨厌我了吧?

        哼。

        苏沐没有换值房,还是在之前的那一间。

        工部被他抽调了走了一半人去西郊,人手不够,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只有苏沐这个甩手掌柜的优哉游哉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

        终于,鹤翔亲自过来传他觐见。

        勤政殿。

        苏沐到的时候,御史大夫带着被打的御史在这里,一脸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给属下要个说法的气愤模样。

        皇帝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向日葵,还没开口,苏沐恶人先告状:

        “我有龙纹玉佩,不能横着走吗?”

        皇帝:“……”

        御史大夫:“亲王殿下,你……”

        苏沐却没看他,也没搭理他,而是一甩袖,指着鼻青脸肿的众御史,瞪着皇帝,怒不可遏:“他们凭什么骂之之?!”


  (https://www.uxiaoshuo.cc/88909/88909875/9271293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