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明*******传 > 第8章 孙二之女(一)

第8章 孙二之女(一)


坤宁宫内,张嫣正认真的绣着一个荷包,眼见她的手中的针在布中灵活的穿梭着,荷包也已绣成大半,隐约看出来是朵并蒂莲。阿奇在一帮拿着书背着唐诗,偶尔走到张嫣面前看荷包秀的如何了。

        “皇后娘娘绣着荷包可是要给皇爷。”阿奇突然放下书,语气俏皮的问道。

        “贫嘴。”张嫣嘴上赶紧反驳,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让你办的事情可办好了?”

        “赵选侍名下的答应近侍全被魏进忠等人降发南京,奴婢已让友人在南京打点好了,他们不会太苦。至于赵选侍奴婢与安乐堂内官侯长子相识,侯长子已经将赵选侍的遗体就地埋葬,并没有和宫人一起焚烧。”阿奇看着张嫣,心中不觉为这帮人同情。

        “本宫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张嫣放下手中未完成的荷包,深深叹了口气。前几日王亮跪在她面前时痛苦的样子历历在目,而她身为中宫皇后却只能帮到如此。

        突然,一抹娇小的身影奔入坤宁宫,是段玉娇。由于奔的太快,她气喘吁吁的靠在门口,身上香汗淋漓。

        “娘娘你慢点,奴婢跟不上了。”紧接着,后面两个宫女也跟了上来。其中一个是曹静照,另一个张嫣十分面生。

        “娇儿这是怎么了。”张嫣忙站起身,将段玉娇扶了起来。

        “嫣儿你还不知道吗?现在宫里传开了关于你的谣言,说你并非为张国纪之女,而是强寇孙二之女。我也是在宫后苑散步之时听到几个宫女闲谈才知道的。”段玉娇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

        “这是什么情况?”张嫣愣在了原地,杏眼中带着疑惑。

        面生的宫女见张嫣发愣,连忙回答道,“奴婢名为范琴,与曹姐姐一样都是乾清宫宫人。就在今日宫中满是这类谣言。而先下最糟的是皇爷他似乎相信了。”

        “我与琴妹妹二人也是看见皇爷大发雷霆于是才赶了过来,正好路遇纯妃娘娘便一起来了。”曹静照急的直跺脚,“现在一些长舌妇甚至都在背后笑娘娘是“孙”皇后,甚至有的都在挑拨皇爷废后呢。娘娘最好赶紧去和皇爷解释清楚。”

        “先不要急,本宫现在不能去和陛下解释。”听了他们这番描述,她大脑中快速分析着,缓缓说道。“陛下现在正在气头上,若是本宫去了只会火上浇油。并且为何事情会发生并发展成如此情况本宫想定是有人故意推波助澜,现在去了岂不如了他们的意。”

        “既然如此,我们得先等待吗?”范琴不解的眨着她那双灵动的桃花眼,她万万没想到张嫣居然如此淡定。

        “自然。”张嫣继而用手招呼阿奇过来,“阿奇,你去做点条头糕,再配上毛尖茶。大家一起来打叶子牌。”

        乾清宫内此时格外安静,只有二三个小火者在清洁桌面,他们只得快速打扫,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眼前杀气腾腾的万岁爷。

        一旁的魏进忠此时也紧紧低着头,眼角偷偷看着朱由校面无表情的脸。他知道,这个表情说明朱由校已经愤怒至极了。

        “魏进忠,你说的可是真的。”朱由校眼皮微抬,声音听不出感情色彩。

        “此事为真。臣今日听属下尚衣监内官杨正朝所言。他截获了了皇后娘娘派安乐堂内官侯长子偷传宣的懿旨,上面则是恭贺皇后生父强寇孙二的话语。并且据下人调查下来,钟鼓司的内官刘进居然为皇后娘娘的亲兄弟,当初正是给了负责选秀的太监刘克敬不少好处,皇后才得以最终入选。并令臣等震惊的是,奉圣夫人派人去皇后家乡调查了一下,发现祥符县早已传遍谣言,眼下百姓们均在看宫内的笑话呢。”魏进忠将头抬起,一字一句说道。他从朱由校刚出生时就伺候于身边,早摸得清朱由校的脾气,只要稍稍挑拨,便能触动他的怒火。

        “客妈妈从皇后家乡带来的二人现从何处?”令魏进忠意外的是,朱由校并没有他想象中开始大发雷霆,而是继续问道。

        “此二人一人为当地知县宋八,另一人为慈恩寺僧人玄净。现如今均在奉圣夫人的府邸内住着。据僧人玄净所言,孙二于十五年前与其妻隋氏有了个女儿,但因为当时贫穷养不活,只得把女儿收养于慈恩寺。后因张国纪无女,则来到慈恩寺抚养了此女。”魏进忠看着朱由校继续说道,他深信只要越说越过分,朱由校必定暴跳如雷,废后之举势在必得。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朱由校用手扶住了晕眩的太阳穴,缓缓说道。

        “那皇后娘娘若果真身世不清不楚,陛下可要打算”魏进忠眼看朱由校并没有任何行动,不仅疑惑的问道。

        “魏进忠,你管得太多了。”朱由校瞟了一眼魏进忠,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手中的笔顿时被折成两半,笔尖的墨水溅的满手都是。

        “臣死罪。”魏进忠连忙跪下磕头,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不觉多言了几句。

        “还有,将负责选秀的刘克敬发配凤阳,随你们处置。”朱由校并没有管满手墨水的手,冷眼看着魏进忠,朱唇微启道。

        坤宁宫内,张嫣正独自看着书。宫女们也被叫了出去,房间内十分安静。

        就在这时,两个小身影窜了进来。张嫣放下书定睛一看,正是五公主朱徽妍和六公主朱徽婧。此刻她们两个趴在门口,正对着张嫣笑的天真烂漫。

        “怎么不见媞媞和由检。”张嫣放下书,看着二人问道。

        “五弟今日的习字任务没有弄完,东李不让他和我们出来玩。西李凶巴巴的,一向拘束着八妹不让她和我们来往。今儿八妹本来和我们一道出来了,谁知被西李逮着只得回去了。所以就只有我俩了。”徽妍看着张嫣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

        阿奇端了一盘栗子糕和两碗枫露茶过来,两个小家伙顿时乐开了花,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

        “皇嫂这边的糕点可真是好吃。平日母亲都很少给我们吃这种糕点,说吃多了对牙不好。今日可以大饱口福了。”徽婧口嚼着糕点含糊不清的说道,筷子又夹起一块新的糕点。可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这味道可真像从前皇祖给我们吃的一般香甜。”

        “你们皇祖一定很疼你们。看你们兄弟姐妹几个感情也真好。”张嫣也夹起一块栗子糕慢慢吃了起来,清甜爽口,阿奇的手艺果真好。

        “当然了。虽然皇祖不喜欢父皇,但对我们皇孙、皇孙女几个可疼了。每次看到我们都会给我们吃些糕点。可惜他去了。”徽妍想到从前与皇祖的场景,不由怀念到。

        “我尚在民间时有听到不少宫内奇闻,说神庙偏爱郑贵妃所生的福王,虐待太子皇孙。现在看来尽是一派胡言。”张嫣想到自己小时候经常听到民间流言,忍不住问道。

        “这些造谣生事的人也不怕闪到自己舌头。皇祖父皇对我们可是好极了。”徽婧一听到民间居然如此谣传她们皇家之事,气的小脸涨红。

        “现在皇祖父皇都去了,大哥哥也当了皇帝,变得忙起来了,几日也不得见的。以前皇祖还在位的时候大哥哥可是最爱闹的,要他读书总是静不下心,但要他爬树玩闹他可样样在行。”徽妍想到了朱由校,连忙回忆起小时候愉快的事情。“据我娘说他婴年时有一次用右手小指在殿门口抠土。结果父皇来了,客氏赶忙将他抱起,大哥哥指甲被树叶和土块勾伤,直接哭了。父皇好生劝慰,说不哭不哭,破了会寿命长。也不知道大哥哥会不会长命百岁呢。”

        张嫣看着面前这两个小丫头一幅天真烂漫的模样,忍不住想起那日朱由校因客氏出宫而大发孩子脾气的场景。

        几个月前朱由校也是于她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闹,看见皇祖父皇还能跑过去扑到怀里撒娇。现如今他最在乎的几个亲人都相继去世,他才舞象之年,却要收起昔日的活泼,承担起领导整个大明帝国的责任。

        她内心一紧,不由得心疼起来朱由校。

        “五妹,六妹,你们怎么在这?”突然,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三人朝门口瞧去,朱由校正站在门口。

        “大哥哥!”两个小丫头一见自己的哥哥来了,顿时跑了过去。徽婧在大哥哥的袖中掏啊掏,仿佛在寻找什么吃的。朱由校笑着拍了拍她们的头,像变魔法似得掏出了几块丝窝虎眼糖。

        两个小丫头拿到糖顿时兴奋的眉开眼笑,看着朱由校找张嫣有要事要谈,则心满意足的一溜烟走了,空旷的房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朱由校今日一听到谣言内心气愤之极,本是打算过来询问的,但见到张嫣则突然一阵心软,尽问不下去。良久才缓缓开口问道,“宝珠,你真是盗寇孙二的女儿吗?”

        张嫣脸颊顿时微微泛红,并没有立刻回答。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陛下若信这些谣言,则早日废后。臣妾不敢久辱宫禁。”

        “宝珠,你的头发乱了,朕帮你梳。”朱由校走到张嫣身边,拿起梳子轻轻的为她梳起了头。张嫣强颜一笑,并没有说话,只手里握着当初朱由校送自己的金钗。

        “朕听闻这些谣言当初确实很生气,甚至真想废了你。”朱由校打开梳妆台上的桂花头油,轻轻抹了一点在张嫣的发梢上,顿时发间花香四溢。“但朕舍不得。朕也想通了,不管你是谁的女儿,你都是上天赐予朕的宝珠。朕不会放手。”

        张嫣听到此,内心不觉震了震。一股暖流涌向心头,眼眶一丝灼热,眼泪流了下来。朱由校本还在梳头,见张嫣突然哭了,一时间手忙脚乱的,不知是继续梳头还是该给她手帕擦眼泪。

        “我没说重话吧。宝珠你别哭啊。”梳完头后的朱由校立刻拿出了手帕给张嫣擦了擦眼泪。但张嫣的泪水却越来越多,怎么擦都擦不完。他转眼在想自己是否有说重话,但有想不到什么。

        “宝珠先别哭,桌上还有栗子糕,赶紧吃一点。吃点糕点就不难受了。”朱由校眼见桌上还有两位公主没吃完的栗子糕,赶紧端了过来,用筷子亲手喂给张嫣吃。张嫣眼看朱由校居然亲手喂给她吃,只得用嘴接着,甜甜的栗子糕在嘴中入口即化,心里瞬间甜的像蜜泡过的一样。

        翌日,乾清宫内,魏进忠看着正认真雕刻木工的朱由校,又看了看同样一脸茫然的王体乾,忍不住问道,“皇爷还打算深究孙二之女的事情吗?”

        朱由校将手中的木雕拿起,吹了吹上面的木屑,缓缓说道,“这事闹的很大,确实得给大家一个交代。但皇后朕不打算废,不管她是谁的女儿,都是朕唯一的皇后。”

        “可是,这皇后身世不白也终究是问题。可会对国运不好。”魏进忠傻了眼,他万万没想到朱由校并不想追究张嫣的事情,他不死心,连忙继续说道。

        “滚。”朱由校顿时低吼了一声,狠狠的将手中的木头工具扔了过来。魏进忠急忙闪避,险扔到他身上。“不准再提了。”


  (https://www.uxiaoshuo.cc/88907/88907084/9276403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