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明*******传 > 第9章 孙二之女(二)

第9章 孙二之女(二)


坤宁宫内,张嫣正坐在窗前静静的发呆,手指在桌上轻轻的画着圈,朱唇微启,仿佛嘟囔着什么。

        突然阿奇带着曹静照和范琴二人走了进来,她急忙报告着打探到的最新消息。“娘娘,奴婢打探到是尚衣监内官杨正朝与几个女官在宫内散播的谣言。而且据奴婢所知,此案还扯到了奴婢的好友安乐堂内官侯长子。现在杨正朝、侯长子还有自称是皇后娘娘生父生母的孙二和隋氏、亲兄弟的刘进都已经被扣起来了。”

        “这怎么说?”张嫣顿时愣住了,前不久才听阿奇说过她有个在安乐堂的好友侯长子,她万万没想到此时他也被牵连。并且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多出了个兄弟。

        “娘娘,据奴婢在乾清宫内所知,他们认为是皇后娘娘派阿奇传懿旨给侯长子,侯长子再将懿旨传到宫外。结果懿旨被杨正朝所截。他们说这懿旨是恭贺皇后生父孙二的话语。并且他们还说娘娘你是贿赂了负责选秀的太监刘克敬,才最终得以入选。现在刘克敬也被发配凤阳了。”范琴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于张嫣。

        张嫣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前段日子赵选侍之死,她曾让阿奇找过安乐堂的朋友侯长子处理赵选侍的丧事。或许就是在那时被人盯上了。他们假借此事故意造谣说是传懿旨。她想了想,不禁连忙问道,“这懿旨确实存在吗?”

        “奴婢之前有偷偷翻过皇爷的桌子,确实有一封类似于此的懿旨,并且字迹与皇后娘娘的一模一样。”曹静照认真看着张嫣,缓缓说道。

        “并且据奴婢得知,奉圣夫人派人去皇后娘娘家乡调查,将娘娘家乡的二人带回了京城做人证。一个是你们家乡的知县宋八,另一个是慈恩寺僧人玄净。”范琴紧接着曹静照的话语,赶紧补充道。

        “宋八?”张嫣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大吃一惊。宋八此人正是当初淑女宋香儿的父亲,此次事情居然牵扯之人如此之多。

        她大脑中飞快的思考着目前的局势。能一下子扯到这么多人,必定是宫中最恨自己的客氏才能办到。她虽在她们家乡小有名气,但并非张国纪所生的事情没几人知道。只有还在诸王馆时与江琪闲聊时提了一嘴。此次事情又扯到了宋八,说明必定是江琪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宋香儿和客氏,她们利用自己的身世盘算了这么一步棋,好让朱由校废了她。

        张嫣想通了这一点后立刻来到了乾清宫。此时朱由校正躺在躺椅上逗猫玩,一见到张嫣来立马放下猫爬了起来,拿起凳子上的披风披到了张嫣身上。“入秋了天气冷,宝珠你这么不多穿点。”

        “陛下,孙二几人都还在吗?”张嫣将披在身上的披风裹紧,对着朱由校认真问道。

        “宝珠,朕信你。”朱由校看着眼前的张嫣,摸了摸她的脸庞,缓缓说道。

        “陛下,此时涉及臣妾的清白。并且此事闹的极大,臣妾不想给陛下负担。”张嫣眼神坚定的看着朱由校,认真说道。

        “行吧。”朱由校无奈的看了看眼前执着的张嫣,最终点头同意了。

        不久,几人都被带了上来,包括闻讯赶来的魏进忠。

        “女儿,十五年不见,爹好想你。”被带到眼前的孙二变脸变的极快,对着张嫣就好一顿痛哭流涕。张嫣不觉皱起了眉,一脸嫌弃的看着对方。

        “皇后娘娘,当初你生父孙二由于迫不得已,只得将还在襁褓中的你寄放在慈恩寺。为僧还给娘娘喂过米汤。”玄净一幅淡然的表情,对着帝后二人摆出了出家人的手势。

        “闭嘴。这是乾清宫,不是你们认亲的地方。”朱由校听不下去了,对着孙二就是一阵怒吼,吓得孙二和玄净立刻闭上了嘴。他转而看了看众人,突然疑惑道,“怎么少了一个人?”

        “回皇爷,奴婢查了后发现尚衣监并无叫杨正朝的人。只有一个叫陈永寿的人。并且此人在奴婢带大家过来的时候就服毒自尽了。”曹静照看着朱由校,认真的回答道。

        “服毒自尽了?”张嫣眉头瞬间紧锁,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此事变得越来越不简单了。

        “求皇爷明鉴,奴婢并没有假传懿旨,奴婢也不认识杨正朝。奴婢是被陷害的呀。”侯长子一见自己被带到乾清宫,经历了这么大冤屈,看着站在张嫣身旁的阿奇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陛下,微臣虽也是近日得知皇后娘娘的身世,但皇后娘娘确实是张国纪领养的。微臣可以作证。”宋八此时突然说道,他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张嫣,就是她害的自己女儿被沦为家乡的笑柄。

        “陛下,这诬陷皇后可是什么罪名。”张嫣听着面前这堆人喧闹的声音早已厌烦,看着朱由校缓缓问道。

        “诬陷皇后,当斩。”朱由校看了一眼张嫣,又看向他们,缓缓说道。

        孙二一听皇帝如此开口,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他原本因为偷盗被抓在监牢服役,结果被客氏魏进忠等人找到,让他认下张嫣为父,这样他就能凭借国丈的身份脱离服役的苦日子。若是此事不成,他别说脱离服役,就连小命都给送上。

        “刘进,你自称为本宫的亲兄长。但为何你与所谓的孙二父亲并不是一个姓。”张嫣转眼看向一旁的刘进,开口缓缓问道。

        “奴婢本名为孙进,因为家穷,早早就入宫了。入宫时候王安公公给自己改了名为刘进。”刘进看着张嫣只是问出了这样简单的问题,连忙回答道。

        “王公公早已没了,这可不是死无对证?”阿奇在一旁冷冷的看了一眼刘进,心中一阵鄙夷。他们为了彻底诬陷张嫣,可真是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哦?本宫本来看你怪可怜的,想看你会不会在本宫面前老实说话。既然你依旧如此诬陷本宫,那么之后受到惩罚的时候本宫也不会在对你手下开恩了了。”张嫣失望的看了一眼刘进,本想看他也只是个受人指使的小火者想网开一面,但看他如此执迷不悟,也就不再管他。

        张嫣身体转向一旁的孙二和玄净,眼中出现了一丝嘲讽,缓缓问道。“既然你自称是我生父,那你可知我身上有一块蝴蝶型红色胎记。”

        “草民知道。娘娘出生时身上的蝴蝶型胎记可是非常注目,草民忍不住看了许久。并且娘娘有所不知,娘娘出生的时候异香满室,红光烛天,身边有仙气飘散,过了许久才散掉。”孙二认真的看着帝后二人,语气认真的回答道。

        张嫣心中发乐,但由于众多人在场,只得憋着笑意。她尽不知这孙二编故事的能力居然如此强大,连出生时这种所谓的异象都变得绘声绘色的。若不是因盗入狱,他真可以去市井说书了。

        “那你可知,本宫身上的胎记是在后背左处还是右处?”张嫣看了一眼孙二,继续问道。

        “这”孙二顿时犯了难,他连张嫣身上有蝴蝶型胎记都不知,又怎知在后背哪处。他索性心一横开口蒙道,“左处。”

        “哦?你口口声声说是本宫生父,连本宫出生时那些所谓的异象都记得住,但怎么连我身上的胎记在何处都不知?”张嫣突然眉头紧皱,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众人不由的吓得一哆嗦。

        “贫僧可知,娘娘的胎记正是在后背右处。当日孙二将娘娘抱来慈恩寺时十分匆忙,也并未来得及看娘娘身上胎记在哪一处。贫僧将娘娘收养了几个月,贴心照料娘娘,贫僧所以才会知道如此详细。”一旁的玄净看见孙二居然猜错了,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孙二一眼,忍不住在一旁圆了过来。

        “真抱歉,本宫诈了你们。本宫身上并没有蝴蝶型胎记。”张嫣眼中顿时一阵嘲弄,继而突然颜色变得凌厉,狠狠的一拍桌子,厉声说道,“大胆奸盗孙二,你在狱中并不知错就改,而是不择手段的冒领国丈身份,从而摆脱囚犯的身份,可真是可恨至极。还有僧人玄净。玄净玄净,身为出家人却六根不净,本应在寺庙潜心修佛,却帮着孙二等人为非作歹,你这行为可真是侮辱了僧人的门面。”

        “娘娘说自己身上并无胎记,但也只是自己所说,草民等又无从验证。”孙二眼看事情败露,内心一阵慌张,只得连忙转移话题。

        “不如让验身嬷嬷去检查一下娘娘的后背,看看究竟有没有胎记。这样也好给大家一个交代。”孙二之妻隋氏赶紧顺着丈夫的话说了下去,她内心不经冷笑,验身嬷嬷一检查,不管结果怎么样对于皇后而言也是极为难堪之事。若能拉皇后下水也是件好事。

        隋氏的话才刚说完没多久,身体猛地被朱由校踹翻在地,顿时被踹的后背瞬间传来猛烈的剧痛。她倒在地上想起身,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只得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着,面部狰狞,眼中满是求饶。

        “够了!你们不仅大逆不道,诬陷皇后的身世,居然还想请验身嬷嬷来让皇后如此难堪,是不把朕放在眼里吗?”朱由校听着隋氏这一席话,顿时气的火冒三丈。由于不解气又踢了隋氏两脚,身旁的魏进忠和曹静照连忙拉住了他方才罢手。

        “陛下,奴婢是冤枉的。阿奇找奴婢是要奴婢帮忙处理先帝赵选侍的遗体,并不是要假传懿旨。求陛下明鉴。”一旁的侯长子早已泣不成声,眼中满是悲愤,显得好是可怜。

        “陛下,侯长子说的确有其事。他也是阿奇的朋友,臣妾相信他是无辜的。”张嫣看了看侯长子,又转眼看向朱由校,等着朱由校回应。

        此时朱由校气稍微消了一点,但脸依旧由于气血上涌依然红的厉害。他朝张嫣点了点头,紧接着看向众人,继而厉声厉语的说道,“孙二夫妇、宋八、慈恩寺妖僧玄净等几人,带下去,即日问斩。至于侯长子,无罪释放,继续从事本职工作。”

        乾清宫内顿时一阵鬼哭狼嚎,有跪地求饶的,有骂骂咧咧的,还有一声不吭的。“皇后娘娘救救奴婢,奴婢错了。”刘进此时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再无当时诬陷时候一脸得意的面孔。

        由于害怕,他居然直接尿了出来,顿时乾清宫内弥漫着一股尿骚味。张嫣嫌弃的用手帕捂住了鼻子,冷漠的将头撇了过去,心想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陛下,此事应当不只他们几人参与。那个假懿旨上的字与臣妾的字迹居然一模一样。必定还有人牵扯到此事。臣妾建议继续查下去。”张嫣看着面前神色各异的众人,脑子飞快的思考着局势。她确定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魏进忠眼见事情要进一步查下去,心中顿时一紧,慌忙开口道,“皇爷,这陈永寿都已经服毒自尽了。而且王安公公在被贬的途中也因病去世。这根本无从查起。臣建议此事到此为止即可。”

        朱由校看了看张嫣,继而又看了看魏忠贤,沉默良久道,“就依老魏所言,此事不再追究。”

        几人离去后,张嫣看着面前的朱由校,连忙问出来刚刚一直想问的问题,“陛下怎如此相信臣妾身上并无胎记。”

        “宝珠,你身上的每一处朕都看过,朕当然知道你没有胎记。”朱由校看着面前一本正经问着自己的张嫣,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由于笑的激烈,两个小酒窝露了出来,显得好是可爱。

        “陛下,臣妾不想理你了。”张嫣一听朱由校如此说道,顿时脸色从上而下变得通红,眼神中满是羞涩。平日端庄的她尽也忸怩不安起来。

        客氏私宅内,此时魏进忠与客氏正坐在座位上,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此时正毕恭毕敬的看着他们两人,露出献媚讨好的笑容。

        “还是月儿的主意好。直接将杨正朝想方设法换成陈永寿,再派人去牢里将替死鬼陈永寿毒死,这下怎么也查不到我们身上了。”魏进忠看着面前的两人,不由得意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得意。我布置好了这个局面,甚至还请你手下的刘荣帮忙模仿这丫头的字迹来写懿旨,目的就是为了让哥儿相信皇后假传懿旨。可哥儿并未处置这个小丫头,看来真是被这狐狸精迷住了心窍。”客氏冷冷的看了一眼魏进忠,又想到这次吃到的瘪,忍不住咬牙切齿道。

        “月儿,不久之后你就要回宫了。以后的日子来日方长,我们总有机会收拾这个死丫头的。”魏进忠眼中闪过一丝凶狠,言语温和的安慰着客氏道。

        紧接着他将头转向一旁的“杨正朝”,缓缓说道,“从今儿起你则冒姓姜,名文辅。我与奉圣夫人会帮你选入皇城,你就做管库近侍吧。”

        “奴婢谢老公。”姜文辅喜出望外的看了看魏进忠,他对自己的新身份十分满意,忍不住低头谢道。


  (https://www.uxiaoshuo.cc/88907/88907084/92764029.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