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明*******传 > 第16章 范慧妃难产

第16章 范慧妃难产


坤宁宫内,张嫣正坐在床前认真听着阿奇背诵唐诗。阿奇双手背在身后,苦思冥想着之前背过的内容,正磕磕巴巴的背着。

        “阿奇,错了。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张嫣用书轻拍了一下阿奇的头,认真纠正道。

        “奴婢背的不精,可让皇后娘娘笑话了。”由于背错,阿奇的脸因羞涩而涨成了刚升起的朝阳,她双脚在地上打着转,低声说道。

        “无妨,再回去背的熟练些。这宫内女官的考试也快开始了,若阿奇能考中女史,在这宫中也是出人头地了。”张嫣看着面前眼眸明亮的阿奇,认真说道。

        “奴婢可不想离开皇后娘娘。”阿奇眼见张嫣又提考女史的事情,一脸不情愿的说道。自从被张嫣看中来到坤宁宫,张嫣待自己极好,她也舍不得离开张嫣。

        “阿奇可真是个呆子,若作了女官那才是好呢。这宫里的女官啊,得一步步从女史做起,之后去做二十四司之首例如司正、典正之类辅佐“尚”字女官的女官,若能最终做到尚宫,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张嫣看着阿奇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连忙认真对阿奇说道。

        就在这时,朱由校走了进来。由于刚下早朝就连忙赶来坤宁宫,此时他身上的冕服还没有脱去,穿戴在身上十分沉重。

        “宝珠,朕上朝时听着下面大臣们一口三舌,脑子里全是你宫里做的条头糕。”朱由校眼见阿奇早已准备好了桌上的条头糕,连忙坐下就开始吃了起来。

        “陛下,上朝时可是要认真听取大臣们的禀报,怎能如此分心。”张嫣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朱由校,连忙认真规劝道。

        “朕早就听良妃和纯妃说过,宝珠你这儿的条头糕可是一绝。但之前朝政的事情忙得很,朕一直来不了宝珠你这儿品尝,今儿可是能一饱口福了。”朱由校口中嚼着香软清甜的条头糕,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条头糕内的红豆蒸的极熟,配合这黏糊糊的糯米粉,味道极为爽口,朱由校不由得多吃了几块。

        就在这时,范琴的侍女李月突然闯了进来,对着张嫣就连忙说道,“皇后娘娘,我家慧妃娘娘要生了。”由于范琴即将临盆,朱由校在两月前给她举办了妃位册封礼,眼下范琴已是慧妃。

        由于跑得极快,李月头上的发髻早已散乱,脸上汗水涟涟,正蹲在墙角大喘着气。紧接着,她才注意到了一旁的朱由校,连忙跪下磕头道,“奴婢不知皇爷在此,请皇爷赎罪。”

        “无妨,朕得去景阳宫看看慧妃。宝珠跟朕一块去。”朱由校眼见范琴即将临盆,连忙示意李月赶快起来,紧接着和张嫣二人就出发了。

        景阳宫内,此时王月莲几人都来了。大家正焦急的坐在桌子上,一时之间鸦雀无声,偶尔房间内传来的几声惨叫涟涟,听得令人揪心。

        “现如今形势如何,慧妃可还好。”张嫣问着刚从房间内出来的李月,连忙问道。

        “方御医说娘娘胎位不正,但好在已经调整了。现在孩儿的头快出来了。”李月对着张嫣连忙禀报道,紧接着就连忙回到房内忙去了。

        “听李月的意思是,琴儿目前应该并无大碍。”段玉娇看了一眼走入房间的李月,低声喃喃道。

        张嫣左手盘着佛珠,嘴里不停为范琴和孩儿祈福道。作为中宫皇后,她心里也迫切希望能母子平安。

        就在大家都没注意到的角落,两个身影正在角落里鬼鬼祟祟的交谈着什么,看上去十分神秘。

        大家等了许久,突然房内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紧接着方御医怀抱孩儿走了出来,脸上满是祝福的笑容,对着朱由校激动的说道,“皇爷,是个公主。慧妃娘娘也无大碍。”

        “朕可是当爹了宝珠,朕有自己的孩子了!”听到消息的朱由校顿时内心一阵欣喜若狂,居然直接从座位上崩了起来,直接将张嫣抱在了怀里,身体不自禁的转起了圈来。

        张嫣眼见自己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被朱由校拉入怀里,不由得一惊,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但眼见朱由校如此孩子气的为自己当爹而兴奋,她内心也是哭笑不得,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皇爷,这是长姐儿。”李月眼见朱由校居然如此直接抱住张嫣,顿时整个人看的目瞪口呆。她直接将公主抱到了朱由校怀里,则回屋去给范琴准备产后的补汤了。

        “陛下,臣妾小时候听家里长辈说,若是女儿,和父亲会更像些呢。臣妾看长姐儿和陛下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段玉娇望着朱由校怀里皱巴巴的小婴儿,对着朱由校打趣道。

        “琴儿为陛下诞育皇女,她也是不容易。咱们几个去里屋看看琴儿吧。”张嫣看着里屋的宫女们忙作一团,对着众人说道。

        由于产房还未收拾干净,朱由校则在外面独自逗着长姐儿玩。张嫣等几个女眷则进入房间。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范琴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她看见张嫣几人来了,正欲起身,但由于力气不足,只得朝着她们几人微笑道。

        “琴儿,你可是辛苦了。”张嫣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范琴,低声宽慰道。

        “皇后娘娘,臣妾头晕脑胀的厉害。”范琴双眼瞧着张嫣,嘴里有气无力的说道。

        张嫣仔细看向范琴的脸庞,内心突然感到一阵不对劲。她仔细观察着范琴的面庞,只见范琴的面庞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灰色,额头冒着虚汗,并不像正常生完孩子的模样。

        “琴儿,你生完公主后,可有吃了什么东西?”张嫣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连忙问着范琴道。

        “臣妾没吃什么啊?就李月给臣妾端了一碗补汤臣妾喝下去后就头晕的厉害。臣妾好困,想就寝。”由于虚弱,范琴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眼皮也达拉了下来,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李月?”张嫣顿时感觉一阵不对劲,眼睛眯了起来。

        说李月,李月到。此时李月刚忙完事,就走了过来。她刚一走来,几双眼睛就齐刷刷的盯住了她。

        “李月,这药可是你煮的?这药里有问题,你可是在陷害慧妃?”段玉娇看着一脸茫然来到这边的李月,厉声问道。

        “这药确实是奴婢煮的,也是奴婢拿来的,可是奴婢没有陷害娘娘啊!”李月当听到段玉娇的质问时,一脸疑惑的回答道。

        “不,这药里有股不对的味道,苦里带涩,这是典型的附子啊。”王月莲端起药碗仔细的闻了闻,皱着眉头说道。

        “李月,这药可是你煮的?这药里有问题,你可是在陷害慧妃?”段玉娇看着一脸茫然来到这边的李月,厉声问道。

        “这药确实是奴婢煮的,也是奴婢拿来的,可是奴婢没有陷害娘娘啊!”李月当听到段玉娇的质问时,一脸疑惑的回答道。

        “不,这药里有股不对的味道,苦里带涩,这是典型的附子。”王月莲端起药碗仔细的闻了闻,皱着眉头说道。“臣妾父亲是郎中,臣妾本人也耳濡目染的学了不少医术。”

        “现在可得把方御医和韩司药叫来?”段玉娇看着范琴痛苦的□□着,心急如焚的看着张嫣说道。

        “要。但他们二人来也得一段时间,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想办法急救。”张嫣嘴中说着,紧接着接了一碗茶,对着范琴说道,“琴儿快喝热水,喝得越多越好。你刚喝下没多久,这药还没消化。用水稀释药,撑到方御医来。”

        范琴听话的照做了,水是喝了一碗又一碗,直到再也喝不下为止。由于喝的太多,她胃里一阵难受,“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吐出来就好,这方御医也快来了。”张嫣眼看范琴吐了出来,心中一喜,欣喜若狂的说道。

        不久方御医和韩司药二人来了,他们正认真的诊治着。此时在外的朱由校也听到了动静,连忙将长姐儿交给身旁的曹静照,自己也走了进来。众人面面相觑,此时屋内分外安静。

        “娘娘所食附子虽多,但由于及时的喝水并吐出,现在并无大碍。”方御医看着一脸严肃的的众人,认真说道。

        “李月,你为何害本宫。”范琴此刻虚弱的躺在床上,眼睛死死的瞪着李月,语气凶狠的说道。由于力气弱,众人一时之间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娘娘,不是奴婢,奴婢是被冤枉的。”李月看见范琴如此指责自己,一时间分外委屈,两眼泪汪汪的,对着范琴就是一阵抱屈含冤。

        “确实不是李月。”沉默许久的张嫣看了一眼李月,又看着众人缓缓说道,

        “不是她,那还会是谁?”王月莲听着张嫣如此说,不觉疑惑的问道。

        “韩司药,这一举栽赃嫁祸用的可好?”张嫣转头看向正在一旁站着的韩司药,冷冷的说道。

        韩司药眼见张嫣突然指向她,她不禁慌了神,整个人颤颤巍巍起来,语气惶恐不安的说道,“这药全程都是李月煮的,和微臣可无关。”

        “药确实是李月煮的,但这药材可是你换的?”张嫣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盯着韩司药淡淡说道。

        “娘娘可不能乱说,这可没证据证明是微臣做的。”韩司药慌了神,但又想到自己做的万无一失,顿时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你手中的伤口可是知羞草弄的?这知羞草只有咸安宫附近才有。并且你的伤口虽浅但现在还冒着血,说明是一盏茶时间前被划到的。”张嫣目光坚定的看着韩司药,缓缓说道。

        “这”韩司药一听张嫣如此说,内心一阵慌乱直涌心头,整个人顿时手作无措起来,她将指甲死死的扣在肉里,尽量缓解内心的忐忑不安。

        “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可是龙脑香的味道?”张嫣对着韩司药不依不饶的说道,“这龙脑香是奉圣夫人爱用的,宫中也无人用此香。你这身上可全是龙脑香的味道。”

        “微臣”韩司药被如此一问,脸色顿时变得极其苍白,额头冷汗直流,身体瘫软在地上,整个人好是狼狈。

        “谋害嫔妃是死罪,你为何要这么做?”一旁的朱由校突然语气严厉起来,眼睛紧盯着韩司药,大声说道。

        “韩儿,我们在宫中相识许久,枉费我那么信任于你,你为何如此。”范琴在一旁听着,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司药,语气颤抖的问道。

        韩司药正欲打算坦白,突然客氏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魏进忠。

        “哥儿,这韩司药与尚膳监的王进忠私下结成对食,还与被周彤史无意中发现。我本正与你禀报此事,谁知今日居然发生了这种事,这韩司药可真是罪无可赦。”客氏一进门就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座位上,对着朱由校说道。

        “不是的陛下听微臣解释”韩司药眼见客氏来了,顿时心感不妙,她深知自己即将葬送虎口。

        “陛下,这韩司药在后宫中私搞对食,如今还谋害皇妃,这得凌迟处死才是。“客氏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直接对着朱由校说道。

        “拖下去。”朱由校对着客氏点了点头,然后不耐烦的一挥手,顿时身边几个小火者走了过来,一把拖着了韩司药离开了。

        咸安宫内,周静妍跪倒在地上,眼中满是不甘心。

        “你上次可是答应过我,不可私自行动。你怎么又如此任意妄为。这次我在哥儿面前救下你,可没有下次了。”客氏并没有周静妍想象中的大发雷霆,而是眼神无奈的望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

        “臣知错,请受罚。”周静妍赶忙跪倒在地上,认真请罪道。

        “罢了,你可是喜欢哥儿?”客氏突然望了周静妍一眼,仿佛早已看穿她的心思。

        “夫人…”周静妍突然间被揭穿了心事,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她想解释些什么,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你若喜欢哥儿,便去好好争取。哥儿最喜欢江南女子,明日我给你几件吴装好好打扮。”客氏看了周静妍一眼,缓缓说道。

        说着客氏从屋子内找出一瓶液体,对着周静妍得意的说道,“这是从各宫人口中搜集的唾沫,加上一些秘方制成的群仙液,你每日涂一些在鬓角,头发会变的好。这可是岭南传来的偏方,好用的很。”

        “微臣谢夫人。”周静妍内心一阵温暖,她万万没想到平日对自己刻薄的客氏这次居然如此大方,她将这群仙液收入袖中,内心已有了新的计划。


  (https://www.uxiaoshuo.cc/88907/88907084/9276402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