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明*******传 > 第19章 朱淑娥夭折

第19章 朱淑娥夭折


夜晚,景阳宫内,范琴挺着孕肚,正焦急的看着面前病的奄奄一息的朱淑娥。由于过于心急如焚,她早已哭的泣不成声。

        站在范琴身旁的李月眼见她哭的抽抽搭搭,连忙贴心安慰道,“娘娘,您肚子里还怀着皇爷的孩子呢,若您如此不顾身体,这孩子也吃不消啊。”

        就在这时,听闻宫人禀报的朱由校赶了进来,由于走的极快,此刻他累得气喘吁吁,身子靠在门上,脸上汗水淋漓。

        “陛下,长姐儿前两日就一直发热,本以为只是普通的风寒,谁知却怎么都退不了,今早发现长姐儿居然口吐白沫,尽是动不了了。臣妾真的心急如焚呢。”范琴眼见朱由校来了,急忙挺着大肚子上前哭诉道。

        朱由校连忙脱下衣服,伸出手缓缓拍了拍范琴以示安慰,紧接着就站在一边焦急的等待方御医治疗。

        突然,方御医从床边站起来,表情一脸沉重,朱由校内心顿感不妙,连忙急切的问道,“方御医,长姐儿如何了?”

        “陛下节哀,长姐儿薨了。”方御医一脸沉痛的看着朱由校,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范琴一听朱淑娥居然如此离开了自己,顿时浑身瘫软在椅子上,鼻子一酸,紧接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李月小心的扶着范琴,同样泪流满面。毕竟自己这一年尽心照顾公主,也是看着公主长大的,也是早已有了感情,面对公主的离世,她也是不能接受的。

        朱由校听到方御医如此说,顿时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露出了个不可置信的苦笑,紧接着走到早已断气的女儿身边,摸了摸女儿冰冷的脸颊,眼眶瞬间湿润了。

        “皇爷”一旁的方御医眼见朱由校如此,不禁疑惑了起来,低声问道。

        “朕想出去走走。”朱由校动作迟缓的看了方御医一样,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景阳宫。其实他自己也不知该去哪,只是一刻也不想多待在这令人伤心的地方。

        朱由校失魂落魄的走着,由于极度悲伤,显得他脸色极为苍白。突然他被地上的石子绊了一下,整个人摔了出去,下巴磕到地面,顿时口腔中弥漫着血腥味,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狼狈。

        当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时,一双秀手突然出现在面前,他不禁抬头一看,是张嫣。

        张嫣小心的将朱由校扶起,轻轻的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看着朱由校着急的问道,“陛下,长姐儿情况如何了。”

        朱由校眼神痛苦的看着张嫣,嘴角蠕动着,过了好久才略带哭腔的说道,“宝珠,朕的孩子没有了。”

        张嫣看着面前早已悲痛欲绝却强装镇定的朱由校,内心不禁一阵心疼。由于一听到长姐儿的消息就匆忙出来,此刻身上也并未带什么衣物。想来想去,她将身上的比甲脱了下来,披到朱由校身上,轻拍朱由校安慰道。

        “宝珠,朕是不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所以长姐儿才会离开朕。”朱由校搂紧身上披着的比甲,拉着张嫣走到一旁的凉亭处,低声问着张嫣道。

        “陛下是个好父亲,别难受了,臣妾陪你。”张嫣找了个干净的座位坐了下来,抬头对着朱由校温柔的说道。

        朱由校见张嫣坐下,自己也坐到了张嫣身边,将头埋在张嫣怀里,低声呜咽道。此刻他的内心难受到了极点,却一直强忍着没有发作。

        张嫣眼见朱由校趴在自己身上,她只得将双手搂着他的身体,轻声说道,“陛下,想哭就哭出来吧。”

        朱由校一听张嫣如此说,顿时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

        “陛下,臣妾永远陪着你。”张嫣眼见朱由校哭的如此伤心欲绝,顿时慌了神,只得低声温柔的安慰道。

        “宝珠,朕也想和你有个嫡子。”朱由校痛哭流涕了好一会儿,紧接着对着张嫣缓缓说道。由于哭的极其伤心,声音里满是浓重的哭腔,听着令人心疼。

        “臣妾也想要孩子的紧啊。但这孩子该有时终究会有的,陛下莫急。”张嫣像母亲哄小孩一般温柔的哄着朱由校,右手不禁摸了摸平坦的小腹,进宫已有两年多,她这肚子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她也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

        翌日,景仁宫内,张婉音正懒洋洋的靠在贵妃椅上,手中端着碗,津津有味的吃着糖蒸酥酪,远远看去她的小腹如山一般隆起。就在前几日,她被册封为裕妃,一时风光无限。

        “这酥酪可还有,本宫还想再吃。”张婉音眼见身边的宫女过来了,连忙喊住宫女,把碗递过去,示意对方再去添。

        “娘娘,您今日已经连吃三碗了,并且你早膳也用了好多,您可还吃得下?”宫女惊讶的看着张婉音,缓缓问道。

        “本宫自有喜后,这胃口也变得极好,可真是想吃的很。”张婉音略显尴尬的望了一眼宫女,缓缓说道。自从有孕后,她食的颇多,本巴掌大的鹅蛋脸早已圆润了起来,显得分外可爱。

        “娘娘胃口好,说不定怀的是个小皇子呢。”小宫女看着满脸慈母情怀的张婉音,笑着接过碗,对着她就是一阵插科打诨道。

        就在他们说话间,周静妍独自走了进来。她对着小宫女使了个眼色,小宫女一见他们有要事要谈,连忙端着碗退了出去。

        周静妍眼见小宫女走远,连忙变了个脸色,对着张婉音认真说道,“裕妃娘娘,奉圣夫人让微臣来找您说事呢。娘娘如今有孕在身,若诞下皇子,奉圣夫人可想与你多多照应,不知娘娘答应可好。”

        张婉音一听周静妍如此说道,内心顿时一阵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她深知这奉圣夫人不是什么善茬,平日在宫中为非作歹,今日派周静妍前来必定是要自己做什么坏事。

        见张婉音迟迟不回答,周静妍内心顿时不知所措,紧接着继续说道,“奉圣夫人可是从小看着皇爷长大的,在皇爷面前还是有话语权的,若您愿意与我家奉圣夫人互相照应,这后位我家奉圣夫人也能给您弄到呢。”

        张婉音无言以对的看了一眼周静妍,心中顿时一阵不悦,对着她厉声说道,“周彤史,请回去告诉奉圣夫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本宫为人正直,不爱做这些事情,这互相照应也大可不必了。”

        “你”周静妍眼见一向老实懦弱的张婉音居然如此铮铮铁骨,对着她就是一阵疾言厉色的回怼道,弄得她居然无言以对,只能死死的对着对方横眉竖眼。

        “周彤史,请回吧。”张婉音对着周静妍厉声说道,接着门口的宫女听到了示意走了进来,连忙对着周静妍作了个“请”的动作。

        “你等着。”周静妍见张婉音如此赶自己走,气愤的脸涨得通红,她狠狠瞪了张婉音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静妍走后,小宫女眼见张婉音脸色阴沉,顿感闲谈情况不妙,心里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她认真看着张婉音,急忙劝说道,“这周彤史可是奉圣夫人的人,娘娘您如此得罪,怕是日后会遭报复的呀!不如去和奉圣夫人服个软可好。”

        “本宫做事坦坦荡荡,不愿与小人为伍,本宫是不会去与他们有交集的。”张婉音缓缓从贵妃椅上坐起,对着小宫女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

        咸安宫内,客氏认真听完周静妍的禀报后,顿时气的脸红脖子粗,对着周静妍就是一顿咆哮,“可真是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的下作东西,这小蹄子居然说话如此难听,可当真不想活了,我呸。”

        一旁的魏进忠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客氏,满脸愁容的说道,“这张裕妃如此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定是不能留了,可如今肚子里有着皇爷的龙种,就那么除去实在不方便啊。”

        周静妍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客氏,眼神中闪过一丝算计,突然面朝客氏认真说道,“夫人可别灰心,别忘了微臣是彤史,我们可以略施小计,这下这张裕妃肯定会生不如死。”


  (https://www.uxiaoshuo.cc/88907/88907084/9263374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