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狂妄 > 第1章 整得跟破产跑路似的

第1章 整得跟破产跑路似的


今天的天气是阵雨,几只麻雀站在篱笆上叽叽喳喳地驻足歇息。这大早上的镇上还没几个人,只偶尔经过几辆摩托和小车。

        “卖水果嘞一苹果,水梨。西瓜”卖东西的三轮车用大声公播放着预录好的叫卖声,带着乡音的嗓门传遍整个镇子。

        "美女,来个西瓜吧,我这儿有上好的西瓜,都是自家种自家卖的,保证又甜又多汁!"卖水果的中年男人拿起一个西瓜递给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女人接过拿到耳边拍了拍,看着还有些犹豫。

        “多少钱嘛?”

        “两块八,我这里是卖的最便宜啰,别家都买三块多。”

        男人又把头伸进车里,往里头挑了个更圆的出来“你看嘛!这个最漂亮了!要么姐姐?要的话便宜点给你啰!”

        女人一听,乐呵地摆摆手“行行行,就这个了”

        她趁着装西瓜的空隙四处张望了一下,经过几个星期的观察,那个人一定会在这个点出现。

        果然,下一秒她便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迅速地往草丛边溜去。

        “赴陇闻!给我出来!”孙慧立马把西瓜放下,当机立断抓起路边扔着的藤条就追了上去,抛下了一脸茫然的老板。

        “你还好意思回来!我柜子里的钱是不是你拿走的!啊?!”

        孙慧气喘吁吁的跑了两步停了下来,叉着腰大喊道,但那小兔崽子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躲!就知道躲!你看我一会儿打不打死你”孙慧在广场上扫荡了圈儿,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哎!美女啊,这西瓜你还要不?”

        “要!怎么不要!这账一会儿回去跟他慢慢算。”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十递给男人。

        “多给个塑料袋呗!省的待会儿一甩把西瓜摔个稀烂”

        “好嘞!”男人多扯了两个袋子,连同找的钱放在她手里。

        在家门口乘凉的老大爷用蒲扇一下一下地扇着风,好笑地看着这场闹剧“小闻妈啊,孩子又调皮了?”

        “都老大不小了还孩什么子啊!像他这个年纪我早出去城里打工了!哪像这个赔钱货,家里钱都敢往外拿”孙慧没好气道。

        “对了大爷,一会儿记得来我家吃西瓜啊。”她举了举手里的袋子。

        “哈哈,行,行。”

        街头的杂货店外,一只花猫在地上伸了个懒腰,本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但还是猝不及防地被人踢了一脚。

        孙慧往卷闸内瞅了眼,转而朝二楼阳台喊“赴陇闻!!你在不在!快点给我滚出来!哎呀气死人了这死小孩!”

        与此同时,老胡同另一边的角落里。

        体型稍壮的小弟听着这一声声的咒骂一口气差点没倒上来“所以老大你真的拿了阿姨的钱啊?那刚刚你请的那顿烧烤竞不是贼庄嫁"我还寻思着你难得大方一次呢。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赴陇闻一巴掌拍到一边去了"嫁你妹啊嫁!不想死就小声点,那钱不是我拿的。"

        小弟竖起一根手指,回了他一副"我懂我懂"的神情。

        ""你懂个屁。

        这一刻,赴陇闻突然有一种想把这个家伙丢进火堆里烤的冲动。

        “要不先躲我家店里吧,我妈今天没在家阿姨她多是找不来这里的”小弟灵机一动,掏了掏兜里,却是摸了个空。

        赴陇闻扭头看着他“又咋了?”

        小弟尴尬一笑,又往裤袋里掏了会儿,拿起一根铁丝在他眼前晃了晃“额,要么我们走,走后门?”

        赴陇闻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那还废什么话,赶紧的!”

        “我说老大啊,我们能不能”

        “不能。”

        “你都没听我说完!”

        “反正不是啥建设性发言。”

        “”小弟嘴瘪了老半天,最终还是认了,谁叫人家是自己老大呢。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巷子深处。巷子在大白天都几乎不透光,一路上只有飘渺的银珠和脚下的灭蚊灯为他开路。

        “老大,别走那么快我有点看不清路。”

        赴陇闻低头在屏幕里戳了几下然后往他手里一塞,手机灯光在黑暗的衬托下变得格外刺眼,眼前一阵恍惚,小弟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双眸。

        走在前面的赴陇闻双手攀住窗台边缘,手臂发力,往上一跃,率先爬上了高高的围栏。

        “怂什么?上来!”他催促道。

        “这,这太高了,我真上不去啊。”小弟急得跳脚“早知道以前就不吃这么多了”

        “少啰嗦,手!”

        赴陇闻的腿勾住铁丝网,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将对方拉过来后他凌空一蹬,稳步落地。

        身边小弟看着也想学着这么干,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碰撞,他捂着后腰龇牙咧嘴地跪坐在地“噢,老子的屁股”

        “不自量力。”赴陇闻啐了他一口。

        这是一条比较窄的胡同,环境脏乱且不透光。在这种环境下用铁丝撬锁真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除了要堤防孙慧的行踪外,更重要的是隔壁店还有一条爱乱吠的大黄狗。

        “老大你别挤啊!这锁本来就不好开!”加上这天热,没倒弄多久小弟就已经大汗淋漓。

        “滚一边去,我来”赴陇闻左右视察一番,乌身往门缝里钻了钻,接过铁丝就开始倒弄门锁。

        "这锁还真挺难解"也不知道是锁太旧还是怎样,把两人都乌一脸的苦瓜相。

        推搡间,一把清润的男声插了进来把他们吓得一激灵“你们在干嘛”

        。

        这一片都是乡里居多,周边都是农田和竹林。比起年年物价飞涨的澳国,这里的生活成本是超乎想象的低,竞争也不那么激烈。

        从下飞机到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夏连江总感觉自己心里就是空落落的。

        他低头掏了掏兜,今天也真是倒霉透了,钱包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的人抢了,偷走里面仅有的五百块钱后被扔了回来,可能看他可怜吧,里面还剩一张十块让他坐车。

        车子发动期间不时还能看见城里重峦叠嶂的商业区。但随着时间的推进,眼前的景色早已焕然一新变成了绿油油的菜花田,乡间蜿蜒曲折的小路。

        此时此刻他心中就只有大写的“郁”字。

        “好想回家”他心中呐喊道。

        车内的人玩手机的打电话的抽烟的都有。一会儿还得去电话公司办个联网,现在也就只能玩玩数独和贪吃蛇了。

        “司机!有下!”

        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前面有对情侣下车,他才发觉原来已经到站了。

        在通道口里坐着的夏连江跟着站了起来,往出站口走去,嘴里的口香糖都嚼的有些苦涩了,他只想赶紧出去找找有什么吃的垫垫胃。

        被拖拽着的行李箱在石屎地上发出轱辘轱辘的噪响,夏连江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便宜又好吃的。

        可是一眼扫过去,除了一堆又一堆的稻田外也看不到其他吃东西的小店,只好放弃了,毕竟现在还早,吃东西也不急于这一时,等一会儿再去吃吧。

        “都坐这么长时间车了还没到吗?”一个尖锐的女声叫唤道

        又是刚才那对小情侣,他心想。

        “我说你到底要去哪啊?”她不耐烦地继续推搡着他。

        男生拿着导航来回翻看着“快了快了,别催啊”

        夏连江笑了,女生问的明明不是他又胜似在问他,

        一个人来到不熟既听不懂那里的方言,也不习惯那里复杂的小路。周围行色匆匆的人里更是找不到一个是熟悉的身影,唉,迷途的旅人呐。

        兜里的手机连续颤动了几下,一低头,里面清一色都是“来自林爷爷的信息”

        “。”

        “。”

        “。”

        往下滑了半天后,总算找到了一条长达六十秒的语音。夏连江耐着性子点开,里面就只有短短一句话剩下的五十秒都是空白的杂音。

        好烦

        但他还是乖乖回了消息。

        “坐小车诶!”

        “帅哥,坐小车不?”一辆计程车稳稳停骤在他身边,一个满脸胡渣的大叔把手摇杆放下后把头伸出了车窗"小弟弟,去哪的啊?今天下雨算你便宜点咯!"

        夏连江听着耳边传来的吆喝声,不禁皱起眉头。

        “去古港沿江,十块钱能坐不?”

        满脸胡渣的司机看了看夏连江一身小品牌的穿着,笑着说道"哥们儿,十块钱都不够起标价的嘞!"

        大叔见他不说话,又好心提醒道“你是外地人吧?怎么跑到这小镇子上来了啊?”

        “你看好啊,那边路口左拐有个大巴站到沿江也就八块钱,不然你走路也行20分钟就到镇口了。”

        这回国读个书咋整得像破个产跑个路似的。

        在那几百平米的家里,一切好像都一如往常,但又透露出一丝异样,他只记得父亲否定的答复以及让他回国读书自谋出路。

        不过这地方也真是破得离谱,要不是没架几台摄像机他还以为自己是来参加变形记的。

        顺着地图的指示,夏连江边问边找,总算来到了偌大的居民广场前,他刚走到这里,就看见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正在鬼鬼祟祟地干着什么。

        那身影很高,应该是个偏分头的少年,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果然发现他正拉着另一个板寸干一些违法的行为。

        “你们在干嘛?”

        冷不丁的衣料摩擦声从赴陇闻身后冒出来,对方的个子比他还要矮一些,眉清目秀的乍一看还挺帅。赴陇闻全身上下打量一遍,干净利落的英伦风穿搭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但这才是最麻烦的。

        “你们在干嘛?”

        “你谁啊?”他不耐烦地问道。

        “热心市民a。”夏连江答

        对方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两秒,抓住小弟的肩就把他搂了过来“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小偷。”

        夏连江举起了通话中的手机,笑道“哦?是吗?”


  (https://www.uxiaoshuo.cc/88905/88905653/9251548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