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狂妄 > 第2章 我就蹭蹭,不干啥

第2章 我就蹭蹭,不干啥


派出所

        三个受伤的人面面相觑,隽秀的脸上无一幸免都是抓痕,其中一个身上还多了几道不深不浅的藤条印。

        派出所的空调像是不要钱似地往死里开,冷风透过缝隙进来吹得夏连江浑身一颤。

        "我说你小子,还记不记得上次答应过我们什么?"一个警察怒视着赴陇闻。

        "警察同志我是被冤枉的,是他动的手。"赴陇闻一脸无辜。

        “所以你们大清早的撬别人家的锁就是为了躲那一顿打?"另一个警察也喝道。

        "什么别人的锁!这是他家的店!"赴陇闻指着微胖男生愤恨地说道“人家没带钥匙回不了家,自己家的店还不让撬了?”

        警察头也不抬,一边把口供录入电脑,一边问夏连江“那你又是啷个跟他打起来的嘞?”

        “说人话”夏连江没什么耐心。

        “你是怎么跟他起冲突的?”警察对了对他的身份证,改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

        “他不让我报警。”

        “他不听我解释”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出来。

        “啧。”

        “闭嘴吧你”

        “”

        “你们两个都先给我闭嘴!"两个警察吼了一句,唬得夏连江和赴陇闻都不敢吭声。

        “不过说来也是巧合,你俩都是同月同日生啊,咋样?18岁生日在警局过的滋味不怎么好吧?”

        两个人一听,双双白了对方一眼。

        妈的智障,18岁生日遇到这个傻逼也真是踩了狗屎运。

        "警察先生,我们这不叫冲突,是在争辩!我跟他说了是小胖没带钥匙回不了家,但他就是不相信,非说我要进去盗窃"赴陇闻理直气壮地辩驳道。

        “小胖?”

        夏连江心想你小弟这名字还真是有够敷衍的。

        “那你鼻梁上的伤是不是他打的?”警察在各人脸上身上转了几转,又把视线放回赴陇闻身上。

        “不是,那是前几天骑车撞的。”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骑车?”

        “骑车能把鼻子给撞歪?”

        警察的表情显然是有些怀疑,程度的淤伤他见得多,看起来更像是人为的。

        “歪什么歪,老子这张帅脸可好着呢!"

        等待时间总是漫长的,阴霾散去后外面的雨势逐渐减少,麻雀抖动着羽毛上的水迹后往远方飞去,警察摘下录音机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

        “这次的行为顶多算是同龄人间的打打闹闹,但因为互殴的关系,你们三个是免不了写谅解书的。尤其是你,赴陇闻。再有下次可就不是书面道歉这么简单了。”

        赴陇闻张开手往后一摊“知道了”

        “嗯?”警察盖笔帽的手一顿。

        见气氛不对,小胖迅速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明白了,以后绝对不会因为这些无聊事浪费警力了!”

        夏连江看他这一副狗腿样都替他可怜。

        最后几个警察互相商量了一会儿,把口供打印出来让他们签完名后就放人了,拢共也没花多少时间。

        警局外的石灰地落下了不少烟头,孙慧抖了抖手上的烟灰,一低头发觉其中一个还没熄灭便又多加了几脚。今年她也就40出头,但干了半辈子的操劳活这头上的白发是要比别人的多。

        “妈,少抽点。”赴陇闻道

        “不抽烟我就抽你!”

        孙慧将烟头扔到地上用鞋底搓灭“真是生了个贼!有书不好好读,学打架倒是学挺溜。”

        "妈,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这次还好是误会,不然又像上次那样没学上不说,还差点被送进监狱,那你就真完蛋了!到时候我看谁能保得住你。"她可最看不惯他那副一身傲然的态度,逮住机会了就是一堆骂。

        "妈!"

        "行了,别喊了,听着就烦。"孙慧说道"这事你先给我记着,等过几天我去找你姐谈谈唉我都没脸在这里住了。"

        "别,我自己能处理。"赴陇闻连忙阻止道,他倒不希望这些负面消息传到她耳朵里。

        "还有你!简直是吃饱饭闲的,多管什么闲事!你看这穷乡屁老的两个孩子能偷出个啥!”她转头瞪向刚踏出门口的夏连江。

        ”我操?”

        他握着电话的手一愣,还真是路见不平气死闲人,欧巴桑你这三观比比萨斜塔都要歪。

        赴陇闻不由充分地把她拉到一边,提醒道“这里是派出所,不是让你撒野的地方,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她瞪红着眼睛,一脚踢开了顺着墙根滑落的小石来撒气“我咋就撒野了?!自己儿子做错事当妈的还不让训了?”

        他懒得搭理那对母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现在的时间,已经早晨10点半了。

        这个点敢情他爹是压根儿没空搭理他的,但他还是走到一边的墙角前把耳机带上,尝试拨通了通讯录里号码,意外的是没过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喂?"夏连江的口气依然是平静的。

        “怎么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苍老而带着些许沙哑的嗓音。

        他把这件事简单交代了一番,要是自己现在不主动一会儿等派出所打电话过去了事情也只会更麻烦。

        接下来的电话内容离不开鼓噪无趣的教育,他的回应开始变成只有“嗯”“好”这样简约又带着敷衍意味的字词。

        真是放你妈的狗屁,热心市民是他,现在被教训一顿的也是他。

        “别就知道嗯,嗯嗯!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有”

        “国内的制度和国外不一样,你就得收收你那股爱惹是生非的劲儿!你那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毛病迟早能惹出事儿"

        夏连江拖腔拉调地回了个"哦——"

        "你这是什么态度!"

        "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

        "知道自己是你好大儿呗。”夏连江把电话用肩膀夹着,拖着行李箱就往旧式公寓里走去。

        没走几步看见草丛边里有个钱包,看起来鼓鼓当当的样子“莫非上天也在可怜我?”

        是该可怜了,一天下来净是些破事。

        他有些兴奋地蹲下身子捡起钱包,拿起来一掂量才发现重量不对啊。

        打开一看才发现这居然只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宣传单张,不过上面的字他可认识

        "黄金假日度假宾馆"

        夏连江一脸黑线,这年头还有人用假的宣传单骗人吗?!他把宣传单撕碎扔到草丛里,然后站起来向前面走去“上天果然不会眷顾穷人啊!”

        附近的楼道边慢慢探出了两个绑着两个冲天辫的小脑袋好奇地张望着,但和他眼神对上的那一刹那又像受惊的地鼠一样缩了回去,只留下了几声得逞的嬉笑。

        “那大哥哥上当了,鱼婆子!”

        “你才是鱼婆子!”

        “妈妈——!!她骂我!!”

        这个世界真的太复杂了,就像现在的他,也许以后的他会遇到很多麻烦,但是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处理的很好。

        星期一

        昨晚下了一场朦胧细雨,一阵微风吹拂夹,杂着照落在身上的晨光,有点刺眼,却又给人一种舒适温暖的感觉。

        此刻的夏连江正吃力地把屋里那台旧钢琴从楼道里搬出来,准备带到不远处的垃圾收集场扔掉。

        这小镇上玩乐器的人没几个,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围观,夏连江望了一眼,没有在意。

        “哔哔——咻—”

        路上来来回回的几辆摩托车掀起了几阵尘土,夏连江被呛得连续“呸”了几下。

        “操”他朝着车尾气无奈地咒骂道,却不知道应该向谁抱怨。

        一个拎着水瓢的妇女从屋子里走出来,准备到井边舀点水,她看着在外面发牢骚的夏连江忍不住开口说道"小伙子,外地来的吧?”

        “对”

        “这个你搁路边就行!一会儿会有人过来拖走的!自己抬着多累啊!”

        夏连江听到这话他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拍拍手,转身看了一下“谢谢。”

        “不客气。”女人笑道

        夏连江摇摇头,有时候,他不得不感叹一下这里的人情味儿。

        他抹掉额上的汗水,最后用指尖抚摸了一下上面的琴键,心情五味夹陈。他没有再犹豫,拎起包转身走进了后面的街口。

        狭窄的胡同口里,一个穿着破烂,满身油污的男人,正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手上拿着一根小铁丝正一下一下的挠着自己的脚趾甲,看见夏连江后嘴边还发出几句“呜呜呜呜”的声音。

        “?”夏连江心里一沉,三两步便越过了他。

        此地不宜就留啊,他心中警铃大报。

        “呜呜呜,嘿嘿。”后面的流浪汉还在不依不饶地对他的背影叫唤,又把手递到鼻尖处闻了闻,对他吐了吐舌头。

        他再转了几转,最后在一间挂着「多迈便利店」招牌的屋檐下停了下来,二中制服挂在阳台的晾衣杆上随风飘扬,其中一件没被夹好的还松垮垮地耷拉下来和旁边的招聘广告糊在一起。

        两个字,邋遢。

        他走进店里扫视了一圈,里面除了一个光着膀子在搬货的人之外,就没有半个店员的身影。

        夏连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快7点半了。这个点敢情便利店老板要么是没起床要么就是在楼上和朋友打麻雀,压根儿没空搭理他。

        他犹自走到一边的货架前播了个号给房东,一手拿起了货架上的东西来回翻看。

        乍一看这个店里的商品大都是一些生活用品,以及一些铺了厚尘的垃圾食品,和城里的便利店没啥区别。一会儿再拿几包小干粮这样算下来应该就够管饱了。

        “喂?要找谁?”对面总算是接通了。

        “啊”刚准备开口,他忽然觉得肩膀一沉,回头一看,发现一个光着膀子的人正在用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狠狠地盯着自己。

        “卧槽!”夏连江被吓了一跳,电话“哐当一声”直接摔到购物篮里。

        他“啧”了一声,赶紧捡起电话重新放到耳边却发现通话已经被挂断了。

        “怎么又是你?阴魂不散啊?”夏连江一股子气都上来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让让,我要上货架”赴陇闻把最后一口包子塞嘴里,自然而然地把手往裤管上擦了擦。

        “原来你有长嘴啊”夏连江反讽道。

        “啥?”

        赴陇闻弯腰拆开脚边的纸箱,没好气地笑了“我刚刚在那里喊了你好几遍了你都没应我,我不上手你还得聊到什么时候”

        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他嘴上的烟,抽了出来“还有,我们这里不让抽烟”

        “我就叼着,不抽”夏连江道。

        “我就蹭蹭,不进去。这不是明摆着耍流氓嘛,叼着也不行。”


  (https://www.uxiaoshuo.cc/88905/88905653/9251548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