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狂妄 > 第9章 下一部贞子换我演

第9章 下一部贞子换我演


快到林爷爷家的时候开始刮起了淅淅雨点,头上的竹林高耸无比,一个个重叠巨大的黑影掩盖了天上倾泻下来的光线,也挡了些雨。

        这里有三条分叉路口上面插个路牌写着松竹梅,分别通向三户人家。

        岁寒三友都齐了,咋的建个房子还得趋吉避害?他心想

        姑姑说过以前妈妈也是住在这一头,这里很多老一辈都是看着她长大的,所以这一带的人家可能十有八九个都认识他。路过看见也会喊声“啊呀这不是阿雅家的孩子吗?”

        林爷爷的房子在竹林深处,和他租的居民楼不一样,这边都是些很普通的独立院落。

        他家门前种了棵粗壮的橘子树,底下还有几只老母鸡在徘徊,院子外面还种了一些有机蔬菜,随时都可以摘来煮。爷爷平时没事做就在院子里面练练拳脚,打打太极。

        "林爷爷!"夏连江推开门口的竹栅栏,往里喊道。

        他走近一嗅,"咳咳咳咳"夏连江被烧焦的味道呛得不停的咳嗽着。浓烟味直扑鼻尖,他急忙伸手捂住了口鼻跑进了厨房。

        抬头望去只见锅碗瓢盆全部掉在了地上,地上扔的全是鸡毛和内脏,锅里面煮好的米汤已经糊了,还冒着氤氳热气。

        "咳咳爷!"

        “在呢在呢!别喊了”爷爷从炉灶下探出头来,脸上全是油渍。

        他用抹布随意抹了两下手上的水渍就跑了出来,身上还带着几分厨房的油烟气“快!快出去!厨房油烟这么大”

        得到回应的夏连江总算松了口气,他站在满是惨状的厨房,看着爷爷满身煤灰,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他又觉得有些愧疚,爷爷年纪也不轻了还要为了自己忙东忙西的。

        "笑什么笑!快走快走!一会儿又要咳了!"爷爷把他赶出了厨房,自己则关上门继续炒菜。

        林爷爷在厨房里忙碌,夏连江站在客厅里漫无目的地游荡,最后他决定打开电视看了会儿里面的时代剧。

        “爷,我奶呢?”他又喊道。

        这么一说爷爷倒是不乐意了“咋一进来就找你奶!不想你爷爷了吗?”

        “想想想”他附和道,那么多年没见老人家依旧是那个样子。

        “你奶奶她去别人家拜神去了,我们先吃着。爷爷今天给你做了鸡汤,一会儿尝尝啊!”

        这里的鸡都是自己养来卖的,平时只有过时过节才舍得杀一只来吃。林爷爷是真把他当亲孙子来看,生怕他在外面吃不好饭,把身体搞垮了。

        夏连江看了眼墙角边上放着的黄表纸和线香,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林爷爷拿了碗筷过来摆好“今天开学怎么样?”

        桌上琳琅满目的菜色不断散发着飘香,汤汁浓味道重油水足,这桌菜可说是色香味俱全,吃饭的兴致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蒸鱼里放了蒜。

        “挺好”夏连江坐到饭桌上面,拿起筷子吃饭。

        “好什么好!怎么可能会好!不习惯在小县城生活吧?你那爹怎么当的啊!这么多年了连老婆孩子一个都不管!"

        见林爷爷越骂脸色越差,夏连江又夹了块肉质饱满的鸡腿放在他的碗里,自己则低下头扒饭,没敢说话。

        "哎!乖孙,你吃啊!"林爷爷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夹起那块鸡腿放了回去"所以说当初我和你奶奶都反对他俩的婚事!也不知道你爹哪根筋搭错了,就想娶个有钱的媳妇”发觉自己说错他话又赶紧转移了话题。

        “都怪爷爷没本事,要不咱就能搬到京城去住了,你跟着爷爷走也不用你呆这儿受苦。”

        夏连江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父亲是生意人长期在全球各国漂泊,他根本不知道父母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那年母亲身体状况突然急转直下,也不确定她的离开是否成为了他回国的牵引线。把他扔到这里或许是迫于某种原因,或许就是曾经在别人口中听说过的父亲找了别的女人。他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他的理性一直大于感性,至少现在身上还有卡,能暂时安定下来,那还不算最糟。

        悲欢离合刹那一生,既然这一切早已是强弩之末,又何必纠缠呢。

        林爷爷也发现自己似乎说的太多了,他看着夏连江沉默的样子,心里面有点难过,他盛了一碗汤递到夏连江面前"小江,几年没见你瘦了很多,这国外的东西都没我们这乡下的补。来,快喝碗汤。"

        “嗯”夏连江接过碗,心里五味杂陈。

        “今天10月几号了?”老头子年纪大了开始记不清事儿了。

        "五号。"他放下筷子喝了口汤。吃草长大的鸡熬的汤唇齿留香,跟超市里卖的根本没法比。

        “那过几天记得买束花去看看你妈妈和外婆,我和你奶奶就不去了,一副老骨头走不了山路。”他锤了锤隐隐作痛的大腿,也是很不好受。

        "知道了,爷爷。"夏连江应道。

        人啊,无论漂泊到多远的地方,最后总会回到自己的故乡,这次才是最终的归属。

        爷爷一家以前做开针线细活,人老了眼睛也一样尖,不远处一个提着竹篮的女生经过门前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老人家放下筷子,满心欢喜地打着招呼“哎!倩倩!刚下班啊?要不要过来一起吃饭啊!”

        夏连江一望,是个长相清癯的女孩儿,身材娇小,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骤眼看着也就二十出头,手上的竹篮装着都是一副副的中药,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应该是自用的。

        女孩对他笑了笑“不了,弟弟在家做了饭等我。”

        “对了!”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翻了翻篮子就朝院子里走来“爷爷,您不是要治咳嗽的药吗?我帮你要了一点,您试试有用的话我再去买。”她看了眼站在他旁边的夏连江说道。

        林爷爷连忙接过药,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哎呀!倩倩就是懂事!这里买了多少钱啊?”他正要掏钱,手却被女孩按住了,说是没多少钱,不用放在心上。

        夏连江放下筷子望着那捆中药“您咳嗽?”

        “哎呀,是你。我老怕你吃西药不好有副作用,特意让人倩倩帮忙问镇上的老中医”他拿起药掂量了几下,眼底神色流转,趁着他们没注意就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塞进女孩的竹篮里。

        服药这件事情的初衷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进行治疗,但老一辈的人就是对西药感到膈应,提到西医就说伤身体。尤其是像夏连江那种要长期服用的药,更为忧心。

        “谢谢”夏连江道

        “不客气”女孩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咪咪的就像盛开的白兰花一样。

        “我这不是咳嗽,最近也没以前那么严重了”夏连江暗忖。

        “你这孩子就爱嘴硬,昨晚隔着条街都听到你咳了。”

        “夸张”

        “哒哒哒”几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倩倩表姐!表哥喊你回去吃饭!”一个小妹妹不知为何把头上的辫子拆掉了,正抓着手上的两颗蝴蝶结直直地跑到姐姐脚边。

        “看看这头发这么厚,都打结了,过几天去理发店剪了吧?”林爷爷摸了摸她的头发,啧了一声。

        姐姐不慌不忙地接过她手上的蝴蝶结,话语中带着笑意“小女孩长头发挺好看的,留着以后还可以做发型,剪了多可惜啊。一会儿我帮她洗个头多用点护发素就好了。”

        妹妹“洗完我要用这个绑个蝴蝶结!”

        姐姐拍了拍她的头“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

        “欸!吃完饭过来爷爷这那几根儿冰棒回去啊!”

        “嗯!”小女孩甜甜一笑,一蹦一跳地走到姐姐前头去了“姐姐我一会儿要吃绿豆冰!好不!”

        倩倩温柔贤惠,相貌出众,学习也成绩特别优秀根本不需要家里操心,只可惜家里人却不想她读太多书,只希望她赶紧找到一个能与她缱绻的好人家嫁了算了,还能赚点彩礼钱。

        夏连江目送她的背影消逝在眼波深处,老觉得她的眉眼很熟悉。

        “这家里有买冰棒吗?”说到冰箱,他忽然想起来什么,脸色变了变,就快步往厨房赶去。

        果然,冰箱的插头随意地撩在地上,压根儿没连上插座,他打开冰格对软踏踏的冰棍包装袋扒拉几下“都化水了”

        老人家爱省电就是这样,由于教育水平不高,多年来靠兼卖劳力的工作来糊口养家,即使现在稳定下来了也不愿意花钱,能省就省。再加上他们夫妻两食量少,平时也没啥客人要来,用到冰箱的机会不多也就干脆不用了,可让它这样干晾着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他把化水冰棍塞回原处,转身又回到了饭厅。“一会儿抽空去街口小卖部买点送去吧,不然人家小孩要哭了。”他心想

        吃完饭夏连江主动拿着锅碗瓢盆去井边洗,这边每家每户的院子里似乎都会挖一口井来储水。他低头望着深色的潭水,看久了心里都觉得有点悬。他晃晃脑袋,把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抛诸脑后,拉起手袖开始了洗碗的动作。

        老人家做菜可比他自己做的好吃多了,连续吃了几天泡面的夏连江没忍住还多添了一碗饭,爷爷看着很满意。今天也是那么久以来让他实实在在感受到家庭温暖的一次“要是妈妈也在那该多好。”

        “靠!!”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夏连江差点没连人带瓢栽进水井里,他慌忙抓紧旁边的扶手,幸亏有井沿,不然下一部贞子恐怖片就换他来演了。

        “吓死人了,也不知道这井挖了多深”他正哀嚎着,一只满是茧子的手用力巴了他的头一下。

        “那边不是有打水的吗?怎么用手在掏!所以说你们城里人真是娇贵哟。走开走开,让我来。"爷爷推搡着他的肩膀就要把他挤出去。

        夏连江回头一看,坚定道“别,我可以。”总不能白吃人家家的饭,就啥也不干这并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他按着指示走到生锈的水泵边上,一下一下打着水,水哗啦啦流了遍地,他又赶忙蹲在地上接。

        真是洗个碗都费劲,他往上面打了点洗洁精,洗了半天才洗得干净。

        “好了!”夏连江把碗放进盆里,转身准备离开,一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裤子和衣袖全被井水打湿了。

        “哈秋。”凉风一吹,他用力搓了搓胳膊,咬紧牙关赶忙向客厅跑去。

        “都十八岁的人了,洗个碗怎么还跟三岁小孩似得!"爷爷正拿着一条毛巾擦拭桌子,看到夏连江不由地埋怨了一句。全身上下除了头以外就没一处是干的,不说还以为他跳井里泡澡去了。

        "诶!等等,我帮你拿件衣服!"爷爷嘴嫌体正直,马上返回房间翻了翻衣柜,思前后想怕他嫌弃自己的老人味,最后还是让他到隔壁姐姐家去借衣服。

        路灯昏暗,照射在他的脸上,把他的轮廓勾勒的非常清晰,他犹豫再三,思考着到底要怎么开口。

        城里人就是被惯的,来到小城镇里立马把“干啥啥不行”表现得淋漓尽致。

        片刻,夏连江长腿一迈跨过围栏,隔壁家也就不到十米之差,沿路都闻到隔壁煮泥鳅汤的鲜香,鱼汤鲜嫩可口,把爷爷家养的狗子都给吸引了过来。

        妹妹生疏地拿着筷子往汤里搅合了几下后捧起泥鳅汤就猛喝,嘴角边漏出的汤汁浸湿了鬓角的碎发,姐姐细心地起提起她的头发撩到耳后。

        妹妹不喜欢吃泥鳅,对着地板“嘘嘘”两声,那狗子一见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就叼着泥鳅吃,嘎吱嘎吱吃得可香。

        半裸着身子的赴陇闻从厨房走出来,望了一眼,往大盆里舀了一碗不带一点鱼肉的清汤,然后把妹妹那碗换了过来“别浪费,泥鳅很贵的。”

        说罢,赴陇闻吹着口哨往晾衣杆上拿了件新的t恤准备套在身上,霎时间刚好对上门外的瘦长身影,一脸的惊讶“你怎么来了?”


  (https://www.uxiaoshuo.cc/88905/88905653/9251547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