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狂妄 > 第20章 在钱面前不讲原则

第20章 在钱面前不讲原则


赴陇闻别过脸不屑地“切”了一声“在前面前啊,啥原则都能丢。毕竟我是那种贪财好色的下流贱格啊”

        “此地无银三百两”夏连江从身侧拿过电视遥控,把音量键调大了几格。

        今天的他褪去了平日一如既往的高傲和冷漠,哭到微红的眼角倒是多了几分惹人怜爱。

        赴陇闻从他身上看出了他隐匿在心里的孤寂和抑郁,才发现其实这个人的和平日里看到的很不一样。他只是表现出自己想让人看见的那一面罢了。

        “这话说的”赴陇闻拆开他扔过来的蛋糕,咬了一口,巧克力甜腻的味道立马溢满口腔。他把蛋糕咽了下去,弯腰捡起了一张不知何时飘落在地上的照片。

        照片上站着三个人,由一个板着脸非常严正的人和一位远山芙蓉的女性各站在左右两侧,穿着正装的夏连江坐在中间的高椅上,刘海被利落地梳成了背头,眼神里依旧是淡淡的疏离。

        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穿着随意的小少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浪潮般袭来,让他有些恍惚。这个人平日自身带着不愿被发掘的强势,不懂撒娇不懂索要,把所有的不甘都埋藏在心里,但有时候却也会忍不住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让人于心不忍。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所谓财不露白,他这个有钱无人知的禾稈冚珍珠一直抱着低调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的良好心态。

        “有啊,你家里人基因挺不错啊。”

        “拿来“夏连江一把抢过扔进旁边垃圾桶“那是小三,我妈在我懂事的时候早没了”他的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在谈论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赴陇闻抬起头,语气沉了下来“抱歉”

        反观自己家里也不差多少,他绞尽脑汁实在找不出一句安慰人的好话。

        氤氳的香气由窗边飘来,他站起身走过去拉开窗帘。一束温暖柔和的光亮透过薄雾射进了屋内。

        “羡慕吗?”赴陇闻问道

        “啥?”夏连江神情肃然地吃掉手上最后一口蛋糕,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说实话我也挺羡慕的”他答非所问,眼底里埋藏着不被看透的思绪。

        “神经病”虽然这么说他也把目光投了过去,定睛看了好久。

        淡色的白光从头顶上小小的灯罩里投射出来,窗户斜对面那家人的孩子一蹦一跳地把学校劳作课的手工拿给爸爸看,爸爸很高兴地摸了摸他的头说了些什么,他就去厨房帮妈妈端菜了。

        羡慕啊,怎么能不羡慕呢。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遇见各式各样的幸福。可是他呢?

        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几乎没有亲人,朋友更是一个都没有。

        大家都只是在这个无意义的生活的奴隶罢了。

        时间仿佛骤停了好几秒,落落穆穆的房子里里外外都失去了声息。

        忸怩的情绪开始在脑海中怒嚣起来,二人尴尬地干咳了一声。直到夏连江让他一会儿把纸箱子带下去,这才打破了这个奥妙的氛围。

        “你当我收破烂的?”这话听起来像是揶揄,但他的嘴角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被依靠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看在你同桌差点残废的面上行行好。我要睡觉了,慢走不送”夏连江心里一酸,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走回房间“客厅的灯别关,任他开着。”他用指腹点了点墙壁示意

        “我tm真是欠你了是吗?这送客态度”声音里参杂着不悦的味道,但赴陇闻手里的动作却是很诚实。

        “你刚刚吃我蛋糕了,这是回礼”夏连江回敬。

        “我还把你扛回来了呢,你咋不说”赴陇闻拿了个垃圾袋,起身把快递箱一一拎起扛在肩上。

        夏连江把房门留了条缝,让客厅的白光能照在他的床头。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到床边躺下来,却心烦意乱的睡不着觉。

        赴陇闻隔着房门睨着他,神色静宁而灌注。夏连江睡觉并不安分,睡得难受了就会把被子一脚蹬开。赴陇闻对这画面轻咳两声一笑而过。

        外面的雨还在稀里哗啦地下着,雨滴不时打落在窗纱上发出沉重的敲击声。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和夏连江隔着一道厚重的门,推不开砸不烂也没有钥匙,永远保留着陌生的距离感。

        夏连江把脸埋在枕头里,翻来覆去折腾到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凌晨时分

        躺在床铺上睡觉的夏连江猛地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眸子颤抖着望着天花板,额前的刘海已被汗水打湿。他用手肘挡在了自己的额前,深深地喘了几声大气“咳咳咳咳"

        他又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梦境的起因他已经忘了,但那种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伤害被掀开的恐惧却像涌泉般侵/占着他的全身。

        "该死"夏连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开始颤抖。他强迫着自己平复着心中的恐惧,但却发现这样做丝毫不起作用。

        他伸手摸了摸床头,把装着药剂的盒子拆开放到嘴边,药物经口部运送至呼吸道后顺着食管缓缓流入,一股清凉流向胸腔,他才感觉自己的呼吸顺畅了许多。

        他伸长手臂推开房门,睨着客厅外空荡荡的沙发叹了口气。短暂的热闹过后所有的孤独都会无限放大,这种一切回归静寂感觉真的很糟糕。

        接下来的两天周末去了路口的医生家打了两针破伤风,拢共才花了十来块钱。把医药费交了之后,他又坐车去附近的中型超市买了一些咖啡粉。

        看着沿途一瞬即逝的风景,心中的不安总算是消散了不少。

        车途中收到了司瑾行发来的微信,他想都没想就通过了验证。对话框里连续弹出好几个消息。

        “你好,我是司瑾行请求通过交友验证”

        “你们到家了吗”

        夏连江不禁感叹这附近的网络真是差到感人,他修长的指骨飞快地点击着屏幕“抱歉,现在才看到我们没事。”就把手机揣回兜里

        中午回到后把自己洗漱了一番后坐在书桌前写作业,不时抬头看着黑黝黝的天花板发会儿呆整理思绪。

        “已知有一条25cm的绳子被弯曲成一個长方形y(16-y)=36啥啊?”

        夏连江托着头,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看似专心眼神却是空洞无彩的。

        时钟走针啪嗒一声指向12,这才让他远去的思绪再度回笼。

        夏连江没有犹豫片刻便把桌上的作业扫荡到一边,径直拿出了架子上的习题开始码起了重点。

        考试第一科考的就是英语,时间有限,他也不考虑一开始就用笔记本撰写重点,而是先把它们用自己的文字简短地标记在书页空白处,能帮助理解的同时还能加深记忆。

        他学习时的专注程度就像是在琴房弹琴的时候,要把手磨出茧子血泡那种强度。

        待他过了一遍所有的内容且确认还有足够时间后他才重新翻回去细看,且边看边做笔记,看第二遍时会惊奇的发现,很多看第一遍时看不懂或难以理解的地方,第二遍自然就懂了。

        英语只要明白箇中原理,借辅助来舉一反三便能輕鬆理解文章大意。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就是学霸的职业修养

        待他做完书里夹附的例题准备去補一会儿觉时,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他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果然,上面显示的号码正是赴陇闻的。

        他点开对话框,心情变得忐忑起来。

        "小程序“没有人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人生本就是有高山有低谷,但无论如何相信希望”

        夏连江疲倦一笑,没想到这个没羞没燥的人居然还有这一幕。他想都没想,便按了下小程序的绿色键。

        深宫改造计划,只属于你的羁绊一现邀请十人点击链接即可解锁限定场景服装

        “……”

        “男人老狗玩宫斗游戏这个狗逼果然没安什么好心”夏连江心底暗骂一句,随后关闭了微信。

        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来到客厅,夏连江脸上是肉眼可见的麻木,脸色也多了几分憔悴。

        对方见见他一直没回应,又拨了过来。

        夏连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迟疑便直接接通了,在看到对方笑容的那一刻才知道原来是视频通话。

        "喂"

        刚连接上他就立马像烫手山芋一样扔下了手机。通话里的赴陇闻裸着上半身倚在门栏上,没有一点赘肉的腹部还有若隐若现的线条给人一种诱惑到窒息的感觉。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沉默,好像是在等他先开口。

        “不说话挂了“夏连江可没那么大的耐心,他现在困到一碰枕头就能睡着。

        “不是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我都卡俩星期了,帮忙砍一刀又不会少块肉”赴陇闻自知理亏,赶忙叫住他。

        “你蛋卡两星期了我也不管你“心头缭绕的忧虑一直挥之不去,夏连江手指不住地揉着眉心,让自己清醒一点。

        “这种营销手段也能信,你最好先去医院看看脑子,或者你侧着头晃两晃看看有没有水声”

        “不是,好歹我昨天救了你一命,帮帮我怎么了?哦,我知道了你嫉妒我”电话那头响起赴陇闻的声音。他的声音里带着浓郁的鼻音,似乎还带了几分漫不经心。

        “不好意思,我就是个白眼狼”他眼神往别处一瞥,冷脸道“你先把衣服穿上。”

        虽然同为男人,但看着自己同桌不穿衣服的样子真的会溢出一种一样的不适应?

        “不想砍就算了,反正我也是群发。”赴陇闻理解错他的意思,一脸无所谓道。

        “啧,行了有屁快放。”夏连江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这么烦躁干嘛?碍着你撸管了?”赴陇闻淡定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嘴角高高扬起作出一种很好奇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欠扁。

        夏连江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凝固了,他咬牙切齿地说:"滚吧。"


  (https://www.uxiaoshuo.cc/88905/88905653/9237984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