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之女主请淡定 > 第16章 神秘人

第16章 神秘人


一支迎亲队伍,一支送葬队伍,两边的锣鼓敲响着,一喜一悲的乐曲混在一起,十分的诡异。

        沈清和现在正在两个队伍的中间。

        两个队伍的唢呐声彼此呼应,相互交错,形成一种刺耳又诡异的声音,刺得沈清和耳膜直疼。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现在更棘手的是不断向着沈清和靠近的红白双煞。

        红白双煞”是最厉害两种怨灵,“红煞”代表因喜事而意外死亡的怨灵,“白煞”则代表青年意外遭遇死亡的怨灵。

        这两种怨灵是怨气最重的,喜和丧本来就是两种最极端的情绪,而大喜大悲两两相遇,便会产生强大的能量。

        如果再有修行之人布置阵法,将这两种怨气极重的

        灵魂困在其中,那么便会产生恐怖的威压,威压越大,这些怨灵的反抗之心也会愈加强烈,怨灵就会发出更大的怨气,从而形成一种可怕的阵法,进而为祸一方!

        沈清和现在不能够调动自己身体里的灵力,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旧可以感受到红白双煞那庞大的怨气,和身处阵法中心之地,所感受到的恐怖威严。

        沈清和心里暗叹道:"这红白双煞的力量果然恐怖,我必须要想一个办法——”

        沈清和再一次看着自己两侧的队伍,只觉得眼前的情况实在是糟糕无比。

        "看样子不能硬拼!"沈清和心念电转——

        既然打不赢,那么必须要想办法逃跑!

        可是要如何逃走呢?

        这两个队伍虽然给自己留足了足够的空隙,但是沈清和可以感觉到阵法已经开启,就算这些队伍中没有对自己围追堵截,阵法的力量也会把自己硬生生的拽在这两个队伍之间,让自己无法逃脱。

        怎么办?

        沈清和握紧双拳,只觉得自己似乎又到了非常危险的死胡同里。

        这时,那些送葬的人已经走到了距离沈清和五十米左右处,在那里,他们停住了脚步,那些送葬的人的手里拿着长长的白蜡烛,白蜡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让原本就无比诡异的人看上去更加格外的渗人。

        那些送葬队员一共有七个人,站在前面的是三男一女,他们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身披麻衣,手中拿着白幡。

        这三人是负责送葬的人之一,是指挥送葬队伍的人。

        其余的三人皆是女子,则是一脸的严肃。

        这些送葬队伍的人都以黑灰敷面,沈清和看不出这些人的长相,只凭身形判断男女,在这些人之中,唯独中间的那个人,他穿着白色的长袍,长袍的腰带处有一条红绳,红绳的末梢绑着一根铁链,铁链上挂七星铜钱。

        而对面的那支迎亲队伍也是在距离沈清和相同的位置停了下来。

        和送葬队伍的三男四女相反,这边迎亲队伍是四女三男,这些人身上都穿着喜庆的大红色衣服,脸上涂着朱砂,颜色鲜红如血,而一双眼睛看上去却全是黑色,有如地狱而来的恶鬼。

        而在这身着红衣的中间,也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他一身红衣腰间却围了一条白色的腰带,腰带下也坠着一根铁链子铁链子上,也是拴着七星铜钱。

        两方人马忽然静止不动。

        沈清和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这个时候,却突然生出异变!

        天空中有红雨降落。

        不!

        这不是红雨,是血!

        鲜血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

        两支队伍闻到这鲜血的腥气,忽然都兴奋起来。

        唢呐声再一次响起,不过这次曲调却对换了,迎亲的队伍催奏送葬的乐曲,送葬的队伍催奏迎亲的乐曲,两方人不再笔直前行,而是渐渐打开队伍,围成一个圈,不断的绕着沈清和转圈。

        随着两方队伍的打乱重组和混合,这个地方的气场也发生了变化,似乎这个红白双煞的阵法被彻底启动,阴气弥漫整个空间,沈清和只觉得自己周围阴冷无比,陷在身上的感觉要比刚才那面墙的触感更加的冰冷,凉气从脚底下一直往上冒。

        “停下,快停下!”

        沈清和不光耳膜被这种声音折磨的无比疼痛,最重要的是五脏六腑这个时候都起了反心,跟着乐曲一上一下的不断跳动,沈清和只觉得五脏翻涌,整个人几乎站不住,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面吐了出来,落到地上,和那些血雨融合在一起。

        而有些血雨的雨滴落在了那堵带着寒意的冰冷石灰墙上,瞬间化成了冰块,然后就像雹子一样,狠狠的砸在了沈清和的身上。

        沈清和现在视线被血雨糊住了,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一片鲜红,衣衫也沾满了血雨,不但散发着浓厚的血腥味,更加是被鲜红色染的看不到原本的颜色。

        在噼里啪啦的响声中,红色血冰块也不断的砸在沈清和的身上,沈清和甚至都听不到冰块砸到自己身上时发出来的闷响,只能够听到自己骨骼在不断的击打下发出那种似乎像是被折断的声音。

        就在沈清和身处绝境之时,她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道声音——

        一道普通天籁,让她觉得无比安心的声音——

        “跟我来!”

        起初,沈清和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现在太过绝望,以至于产生了幻听。

        而当这个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沈清和这才明白这声音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还是从自己的脑子里发出来的。

        现在的形势已经严峻到容不得沈清和再去想——自己的脑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声音,以及这个声音究竟可不可靠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这个声音就像是一颗稻草。

        稻草的后面可能是坚实的土地,也可能盘踞着毒蛇。

        这个声音的主人可能会把沈清和带离这种危险的境地,也可能会把沈清和推进更加危险的深渊,究竟是哪一种结果,沈清和现在不得而知,她现在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

        赌一把!

        沈清和选择相信这道声音!

        沈清和在自己的心中问道:“如果我同意和你走,那你至少要告诉我你在哪里!”

        那个人在沈清和的脑中回答:

        “握着我的手,我带你出去!”

        沈清和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任何话,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纤细的,带着令人安心的感觉的手碰触到了自己的皮肤,然后以一种让沈清和充满安全感的方式握住了沈清和的手,那只手坚定牵着沈清和走向一个方向!

        沈清和就这样被那只手抓着走了,沈清和自己都感觉到震惊,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只手有这么大的信任度。

        自己连看都没看过那只手的主人,为什么就这么信任他呢?

        但不管怎么说,事实证明,沈清和的信任确实是一种无比正确的选择。

        那只手的主人带着沈清和一路朝着一个方向走,而在这一路上,那只手的主人没有说话。

        而沈清和每次开口问那只手的主人问题,那个人也不曾回答过。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发现红白双煞的唢呐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沈清和感受一下自己身边的灵力波动,发现已经到了正常的程度,这就说明自己彻底逃离了红白双煞对自己的埋伏,从那个可怕的阵法中逃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那个人也带着沈清和停了下来。

        沈清和正想对那个人道谢,那个人却先开口,还是那种令人安心的声音:

        “这一颗药你可以吃下,吃下之后你就可以恢复灵力,并且因被血雨覆盖而失去的视力也可以恢复,恢复之后,你在这个地方生存也会安心一些。

        你不必问我是谁,也不必找我。因为只要我不想,你就根本找不到我。

        我可以告诉你,我就在你的身边,观察你的一举一动。

        你从异世而来,虽然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而且身份高贵,但是你在这个世界里还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我劝你小心行事,不要过多的招惹你不应该招惹的东西,今天的事情你最好到此为止。

        你来到这个地方的水井下面,就有一条离开这里的通道,你把这颗丹药消化之后恢复灵力和视力之后,找到那个水井,然后便从这里出去吧。

        这里的事情你不应该管,更不应该知道。”

        沈清和感觉到,那只手的主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想要离开自己。沈清和立即慌乱地捉住那只手:“这位前辈你既然知道、既然你知道关于我这么多的事情,那我能问一问我那位同伴现在身在何处吗?

        还有也是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欺负?最重要的是——

        还活着吗?”

        那只手的主人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沈清和,你还是不知悔改,你为什么又——

        又要重蹈覆辙?”

        沈清和:!!!

        重蹈覆辙?

        什么意思?

        沈清和只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这个谜题的一角,但是自己却不能够理解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线索。

        尽管沈清和现在看不见,但她还是努力抬头,努力把视线对焦到那只手的主人身上,她问道:

        “重蹈覆辙?不知悔改?

        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

        为什么我救我的那位同伴,就是不知悔改,就是重蹈覆辙,难道我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那只手的主人听到沈清和的问句久久没有说话,而是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在沈清和的再三追问下才开口:

        “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命——

        沈清和,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不想提,你若想知道便自己去发现。

        这枚灵符,可以帮你找到你的那个同伴。

        但是,我要警告你,你如果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一世,那你就不要去救那个同伴。

        因为她对你来讲是个灾星,总有一天她会成魔,然后害得你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不单是你,还有你身边的朋友,亲人,甚至你所在乎的一切,她都会一件一件的毁掉。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且过去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沈清和吃惊的问道:“发生过一次,那为什么我不知道?

        难道你是说我被迫体验故事线的那一次?”

        那人说:“不,是在那之前,而且不是你不知道,而是你忘记了。”

        “忘记?”

        那个人叹了一口气:“果然,还不是时候,有些话现在告诉你也没有用。

        等到了一天,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到那时你再与我讨论吧。

        现在,东西我都给你了,逃生的路和救人的路我也都告诉你了。

        至于救与不救,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告辞了。”

        “等等!”沈清和想要去抓那只手,却抓了一个空。

        沈清和一对没有焦距的眸子看着那只手的主人消失的方向,喃喃道:

        “你到底是谁?”


  (https://www.uxiaoshuo.cc/88905/88905381/9330107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