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09-

        就算是为了真司,我也应当学会去接纳那个孩子才对。不过,倘若这样的情感能够化作自我的意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人与人之间的亲缘关系,从浅薄的方面而言,不过就是血缘之间的关联罢了,有些人会因为血缘之间的牵绊,自然而然地对彼此产生依恋的、怜爱的情感,这种源自本能的亲情从出生起便流淌在他们的血液之中。然而,我显然并非这类人。

        血缘并不能给我带来多么深沉的牵绊,与我有着血液之间的相似之处的人,我已经见过好几个了,但我对她们的感觉都没有太多与其他人的不同。

        我的母亲——虽然我自从见过她之后,便不太认同她作为我的母亲的地位,但从亲缘关系上来说,这就是不争的事实。因为我是被她生育出来的,所以她就是我的母亲,这是无法挑选的。

        不过,我也不会因为这种无法改变的固有设定而平白对她多出什么好感来,更何况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令我无法认同。

        甚至是因为她的出现,我才意识到了,我厌恶着被批判、被约束必须要如何的那种“规则”。

        强者支配弱者,男人支配女人,父母支配子女……这世上似乎存在着某种长久而稳固的框架,因此,每个人都必须要被固定在对应的位置上,谁也无法轻易挪动。

        我发自内心地厌恶着这一切——尤其厌恶有人要将我也桎梏在其中的某个位置。

        不是也有“话不投机半句多”之类的说法么,用在这时实在恰当不过了,这便是我当时不想再听“母亲”说话的缘由,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意志上的共通之处。

        倘若被告知,失忆之前的我会听从着她的教诲,会聆听她的指导,会纳取她的建议,以温顺的、包容的姿态去面对降临在自身的一切,那才会让我怀疑,“我”真的是我么?

        我绝不是这样的人才对。

        虽说之前我也不是未曾有过这样的怀疑,然而握住真司的手的那一刻,我就能够明白了,如果我不是发自内心地爱着他,我是绝对不会与这个人结为夫妻的。

        正是因为真司的存在,我才能够确定,我就是自己。因为真司是“五条真司”,所以我才敢肯定,我就是“五条茉莉”。

        这是他人无法影响与改变的。

        -

        不得不说,小孩子成长的速度真快啊,在我觉得也没过去多长的那段时间里,悟就像一株小小的树木那样,在阳光雨露的浇灌下,逐渐舒展着自己柔嫩的枝叶。

        我看着眼前这张稚嫩幼小的面庞,白色的发丝与蓝色的眼睛……这孩子甚至连睫毛都是毫无杂质的雪白颜色。他生着一副相当惹人怜爱的样貌,只不过,这样陌生的稚嫩可爱对我来说也只是“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的程度而已。

        可当我在心底里告诉自己,这是我们——我与我所爱之人的孩子,这是我们之间相爱的证明……如此一想,我的情感果然变化了许多,在心中重复上多次这样的话语,加诸了暗示之后,果然不似最开始那样无措了。

        我想,“母亲”确是将前因后果混淆颠倒了,不论其他人如何觉得,起码在我这里,我对孩子的“爱”,绝对是因为对真司的爱所生成的延展。

        倘若这孩子并非我与真司的孩子,那么任凭他有着何等可爱的姿态,我也是绝无兴趣多加半分关心的。

        这就是在我心中扎根的理念所说明的实话。

        我的思绪早已在头脑之中百转千回,然而悟却对此毫无感知,因为他还只是连话都说不完整的小孩子。悟只会睁着他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从嘴巴里偶尔发出单个的、七零八碎的短促音节,无论以后怎样,这孩子现今所能做到的,也只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

        但是在见到真司的时刻,这孩子却表现得比对我要亲近许多,脸上更多的也是依赖的笑容,而非好奇的打量。

        大抵是因为真司平日也会来看望他吧,我如此猜测,所以他们之间才会更加亲昵。

        真司将悟接到了自己的怀里,他抱过悟的动作非常娴熟,也不会让这个年幼的孩子感到不舒服。这个孩子在他的怀里只有小小的一团,这让我不由得对生命的奇妙生出了些许感慨。人的出生与死亡都是注定的,然而在前者的起点与后者的终点之间将会发生的一切,却是谁也无法自知的。

        这孩子将来会有怎样的人生,我们又会将他养育成怎样的性格……一切都是无法预知的。我的思绪,忽然便流转在这些遥远而无法预料的地方了。

        大抵是我沉默的注视,让真司又产生了自己的猜想,所以才要询问我是否想要回去休息了。

        我摇了摇头,虽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将手伸了过去——悟一点儿也不认生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而后握住了我的手指。

        这孩子的手还那么小,就像是一片柔软的花瓣那样包裹着我的一根手指。因为悟即便将五个手指都张开来,将那整个手掌都摊开,也还是那么的幼小。

        “悟……”说实话,来之前我对这个名字的情感依旧停留在“道”的层面上,直到悟用自己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指,他用圆圆的蓝色眼镜盯着我看,对我露出开心的笑来,我才意识到,“悟”不仅代表着“悟道”。

        这是我的孩子,这孩子是我和真司的孩子。

        真司的脸上,始终覆盖着温柔的笑容,他抱着这个孩子,他对这个孩子无比怜爱。我似乎也受到了这种感情的感染,所以连心也要像雪一样融化了。

        哪怕是坚如寒冰般冷酷的内心,也定然会被某一刻的真挚感情所融化。我觉得自己也是相信这种说法的。

        我轻轻地摇晃着自己的手指,悟短短的手臂也随着我的动作而摆动着,从这孩子的口中发出咯咯的笑声来。果然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呀,所以即便身为“母亲”的我丝毫没有尽到任何母亲的责任,他也依旧可以“不计前嫌”地对我展露出天真的笑颜。

        “你对自己太过苛责了,”真司说,“这不是你的错。”

        每次听到他所说的话,我的心情都会变得非常轻松,因为真司仿佛能够看穿我的心思一样,他总是可以说出我最想听到的话来——那种理解的、包容……甚至纵容的态度,总是能让我安心下来。

        因为有真司的帮助,我终于逐渐开始适应起了为人父母的身份。

        在我提出要抱抱这个孩子的时候,真司却犹豫了一下,我原本以为他在担忧我抱不动这个孩子——虽说我的身体确实不大康健,但这种程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还那么小的悟,想必也不至于重到那种地步呀。

        而后我便看见真司握着悟的手,注视着这孩子的眼睛,颇为认真地同他说着“不许再扯妈妈的头发……”这样的话。

        那个时候,如果我的胸腔之中有一块冰,那么它肯定已经完全融化为水了。

        大抵是没见过真司这样的神情,悟也不再咯咯地笑了,那张小小的脸蛋上露出懵懵懂懂的神色——我觉得悟并没有听懂,他只是不理解刚才还在对他微笑的真司,为什么突然就不再笑了。

        跟小孩子说这种话,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吧。我是这样认为的。主要还是因为真司的态度,因为他总是保持着这样的态度,所以我才会觉得,我对他的爱意绝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退。

        但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悟天资聪颖,这孩子到了我怀里也格外乖巧,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活泼地“张牙舞爪”。

        感受着在我怀中的这一个小小的生命,我想到这是我的孩子,想到我会注视着他逐渐长大,看着他成为像我或是像他父亲……又或者跟我们截然不同的大人,我便深感生命的奇妙。

        这是否也能被归于天地之间的“道”呢?我也不是很清楚。

        “悟。”我轻轻地唤着这个孩子的名字,低下脑袋,用自己的脸颊去贴了贴他的脸蛋,我终于在此刻感受到了一丝初为人母的柔软。

        这是我的孩子啊……我爱他并非是有人要求我去爱他,而是因为我自身的意愿,因为我想要接纳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我和真司的孩子。

        我们三个人,是一家人。父母和孩子,我们组成了完整的家庭。

        “真司,”我对真司说,“我忽然觉得好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心愿一样,一股令人想要潸然泪下的喜悦向我袭来。

        真司张开手臂,轻轻地拢住了我的肩膀:“我也觉得很高兴。”


  (https://www.uxiaoshuo.cc/81941/81941935/9255320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