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道门太上:万鬼伏藏 > 第173章 死而复生(二合一)

第173章 死而复生(二合一)


夜色深沉,扶幽谷里,万物静谧。

男子打量了一眼后卿,说道:“你的身子,现如今还十分虚弱,需得要再调理一段时间,方可恢复,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大碍……”

说到这里,男子似是想到什么,微微一怔,说道:“忘了问你,是何人杀了你?照理说……以你的本事,现如今末法时期,怎么会还有能杀你的人?”

男子十分不解。

也难怪,堂堂一代僵尸王,震古烁今。

从万年前洪荒时期便存活至今,这样顽强的生命力,竟然在末法时期被杀,一时之间,让人有些想不通。

后卿的面色冰冷,眸子之中,透着阴沉的寒光。

他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坚毅的神色,说道:“我和李长生动手了。”

“他啊……”

男子的眉眼微微一眯,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似是想到什么。

半晌,这才缓过神来,冷笑一声,说道:“你脑子莫不是有问题,跟他死战?以你的本事……遇上他,你走便是……”

“他设下阵法,将我困住了!”

后卿沉声说着。

“哦……”

男子一脸恍然大悟,说道:“难怪……李长生对阵法的运用,在古时道门宗师之中,也可排入前三,你中他阵法,被打得魂识俱灭,倒也正常……“

“不过,要我说,下一次,遇上他,躲远些……这一次,若不是我来得早,你小命可就没了……幸好那李长生,倒是没有什么吞噬僵尸之力的怪癖……要不然……你气息全无,我想救你都难……估计他也想不到,尸祖即便魂识被灭,凭借留存下来的气息,短时间内,也可以死而复生。”

男子说着,面露轻佻之色,走上前去,拍了拍后卿的肩膀,表示理解。

“你怎么换了这副躯壳?”

后卿面色冰冷,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些不理解。

夜色,幽静。

山谷之中,两人说话,倒也没有丝毫顾忌。

毕竟,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若联起手来,这天底下,估摸着没几人能挡得住。

“嘿嘿……”

男子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身子向后微微一倾,将手一摊,说道:“怎么样?这躯壳还行吧?我跟你说……这身体,别的不说,这带的‘把’特别大……我打算下次换具大老黑的躯壳……”

后卿哑然,眉头禁不住皱了皱。

“我跟你说,李长生只要还活着,我本体是不会过来的,这身体,只承载了我本体的七成力量,虽是如此,但也足够了……”

“当日,我收到你的消息,思来想去,没有办法,只好去找了我一位老朋友,借了三千人的命魂和精血,还拿了一部分的信仰之力,用来祭练这具身体,要不然……这身体还承载不住我七成的力量。”

“不过……虽是如此,但这身体,也只能撑上三个月的时间,到时,便会被体内的僵尸之力侵蚀,溃烂而化为浓水……”

说到这里,男子一脸骄傲,笑道:“不是我说你,你要有我一半的聪明,也不会沦落至此……”

这家伙絮絮叨叨,后卿显然听得有些不耐烦,露出了一丝嫌弃的神色,说道:“朋友?你还有朋友?”

“有,当然有,你以为我像你啊……”

男子的瞳孔深邃,说道:“我那朋友,本事非凡,要我说……在这人世之间,能与他相比之人,寥寥无几,说不定……这家伙还能与李长生一战。”

“是谁?”

后卿的心神,微微一颤,有些不敢相信。

这人世之间,若论单打独斗,不借助阵法、法器等外力的情况下,能与李长生一战之人,几乎不存在。

所以,当听到这名男子这么说时,后卿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虽然眼前这名男子,平日里头讲话,没个正经,但他所说出来的话,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毕竟,后卿与他相交甚好,他绝对不会欺瞒后卿。

“他的名字,你兴许也听说过。”

男子哈哈一笑,看向后卿。

“谁?”

“撒旦!”

听到这个名字,后卿的瞳孔,骤然一缩。

一股寒意袭来。

这个名字,他确实听说过。

西方恶魔之神。

一个集邪恶于一身的人物。

相比之下,东方的邪神虽多,但名气从古至今,能稳坐第一的,基本上没有。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相应的邪神。

但西方则不一样。

“撒旦”这个名字,横压西方整个黑暗世界,在西方的黑暗世界当中,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只不过,这样的人物,后卿没见过。

但没想到,竟然成了眼前这名男子的朋友。

而且,似乎这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要不然,撒旦也不会借他三千人的命魂和精血。

“撒旦这家伙,确实厉害,说是永生不灭,倒也不为过,只要这人世之间,还有人信仰他,那么……他便可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与世长存……若论起对信仰之力的掌控,我敢说这家伙,是人间第一。”

“他在西方黑暗世界排第一,我……排第二……”

男子拍了拍胸脯,一脸骄傲,说道:“当初我远赴西欧之时,曾与他打过一场,虽是输了,但也心服口服……”

后卿冷冷一笑,说道:“将臣,也会服输?”

山中的迷雾,越发清幽,隐隐约约,十米之外,一片模糊。

清风吹拂而来,撩动后卿那一袭长发。

眼前的这名男子,便是四大僵尸王之一的将臣。

千年之前,远赴西欧,化名“该隐”,开辟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令西方有了吸血鬼这种诡异的物种,也算是辉煌一时。

相对来说,四大僵尸王之中,就属将臣,这小日子活得最滋润。

“认输,没有什么丢人的。”

将臣一脸无所谓,说道:“你啊……就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若是跟我一样看得开,早早离开这东方,岂不是也能吃香喝辣?而且,依我看,再造一个僵尸王的事情,你还是放一放,造出来了又能如何?你难不成,还真想跟李长生拼命?”

“想!”

后卿咬了咬牙,点点头。

“额?”

将臣微微一愣。

片刻之后,笑道:“我知道你被他杀,心里不舒服,要不这样……我现在陪你去揍他一顿,他没阵法的情况下,以我们两人之力,估计还是能占点上风的……虽不至于能杀他,但让他吃瘪,不在话下。”

“他应该在武当!”

听到将臣所说的话,后卿神色一震,眼神里头,重新燃起了一团火焰,杀意尽显。

“呃……我就随口说说,别往心里去!”

将臣摆了摆手,赤果果食言。

毕竟,对于他来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更何况,这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人间许多快乐,享之不尽,何必非要活在仇恨当中?

后卿似是对他这个性子,早已经清楚,冷冷地说道:“我要去寻一样东西,需要你帮我。”

“什么?”

“一具黑色铜棺。”

“王翦的尸骨在里头?”将臣眉头一皱。

说实话,他对炼尸这玩意儿,不太感兴趣。

这一次,若不是后卿让他帮忙,他也不会借尸还魂,漂洋过海特地回来一趟。

“不是。”

后卿摇了摇头,说道:“里头是我的东西。”

“哦……”

将臣一听,这才稍稍放心,说道:“没问题,不就是找东西吗?这个简单……”

只要不是去打架,说白了,将臣都无所谓。

当然,打架其实也是无所谓的,关键要看跟谁。

对于将臣来说,一场明知道不会有结果的架,不如不打。

就如同和李长生动手一样。

以他们两位僵尸王的能力,想要杀李长生,说实在话,并不容易。

李长生要走,他们一样留不住。

即是如此,又何必耗费精力?

再者说了,他现如今这具躯壳,只承载了他七成的力量,实力大打折扣,每一次大战,都会耗费掉不少的元气,这具躯壳也会溃烂得越快。

这种情况下,不到迫不得已,将臣没有动手的念头。

今夜,为了救后卿,将臣已经施展了一次神通。

这血月之光,能凝聚天下所有戾气,让僵尸王死而复生。

人间只有四大尸祖,旱魃和赢勾已经死了,就剩他和后卿,相互之间,自然是要互相帮助。

今夜他救了后卿,说不定哪日等他出了意外,后卿也可以去救他。

“走吧!”

后卿面色阴沉,淡淡地说着,正欲离开。

就在这时,山林之中,传来树叶“簌簌”的声响,一股幽邃的气息,仿佛透过迷蒙的薄雾,弥漫而来。

后卿的身子,骤然一滞,目光一凝,朝着前方的迷雾看去。

“什么人?”

将臣似是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刚才还嬉皮笑脸,这一刻神色微微一变,一股冰冷的杀意透出。

两大僵尸王,在此聊闲天,竟然还有人敢来。

这让将臣,十分意外。

迷雾之中,一个矮小的身影,缓缓出现,被缭绕的迷雾所笼罩住,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了过来。

将臣和后卿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盯着那矮小的身影看着。

不多时,身影从迷雾之中走出,在五丈开外,停了下来。

小孩。

一个小男孩。

看上去,估摸着七、八岁的年纪,稚气未脱,乳臭未干。

然而,在这一刻,这个小男孩的眼神,却如刀刃一般锋利,在黑暗之中,望向将臣和后卿,带着阵阵寒意。

“你是……”

将臣盯着这个古怪的小男孩,一时之间,心里头也有些惊疑。

“我叫吉祥!”

小男孩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换做是谁,看到这个笑容,估计再冰冷的心,都会被融化。

然而,在这一刻,将臣和后卿的心,却是坚硬如铁。

他们丝毫不觉得,这个笑容有多可爱,反倒觉得带着一丝丝诡异。

“你刚才在偷听我们讲话?”

将臣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

“不对。”

吉祥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太安静,你们说话,又太大声,我就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又怎么算得上偷听?”

“你在隔壁?”

将臣和后卿对视一眼,眼神里头,闪过一丝诧异。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两名僵尸王,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他们的实力,虽称不上天下第一,但也属登峰造极了。

这小男孩一直在这里,将臣和后卿,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

这……

若非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你……你是什么人?”

后卿的脸色阴沉,透着一股杀意,只见他周身上下,一团黑气不断狂涌而出,这一刻,像是萦绕在他的身躯周围。

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太诡异了。

诡异得连僵尸王,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你们不认得我,不过……我认得你们……”

吉祥咧嘴一笑,似是丝毫没有任何畏惧,说道:“你叫后卿……你是将臣……对了……忘了……你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该隐!”

“小兔崽子,你想做什么,把话说清楚。”

将臣神色一变,说道:“老子活了那么久,可不是被吓大的。”

好歹也是经历过洪荒之战的僵尸王,又怎么可能被一个看着奇怪的小孩给吓住?

即便这小孩来历非凡,但后卿与将臣联手,完全不用惧怕任何人。

吉祥面色悠然,仰头朝天看去。

今晚,原本那轮皎洁的明月,在被将臣借了月光精气之后,已经消失不见了。

纵是如此,这苍穹之上,依旧繁星璀璨,一片祥和。

幽幽的气息,从吉祥的身上,发散出来,十分清淡,仿佛就如同山谷之中弥漫起的雾气,朦胧,隐约。

半晌之后,吉祥才幽幽地说道:“我还有另一个名字,你应该听过。”

“什么?”

将臣的眉眼微微一眯。

他已经有想要掐死这小兔崽子的冲动了。

吉祥一笑,说道:“乌利尔!”

冰冷冷的气息,弥漫而来,笼罩住整片幽沉的山谷……


  (https://www.uxiaoshuo.cc/62906/62906228/9786428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