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道门太上:万鬼伏藏 > 第176章 壬虎(二合一)

第176章 壬虎(二合一)


屋内,富丽堂皇,格调高雅。

唯一让人觉得有些膈应的,便是这大厅的正当中,摆放着一具巨大的黑色铜棺。

这一座铜棺乍一眼看上去,似是感觉锈迹斑斑,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铜棺之上的锈迹,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让这具黑色铜棺显得无比神秘。

壬虎站在那里,面沉如水,身后头,站着两名西装男子,气势非凡。

“陈先生。”

瞧见陈先生到来的那一刻,他的脸上,这才稍稍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后眼神一挑,瞥了阮璐一眼。

阮璐微微点了点头,算是与他打过了招呼。

“嗯!事情办得很好。”

陈先生淡淡地说着,随后目光便落在了黑色铜棺之上。

“陈先生,上峰说过,这次这批货,天亮之前,必须要运送出去……也就是说……我们,只有四个小时的时间。”

壬虎提醒了一句。

四个小时的时间内,打开一具黑色铜棺,照理说,时间已经足够了。

也足够陈先生去弄清楚,这铜棺里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陈先生淡淡地说道:“朱师傅。”

“我先查看一下这具铜棺。”

朱师傅说着,小心翼翼,朝着那具黑色铜棺走去。

到了铜棺旁,朱师傅蹲下了身子,细细查探。

一丝丝冰冷的寒气,仿佛透过铜棺与棺盖之间的缝隙,溢了出来,朱师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不远处的张通玄,只觉得这浑身上下,难受得不行。

“陈先生,这铜棺要开,应该是没问题,我先在铜棺周围,设置一番,以镇住铜棺内的阴邪之气,然后我们再开棺。”

朱师傅面色严肃地说着。

“好,那就有劳朱师傅了。”

陈先生说着,往沙发一坐,静静看着。

“取墨斗来……”

朱师傅看向外头,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看着像是他徒弟般模样的人,背着一个包,走了进来。

两人在包里摸索了一下,取出墨斗,在铜棺周身,拉了一条细细长长的线,沿着这线,弹出墨印。

不多时,铜棺四壁之上,便弹满了墨线。

屋内,一伙人就这么看着朱师傅干活。

这灯火璀璨通明,瞧着倒是让人觉得有些诧异。

朱师傅和小徒弟忙完之后,似是也觉得这灯光有些刺眼,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壬先生,帮忙把屋内光线调暗些。”

“好。”

壬虎听罢,点了点头,去关了几盏大灯。

这屋内,瞬间变得阴暗下来。

朱师傅从包里,取出朱砂,符咒,口中念念有词,将符咒点燃,又将那朱砂印在黑色铜棺的棺壁之上。

朱砂、墨斗,皆有辟邪镇煞的功效。

果不其然,这一番施展过后,这黑色铜棺的煞气,好像稍稍减少了一些。

张通玄的面色,越看,越觉得这心里头有些发毛,连忙看向一旁的阮璐,说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额?什么不对劲?”阮璐一怔。

张通玄说道:“这朱师傅做的这些,都没问题,不过……我总有些不祥的预感,这黑色铜棺,不能打开……一旦打开,怕是有大麻烦。”

“不能打开?”阮璐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压低了声音,说道:“陈先生要开铜棺,你现在说不能打开,岂不是要和陈先生唱反调?你莫不是疯了……”

“你不说,我来说。”

张通玄说着,朝着陈先生看去。

阮璐一惊,正准备阻止他,没曾想,张通玄已经开口了,震声说道:“陈先生,这铜棺,不能开……”

这屋内,本来还算安静,大伙儿聚精会神,看着朱师傅忙活,也没注意到一旁的张通玄,他这么一开口,一瞬之间,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看了过来。

“不能开?”陈先生闻言,冷冷一笑,似是有些不悦,说道:“为何?”

这在场众人都清楚,今夜,陈先生是势必要开棺的。

这张通玄倒好,半天不说话,一说话就让人别开棺,等于是拂了陈先生的面子,自然令陈先生不悦。

“这铜棺里头的气息,至少七、八百年,煞气十分沉重,如今铜棺未开,这煞气已经透出来,令人不寒而栗,若贸然开棺,这里头真有邪物出来,只怕这墨线和朱砂,根本镇不住里头的邪物。”张通玄一本正经地说着。

事情重大,自然不能嬉皮笑脸。

他这么一说,朱师傅的脸色,却是一沉,干咳一声,说道:“张道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不起我朱某人?”

张通玄摇头,说道:“朱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是有本事之人,这黑色铜棺里头的煞气,想必你也能感受得到,如此煞气,太过浓重,绝非一般镇邪避凶之物,所能镇压……”

朱师傅闻言,顿时哑然,没有说话。

张通玄所说的,他不是不知道,这黑色铜棺里头的煞气,确实让他心中有些忌惮。

不过,事已至此,若不开棺,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陈先生冷哼一声,看向朱师傅,说道:“朱师傅,你说说,今夜,这铜棺,到底能不能开?”

一股阴冷冷的杀气,仿佛从陈先生身上发散而出。

朱师傅心里头“咯噔”一下,知道今天这铜棺,若是不开,恐怕陈先生这样的悍匪,能直接拔出枪来,弄死自己。

这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更何况,朱师傅也有些自负,虽然他承认张通玄所言不虚,但他并不觉得,这铜棺之内的邪物,真有这么厉害。

毕竟,屋内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

这些恶徒,煞气非凡,斥鬼骂阎王,还怕那铜棺内的邪物不成?

想到这里,朱师傅深吸了一口气,面露坚定之色,猛地一点头,说道:“能开,陈先生请放心,一切交给我来办。”

“好。”

陈先生十分满意,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瞥了张通玄和阮璐一眼,说道:“小璐,下一次,这样的人,你就别找来了。”

“你……”

张通玄还准备继续说。

一旁阮璐赶忙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说道:“你少说两句。”

“好吧!”

张通玄有些无奈,只能闭口不谈。

“来,搭把手。”

一切事宜,继续进行。

朱师傅喊了一声。

一时之间,壬虎和两名男子,走上前来,准备开棺。

这黑色铜棺,沉重无比,光是这棺盖,就重达千斤,以一人之力,想要撬开,自然是不太可能。

几人站在了棺材的不同角落,屏息凝气,准备开棺。

一切准备就绪。

屋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幽暗的光,一闪一闪,照在那巨大的黑色铜棺上。

阴暗之中,那棺壁之上的图案,栩栩如生,一个个怪物面目狰狞,形象丑陋,吱牙咧嘴。

“听我指挥,准备开棺。”

朱师傅大喊一声。

壬虎等人,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

陈先生的眼神里头,闪着精光,仿佛带着希望,一动不动,看着黑色铜棺。

这铜棺里头的东西,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

十几年的心血,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了。

气氛有些沉重。

阮璐和张通玄的目光,也落在铜棺之上。

张通玄的两只手,往自己的衣袋里头一摸,攥紧了随身携带的铁饭碗和内裤。

“一,二……”

朱师傅这“三”还没喊出来,突然,屋外头传出一片凄厉的惨叫声。

声音尖锐刺耳,瞬间惊动众人。

“发生了什么事?”

陈先生的脸色一变。

“我去看看。”

壬虎说着,拔出了手枪,大步流星,朝着屋门走去。

“咣”

屋门打开,只见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你是谁?”

壬虎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将手中的枪,对准了那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面色,冷如冰山一般,眼神里头,冷漠无情,似是根本没有因为壬虎的手中的枪,而产生一丝一毫的畏惧,只是环顾了一下屋内的所有人。

他凌厉的目光,仿佛能看穿屋内所有人的心思。

就在这一刻,壬虎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瞳孔骤然放大。

因为,他看见……

看见中年男子的身后,躺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

都是他们的人。

刚才火拼之时,他带来的所有人,此时此刻,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么多的人,竟然在短短的片刻时间,就被杀尽。

这……

若非亲眼所见,他简直不敢相信。

壬虎就算见识过大风大浪,但在这一瞬间,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你是谁?”

陈先生站起身来,揭下了墨镜,朝着那名男子看去。

“郭鹏!”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郭鹏?”

听到这个名字,陈先生整个人也顿时愣住了,惊道:“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郭鹏的眉眼微微一眯,缓步走了进来,笑道:“陈先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想私自开棺。”

壬虎面露惊疑之色,看向陈先生。

瞧着陈先生的模样,好像认识眼前的这名男子。

一时之间,他手中的枪,也不敢开,连忙问道:“陈……陈先生,他……他到底是谁?”

陈先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半晌之后,颤声说道:“上……上峰……”

他就是上峰?

这一刻,莫说是壬虎,就连阮璐,也惊住了。

他们虽然一直以来,在帮上峰做事,但是,以他们的地位,还没有资格见上峰。

就连陈先生,也只见过上峰里头的其中一人。

眼前这个叫“郭鹏”的男子,很明显之前陈先生也没见过,只是有所耳闻罢了。

呆愣了半晌,陈先生的脸色,从惊惧,转为愤怒,说道:“你是上峰的人,又能如何?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怕?”

听到这话,郭鹏露出了讥笑的神色,眼里头闪过一丝轻蔑。

见他这副模样,陈先生彻底被激怒了,对着壬虎大喊道:“开枪!”

“砰”

接到陈先生的命令,壬虎自然二话不说,朝着面前的男子开枪。

子弹破空而出,直朝着郭鹏而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郭鹏的手,轻轻一抬。

众人只看见,一个虚影晃动一下,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便瞧见郭鹏的双指,已经夹着一颗子弹。

正是那从壬虎枪里射出的子弹。

瞧见这诡异的一幕,在场所有的人,只觉得浑身寒毛颤栗。

这一刻的壬虎,一脸震怖地看着郭鹏。

“你们对这人世之间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郭鹏无奈地摇了摇头,面色悠然。

猛然之间,只见他身形一闪,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到了壬虎的身前,掐住了壬虎的脖子。

“咔擦”

一声清脆的声响发出。

壬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顷刻之间,被扭断了脖子,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他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这人世之间,竟然有人,能凭双指,夹住飞射而出的子弹。

屋内,静如死水,鸦雀无声。

众人的心头,如同被一块巨石,狠狠地压住一般,几欲窒息。

郭鹏淡淡一笑,似是视若平常,朝着陈先生,缓步走去,口中幽幽地说道:“人想要往上爬,是一件好事……”

“不过,你至少要弄清楚,你的对手,是什么人。”

“今夜,我若不来,这具黑色铜棺,以你们的本事,也开不了……”

“倘若真被你们打开了,那你们……都将化作一具具冰冷的白骨!”

说话之间,郭鹏已经走到了陈先生的面前。

陈先生此时此刻,已经冷汗淋漓,浑身都在颤抖。

作为国际悍匪的头目,本该胆识过人,但在郭鹏面前,他仿佛就如同砧板上的肉,只能任其宰割。

郭鹏面色悠然,帮陈先生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领,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对这具黑色铜棺里头的东西,如此感兴趣,那么……在你们临死之前,我让你们亲眼见见……”

说罢,面露傲然之色,朝着大厅正当中的黑色铜棺看去。

黑色铜棺,静静地摆放在那里,阴森森的寒意,从里头冒出,顷刻之间,弥漫在空气之中。


  (https://www.uxiaoshuo.cc/62906/62906228/9786428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