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


“你回去吧。顺便告诉她一声,别再派人来了。”姜长渊冷淡地辞别殷念白。
  殷念白一头雾水,告诉她一声?告诉谁?他是不是误会自己了?
  “公子可能是误会了。我今日来隆恩寺,是无意之中走到这里的......”殷念白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姜长渊的轮椅卡在了低洼处。
  姜长渊双手自己推动轮椅,没有人在身后帮忙推动,此刻轮子卡在泥土的低洼处有些走不出来了。
  殷念白停下了说话。
  看了看,他确实没办法,殷念白试探着靠近,“公子,不如我来帮你吧?”
  姜长渊垂头自嘲一笑。如今是个连行动都要别人帮忙的废人了。
  见姜长渊没有回绝,殷念白走到姜长渊身后,清雅的莲香环绕在姜长渊的四周。
  姜长渊有些不习惯被其他人的气息包围。
  尤其是他闻着这淡雅的香气却抑制不住的觉得有些……想要更多。
  “公子的轮椅似乎做的粗糙。”殷念白帮姜长渊渡过这个低洼后,打量着轮椅说。
  那个低洼不算深,理论上不应该卡住轮子,但是这个轮椅却卡住了,可见它设计的不够合理。
  “你有什么想法?”姜长渊淡淡道,这次勾/引的方法倒是别致。竟然讨论起轮椅的做工了。皇宫里最好的木匠做的木工活,她有什么高见不成?
  殷念白真的开始指点,“这里应该高一点,这里应该高一点。它们之间的比例不对,还有这个地方不应该安插这个横轴,有些累赘了,平白增加重量......”
  殷念白说得头头是道。
  姜长渊这才终于认真细看这第八位女子。
  纤细的腰身似乎不堪一握,颈项细长柔软,眉眼间似青山顶的薄雾,氤氲清美。此刻她嘴畔挂着温柔的笑意,比暖阳还要温柔。
  非常好看,堪称绝色。他甚至还有点眼熟。
  姜长渊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大概就是这些。”殷念白说完才发现姜长渊神游天外,根本没仔细听。
  “......”
  媚眼抛给瞎子看。
  殷念白干脆仔细看姜长渊的容貌,眉峰凌厉,双眼漆黑,薄唇直鼻,清冷无双。或许是因为身体有恙,唇色苍白一些,下颌的线条格外清晰,滚动的喉结,衣领处微微能窥看到若隐若现的锁骨......
  “看够了吗?”
  清冷的嗓音把殷念白叫回神,她的目光快下移到腰以下了。
  本来是他神游,现在换成她神游了。
  殷念白调整好心态,她垂头不敢看他,“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设计图纸画出来给公子。公子只需去找个木工照着图纸就能做出来。”
  姜长渊没说话。殷念白怕他觉得自己是胡说的不信自己。这么好的互动交流机会可不能错过啊!
  殷念白急忙保证道,“公子相信我,我设计的轮椅不仅更轻便,还更低重心。不仅好推动,而且在面对复杂的路面状况时也更适应。”
  “你为什么要帮我?”姜长渊问她,“孤男寡女,第一次见面,你就这样帮助我?”
  姜长渊本是想隐晦地表示我已经知道你是皇后派来的人了。你回去吧。
  他没有拒绝得太直白。毕竟,这女子确实美丽,或许人总是对美丽的东西格外有耐心吧。
  听姜长渊这么说,殷念白松了口气,他这样想也正常,只要还有得聊,殷念白就能一直聊下去!
  殷念白微微思索后说,“说出来公子可能不信,我十分理解公子双腿有恙的心情。”
  姜长渊看了看她,四肢健全不说,看着就是大家小姐,锦衣玉食的模样可能连苦都没吃过。
  “我自小便患有先天心悸,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许多事情我都做不得,需要依靠别人帮助。”殷念白斟酌词语,“公子双腿不便,却还是坚持自己操控轮椅,我想我能理解公子不愿依靠别人的心情。”
  “那种什么都做不了,觉得自己是累赘的感觉,我懂。”
  殷念白的话让姜长渊暗自握紧手掌。
  【姜长渊好感度:五】
  殷念白微微勾唇。
  “所以我想着我要是能帮助公子重新打造一副更轻便简单的轮椅,或许公子就不必那样依靠别人,看旁人的脸色。”殷念白温柔地说,“公子只用依心行事。”
  姜长渊眸光深邃,她确实和之前七位女子不一样。
  非常不一样。
  “你多久能给我图纸?”
  殷念白眼底一喜,“看公子要得是否着急,我要在隆恩寺小住上几月,不急着离开。”
  “我也并不着急。”姜长渊握紧的拳头已经张开,丝毫看不出他的心绪波动。
  “那便半月吧。”殷念白算了算时间,给出了半月之期。
  姜长渊好笑,“先前你说的振振有词,我以为你早已胸有成竹,了然于心了呢。”
  殷念白摇了摇头,“我会为公子打造一副最适合你的轮椅。因此我需要丈量公子的身高,还需要知道公子的生活习惯。”
  “生活习惯?这有什么关系?”姜长渊不解。
  殷念白卖了个关子,“之后公子就会知道了。”
  看着殷念白温柔的笑意,姜长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小姐!”
  远处红药的声音传来,殷念白这才意识到自己耽误的时间太久了。连忙就转身要走。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姜长渊轻轻叫住她。
  殷念白回以一个微笑,她故作迟疑后说,“公子叫我红药就好。”
  开玩笑,怎么能随便说自己的真名呢?虽然姜长渊多半一查就知道自己是谁,可是自己得装一下不是吗?
  “明日这里,还是这个时辰,我等你。”
  姜长渊清冷的眼眸看着殷念白的眼睛说道。
  殷念白心脏漏了一拍,早就说了她好这一口,可别看了!要藏不住了!
  急忙垂头错开眼神对视,殷念白轻笑着说,“好,明日再与公子相见。”
  青色的背影急匆匆向有声音的地方走去。背影纤纤,似濯水青莲。
  “侍剑。去查一下,她是谁。”
  一抱剑男子悄无声息地走出,他恭敬地对姜长渊说,“太子,此女是忠勇侯府的嫡长女,殷念白。”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5000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