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2)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2)


姜长渊为讨殷念白欢心,那什么都做得出来。
  殷念白随口一说想吃樱桃,东宫第二日起就日日有两大筐还带着晨露的新鲜樱桃随她挑选。
  樱桃产地离长安城遥远,这期间花费的人力物力......殷念白不敢想,当她意识到期间花费之后,就让姜长渊停止这种行为。
  她就是来生个孩子,不想误拿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剧本!
  殷念白当时被吓得以为系统好感度判定出问题了。这样了好感度才七十呢?
  “总之,不是姜长渊演我,就是系统你在演我。”殷念白信誓旦旦说道。
  【真不是啊宿主!冤枉啊!姜长渊是一国太子,哄哄自己有点喜欢的女人怎么了?再说他只需要下令,后面有的是人帮他办事。别看他做的事情看着唬人,其实他也就动动嘴皮子。那些人还得抢这个机会呢!】
  殷念白觉得系统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她还是坚决不拿这个剧本!
  殷念白此刻听姜长渊说什么在东宫种满菡萏,她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殷念白微微侧过头,对姜长渊似笑非笑地说,“是吗?真好,多种点,最好种满东宫。不然菡萏姑娘怎么知道你的心意呢?”
  姜长渊听着殷念白口中的阴阳怪气一头雾水,最后听到菡萏姑娘时突然福至心灵,“她叫菡萏啊?”
  殷念白酸溜溜的看着他,“叫的真亲切。”
  姜长渊:……
  “没有,我在说要不给你猎兔子吧,兔子好像更适合养着。”姜长渊和稀泥的岔开话题,他稳稳的环住殷念白,双腿一夹马腹准备继续走。
  殷念白挑眉,让她来加把火。
  “不喜欢兔子。”殷念白淡淡说。
  “那换个别的......”姜长渊不在意,随口就准备换一个动物。
  “你送的我都不喜欢。”
  【警告宿主!不要试图作死!请珍惜来之不易的好感度!!!】
  姜长渊握着缰绳的手缓缓放下,他垂眸看着她,“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殷念白面若冰霜。
  夫妻之间吃醋小别扭闹几下是情趣,可要是抓着一直不放,那就是要吵架了。
  姜长渊不想和她吵架。
  忽的一笑,姜长渊勾起嘴角,“那我偏要送你。”
  殷念白一眼就看到了姜长渊眼里的笑意不达眼底。取而代之的是殷念白熟悉又陌生的清冷之色。
  她初见他时,他面容上就是这样一副神色。
  “我说了……”殷念白话还没说完,姜长渊猛地纵马,马儿前蹄高高扬起,殷念白死死咬住唇不发一言,但是脸色却是肉眼可见的苍白了。
  姜长渊看在眼里,他眼底带着冷意,发了狠地策马,生生从外围纵马进了内场。
  眼里越冷,笑意就越凉薄。
  殷念白:这狗男人还会发疯?
  心底隐隐约约担忧自己是不是下药猛了点,但是她又觉得自己也没说什么太过分的啊。总结:都是他自己抽风,和她没关系!
  感受到宿主心路历程的系统:……你就作吧。
  【为什么要惹怒目标人物啊?】
  系统现在已经进化到能一眼就看出来殷念白是故意的了。
  因为男人得到的就不珍惜。想要突破瓶颈,那得让他失去。
  【那宿主假死不是更好吗?】
  殷念白无语,什么馊主意,假死了还怎么回来?
  最好是带着误会的失去。这样误会解开后,之前的所有生气都会转化为后悔,失去时痛苦才能更深刻更让他铭记于心!
  这样才好突破好感度七十五的大关!
  系统勉强明白一点,但是它不解。
  【你又不假死,你让他失去什么啊?】
  坐在疾马上到殷念白手轻轻覆盖住平坦的小腹,她微微一笑,失去一个孩子,再失去一个他有点喜欢的女人的心?
  系统似懂非懂,一知半解。
  殷念白的计划本该是这样的。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事后殷念白在想,这场意外真是如有神助,让她仓促间的草率设计意外实现双倍效果!
  姜长渊自小学习骑射,后又在边关浴血几年,就算曾经因腿伤荒废过一年多的骑术,也不是殷念白能吃得消的。
  此刻被马颠的浑身想吐的殷念白暗自给姜长渊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看她回头怎么找他算账!
  “还要不喜欢我的东西吗?”姜长渊勒住马儿,低头问了问殷念白。
  殷念白脸色苍白,她因害怕而浑身紧绷,此刻身上还没停止颤抖。
  二指捻起殷念白胸前的发丝,他问她,“既然害怕怎么不开口让我慢点?”
  咬住嘴唇,殷念白就是不说话,她偏过头不理会姜长渊的问话。
  见殷念白身躯单薄微微颤抖却还是不肯松口的苍白模样,姜长渊又缓了神色,他这样欺负一个女人做什么?欺负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思及此,他放柔声音,放低姿态,再度哄她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菡萏,也不知道她叫菡萏,更是连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他真没看清楚菡萏的脸过,所以当他之后看清菡萏模样时,尤为震惊。
  看到殷念白紧绷的唇角似乎在微微抖动,他更加心软,继续哄,“你要是不喜欢她,日后不让她出现在东宫就是了。”
  殷念白唇角蠕动,似小声的在说什么,姜长渊连忙靠近,想要听清。
  “日后?……日后出现第二个菡萏怎么办?”殷念白声音颤抖,刚开始极为细弱,还有着自嘲。而后渐渐大起声来,却也并不过分,她只带着哭腔问他。
  日后再出现第二个菡萏时怎么办?
  姜长渊一愣,哭腔?她哭了?
  晶莹的泪水从她眼眸滑落,发现自己失态后又仓促遮掩。
  姜长渊没见过她这样哭,最多就见过她在床上爽极了时眼尾睫毛上沾染的些许湿晕。
  殷念白:……该说不愧是男人吗?
  :)
  止不住的泪水都快将她衣襟打湿,下唇的齿痕尤在,失了血色的脸看上去有些憔悴,那双通红的眼睛里是质问。
  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的质问。
  系统:宿主这演技!
  殷念白:简直登峰造极!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9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