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7)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7)


“这是给你的小狐狸。”姜长渊提溜起小狐狸后脖颈处的皮毛。
  皮毛顺滑,憨态可掬,
  手指有点点痒,没忍住去戳了戳它的耳朵。狐狸耳敏感的抖动,殷念白微微一笑。好可爱。
  果然还是喜欢他送的这些小动物。
  姜长渊挑眉看殷念白和小狐狸互动,他把小狐狸送到殷念白的怀中,小狐狸也很乖巧的伏在殷念白的臂弯里。
  温温软软的一团,又毛茸茸的模样。殷念白心情一好就觉得错过这次机会也没什么,下次再找机会吧!总归有皇后在,她不信姜长渊一句话皇后就真不搞小动作了。
  鼻尖和白狐狸的鼻尖点了点,“咦?它怎么那么香啊?”殷念白惊奇,没有动物的味道不说好像还有皂角味。
  “我让持剑把它洗了洗。”姜长渊眼神莫名的看着她和小狐狸碰鼻尖的举动。
  “啊?小动物能随意洗吗?会不会生病啊?”殷念白也不太懂。
  看着殷念白的眼睛,姜长渊把“死了再给你猎一只”这几个字咽了回去,“嗯,你不放心的话让太医看看吧。”
  殷念白失笑,随行太医里有精通兽医的吗?
  第二日一早,殷念白抱着小白狐坐在马上,太子殿下坐在身后揽着她共骑的情形,让菡萏红了眼。
  怎么一晚上就变了天?
  一定是太子妃昨晚在床笫间挽留!
  到底是胆子小,虽说眼热的不行,菡萏还是乖乖听从姜长渊的话,准备打道回府。
  “喜欢那只狐狸吗?”忽然出现一侍从打扮的男子拦住了菡萏。
  菡萏警惕的看着这侍从。
  “喜不喜欢都无所谓。”侍从耸了耸肩膀,“你想去那个位置吗?”
  “什、什么?”菡萏脑子卡壳,她真不知道这侍从说的什么。
  “就是抱着小狐狸主人的位置。”侍从笑眯眯说。
  菡萏瞪大眼睛,太子妃?!
  “才不想!”借她一万个胆子她都不敢!她最多肖想一下良娣的位置。
  侍从撇撇嘴,这怂包,皇后怎么派了个这样的角色来?就这货也能让他那个太子皇兄当众生气?
  看来那多半是因为殷念白生气的了。
  侍从心下判断出结果后,也懒得和菡萏废话,转身就走。
  菡萏见这人忽得要走,转身之前还一副隐隐的嫌弃模样。“站住!”
  “你是不是瞧不起人?”菡萏为奴婢,太子殿下那样的人觉得她傻也就算了,他一个侍从有什么资格嫌弃她傻?!
  侍从停下脚步转身,他看着菡萏倏地一笑,“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和你一样卑贱的人没资格嫌弃你?”
  菡萏被那笑笑得心里发毛,下意识点点头。
  “我最讨厌别人……觉得我卑贱。”侍从眼眸闪烁,他一刀封喉,如同玩乐一般信步离开。
  菡萏瞪着双眼径直倒在地上,她看着杀害自己的人远去,而自己的视线也越发模糊。
  “本宫自认并不曾亏待你。”皇后忽然传话殷念白,殷念白不明所以的听皇后说话。
  “虽然你成亲多年也无消息,但是本宫也不过是派了些婢女而已。”皇后端坐在上方,她蔻丹的手指端起茶盏,轻轻吹去浮沫,抿了一口茶。
  “所以,为何要这样对待菡萏?”皇后说。
  殷念白蹙眉,菡萏?她怎么了?
  皇后冷笑一声,“菡萏被发现在今早一刀封喉,死了。”
  死了?
  殷念白不解,谁杀的她?
  殷念青?不对,她不会一刀封喉,身边也没有这样的能人。
  姜长渊?不对,他一心想不能拂母后面子,怎么会去杀死母后送来的婢女。
  况且他们之间矛盾早就解决了,没必要杀死菡萏。姜长渊并不是一个嗜杀残暴的性格。
  “臣妾没有动菡萏。”殷念白微微行礼伏身。“菡萏因何而死,臣妾也不知。”
  “好一个不知。”皇后淡淡说,手中一个用力将茶盏扔向殷念白,上好的汝窑瓷碎裂开。
  “拾起来给本宫。”皇后吩咐。
  帐内气氛瞬间凝结,内侍嬷嬷们都不敢大喘气。
  殷念白抿唇。亏她以为自己拿的甜宠剧本呢。她就没受过这委屈!
  【宿主!冷静!】
  殷念白轻轻颤抖睫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蹲下身小心的拾起碎片。为了防止碎片划伤自己,殷念白极其缓慢。
  “快些。这么金贵做什么?”皇后催促道。
  皇后对菡萏没什么感情,虽然对她有过鼓励,可是本也没抱什么希望。她胆小如鼠,却有点虚荣,老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其实也就有贼心没贼胆。
  但是菡萏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这是在打她的脸。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是不是你做的本宫自会查清楚,但是本宫警告你,别忘了自己是谁。”
  意思是连调查都没调查就直接认定是殷念白做的了?而且不管冤枉还是不冤枉,皇后都要敲打警告殷念白了?
  看来皇后挺着急啊。
  殷念白脑子活络,瞬间就又想到吵架的办法了。
  “是,臣妾知晓了。”殷念白颇为窝囊的离开。
  皇后看着离去的背影,叹出一口气。
  殷念白还在琢磨怎么在姜长渊回来的时候借题发挥,结果晚上没等回来姜长渊不说,还忽然不太平了起来。
  “有刺客!”
  帐外的人大喊,随后就是匆匆一堆人的脚步声,火把人头的攒动彰显着这场刺杀的形势严峻。
  跟在殷念白身边的婢女是一个普通婢女,她不是红药,有些害怕和生疏。
  于是殷念白还抽出时间安慰她,“别害怕。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怯生生地说,“奴婢叫金月。”
  殷念白弯了眉眼,“金月?”
  “金石的金,日月的月。”婢女连忙解释说。
  “我还以为是今时今日的今。”殷念白和金月说着话,金月也就不觉着害怕了。
  金月缓解紧张后反应过来是太子妃和自己说话转移注意力,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哪有做主子的还要来照看下人心情的道理。
  金月羞红了脸颊,殷念白一眼看出金月的想法,她轻笑安抚说,“不妨事,若你太紧张,本宫也会觉得紧张。”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8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