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8)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18)


“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
  帐门口有姜长渊留下的人守着,殷念白倒是不担心危险,只是不知发生了外面发生了什么。
  金月小心的靠近殷念白,殷念白伸手准备安抚一下她。谁料金月下一刻手腕反转,一抹冰冷的刀锋闪现。
  意识模糊之前,殷念白唯一的想法就是,下个世界自己要求高武力值!当世第一的那种!
  【好的宿主!没问题的宿主!一定给安排呢宿主!】
  再醒来时,殷念白身处山洞之内,不远处的金月在篝火旁边,她见殷念白醒来递给殷念白水囊。
  接过水囊,殷念白喝了几口水。
  “你不怕有毒?”金月问。
  我有系统,能检测出有没有毒。
  殷念白心里回复她。
  金月见她不说话也不强求。“过来暖暖吧,你受伤了,再低温风寒了就不好了。”
  脖子处的刀锋伤口因金月的提起隐隐作痛。殷念白走过去坐在金月对面,她伸手汲取篝火的温度,确实别风寒了好。
  “你人不错,不过我是听命行事。”金月随口说,“等会儿就有结果了。”
  等会儿?等什么?
  殷念白茫然。她指尖不再冰凉后,她思索起来,回想起今日姜长渊一日都不在,半夜忽然来的刺客,自己被人浑水劫走。
  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自己?殷念白不确定。自己有什么好劫持的。为了威胁姜长渊?殷念白嘴角一撇,那还真是高估了她在姜长渊心中的地位。
  “怎么不绑着?”一男子在山洞外询问。
  “主子,她跑不了。”金月很自信。
  毫无威胁的殷念白默默蹲着烤火。
  “人到了。”
  殷念白看向山洞外,金月此刻捏着她的命门,深居山洞内。
  “一个人过来。”男人对姜长渊说。
  殷念白微微眯眼,姜长渊当真一人靠近。
  他是个傻子吗?
  【宿主放心,检测到有暗中埋伏的人。】
  殷念白微微松口气,这人要真是单枪匹马,别他俩到时候一起殉在这里。
  他倒是无所谓,可怜她要重新开始任务!
  “你带那么多人做什么?”男子笑姜长渊。
  “你是真不怕她出事?”男主一个手势,金月果断的卸下殷念白的右手胳膊。
  “嘶——”汗水骤然从额头滑落。
  不愧是气运之子,别人算计他,受伤的却是自己。
  “不是说孤来,就放了她吗?”姜长渊冷声说。
  “再来近一点。”男子好脾气的模样说,“而且我叫你一人来。”
  姜长渊踱步靠近,殷念白被卸去手臂后头疼的厉害,只茫然地看着他靠近,眼神无焦距的四处落下。
  姜长渊暗自握拳。
  “孤不会,轻易受制于人。”
  殷念白这句话听懂了。
  心里一个咯噔,他要做什么?!
  咻——!
  破空凌厉的箭矢划破长空,姜长渊一手接住不知是谁递过来的长刀直接杀上前冲!
  我靠!他他他他他他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殷念白心里七上八下,但是面上脸色淡定不动如山。
  金月嗤笑,“看来他也不是多在乎你。”
  好了,别再说了,我看到了!
  殷念白微微垂头,不叫金月看自己的神色。金月一把捞过殷念白的脸颊,“低头做什么?”
  篝火的火星子四溅,被迫仰头的殷念白清晰的看着两队人马打拼。不止是姜长渊有暗卫,那神秘男子也是有暗兵。
  掐住殷念白脖子的手掌越发收紧。“你看来要死了。”
  话音刚落,一粒石子打在金月的肩胛处,金月条件反射的想要彻底拧断殷念白的脖子。
  一手直接错开金月抵挡的攻击,那手直直的在金月之前捏碎了她的喉骨,不止是喉骨,手掌迅速下滑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反手一个崩劲,直直戳她的心窝。
  殷念白在耳边听到了什么碎裂开的声音。先是骨头渣子的声音,然后是器官破裂的声音。
  姜长渊目光沉静,表情没有半分动容。
  拉过手臂被卸了的殷念白,殷念白靠近他时,才闻到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道。
  他受伤了。
  “弓箭。”
  男子一声令下,即便迟钝如殷念白也感受到了万箭齐发的压迫,铁制的箭头在月色下偶尔泛出冷光。
  “姜长澜,你有胆色。”姜长渊目光泠泠,语气淡淡。
  姜长澜见自己身份被揭穿后也不恼怒,“不仅有胆色,我还有把握。”
  殷念白忍不住侧目看他,少年,你的把握在气运之子面前不堪一击!
  仿佛是验证殷念白的吐槽。
  上百发箭矢如雨般落在在姜长渊面前,全都被他闪避开,还是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
  殷念白:……
  山洞外的林中忽然响起口哨,惊飞一群飞鸟。一匹高大的马儿冲进战火的中心,姜长渊飞身上马,一手拎起殷念白。
  顾不得浑身的疼痛,在姜长渊冲破封锁时,殷念白目光牢牢锁定姜长澜。
  她反手一挥,在路过姜长澜最近的那个瞬间,挥手而洒,
  没有形状没有香味,那是殷念白在系统商城兑换的极品入春粉。效果写的是连续十五日凶猛如虎。
  一抹冷笑在嘴边,这鳖孙敢算计她!看折磨不死你!
  无人发现殷念白这微小的举动。
  姜长澜动了动鼻尖,有些痒,但是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举起弩箭,瞄准策马的二人。
  咻——
  射偏了。
  殷念白看在眼里,无语的扯扯嘴角,看来应该不是气运之子的问题,是这鳖孙实力的问题。
  纵马驰骋,两边的景色如流水般迅速褪去。
  越发浓重的血腥味道沾满了殷念白的鼻腔。
  他好像伤得更重了。血流得也更多了。
  他也会流血吗?
  【宿主,请不要神化迷信气运之子。】
  殷念白一噎。
  “呼——”
  粗重的呼吸便是殷念白也感受到不对劲。
  不行,再这样下去肯定出事。
  被姜长渊禁锢牢牢锁在胸前,殷念白见马儿都要冲向山崖边也不见身后之人制止,仿佛他只是在本能的完成骑乘这个动作。
  “停下!”殷念白大声呵斥。
  身后人无动于衷。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8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