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2)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2)


这事儿本来也只是个传言,只在坊间流传。
  却不知从何时起,高门贵户们似乎是得了准信儿,亦或是掌握了什么证据。他们皆知这事儿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娘,太子有没有子嗣有什么重要的啊?”丞相府的姑娘懵懂的问。
  太子长得好,又厉害,说是文武双全都不为过,还身份尊贵。最主要的是,他现在不是残疾了,嫁过去也不用守活寡。世家女子们虽然知道流言,但是不懂有什么不好。
  “我怎么养出来你这么个傻的。”丞相夫人点了点自家闺女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太子再尊贵与你何干?你将来嫁过去可是要靠子嗣傍身的。”丞相夫人到底不舍得多为难女儿,耐心的指教起来。
  “且不说太子出了命中无嗣这事儿后还能不能坐稳太子之位。就说女子嫁人,不论嫁谁,到最后都是靠自己的儿女。不然没盼头,也寂寞。”
  看自己家闺女似懂非懂的模样,丞相夫人忍俊不禁,“好了,别再想了,总之这太子不是良配。”
  短短几日间,太子又成了长安贵女们避之不及的对象,甚至犹胜往昔残废之时!
  殷念青坐在梳妆台前,听着丫鬟们讲这些流言蜚语。她挑了挑眉,她这个姐姐还真是命运多舛。
  罢了,她也该重新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谋划了。东宫去不了没关系,她还有得选。不像她姐姐,已经没得选了。
  ……
  被沦为世家贵女们避之不及的姜长渊,此刻正在艰难的行走。
  去医馆拿了伤药,殷念白悄悄替换成了系统出品的伤药。
  快点好吧!快点回东宫吧!这苦日子她受够了!
  这里日子过得清苦不说,好感度也怎么都攻略不动!
  任她怎么嘘寒问暖,他自岿然不动。
  郎心似铁,不可转也。
  殷念白坐在门口,第无数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想一出是一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跑来吃苦。
  就算修复身体很急,她也不是那么急!她时间多的是!慢慢来嘛。
  悲切从中起,殷念白眼角竟然真的泛起了泪花。
  看把她苦得都哭了!
  姜长渊早已醒来,他看着殷念白坐在门口,任由冷风吹打她,她也只是微微垂首。
  半晌,她抬起手臂,似轻轻抹了抹眼泪。
  她哭了?
  姜长渊半垂眼睑。他刚醒来那几日,因着受伤和失忆,他脾气确实不算多好。
  其实他本来脾气就不算好,独断专行惯了,但他自认已经收敛了许多。
  她为什么还在哭?
  “哭什么?”
  “没什么。”
  殷念白一惊,自己走神溜号的空档居然被姜长渊抓包了。
  匆匆收拾好自己,她走向姜长渊。
  “是腿又不舒服了吗?”殷念白知道恢复期间腿是会不舒服。
  伸手轻轻的按揉姜长渊的双腿,姜长渊脑海骤然闪过一段回忆。
  那好像是在一个院子里。
  “公子今日怎么没有侍弄花草了?”青色衣裙的女子是殷念白,她手中拿着什么东西,见自己坐着独自下棋不由得惊讶。
  “我腿有些不舒服。”姜长渊听见自己这样回答她。
  腿不舒服?难道他丢失的那段记忆里,腿也骨折过?
  “那我来帮公子吧。”殷念白放下怀中的东西,她拉过椅子坐在姜长渊的身边。
  她轻柔的十指缓缓活动姜长渊僵硬的双腿。
  姜长渊坐在轮椅上。
  回忆戛然而止。
  他坐在轮椅上?!
  那应该不是简单的骨折。
  “孤……我从前腿受过伤?”姜长渊问殷念白。
  殷念白惊讶他忽然改了自称,随后点点头。
  “殿下确实曾双腿有恙。”这话说的委婉。
  “严重到坐轮椅?”姜长渊追问。
  殷念白眨眨眼,“殿下是回想起了什么吗?”
  “殿下不必担心,殿下的双腿,后来是好了的。”殷念白打趣道,“不仅好了,而且还十分勇猛。”
  姜长渊心下乱的很,没有在意殷念白的打趣。
  “我听见你叫我公子是怎么回事?”
  殷念白犹豫迟疑。
  “说实话。”
  失忆后这小子一点都不可爱,动不动就凶巴巴的。
  “那时候……我还不认识殿下,以为殿下是普通公子。”殷念白说着微微红了脸颊。
  姜长渊也有些尴尬,面对自己的感情经历,还需要旁的女子来诉说。
  “我们之前的关系好吗?”闲来无事,姜长渊随口问道。
  其实他觉得应该关系不会差,因为听她所说,自己是为了救她才变成这副模样的。
  “殿下对我很好。”殷念白没说谎,平心而论,相当可以了。
  “那你对我呢?”姜长渊挑眉。
  “我…自然也是对殿下……”似乎是之后的话有些羞耻,殷念白微微红着脸,没有说完。
  “怎么叫我殿下?我记得我刚醒来时,你叫我阿渊。”姜长渊发现了不对。
  殷念白轻轻咬住下唇,“殿下有些失忆了,我还是称呼……”
  “叫我阿渊。”
  姜长渊强硬的命令她。
  恍惚间,殷念白似乎将眼前之人和从前的姜长渊重合在一起。
  “叫我阿渊。”都是一样的这样霸道。
  姜长渊见殷念白恍惚,问她道,“怎么了?”
  “没事。”殷念白回神。
  “告诉我。”姜长渊不喜欢她这样遮掩。明明她应该是对自己什么都说的。
  姜长渊一怔,他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纵使记忆消散,但是许多本能反应早已刻在他的身体深处。
  “你为什么对我这样疏离?”姜长渊不满。
  殷念白一愣。
  “我们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姜长渊沉声问她。
  看着姜长渊阴沉的脸色,好似格外在意自己的态度。
  系统,系统,他会恢复记忆吗?
  【系统检测到目标人物脑中的淤血正在消散。恢复记忆只是时间长短的事。】
  既然如此,殷念白忽而就心生一计。
  殷念白微微低垂眼睫,“我刚刚撒谎了。殿下……之前对我也没有很喜欢。”
  姜长渊等她继续说。
  “我甚至就在前几日惹了殿下生气。”
  趁他失忆的时候,自己悄悄卖波惨没关系吧?
  凭他现在本能的对自己喜欢,卖惨或许还能激起他所剩不多好感度。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8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