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4)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4)


殷念白捂嘴偷笑,她率先上了马车,回身对姜长渊伸手道,“殿下,请吧。”
  姜长渊不情不愿的拉着殷念白的手上了马车。
  “殿下想好了回去怎么办吗?”马车里,殷念白还是有些担心。
  摇了摇头,以姜长渊对自己这个父亲的了解,回去后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皇帝对普华大师深信不疑,当年能仅凭一句世才无双的批言就将还在襁褓内的自己封为太子,并且着重培养。
  如今后半句命中无嗣,其分量恐怕比所有人以为的都要重。
  皇帝是不会希望下一任继承人没有后人的。因为皇帝当初便是从宗室过继然后登上的皇位。
  这件事人尽皆知。
  皇帝那一代的皇子子嗣凋零,最后不得已将如今的皇帝过继,最后登上皇位。
  如今的皇帝,比任何人都在乎继承人的子嗣问题。
  他要的是绝对血脉。如果太子也过继一个孩子,那为什么不直接封那人为太子?过继的孩子心思总是野的,不利于江山社稷。
  皇帝本人最是知道。
  如今天下太平,早几年的动荡也被姜长渊安定下去,当初他的那双腿就是废在战场之上。
  守成之君,不需要多惊才绝艳。
  见姜长渊面容严肃,知道可能情况比她以为的还要严峻。
  “到时候,带上臣妾一起吧。”殷念白回握住姜长渊的手,给他力量。
  “不行。”姜长渊一口否决。
  照情形来看,姜长渊最不放心的就是殷念白。他若失势,她恐怕第一个受波及。
  倒是想先安置好她,奈何时间没有那么多。
  刚一踏进长安城内,殷念白都感受到了监视的目光。
  天下终究是皇帝的天下。
  姜长渊目光深邃。他让嘲风拖住皇帝的人五日,不过是为了让在长安的皇帝少些能用之人。主动回长安好过被动。
  他要时刻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
  “太子殿下,皇帝陛下有请。”
  一人拦住了车马,姜长渊挑开帘子,是李公公。
  姜长渊下马车准备随李公公前去。
  “太子殿下稍等,还有太子妃。”李公公笑呵呵的说。
  “谁的旨意?”姜长渊清冷的眉眼压下,颇为阴沉的询问。
  “回禀太子殿下,是德妃娘娘说,太子妃也失踪了许久,若是找到了,就一起前来看看,正好太医们都在。”李公公平时得太子不少好处,此刻不介意多说一些。
  “其余的,奴才便不知了。”李公公笑呵呵说。
  德妃。
  姜长渊心里默念。
  “殿下,臣妾没事。”殷念白早就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她打帘走下马车。
  姜长渊下意识接住殷念白。
  李公公将这些细节看在眼里。心下一叹息,多好的一对夫妻啊,若是没有意外,许是最伉俪情深的一对帝后。
  且看此局能不能过吧。
  殷念白本就想随姜长渊一同去,此刻便当即下来,她方才在马车里就已经吃下了假孕丹。
  此刻的殿内格外热闹。
  皇帝与皇后坐在上位,下面坐着一群嫔妃。
  本没有这些嫔妃的事情,她们也不该出现在这里。是皇帝叫来这些嫔妃。皇后知道,他这是在下她脸面。
  几十年夫妻。
  皇后这段时间一直睡得不好。现在脸上挂着厚重的妆粉都掩饰不了自己的憔悴。
  “太子。”
  “这些时日,你去了何处?”
  姜长渊开口,“儿臣前些时日被三弟设计,受了些伤,去养伤了。”
  殷念白告诉过他是姜长澜的人挟持她来设计自己。
  见火烧到自己身上,德妃却是不慌不忙。
  “太子说这话可是要讲证据,你三弟这些时日从未外出过,是跟着大家一起回的长安。”
  当初太子失踪,秋猎草草结束。皇帝一边派人去寻太子,一边回长安。
  姜长渊淡笑不语。皇帝不会不知道这些。端看他的态度。
  “德妃说的是。”态度很明确了。
  这些年来,皇帝十分重视他这个太子,可为了不让他一家独大,也没少费心思培养三弟。
  虽然培养出来的结果不怎么样。
  “太子胡乱说话,不讲证据,这可不行。”德妃抓住姜长渊的漏洞不放。
  “下不为例。”皇帝淡淡开口制止了德妃。
  德妃暗自咬牙。
  姜长渊却不买账。打一榔头,给个甜枣。既不许太子势大,自然也不会让三弟顺杆爬。
  皇帝的均衡之道无外乎此。
  所以姜长渊说这事说的轻松,他知道最后只会是相安无事。
  “先不说这些。”皇帝开口,德妃一喜,她知道这是要步入正题了。
  “你失踪了许久,不知最近发生的事情。”皇帝示意内监将锦盒递给姜长渊。
  “了非大师近日找到朕,说是找到了他师父普华大师的遗物。”
  姜长渊揭开锦盒,捻起字条。
  “是你当初的批言。”
  “世才无双,命中无嗣。”
  姜长渊没说话,现在不该他说话。
  “渊儿,你身为太子这些年,做得不错。”皇帝缓缓开口。
  姜长渊看上去没什么表情变化。
  “但是江山社稷,不容马虎。”
  这句话,几乎已经是明示了。
  皇后没忍住瘫在座椅上,德妃的嘴角怎么都压制不住。
  殷念白有些担心姜长渊,不管姜长渊好感度如何,他对她确实很好。
  她的手借着宽大的衣袖遮掩悄悄握住他的手。
  果然姜长渊的手心冰冷。
  他本武功高强,常年手心都是温热,春寒时他还会握住她的手给她暖意。
  握着姜长渊此刻一反常态冰冷的手心,殷念白希望自己能给他一点暖意,就像当初他帮她暖手时那样。
  无论表面如何镇定,此刻被亲生父亲如此当做弃子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姜长渊汲取着殷念白手心的温度,他无法不动容。
  都说患难见真情,不知是不是说得此情此景。
  “太子,你有何异议?”皇帝问他。
  姜长渊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他有实权,有兵马,有暗卫,更有拥护者。
  他不是没有退路,他或许可以退居一方,当个闲散王爷,凭他的实力一辈子逍遥自在不成问题。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8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