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7)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27)


“嫂嫂!”姜长洛拎着一个笼子到殷念白身前。
  “看!这是什么?!”
  小白狐狸本就皮毛光滑,憨态可掬。姜长洛带回去精心养了几十天,现在看着更漂亮了。
  当时因为要和姜长渊吵架,殷念白都端着没怎么摸这个毛茸茸的可爱生物。
  此刻不需要端着了,殷念白接过小白狐狸抱在怀中。
  摸着真舒服。
  姜长渊此刻刚从宫中回来。他一进门就看见了殷念白怀中抱着的小狐狸。
  姜长洛一看见姜长渊就结巴,“皇、皇兄放心,小、小狐狸是我洗干净了才带来带去。”
  姜长渊点点头,目光又看到了桌子上敞开的食盒。
  “这、这是我给嫂嫂做的药膳。问、问过太医了,不、不会伤身体。”姜长洛局促地站起身。
  姜长渊狐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结巴了?”
  “有病早点治。”
  姜长洛,“……”
  “本来脑子就不太灵光。”
  被补刀的姜长洛,“……”
  殷念白玩儿着狐狸的小爪子,狐狸格外温顺,安安静静的任由她玩弄自己的爪垫。
  “小心些,狐狸急了也会挠人。”
  殷念白不理会,继续玩着狐狸的爪垫。
  小狐狸打了个哈欠,小脑袋懒懒的靠在殷念白的胸口蹭了蹭,看样子准备就找这个位置睡过去了。
  姜长渊眼神一眯,伸手提溜起小狐狸的后脖颈,小狐狸茫然的在空中挥动爪子。
  “小东西还是先去再洗一洗吧。”
  说完就提溜着小狐狸走了出去。
  姜长洛沮丧,“嫂嫂,我真的洗干净了才带来的。”
  殷念白点点头,表示自己相信。
  再说了,他纯粹酸到了才这样。
  咳咳,扯远了。
  “五弟怎么来了?就真的只是来送小狐狸和药膳吗?”殷念白主动开口。
  姜长洛心虚的眼神四下游走。
  “嫂嫂……”迟疑着,还是说完了自己想说的。
  “嫂嫂,你说皇兄会不会怪我啊?”姜长洛挠挠头。
  “怎么会这样想?”殷念白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姜长洛喝了一口两眼放光,“好茶!皇兄对嫂嫂真好。”
  “茶叶而已。你喜欢也可以带一些回去。”
  姜长洛颇为颓废道,“嫂嫂是这样的。我是、我是怕皇兄不喜欢我了。”
  “母后之前虽然确实偏心我多一些,但是我以为那是因为我是母后的小儿子才如此。”
  结果谁知道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姜长洛平日里虽然很怕姜长渊,可是他也最敬重姜长渊。
  在姜长洛心中,没有谁比姜长渊更厉害了。
  之前二人之间关系一直不错。
  但是现在姜长洛摸不准了。
  殷念白揉了揉这个十五岁少年的头,“放心好了,不会不喜欢你的。”
  姜长洛还是不安。
  “这样吧,我喜欢你,你皇兄爱屋及乌也会喜欢你。”殷念白打趣道,“这样想有没有安心一点?”
  姜长洛:……感觉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而且你最了解你的兄长不是吗?你兄长是会在意这些的人吗?”殷念白问他。
  姜长洛摇摇头,以前兄长确实不在意。
  “现在你兄长最在意我。”有七十五好感度在手的殷念白这话说得很满!
  姜长洛:……怎么两句话塞一次狗粮,两句话塞一次狗粮。
  “再说了,你平心去感受,一定能感受到。”
  殷念白刚说完话,姜长渊就带着小狐狸进屋。
  姜长洛顿时又局促。
  “皇、皇兄。”
  姜长渊定定看着他,“这结巴的毛病,多久了?”
  “别讳病忌医啊。”
  姜长洛憋了憋,没憋出来什么,扭头就走了。
  “傻傻的,可别真结巴了。”姜长渊无奈道。
  “你直接和他说开不是更好?”殷念白摸摸小狐狸的毛发。
  “他这个心结自己想通最好,我去和他说,他一时放下了,之后也会惴惴不安。”姜长渊颇为眼热的看着殷念白对小狐狸爱不释手的模样。
  他要是也能化身小狐狸就好了。
  “你会难过吗?”殷念白问出了自己纠结许久的问题。
  偶尔关心一下自己的攻略目标人物很正常吧?
  这很正常!
  “什么?”满脑子浮想联翩的姜长渊一时没跟上殷念白的脑回路。
  殷念白:……白瞎她担心!
  “你说皇后那事儿啊。”姜长渊啊了一声。
  “我知道皇后偏心姜长洛多一点,本以为是皇后心疼小儿子,但是没想到是因为自己随时会被抛弃。”姜长渊说得可怜巴巴,故作委屈的往殷念白身前凑。
  戏太过了,心疼不起来啊!
  “不过这事儿过去了。我也不难过。”姜长渊看准殷念白的唇角,趁她不备,偷亲一口。
  “我现在已经有自己最想要的人在身边了。”
  被偷亲一口的殷念白:……这狗男人一恢复记忆就这德行!
  ……
  殷念白都快忘记殷念青这个人了。

  结果再见面,是得知她要出嫁的消息了。
  “李世子?哪个李世子?”殷念白一头雾水。
  “一个破落户的侯府,只剩个架子。连我们家都比不上。”殷念青解释,“没什么东西姐姐自然不知道。”
  “你不来东宫了?”殷念白奇怪,之前不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吗?
  “姐姐舍得?”殷念青觉得自己从前千般挑选,万般算计都像个笑话,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是下嫁了一个破落户。
  她对殷念白没有什么意见,她只是单纯嫉妒殷念白日子过得好。
  她想要攀高枝,想过好日子。奈何时运不济,她各种招数使尽了竟然一家高门大户都没搭上。
  本想着来投靠姐姐,入东宫,可是她瞧着日子也不太平。
  “之前答应过你,一年之后就让你进东宫。”殷念白不好意思的说。虽然她现在确实有点不想她来东宫了。
  “总之下月就出嫁了。”
  “这么急?”
  殷念白吃惊。
  “姐姐到时候有空,记得来给妹妹添嫁妆。”
  晚上姜长渊脸色不好的质问殷念白,“你是不是想着把我让出去?!”
  殷念白:????
  这小子抽哪门子疯。难道脑子没好透,得了失心疯???
  “我都听到了,你说要让你妹妹来东宫!还说什么之前答应好了的一年之期!”
  皱眉看着姜长渊,“你偷听?!”
  姜长渊弱了声音。
  “你不对在先,你想着把我让出去。”
  殷念白黑线,这厮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说好的清冷太子呢?!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7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