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32)

温柔侯府嫡女X清冷残疾太子(32)


本以为是自己魔怔了才会看见一个眉眼像殷念白的女子。结果没多久他留下的守卫就匆匆忙忙的跑来汇报说人不见了。
  额角一跳。
  联想到前不久才见到一个眉眼相似的女子,姜长渊黑了脸色。
  他立刻让人去排查今日新来的医女。
  巧的是,今日新来的医女就一人,还是殷念青引荐的医女。
  找到人就立刻赶去寻找。
  在出口堵住殷念白,姜长渊简直怒极想笑。
  她是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吗?
  一步一步的靠近她,半垂的眼睫忽闪。
  这是在不安,害怕?
  之前做这事的时候怎么不担心?不害怕?
  殷念白觉得心如死灰,怎么今日是诸事不顺吗。
  真的叫人逮住了。
  “你真是,好得很。”
  咬牙切齿的声音。
  “还好,还好。”
  殷念白心虚的打着哈哈。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手腕被他用力的攥着,越来越用力,用力到后面殷念白都吃疼。
  “疼,你放开我。”
  心情并不美好的姜长渊拉着殷念白就走。
  等把殷念白带回他的住处,他这才松开手。
  看着腕子处红了一圈的痕迹,殷念白觉得男人就是不能给好脸色,给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
  “给她看看。”
  太医一直待命在侧跟随,此刻闻言就要上来把脉。
  吓得立刻捂住手腕。
  这可不兴把脉啊!把出点其他什么可怎么办?
  见殷念白捂住手腕的模样,姜长渊怀疑的看着她,“你做什么这么抵触?”
  僵硬的笑笑,勉强扯开嘴角,“我就只是在外围照顾了几个轻症的病患不会染上病。”
  “而且我防护做的很到位。”
  “太医接触的都是重症,才是最有可能被感染。”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站在一边战战兢兢还被说容易染病的太医:……
  姜长渊此刻没陪殷念白东拉西扯,“他年事高了,没有在一线亲诊,一直在后方帮忙调整药方,一直跟着孤。”
  回绝掉殷念白最后一丝侥幸的希望,心如死灰的殷念白被迫给太医把脉。
  姜长渊凝眉看着太医给殷念白把脉。
  太医的手指搭在殷念白手腕脉搏处,越是把脉他越觉得不对劲……
  这脉象、这脉象分明是……
  悄悄掀开眼皮看了一眼殷念白与姜长渊。
  殷念白只露出一双眼睛,额头还是未干的汗水。姜长渊直直的盯着他把脉。
  他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
  太医的胡须抖了抖,他都一把年纪了,别这样吓他,他还想为疫病多出份力呢,吓坏他可怎么整。
  心里纠结的不行,急得都出汗了。
  姜长渊见太医把脉许久不见结果,最后还抖了抖胡须,脸上全是犹豫之色,甚至还冒出了薄汗……
  心下不妙,急切道,“快说。”
  难不成真的不小心染病了?
  太医被姜长渊一句话吓得一股脑全吐了出来。
  “殿下,太子妃并未染病,且腹中胎儿稳定,亦无不适。”
  哦豁。
  早知道还不如自己给他说这事呢。
  殷念白沉默的等待姜长渊的态度。
  腹中胎儿?
  姜长渊几不可闻的迷茫了一瞬。
  这意思是,殷念白怀孕了?
  忽然,他想起了不久之前殷念白对他说,要给他一个惊喜,最后问她时她说什么自己长胖了。
  现在想想,殷念白那时候口中说的惊喜,恐怕就是这个吧?
  怪不得自己顺着她说长胖了,她要生气来着。
  姜长渊和殷念白安静的过分。
  太医摸不准是个什么态度。
  真想自己此刻悄摸摸的扭头走掉。
  心里百转千回想了许多事情的姜长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太医不解的看着姜长渊。
  “就是怀孕要注意什么?”
  “这个啊。”太医摸了摸胡须,看来他们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啊。
  那也是,要是知道太子妃应当也不敢拿孩子冒险。
  “不易过多劳神累身,不易生气怒火……”太医念着他们应该是新手父母说得格外详细。
  “……怀孕初期还是不宜同房。”
  “微臣可以写一份更为详细的注释给殿下。”
  姜长渊听着也觉得还是写下来比较方便。
  于是点点头,“退下吧。”
  太医走之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殷念白一直没说话。
  主要还是觉得自己理亏在先。
  “这就是你说要给我的惊喜?”
  殷念白心虚的盯着桌沿。
  姜长渊拿她没办法。
  说实话他现在心里乱糟糟的。
  生气殷念白独自一人偷偷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又开心他和殷念白即将为父母,但又更生气殷念白明明知道自己的状况却还是这样行事。
  无奈的看着她。
  他本来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刚刚一用力把她的手腕抓红留下了痕迹,他就直皱眉。有些心疼但是更想给她长记性。
  现在得知她怀孕了,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手抬起来扶额又落下去,走近一步又停下,纠结又复杂的脸色变幻莫测。
  跟个调色盘似的。
  没忍住,殷念白弯了一下眼尾。
  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又很快平静表情,半垂眼眸不去看姜长渊。
  “想笑就笑吧。”
  姜长渊知道他现在这样子一定看上去蠢蠢的。想笑就笑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笑他了,做什么压着。
  当作什么都没听到,殷念白没动静。
  拧眉,她这该不会是在和自己生气吧?
  姜长渊后知后觉的想。
  不是,她凭什么生气啊?!
  心里这么想,嘴上倒是没说出口。
  这话说出口了多半惹她更生气。
  更纠结了。
  殷念白就保持一个对策,沉默是金。
  相比姜长渊丰富的内心活动,殷念白都有点走神放空了。
  她在想要不然顺势留下来吧,正好给药方的时候还得溜进来。现在要是名正言顺的留下来了,到时候做事也方便一点。
  这边姜长渊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刚打算说两句话缓和缓和气氛,定睛一看,殷念白早不知神游天边到哪里去了。
  姜长渊:……
  合着就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冥思苦想。
  怎么办,感觉自己好像更生气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7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