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番外·史书长存

番外·史书长存


“叮铃铃——”
  老头带着保温杯,看着底下昏昏欲睡的学生们,清了清嗓子。
  “大家有那么困吗?”
  “有——”
  “王老你都不知道,我们上节课是数学。”
  学生们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老师。
  “行吧,那我照例来讲个历史小故事开篇。”
  “知道布孺吗?”
  底下学生们稀松道,“知道,就今天要讲他了嘛——”
  王老师一晃头,笑着说,“我要讲他课本上没有的。”
  “传说他有状元之才,皇帝殿试时要点他做状元但是被他婉拒了。”
  “后世的我们是知道他因为身份问题,还有兄长布简的因素吧,但是当时的皇帝不知道啊。”
  “野史里记载说,帝怒而退朝,复寻殷后泣诉。”
  “意思就是皇帝生气了?转身去找皇后哭了。”
  果不其然,刚讲完,底下就传来一阵“咦~”的声音。
  王老师知道这群半大的孩子就是最喜欢听这些历史爱情八卦。
  “而且姜长渊是我们下一篇要讲的内容,他的景徽之治也是姜朝时期难得一见的盛世。”
  “都是考点啊。”
  底下一阵哀嚎,怎么又是考点。
  “这个皇帝学起来有意思,你们别怕。”见学生们又士气低下,王老师还是鼓励他们。
  “他和他的皇后殷念白,夫妻情深,是少见的后宫只有一个皇后的帝王。”
  “后朝后世的史官们修正史书时,对姜朝都颇有微词,但是记载他们二人时,依旧写的伉俪情深,是非常认可他们的感情的。”
  “甚至野史里有人观点说,殷念白的三子,皆是子凭母贵。”
  底下的学生们“哇~”道,说起这些,真是一个比一个有精神。
  “之前姜长渊与殷念白的皇陵出土,考古时发现了有许多与后世史料相佐的记载,但唯独感情这一项,别无二致。”
  “说来他运气也好,太子姜承怀接住了他的景徽之治,将整个姜朝的盛世带向巅峰。”
  “众所周知啊,这种情况少见!一般子嗣少的帝王,后代都不够出色。”
  王老师说的口干舌燥,拧开保温杯喝了两口水。
  “而且这个殷皇后也是很有意思,史书上对她的正面记载不多,但是她的身影却无处不在。”
  “景徽元年的那一场疫病,正史记载了她与皇帝一同前往一线,亲力亲为的照顾病患,为当时还是太子的姜长渊赢得不少民心。”
  “更有传言当初那一纸济世医方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膝下二子一女,太子姜承怀文治武功皆佳,在位期间扩大版图,是姜朝版图面积最大的时期。
  那嘉阳公主姜承月作为姜朝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将军,那是出了名的骁勇善战。
  三子宣王大家可能不熟悉,但是一定吃过他发明的美食!”
  “而且据说她容貌清绝,正史对她的记载是,霞姿月韵,潋滟无双。可以说是历史上评价很高的美人。”
  男生们都“哦~”,引人遐想。
  “那姜长渊也是历史上出名的美男皇帝。”
  女生们也“哦~”的起哄。
  “那他的缺点是什么?穷兵黩武?劳民伤财?好大喜功?”
  历史学了那么久,大家都知道事物的两面性。
  毕竟这是考点!
  题目里如果被问如何评价xxx,这个时候就要小心了,评价类的问题,一定要写好的和坏的两个方向。不然,要丢一个大的得分点。
  这个姜长渊他听起来这么厉害,不知道缺点在哪儿。
  “论武,他少年征战平定了边关,为之后姜承怀的南下打定了基础。论文,他扶持寒门子弟,瓜分权力形成制衡。感情上也是极其罕见的从一而终,夫妻情深。”
  “非要说缺点,正史诟病他继任后对姜长澜及其母妃德妃的残忍。
  但其实最有争议的是野史说他逼宫弑父。”
  “正史也写到怀思帝是突然病逝的,所以他身上存在一个这种争论吧。有一种说法是,他不是怀思帝宠爱的儿子,所以干脆反篡了位置。
  其实从史料记载来看,姜长渊确实不算多得宠,太子时期,一直遭怀思帝忌惮。”
  “那怀思帝喜欢哪个儿子?”
  “有人说是三皇子姜长澜。但是从史料来看,也不见得多喜欢。他们只是觉得最后姜长澜能逃去并州,是怀思帝的帮助,所以怀思帝喜欢他。”
  “要是姜长澜赢了说不定比姜长渊还狠。”
  “然后说不定又说怀思帝喜欢太子多一些了!”
  “不过历史没有假如。”
  王老师见大家都精神起来,叽叽喳喳的讨论,不再昏昏欲睡,于是说,“行吧,翻开书。我们来看……”
  “啊——”
  学生们拉长了声音。
  听历史八卦有兴趣不代表喜欢上历史课文。
  书上的内容有意思的地方太少了。
  “行吧,再给你聊点八卦。”
  “据说姜长渊有留下姜长澜的后代血脉。”

  “据传言是姜长澜在并州时宠幸的一个歌姬,歌姬当时怀有身孕,当时姜长澜反攻长安时都将她带在身边。”
  “之所以不确定是否留下了血脉,是因为正史没写。”
  “史书上只写到那歌姬随姜长澜旧臣离去,孩子这些都没详细写。”
  “姜长渊怎么会放过她?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历史学了这么多,我就懂这个!”
  底下哄堂大笑。
  “那可不一定,这是有人情味儿!”
  “这是妇人之仁!”
  “你学个词儿就瞎用!看后续,确实没有影响啊!”
  “那是因为我们开了上帝视角!他那时候又不知道!”
  “说不定他早就预料到了结果呢?!”
  课堂上分成两派不说,竟然好似要吵起来了。
  王老师也不阻拦,只自顾自的说,“后世学者猜想,是因为当时殷皇后殷念白也怀孕,姜长渊于心不忍,才没有下必死的命令。”
  “好假哦!他可是皇帝啊。”
  “就是就是。”
  “做大事者,得不拘小节!”
  王老师乐呵呵学生们抖机灵,“好了,这就是历史长河里一个微不足道的谜团。往后学,你们会看到更多更大的未解之谜!”
  “我说这个是因为,那歌姬身边的旧臣就是布简,布孺之兄。”
  “好了,我们真的要开始上课了!”
  “不要啊——!”
  学生们嚷嚷着抛出问题,“那姜长澜的歌姬后来怎么样了?一点都没记载吗?野史也行啊!”
  “她?野史上她倒是和布简有诸多传闻纠葛。”
  王老师一笑,
  “不过,那些是历史洪河里另外的故事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5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