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云雨赴荆州

云雨赴荆州


谢念白听完后沉默。
  “今日就是夫人与君侯大喜的日子。”曲娘幽声道。
  什么?!
  谢念白被这消息弄的措手不及。
  “咯吱——”
  屋门被打开,赵渊迈步而来,他没想到谢念白居然已经醒来。
  “出去。”
  赵渊淡淡对曲娘道。
  曲娘不敢不从。
  谢念白拧眉,她拉住曲娘,“道歉。”
  曲娘惶恐,这燕侯赵渊简直是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主儿,夫人犯不上为她一个侍女出言顶撞。
  赵渊现下心情好得很,他随意的瞥一眼曲娘,“抱歉。”
  曲娘怔忡。
  “出去。”
  赵渊又一次的命令。
  这次谢念白倒是没有再拉着曲娘不走,她松开了曲娘,曲娘离开屋内还顺带关上了屋门。
  赵渊一步一步的靠近谢念白。
  谢念白想要看一眼这个嗜杀成性、蛮横霸道的人长什么样子。之前一直迷迷糊糊的,看不真切。
  结果赵渊一来就低头吻住了她,眼前一暗,谢念白挣扎。
  “你是我的夫人。”
  赵渊暗哑的嗓音显得不耐烦。
  “我刚醒还不舒服.....唔。”
  缠绵的吻堵住谢念白的话。
  “不关我的事。”
  赵渊言语冷漠。
  火热的温度点燃了帷幔下的床帐。
  迅速升温下,赵渊好似又捕捉到了一抹梅香,与上次所闻到的孤寒冷傲不同,这次的梅香香甜,丝丝缕缕的环绕让人不觉沉溺。
  被折断腕骨的那只手被赵渊按压在谢念白的头顶,他怕他一不小心又加重她的伤势。
  急促的呼吸缠绕,赵渊流连在她锁骨处,反复的缠绵。湿热的气候让谢念白脑袋似火样灼烧。
  脚背绷直,上身微微地迎合。
  谢念白呼出声音,随即又被堵住。
  未被压制的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
  人美,身体更美。
  床榻晃动,彻夜未绝。
  ......
  曲娘是第二日的天亮时才被允许进入。
  一看见谢念白的身体,就红了眼眶。
  浑身的青紫痕迹布满了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肤。
  曲娘只觉得眼前一黑。
  燕侯混蛋,竟然都不帮夫人清理!
  只顾自己享乐!
  曲娘连忙去打来热水,想要替还在昏睡的谢念白清理好身子。
  谁知一碰她,就感受到不同寻常的灼热。
  果然起了烧!
  双眼的泪水挂不住,大颗大颗的滚落。
  夫人遭受这些,都怪那燕侯赵渊!
  赵渊知道谢念白高烧不退时拧起眉头。
  这人怎么那么容易生病?
  又是昏迷吐血,又是高烧不退。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人也没杀,还平白挨了她两巴掌,结果整的像是他欺负她似的。
  自认什么都没做的赵渊百思不得其解,还专程去询问了宋寂和张苛。
  宋寂摇了摇折扇,“君侯不懂了吧。女子本就要娇弱些,何况她还是谢家的世家女。”
  “这谢念白自小就出落的风华绝代,长大后更是才华横溢,有传闻她师承名门。这样的家世、才华、容貌,自然是被捧着长大。难免容易一身傲气,君侯这样霸道强硬,无异于在她心上折辱。”
  张苛张了张嘴,他也不懂这些,只好敷衍附和道,“我觉得宋寂说的对。”
  赵渊知晓宋寂最懂情爱之事,现在听他这么说,也觉得有点道理。
  “那你说我要怎么做?”
  宋寂一收折扇,无所谓道,“君侯无须多虑,天下女子何其多?即便谢念白有些出众,如今已被君侯收下,时日久了她自然会服软。”
  赵渊直觉哪里怪怪的,“你平时也是这样对你那些粉红知己?”
  “我?我可不及君侯,我对她们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
  张苛古怪的看了看宋寂,看赵渊好似有所动摇,便道,“君侯何必问我二人?不如等到了荆州问郑先生。”
  赵渊想了想也觉得郑谏言要比这俩人靠谱上许多,随即遣散他们,独自去找谢念白。
  右手手腕的骨折还没好,就又发了高烧,曲娘一点也不喜欢那个赵渊。
  此刻见赵渊进来,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给他。
  “后日,我们要启程离开。你提前收拾东西吧。”
  对着曲娘,赵渊淡淡吩咐道。
  本是想来看看谢念白,结果却发现人都没有醒,于是就想离开了。
  “君侯。”
  曲娘壮着胆子喊住赵渊,赵渊驻足等她下文。
  “夫人体弱,还希望君侯能、能怜惜夫人......”曲娘牙齿缝里说出最后几个字,“...帮她及时清理。”
  赵渊一头雾水,他没听懂。
  曲娘见赵渊懵懂的模样,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但是想到夫人日后免不了要做这事儿,可不能日日发热。
  忍住羞涩,曲娘详细的解释了一遍,什么叫及时清理。
  赵渊听完之后,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开。
  这种感觉,就像他当初在战场上砍下人生中第一颗人头时,浑身气血逆转上涌。

  “......是么?我知晓了。”
  也没人给他讲过这些事啊。
  曲娘怀疑他不是真的知晓了,但是她人微言轻也没有办法。
  赵渊走出来时,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是他第一次要女人,从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细节。
  之前他不近女色多年,有人猜测他是有难言之隐,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人。
  只有他知道原因,幼时流离的经历里,他曾亲眼目睹过男女之间残暴的欢好。
  太恶心、太有冲击,让他以至于后来的时间里,实在难对情爱有任何心思。
  可是谢念白不一样,他一看到就想要她!
  回想起昨晚他无意间看到身下谢念白的那双眼睛,明明迷离情乱可是依旧不散锋利锐气,他只觉得更加激动。
  将人冲的几乎要撞到床头。
  她几乎不需要言语,只轻轻一瞥,就能让他血脉冲涨。
  这种感觉很曼妙,他非常喜欢。
  他觉得谢念白哪里都好,就是身子太弱了,病怏怏的,他好像稍微用点力,就能弄碎她。
  谢念白如此难得一见,他不会让她花凋云散。
  ......
  “夫人。”
  曲娘早早收拾好行囊放在了远行的车马上。
  扶着谢念白弱柳扶风的身子,曲娘担忧这次长途的颠簸会让夫人的病情加重。
  “无事。”谢念白淡色的唇轻启。
  她即便嫁给了赵渊这种人,她也不会自暴自弃。
  她还要再与阿翁再次相见。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5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