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济阳城危难

济阳城危难


大军前行,速度不算多快。
  谢念白也在途中得知了发生了什么。
  魏侯关绰举兵破掉雁山的界限,正朝着济阳城的方向攻来。
  坐在马车上数了数曲娘买来的东西。
  事发仓促,她买的不算多,但是也够制成一点了。
  等到了济阳城时,赵渊把谢念白留在了城中,自己带着赵家军出了济阳城依靠雁山以北的天险安营扎寨。
  曲娘松气,她还以为君侯要带着夫人上战场呢。
  谢念白在济阳城里住下。
  济阳城偏僻,算不得多繁华,可是意外的这里的百姓日常都平和安足。
  即便谢念白是君侯夫人,但是济阳城也确实没有什么能彰显身份的地方,就是城主府邸也不过比旁边的屋子稍微大那么一点。
  堂堂城主府邸,竟然混在平民居所里不说,还临街而建立。
  唯一的方便就是,曲娘每日采买时不用花费很多功夫。
  谢念白这日想去找一位工匠锻造一些东西。
  曲娘替她将幂篱佩戴整齐。
  夫人容色世间难得,这里穷乡僻壤万一有人不长眼的冲撞了夫人就不好了。
  赵渊离去前只留下了一支不足三十人的队伍保护谢念白的安危。
  那三十人因为保护君侯夫人而不能上战场,对夫人颇有不满。
  说到底,君侯身边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将夫人放在眼里,没有打从心底的敬重。
  谢念白不知曲娘心里的百转千回,她找遍了城中的工匠,没有人能做到她想要的程度。
  济阳城不算大,但是这样一通走下,也有些吃不消。
  找了附近的茶铺坐下,微微平复喘息的气息。
  “阿黄。呜呜呜。”
  孩子哭泣的声音吸引了谢念白的注意。
  侧目看去,是一七八岁的小孩对着一趴着的土狗哭泣。
  是不是世间所有的狗都叫阿黄?
  谢念白想起自己也曾养过一只名叫阿黄的狗,不由得莞尔。
  那是她阿翁为了逗小时候的她欢心,买来的小狗。那时候她日日喝苦不堪言的中药,日日郁闷,幸亏有了小狗陪伴,才让她日渐欢乐。
  可惜后来小狗老去,让她伤心了许久。
  “阿茵,阿黄是到日子了。别担心。”一妇人温婉的拍了拍小女孩的后背,宽慰道。
  谢念白看了看那趴着喘气不停的阿黄,蹙眉。
  起身走向妇人和小女孩,她蹲下身,素白干净的裙裾染上了灰尘,伸手也不知是怎么动作,阿黄就被迫的吐出一块大骨头。
  这骨头一吐出来,阿黄就站起,不再显得萎靡不振。
  “喂它些水和吃食。”
  谢念白起身淡淡道。
  她不算多精通兽医,但是这点小症状,她还是能看出来。
  妇人瞪大了眼,见阿黄真的没有事了,转身去屋里为阿黄的盆里添一些水和吃食。
  阿茵小女童伸手拉了拉谢念白的衣摆。
  “姐姐,你的声音真好听,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样。”
  “谢谢姐姐救了阿黄。”
  真是有礼貌的小孩子。
  难得心情好,谢念白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道,“不客气。”
  等到谢念白和曲娘离开后,妇人见阿茵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由过去看她。
  小女孩仰起头,看上去傻乎乎的,像是被夺取了魂魄似的,
  “娘亲,我看到了真的仙女姐姐。”
  方才谢念白伸手撩开了些许帷幕,小女孩就着那些微的空档看见了谢念白的容貌。
  真的好美。
  姐姐一定就是天上的仙女,专程下凡来帮她救回阿黄的!
  想到这里,阿茵就抛下娘亲,撒开腿跑了起来。
  妇人好笑的看着自家女儿想一出是一出。
  这段小插曲被谢念白抛在脑后,晚上,曲娘正在做饭,门口传来的敲打声。
  声音急促又凌乱。
  “仙女姐姐!”
  “再救救阿黄吧!”
  曲娘纳闷,开了门,是今天白日那个名叫阿茵的小女孩在敲门。
  门外的守卫们见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也没阻拦,况且他们本就不满这个君侯夫人,做事也不算多上心,一个小孩子罢了,进去了就进去了。
  “怎么了?”谢念白走到门口,今日那阿黄应当已经没事了才对啊。
  “呜呜呜呜,阿、阿黄又倒下了,还、还一直抖。”
  阿茵哭哭啼啼的讲。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谢念白不解她为什么能找到自己。
  小女童哭到打嗝,“我、我下午偷偷跟着姐姐回家,来过这里。”
  无奈这个回答,虽然知道这里的人民风淳朴,但是还是没想到会允许一个小女孩满大街乱跑。
  即使这个城并不算大。
  谢念白略加思索便披起外衣出去,最近倒春寒,有些发冷。
  曲娘跟在身后,守卫们也不情不愿的跟在谢念白的身后。
  白日还好说,不算多危险,这晚上可就不一样了。
  谢念白见到了阿黄的症状后微微一愣,这模样分明是中毒了,而且中毒已久,回天乏术。
  没道理它下午还好好的,晚上就中毒了。
  “它之后吃了什么?”
  阿茵带着乌泱泱的一堆人回来,家中的妇人吓得不轻。
  尤其是在月色下看见了谢念白的外貌后,妇人终于知道为什么阿茵嚷嚷着谢念白是仙女下凡了。
  这模样,说是九天玄女都不为过。
  “我就倒了些清水,然后添了一些剩饭。”
  妇人回过神之后轻声说。
  “可否给我一看?”
  谢念白淡声请求。
  妇人端来阿黄吃剩下的东西。
  谢念白伸出素白凝月般的手,袖口滑落,露出纤细修长的小臂。
  她伸出手指在那狗吃的碗盆里搅了搅,然后放到鼻尖下嗅了嗅。
  身后的守卫们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惊掉了下巴。
  那碗盆里的食物都是人吃的,看着也算干净。像他们做这种举动也算稀松平常。
  但是谢念白是谁?君侯夫人,世家贵女。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如今却在沾惹残汤剩羹?
  真是开了眼了。
  曲娘知晓夫人这么做自有自己的道理。
  夫人少时便师从名门,一身岐黄之术独步天下。
  他们不知道的,没见过的,还多着呢!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4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