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暖阳别微雨(一)

暖阳别微雨(一)


谢念白认出了这个男子她就回来的那个男子。
  如今才没有过去多久,他就强撑着身体来这里。
  做什么?不想活的话,她当初何必费劲救他。
  “你是觉得自己一定不会死是吗?”
  谢念白鸦青的长发与素白的衣衫对比,格外黑、格外白。
  男子一愣,没想到谢念白对他是这样的态度。
  更是没想到将他从阎王手中救回来的人,是这样的冷淡。
  来之前,他曾经想过救命恩人的性格。
  他觉得一定是仁和的宽广性格。
  行医者大多如此,犹如华佗在世的救命恩人一定更甚,说不定还会拥有大慈大悲的那种神性。
  “想死也不必特意在我面前死。”
  “我没有力气为你殓尸。”
  当世的世家望族,多崇尚风流倜傥。其中最爱放浪形骸、惊世骇俗的行为。
  不曾想,谢念白也有这一脉相承的口舌。
  语出惊人。
  张苛在一旁看了不忍直视,让两位士兵将他扶起。
  “祝恺之。”
  被谢念白这样冷淡的念起名字,祝恺之颇为不好意思。
  “好生休息吧。”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
  祝恺之心中激荡,君侯夫人分明是嘴毒心软......
  “碰——”
  他面前的大门被用力关上,祝恺之没来得及说出任何话。
  祝恺之很是迷茫,问同样吃了闭门羹的张苛,“我是说错了什么吗?”
  张苛拍了拍祝恺之的肩膀,其实比起祝恺之吃闭门羹,张苛觉得自己挨得那一巴掌更可怜。
  想到这里,张苛也对祝恺之没了同情。
  “好好休息吧,别造作了。”
  祝恺之被张苛强行带走。
  ......
  赵渊再回来时,看见谢念白怀里抱着个陌生的女童,就着油灯的光线谢念白在教导女童识字写字。
  赵渊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本以为会听到什么“天地玄黄,宇宙昏黄。”或者是看到“一”“人”“大”之类的字眼。
  不成想谢念白在一句一句的教女童读,
  “道可道。”
  “道可道。”
  “非常道。”
  “非常道。”
  谢念白一句,女童一句。
  “......玄之又玄。”
  “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
  “众妙之门。”
  虽然赵渊不曾养育教导过小孩,但是也觉得谢念白选择的启蒙书篇有些特别。
  赵渊的姐姐有一个儿子,赵渊见姐姐启蒙外甥时,说的也不过是些简单的字篇。
  一来就讲这样高深的东西,女童听得懂吗?
  走近才发现,宣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无数个“道”字。
  “大哥哥。”
  阿茵发现了赵渊,她仰起头,甜甜的叫赵渊。
  谢念白这才注意到赵渊已经回来了。
  “天色不早了,阿茵让曲娘送你回去好吗?”
  摸了摸女童的发顶,谢念白温和的对她说。
  赵渊表情微妙,他第一次见谢念白这样...温和的模样。
  谢念白即便是对她的侍女多有维护,但是态度也总是冷淡的。
  哪里...像这样温柔。
  阿茵乖乖的跳下谢念白的怀抱,末了还对谢念白和赵渊再见。
  “姐姐再见。”
  “大哥哥再见。”
  真是有礼貌的小孩。
  心里这样想着,谢念白的嘴角上翘,笑意怎么看怎么明显。
  赵渊更是惊讶了。
  他今天忽然见到了谢念白许多不同的样子,这种感觉,有些微妙。
  “君侯。”
  赵渊见她对自己要疏远许多的模样,心里有些痒意。
  “这是我让人做的新斗篷。”
  递给谢念白一件厚实崭新的斗篷,这是赵渊亲手猎下的动物,然后让人制作而成的斗篷。
  他早就觉得谢念白的斗篷看着陈旧单薄,想给她换一个新的。
  又正好最近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不仅赢了,还救回来了他本岌岌可危兄弟,这段时间处理扫尾工作时,他忽然就想起来出去猎了一只动物。
  赵渊觉得不论怎么说,他都有理由可以送出这个斗篷。
  为这次送礼准备的理由,赵渊没有用上。
  因为谢念白自然的接过了他的斗篷收下。
  “多谢君侯。”
  也不问他为什么给她这个。
  感觉好像一身力气没地方使。
  赵渊沉默的站着,最后还是说一句,“不客气。”
  后来谢念白了解到这次魏侯关绰算是大败而归,赵渊走的那日,济阳城内不算多的人们夹道欢送。
  妇孺们脸上挂着真切的笑意,谢念白很不解。
  在临行前,谢念白要和阿茵小姑娘告别,于是她去到了阿茵的家中。
  阿茵家中家徒四壁,日子过的穷苦潦倒。很难想象,这样的家庭里,有阿茵这样阳光明媚的女孩儿。
  许是谢念白眼里的心疼太过明显。
  妇人脸上挂着淳朴的微笑道,“夫人别难过,日子已经越来越好过起来了。”

  “燕侯来此前,我们日日担惊受怕。种不了地,吃不了饭。没有人要济阳城,但是又都来打济阳城。”
  谢念白知晓济阳城的尴尬地理位置,是个收下会吃力不讨好的城池。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天天吃到菜饼了。”
  “而且再过几个月就不用吃前几年的陈米了。”
  “我们会秋收的。”
  我们会秋收的。
  妇人说的很自信。
  赵家军离开济阳城时,谢念白再一次看到了这样淳朴笑容,以及笑容背后的自信。
  仿佛这千军万马就是他们的底气。
  坐在马车里的谢念白心里有点淡淡的疑惑。
  这些不是她认知范畴里的东西,也不是她从前学习过的东西。
  “夫人。”
  女子火热的声音随马蹄而至。
  撩起车帘,崔敬夷朗声在车外呼唤谢念白。
  “怎么了?”
  谢念白冷白的身姿微微探出车窗外。
  “她们说谢谢君侯,所以想要送你手编的花环。”
  崔敬夷指了指路边的一群妇人,她们被谢念白看到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避。
  “谢君侯,为什么要送我花环?”
  谢念白轻声问道。
  她不懂。
  “哈哈哈哈哈哈!夫人!因为你是君侯的夫人啊!”
  崔敬夷朗声笑道,她勒了勒马儿,身子在马上晃了晃。
  她笑说,“夫人要戴吗?”
  谢念白有些迟疑的看着崔敬夷手上的花环。
  “夫人不想戴也没事的......”崔敬夷怕谢念白不喜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主动收回了手。
  微微发凉的手握住崔敬夷退回的手腕,冷白的肤色在阳光下,白的灼目。
  接过花环,谢念白将它戴在自己的头上。
  她又一次看向那群妇人。
  妇人们这次不再躲避,她们都目光呆呆。
  “哈哈哈哈!她们一定是被夫人的美貌惊呆了嘞!”
  崔敬夷大笑,她晃悠在马匹上,口中还吹了个小曲儿。
  马车逐渐远行,谢念白回首那几名妇人,她们已经不再目光呆呆,相反,她们目光里全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夫人是最美丽心善的女子了!”
  崔敬夷忽然大喊一声,就嬉笑着纵马跑向前方,她的话久久回荡在了整个行军的队伍上空。
  “这人怎么疯疯癫癫的?”
  曲娘口上这么说,却不讨厌崔敬夷,她还好奇的看着崔敬夷远去的背影。
  谢念白伸手,温热的日光将她冰凉的手掌晒得暖和起来。
  仰起头,花环上细小的花蕾被微风吹的颤动,花香环绕、暖阳沐身,是久违的宁静致远。
  谢念白喃喃道,
  “真是...奇怪的感受。”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4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