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醉后不知天在水(四)【为了感谢昨天的打赏催更符,所以加一更】

醉后不知天在水(四)【为了感谢昨天的打赏催更符,所以加一更】


赵渊后来成了燕侯后,为了克服自己的恐惧,亲手种下一片片梅树。
  他想着,多看看或许就不怕了;多看看或许就能懂那人说的风骨了。
  赵渊有一句话没有说,张自道当时还对他说,“你这小娃娃哭哭啼啼的,还不如我的小徒儿。”
  “说起来,我的小徒儿就最像那梅花!”
  确实很像。
  无论是气息还是气质。
  在很多年前,赵渊就和谢念白有过一场关于梅的交集。
  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
  “你是你师父的小徒弟吧?”
  赵渊确信地开口。
  “你怎么知道?”
  谢念白奇怪,师父连这个都和他说吗?
  确实和那个人说的一样,和梅花很像。
  一眼就能看出来。
  ……
  在山中休息了几月,谢念白踏上了返程的马车。
  谢念白今日穿了一件殷红的内衬单衣,外面还是素白的外袍。
  大抹的素白间,偶尔落落出点红色的边际。
  曲娘看着觉得夫人这样穿更好看了!
  红白相间,暗香动人。
  等到马车行至山脚时,马车停下。赵渊下车去看发生了什么。
  谢念白在马车里等了半天也不见赵渊返回,只好自己也打帘看看发生了什么。
  只见有几人在队伍前面和赵渊说着什么,手里的东西还往赵渊怀里怼。
  赵渊少见的局促,被一群人怼的踉跄也没说什么。
  谢念白看得津津有味。
  谁承想,下一秒那群人好像注意到了谢念白,一窝蜂的跑来谢念白这边。
  曲娘大喊的话都还没说出口,赵渊跟着人群一起走到马车前。
  “夫人尝尝瓜果。”
  青年抢过被赵渊抱着的篮子递给自己家的妇人,妇人递给谢念白一个瓜果。
  “这是洗干净了的。”
  赵渊怀里的东西被抢了空,此刻空着手站在人群后面。
  谢念白抬头看了一眼赵渊。
  赵渊摸不准她是什么意思。
  其实赵渊也知道,世家子弟一般不会吃这种不知名的农家蔬果,方才他就已经拦着了。
  他说他收下了,会交给谢念白的,奈何他们都不信。
  见谢念白一出来,就一窝蜂的跑过来,还把篮子抢走了。
  正打算咳嗽两声上前去帮谢念白遣散开这群人,没想到谢念白伸手拿起妇人手中的瓜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
  妇人被晒得发红的脸上咧开笑,“夫人觉得好吃吗?”
  谢念白轻轻点头,“好吃。”
  很甜。
  “感谢夫人帮我们修水碓磨,我们的一点心意,不值钱的。”
  妇人连忙把一篮子的水果都放在马车上,生怕谢念白拒绝。
  确实不值钱,这种普通的、没有名气农家蔬果不算多值钱。
  家家户户都有。
  “多谢。”
  “夫人真是客气。”
  妇人不满道,“我给夫人你说,你家郎君刚刚非要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见你,这可不好,你回去要多多管教一下!”
  妇人身后的青年闻言摸摸鼻子,只当不是在说自己。
  谢念白笑着说,“他是君侯,我怎么可以管教?”
  妇人叉腰,“君侯是什么?哎呀,不管怎么说,你家郎君也太藏着你了,这可不行!”
  青年拉了拉妇人,“走了吧,别耽误人家行程。”
  这夫人和郎君一看就不简单,可别碍人家的事了。
  妇人睨一眼青年,勉强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夫人下次来,我还请夫人吃瓜果!”
  一群人挥手道别,马车远去,谢念白还在吃水果。
  “你再吃,等一下到燕侯府,你就该吃不下晚饭了。”赵渊很惊讶谢念白会吃这些东西。
  还一吃就停不下来。
  “很甜的,君侯要尝尝吗?”谢念白递给赵渊一个新的水果。
  赵渊握住谢念白的手腕,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水果。
  是挺甜。
  谢念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喂我吃。”
  赵渊对她说。
  “我都喂过你吃东西。”
  谢念白觉得赵渊幼稚,再说了,她又没求他喂她。
  想是这样想,谢念白还是喂着他吃完了水果。
  “你对他们真好。”
  吃完瓜果,谢念白果然觉得有些饱,在马车里吹着风有些昏昏欲睡。
  赵渊没懂她的意思。
  “谁?”
  “就是那些百姓啊。”
  谢念白迷迷糊糊的说,“济阳城时妇孺们送我花环,刚才他们还送我瓜果。”
  “他们是为了答谢你才给你送瓜果的。”
  赵渊试图纠正谢念白的观念。
  “我的意思是说,你把燕地的百姓保护的很好,让他们有这样淳朴的心思。在邺京,不会有人想到做这些事。”
  “打仗赢了还是输了,他们都是麻木的。帮忙或不帮忙,他们都无动于衷。生活不够安乐平稳,哪里还会有其他心思呢?”
  谢念白说到这里脑子有点点清醒。
  “而且他们敢靠近有行军的队伍,足以说明他们对你的爱戴了。”

  在邺京看到士兵,人们都会仓促逃离,如避蛇蝎。
  “你要是对他们不好,他们才不会、也不敢这样。”
  赵渊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而已。
  “你夸的我不好意思了。”
  谢念白又开始发晕,昏昏欲睡。
  “夸吗?我只是说的事实啊。”
  风吹进马车,谢念白安睡过去。
  赵渊没有关闭车窗,他拿起毯子盖在谢念白的身上。
  他以前觉得谢念白对自己有误解,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对谢念白也有误解。
  其实早该发现了,谢念白会用医术救人,会写伤药方让士兵们疗伤,会修水碓磨,会吃农家的普通瓜果……
  桩桩件件都和赵渊以为的世家女子不一样,可是谢念白身上又确实有世家女子的特征,爱茶喜风雅,无事便会小酌几杯。
  是一个复杂又矛盾的女子。
  赵渊脑海忽然浮现起谢念白坐在马车上,微微俯身接过妇人瓜果时候的情形。
  那时候她的青丝垂在胸前,乌黑的发丝混合着衣襟处的红白色彩,让赵渊不由得一直看。
  衣领微微敞开,有一点锁骨露出。
  精致的锁骨上还有他昨晚留下的青紫痕迹。
  她吃瓜果时,举手间带动垂发,青丝晃动,发尾一扫一摆的像是反复擦在他心间。
  那时候,他就很渴了。
  那时候,他就很想尝一尝瓜果的味道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3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