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满船清梦压星河(二)

满船清梦压星河(二)


含住女子说话的嘴唇,沁人心脾的梅香从赵渊口舌钻入。
  除开女子身上一贯有的梅花香气,还有一股酒糟醇香。
  她明明只喝了一杯清酒,怎么酒香这么重?
  赵渊头开始晕起来了。
  放开谢念白,赵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真的伤到头了吗?”
  谢念白见赵渊按揉额角,以为他真的受伤了,于是连忙看了看他的头。
  赵渊感受到她柔软的形状压在自己胸膛上,方才因他胡闹作乱的衣襟已经敞开大半。
  春色芳华,暗香迷人。
  “没有受伤。就是有点醉了。”
  这都能醉?
  不过吃了一口她唇上的余酒,就能发晕?
  他不是一杯倒,是一沾倒。
  谢念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回去喝醒酒汤好不好……”
  想着回去给他熬一碗醒酒汤喝,谢念白才刚刚撑起手臂,就被赵渊压着不准她动弹。
  “不好。”
  这酒后怎么还有小脾气了?
  谢念白耳垂被赵渊揉搓,越揉越红,赵渊眼神越看越暗。
  感觉怀里面好像一滩水,越来越柔软。
  谢念白拨开他作乱的手,平复气息道,“君侯……”
  “你叫我阿渊好不好?”赵渊在谢念白颈窝间蹭蹭。
  “那阿渊……嗯……”
  被谢念白拨开的手从她敞开了大半的衣襟处探进去。
  另一只手摸向她纤细不堪一握的腰肢。
  “阿渊……”
  谢念白试图唤醒赵渊的理智,这里不比马车上。
  马车好歹是封闭的地方,这里可是外面!
  “怎么了?”
  赵渊嘶哑的声音听着像是在极力隐忍什么。
  “……有人。”
  赵渊迷糊的含过谢念白的耳垂。
  “不会有人。”
  他们都被他遣散走了,他说了,今日别来打扰他。
  府中从前也没有下人,只有谢念白有侍女。
  柳愿也还没招新的下人。
  赵渊想把这些都告诉给谢念白,让她别害怕。
  可是一出口就是,“我帮你挡着。”
  谢念白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她就和赵渊交换了上下。
  赵渊欺身压在她身上,垂下的头发堆积在她的胸口,滑进衣襟。
  “这、这衣服……”
  谢念白想说这衣服脱了后还挡什么挡?有什么区别吗?
  赵渊好似知道她想说什么,他在她耳畔呢喃,“我不脱你衣服就是了。”
  听听,他这是说的什么话?
  不脱就是了。
  谢念白听了想发笑。
  赵渊不满她怎么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干脆堵住谢念白的唇舌,赵渊一寸一寸的深吻。
  以往赵渊在情事上对她总是温柔的,即便她身上的痕迹骇人,那也是因为她自己本身肌肤娇嫩。
  或许是因为照顾谢念白的体弱,他以往往往轻柔中带着一点小心翼翼,根据捕捉谢念白的反应来攻守。
  他只是格外喜欢在谢念白脖颈锁骨处留恋,再固执的留下自己的痕迹。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点醉意,他有些粗鲁。
  衣服半挂不挂,双臂的衣料在晃动。
  赵渊双手压住谢念白的手在头顶,衣料未去,摩擦在谢念白娇嫩柔软的肌肤上,发疼。
  又疼又凉的刺激,又猛又重的剧烈。
  谢念白呼吸急促混乱。
  谢念白这次格外的主动。
  赵渊像是被触动到不能自已,他会近乎疯狂的攻掠。
  不时的动作让赵渊的呼吸粗重灼热。
  “你能不能……不要乱动?”
  赵渊也觉得今日的谢念白不同寻常,虽然以往二人就格外契合,但是谢念白根本不怎么主动。
  每每都要他磨的她受不了时才会主动。
  今日她时不时就主动撩动他,让他差点忍不住。
  谢念白啄着赵渊清晰的下颌,一点一点的吻上他的耳垂。
  皓齿咬住赵渊的耳垂尖。
  船身不停的晃荡。
  水波波澜起伏,左摇右摆的船身推搡着船上的人,谢念白不得已在赵渊身下移走。
  被撩到的难言之欲总是轻轻而过。
  谢念白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这船晃得人都快跌入水中了。
  他也无法控制。
  赵渊听见身下女子在痴痴笑。
  “你又笑什么?”
  谢念白没有回答他,她看着黄昏晓暮一点点转变到黑夜星河。
  夜幕下的星空光亮闪烁。
  满池的清水映照出别样的星空。
  周围闪烁起白色的亮光,随着船的摆动,水面波浪起伏,好似让静止的星河流动起来了。
  谢念白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激荡的船上还是在流淌的星河上,也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一场春梦。
  她大约是疯了吧,只有疯了时她才会这样主动迎合。
  她没疯。
  她就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什么喜欢的呢?
  手指拂过赵渊身上紧绷的肌肉,谢念白也说不准这些。

  或许是因为发现他作为君侯很称职,或许是因为发现他在讨好自己,也或许是……他和她在亲密的事上最是欢乐。
  谢念白晃动着看不清楚星河,只觉得这夜的星河格外璀璨。
  赵渊在她耳边吞咽,谢念白微微抬起身吻了吻赵渊眼尾。
  谢念白在他猩红的眼里看见自己糜乱的身影。
  被撞得要滑出船身。
  大手又一把拉住她的腰,将她拽回。
  在得到赵渊无声的回应之后,谢念白哑声失笑。
  赵渊的眼睛不像星辰,没有璀璨的星光。
  他的眼睛太黑太幽,深得像没有光亮的夜空。
  但是每当他看向自己时,眼眸中又总会有一点光亮,眼底永远藏有一簇期望的白色焰火。
  她不知道他在期望什么,她只能主动、再主动一点。
  不过是小小的一点就就让他这么疯。
  以后可不能让他喝酒。
  在疲惫睡去前,谢念白好像看到了一抹晓光晨曦。
  真是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梦。
  ……
  这不是谢念白的一场梦。
  曲娘在晨光微曦时,看着赵渊抱着谢念白回到了院子。
  两人的发尾都被水打湿,曲娘不清楚是他们的汗水还是清晨的露水,亦或者是那池塘的水花。
  他们散乱不齐的衣服看得人心跳加速。
  曲娘在昨日二人深夜未回时就依稀猜到点什么。
  毕竟在温泉山庄时,赵渊就夜夜带着谢念白在温泉里彻夜不归。
  曲娘不知道该什么心情。
  只觉得君侯和夫人是不是感情也太好了?
  感情好是没错,但是也太频繁了吧?
  其实频繁一点也没什么。
  (这章被制裁的,我以为又不能准时更新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3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