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利器无双(二)

利器无双(二)


谢念白细细擦拭袖弩与弓弩。
  曲娘正在为谢念白收拾东西。
  赵渊没有答应谢念白一同前去的要求,但是也没有回绝。
  其实不论赵渊答应不答应,谢念白都一定会去冀州。
  既然知晓了这件事情,谢念白就不会无动于衷。为师父、为百姓、为自己更为了其他人。
  天花出现,谁能独善其身。
  “夫人也要带着这些么?”曲娘说的是谢念白手上的弓弩与袖弩。
  谢念白点头。
  “带着也好,可以用利器防身。”曲娘笑眯眯的说。
  此刻的曲娘还不知道冀州突发了天花。
  她只知道夫人又要出远门了,或许和上次同君侯一起去济阳城那次一样。
  谢念白微微叹息,“世上的利器,远不止兵刃。”
  曲娘听不懂谢念白的叹息,“那还有什么啊?”
  “菜刀?”曲娘不知道菜刀算不算在兵刃里,她觉得菜刀也挺锋利的、也能防身伤人。
  谢念白展颜一笑,“嗯。”
  “不过我说的是流言和......疫病。”
  ......
  曲娘很快就知道了冀州出天花的事情,她神色匆忙的看着谢念白,“君侯这次要带夫人去冀州?!”
  “没有。”
  赵渊还没有答复谢念白,所以算不得是他要带她去。
  “是我自己要去。”
  谢念白语出惊人。
  曲娘惊掉下巴。
  “夫人做什么去那样危险的地方?!”
  曲娘急得团团转。
  谢念白倒是不慌不忙,虽然她早就让曲娘在收拾东西了,但是一时半会儿很明显是走不了。
  不能什么都不准备的去,不然真就是去送死了。
  谢念白仔细翻阅过从穗城里拿到的师父绝笔。
  当初她拼着命冒险去拿这份绝笔,即便用最熏人的烈酒消杀过,也是有很大的风险。
  她很有可能死在穗城外。
  万幸,她活了下来。
  师父没有救下别人,也没有救的了自己。
  其实这不怪他。
  张自道是青城山的唯一一位道长,因为乱世,张自道的师兄师姐们早就在行走世间时殒命,青城山的名声也是由他们入世后的才名传出。
  张自道的徒弟众多,可是真的选择留在道观当道长的人,没有一人。
  对此,张自道也并不沮丧,他说,一个选择罢了,不想当道长就不当吧。
  后来或许是彻底心死了,确定无法有人传承青城山道长的衣钵之后,他就说,世道太乱了,他想去救一救人。
  自此下山,直至身死。
  “我要去,但不会盲目去。”谢念白让曲娘放宽心。
  她不会带着曲娘去,曲娘不曾经历大风浪,这样的场面,她多半会害怕。
  “你就留在燕侯府。”
  曲娘更急了,“夫人不带上曲娘吗?!”
  谢念白伸手摸了摸曲娘的脸颊,“曲娘,你在害怕。”
  曲娘手心全是冷湿的汗水,曲娘光是听闻到这个消息就害怕成这副模样,让谢念白怎么放心带曲娘前去。
  “不、夫人!曲娘只是、只是......”曲娘摇了摇头,她迫切的需要一个借口来解释自己的异状。
  曲娘只是了半天,迟迟说不出下文。
  “你连君侯偶尔的一个眼神都会害怕。”谢念白无奈失笑,“其实没什么的,曲娘,害怕是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
  那怎么谢念白好似不怕?
  “冀州那么危险,如果夫人去了遭遇什么......曲娘怎么活下去?”曲娘做不到反驳谢念白,她真的害怕,既害怕天花,也害怕君侯。
  “那就当替我一起活下去。”谢念白淡淡道。
  “夫人,我们不去了好不好?”曲娘软下声音来祈求谢念白。
  “那些事自有君侯他们去解决,我们不过是后宅里的妇人,不去也不会有人说我们什么的。”
  “我们不应该掺和这些事。
  “我们本就不该去的。”
  谢念白半垂下眼睫,她知道曲娘是太害怕了才会这样说。
  “曲娘。”
  “没有什么事情是谁不该做的。”
  “我修习医术、骑射,被他们说我不该学这些事情,说我这样会行止粗鲁,不合规矩,不够端庄雅致。我也喜欢诗词歌赋、品茶煮酒,可是我为什么不能学其他?”
  “阿翁从来都是支持我的。”
  “阿翁说,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那时候的谢家底蕴深厚,世家们也同气连枝,她确实可以肆意妄为。
  奈何一朝衰败,不过眨眼之间。
  曲娘愣愣,“是我说错了话。”
  谢念白微微摇头,“我只是想告诉曲娘,别束缚住自己。”
  ......
  赵渊站在屋外,迟迟没有推开门扉。
  从前父亲不管去哪里都会带着母亲一同前去。
  可是这种情况,真是让人棘手。
  他不舍得让她去。
  其实赵渊也有猜到谢念白或许会自己去,不过只要自己提前将人困在燕侯府,谢念白没有武功内力,想要困住她不是很难。
  实在不行,还可以打晕谢念白,把她的手脚都捆绑起来,不让她行动。
  这样,她肯定走不了了......
  赵渊越想越偏,伸手揉了揉眉心,制止住自己脑海里的这种疯狂想法。
  不可以这样做。
  叹口气,赵渊脚步一转又打算离开院子,还是去继续商讨核对出发事宜吧。
  起军不能草率。
  他要忙的事情还很多。
  正打算离开,就听到了谢念白和曲娘的对话。
  赵渊深深有种无力感。
  太强硬会把人推远,可是让她去自己又会提心吊胆......
  “让她一直跟着我就可以了吧?”
  赵渊喃喃自语。
  头疼的不行,赵渊彻底离开了院子。
  ......
  谢念白又准备十几日,她对这次的天花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不过早在师父离世后,谢念白对天花的钻研就从未停止。
  心中计划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各种预案都也在准备着。
  谢念白自己忙的不可开交,赵渊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日子在这种无声的沉寂中让人心慌的过去。
  那日,赵渊时隔多日再次踏足谢念白的院子。
  他对她说,
  “一起去吧。”
  “还能有个照应。”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2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