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至臻,至珍(二)

至臻,至珍(二)


华城内一派萧索。
  远远看不出来从前的繁华。
  王卜阙带着赵渊一行人前往城主府。
  城主府修建的高大华贵,似乎就只有这里才能看出华城从前的富庶。
  “君侯稍作休息。”
  王卜阙差人奉上茶水。
  谢念白端起茶盏,吹开浮沫,轻轻抿了一口茶水。
  茶叶是好茶叶,看得出来城主府的底蕴。
  “这位想必就是君侯夫人了吧?”王夫人过来拉起谢念白的手。
  “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还请君侯夫人收下。”
  王夫人让侍女们端上来一小箱子的绒花。
  谢念白婉拒,“王夫人不必送礼。”
  谢念白此行匆匆,没有带侍女,也没有带什么礼物。
  王卜阙看向谢念白,他早先就听闻君侯娶了一位夫人。
  见自家夫人没能和谢念白攀近关系,王卜阙只好自己上,他道,“听闻君侯夫人是邺京淮畔谢家之女?”
  谢念白微微颔首,“确实。”
  “那谢家主谢不厝是夫人的……?”
  “是我阿翁。”
  王卜阙略显沧桑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色,“谢家主此刻在华城内。”
  谢念白愕然。
  她一直与阿翁保持着书信往来,不算多频繁,有时一月能有好几封,有时两三月才有一封。
  她竟然不知道阿翁也在华城!
  王卜阙微微歉然,“事发之初,我也曾派人去请谢家主来城主府避难。”
  “但是谢家主回绝了。”
  “如今,也不知道情形如何。”
  谢念白满心焦急,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去找阿翁。
  谢念白最知道阿翁这人,王卜阙从前是王家一个旁支的不能再旁支的一脉,他一定是不愿意接受王卜阙的示好。
  淮畔三首,谢、崔、王。
  谁都不服气谁。
  如今竟然被王家一个旁支的人示好,谢不厝如何受得了?
  门第成见是谢不厝最放不下的东西。
  “林枫。”
  赵渊叫来林枫,“去华城打听一下谢家主的消息。”
  “谢家主?”林枫不清楚
  “谢不厝,是夫人的父亲。”赵渊淡淡道。
  林枫一怔,领命下去。
  谢念白拉住林枫,“林侍卫,城中危险……”
  “夫人放心,我一定会带回消息……”
  “我带林侍卫去穿戴好防护。”
  林枫一愣,他看一眼赵渊。
  赵渊看他,“这一次,我派你保护夫人的安全。”
  “林枫可领命?”
  林枫抱拳,“定不辱使命!”
  王卜阙眸光幽深的看着林枫和谢念白离去,他眼眸中是说不清的算计。
  林枫他略有耳闻,赵渊派他保护谢念白?
  君侯对他夫人好似有些感情?
  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是说赵渊是因为贪图谢念白美貌,所以才一见面就把人掳走的吗?
  而且这样的话,那件事说不定有点难办了。
  “王城主。”赵渊唤回王卜阙复杂的心思。
  “与我仔细说说城内的情形吧。”
  “是,君侯。”
  王卜阙收了心思,目光正肃。
  ……
  林枫被谢念白捯饬后还被谢念白千叮万嘱。
  林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多谢夫人关心。”
  谢念白欲言又止,她叹息道,“林侍卫注意安全,不必勉强。”
  城内混乱,赵渊才入城也还没来得及交接一切。
  如果不是自己去找阿翁不方便,会让赵渊分心,谢念白自己就去了。
  谢念白一人在城里寻人,危险不说,赵渊还要派人单独保护她,少不了有人要非议。
  先等等,先让林枫去寻,他行伍出身,这些事情做起来得心应手。先等等,等赵渊彻底接手华城的事务后……
  谢念白心里急的不行,她只好去做其他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比如思考要不要先进行防疫。
  谢念白和赵渊两人都已经平安渡过了实验。
  但是还是有风险。
  谢念白犹豫不决,她决定去找张苛问问。
  ……
  “什么?”
  “防疫天花?”
  张苛不确定的反问。
  “我倒也是有听说过种牛痘在人身上后的人不会再得天花这个说法。”
  张苛思索起来,“可是也没有见过什么活的例子……”
  “我就是。”谢念白见张苛惊讶,接着放雷,“君侯也是。”
  “君、君、君侯?!”
  张苛结巴的话都不会说了。
  “嗯,我亲手帮君侯种的。”
  谢念白淡淡。
  此刻她看着平静,只有她知道看着赵渊高热反复时自己有多紧张。
  张苛哑口无言。
  “君侯这都同意吗?”
  “嗯。”
  其实是他主动要求的。
  谢念白问张苛,“你觉得这种方法可以推行吗?”
  张苛迟疑,“虽然你和君侯成功了,可是只有两个人……而且谁也不能确保得过天花的人真的不会再染,案例太少,只有偶尔的几篇冷僻医书上有记载。”
  这也是谢念白担忧的问题。
  “不如多找几个人实验?”张苛提议道。
  “谁会愿意?”谢念白不解。
  这事儿危险不说,有的人就不能冒险。
  比如赵渊不能冒险,但是被谢念白给气昏了非要冒险。
  “那些天花患者的亲属里说不定有人愿意。”张苛一笑,“他们被隔离开,无法见面。他们本就想要去照顾自己的亲人,哪怕被传染也无所谓,自然愿意来实验了。”
  “是吗?我只是觉得,大难临头……”
  谢念白话没说尽。
  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又不是普通的伤风感冒。
  张苛笑笑,“如果君侯身染重疾,夫人也会独自飞吗?”
  “你怎么笃定我不会?”谢念白皱眉看张苛。
  张苛摇头一笑,“会与不会都可以。”
  “这是夫人和君侯的事。”
  “不需要旁人说什么。”
  谢念白不想搭理他了,起身就要走。
  “夫人让我试一试吧,会有人愿意来实验的。”
  张苛看着谢念白离开的背影,想起柳愿找自己喝酒诉苦时的模样,难免觉得好笑。
  不自觉变成自己讨厌的模样还被人警告不要越界。
  不过张苛没办法安慰好友,他站谢念白这边。
  让柳愿没事儿爱多嘴。
  暂且抛却掉好友的事情,张苛开始让人去接触那些天花患者的亲属。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2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