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折柳祝春风(一)

折柳祝春风(一)


王珍珠一身懵懂,王臻珠一身算计。
  截然不同的二人。
  赵渊也是明白了王卜阙的意思。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王卜阙他这是要献女。
  “王城主的款待不合我的胃口,多留无宜。”赵渊拉起谢念白飒步离开。
  等到路过王氏姐妹二人时,也不见停留。
  “你进来了,也不见留住人。”王卜阙看着王臻珠悠悠道,“我说了,不要肖想一些自己没有的东西。”
  “今日的事,自己去领罚吧。”
  王臻珠盯着空敞的大门,眼神深幽。
  ......
  城南。
  谢不厝面色蜡黄,胡须已经是许久没有精心打理了。
  本是南下游玩散心,居然就会遇上这等天灾祸事。
  这无疑是必死。
  谢不厝忧心的看着屋内的谢昭歌。
  他不该带来谢昭歌,他一把年纪了,无所谓生死,谢昭歌这样年轻,还没有开始自己的人生。
  谢不厝这些时日一直拘着谢昭歌不让她出来。
  “家主,感觉最近城内的情况好似不一样了。”
  管家跟在谢不厝身后,小心翼翼的说。
  谢不厝苍老的叹气,“绥靖缓和之策罢了。”
  “我们......是注定要被放弃的人。”
  今年的春日他怕是看不到了,已经许久没和谢念白通信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今后就看不到她了。
  其实他这个父亲也实在没用,燕侯抢走她时,他什么xn都做不了,还不如早早去了。
  他谢不厝真是窝囊没用了一辈子。
  “阿翁。”
  谢不厝好似听见了谢念白的声音,还像她往日未曾出阁时那样,叫他阿翁。
  “家主!”
  管家的声音叫醒谢不厝,谢不厝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谢念白。
  此刻夜幕低垂,风雪飘飘。
  谢念白站在屋门口,她一身素雪,萧寒之气满身。
  谢不厝几乎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睛。
  “阿、阿蛮?”
  阿蛮是谢念白的小名。
  谢念白许久未见到谢不厝的音容了,她松下来时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白雾散去,笑容浮现,“阿翁。”
  制止了谢念白向他奔来的行为。
  “你、你也被困在了华城?”
  “你离我远些,天花泛滥,说不定我......”
  谢念白笑着对他说,“不用担心天花了,我是主动来华城的......”
  谢不厝不可置信谢念白居然是主动前来华城。
  “你、你糊涂!”谢不厝都顾不得间隔距离,快步上前,“你知不知道...你要气死我了!”
  谢不厝气急,手掌高高扬起,用力挥下的时候就被另一只手捉住。
  赵渊挑眉看了看谢不厝的手掌,感情这打人专打脸的掌掴技能,是祖传的?
  “你!”谢不厝一眼就认出来了赵渊,就是这个人,抢走了阿蛮!
  赵渊皱眉看他,你什么你?
  谢不厝想抽回来自己的手,“咔嚓”。
  手腕骨折断了。
  赵渊脑中警铃大作,他刚刚没用力,是他自己把自己......
  还没想完,许久未见的耳光声响起。
  “你疯了?!”
  女声严厉的质问。
  着急忙慌赶着出来的谢昭歌登时张大了嘴,长姐才是疯了吧!
  目睹了一切的谢昭歌大气不敢喘,谢不厝吃疼手骨折也不敢乱动,谢念白凝神站着质问。
  场面一时之间很安静,也很僵硬。
  赵渊抿唇......
  干什么又打他。
  松开握着谢不厝的手,谢不厝顿时又疼的叫出声。
  谢念白不再看赵渊,过去为谢不厝包扎处理伤口。
  看着谢念白忙碌的背影,赵渊唇抿得死死的。
  “阿翁,城内没有那么危险了。”谢念白一边为谢不厝固定包扎,一边说。
  “天花已经......快结束了。”
  谢昭歌瞪大眼睛,“真的?!长姐莫不是在骗我们?”
  “骗你们做什么?”
  “你们可以走出城南去看看。”
  谢念白抿唇一笑,“骗你们是小狗。”
  谢昭歌嘟囔,“长姐就算骗我们也不是小狗。”
  “那你也不该来,这里多危险。”谢不厝苍老的眼神看着谢念白。
  干枯的手指拂过谢念白的脸颊。
  “阿翁,天花是我和其他医者一起医治控制的。”谢念白握住谢不厝的手,“我已经长大了,不再病怏怏,不再无能为力。”
  穗城的那把火烧在谢念白的眼前,当初她什么都做不了,如今她做了这么多事情。
  谢不厝沧桑。
  ......
  回去的路上,赵渊沉默不语,嘴唇一直抿住不发一语。
  谢念白叹息,“你......”
  “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什么毛病?”赵渊在谢念白开口的一瞬间也瞬间出口质问。
  他带着气,显然的不满。
  “那你怎么动不动就折断人骨头?阿翁那么大岁数,你当他是我吗?”谢念白也质问他。
  谢念白也非常的不满。
  谢不厝那么大的年纪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他一看就是寝食难安多日,眼底都是乌青,本来就身体不好,身心俱损,怎么可以这样粗鲁的对待他?
  “你是不是对待人从来都没有分寸?”谢念白也想起来了自己见赵渊第一面就被他折断了腕骨,养了许久才养好。
  赵渊气恼,他怎么知道他们一个两个都跟瓷做的似的?这样脆!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理所应当吗?”
  谢念白皱眉。
  赵渊非常不高兴,“那你要我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要你做过什么了?”
  折断谢念白腕骨的时候,谢念白没有要他道歉,折断谢不厝手腕的时候,谢念白也没有让他道歉。
  他还想要怎么样?
  生气。
  赵渊觉得此刻自己胸间里汹涌的一股火气一定是生气。
  “你可以让我做什么,你说出来。”赵渊憋着一股火气说。
  “我怎么敢让君侯做什么。”谢念白冷言。
  赵渊猛然拉起谢念白的手臂,谢念白被拉的一个踉跄,她紧紧的贴在赵渊的身上。
  “你忘了你让我带你一起来华城的时候,是怎么有求于我的了吗?!”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19.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