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折柳祝春风(三)

折柳祝春风(三)


崔敬夷手起刀落砍下一个脑瓜后,急忙忙看过来。
  “郑先生快别来这里添乱!”
  郑谏言:......
  “郑先生不妨到我身后。”谢念白淡淡说。
  郑谏言犹豫,崔敬夷砍下的脑瓜咕噜噜的滚到他脚边,郑谏言果断走向谢念白身后。
  “郑先生放心,不会有人靠近。”谢念白手臂稳稳举起弓弩。
  “这里浓烟太大,我是怕我们还没杀完他们,就被浓烟呛住。”郑谏言说出自己的担忧。
  谢念白眉眼沉静,“郑先生放心,我们会在此之前解决掉。”
  郑谏言一怔,我们?
  他看了看手起刀落的崔敬夷,剑舞到快起飞的钱征衣,还有一发一个准的谢念白。
  原来只有他才是多余的那个累赘吗?
  郑谏言讪讪。
  “小心。”
  谢念白手腕轻轻一带郑谏言,郑谏言也没感受到什么力气就被人拉开。
  原本的位置是一泼鲜血。
  郑谏言看向谢念白的身上,看不出鲜血。
  她或许有洁癖。
  “没有箭矢了。”谢念白放下手中的弓弩。
  郑谏言一听就要站出来,谢念白看他,“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总不能再这样被她保护吧?
  虽然不是没有被崔校尉保护过,可是她和崔敬夷看上去简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那里还有人!”
  郑谏言瞳孔竖起。
  抬起手臂,将衣袖微微拉下,用藏在袖中的袖弩瞄准对方。
  小巧的袖弩发动无声。
  一击未击倒,谢念白眉眼如初,沉静如水。
  她再次拨动弦片。
  锵——!
  突如其来的红樱长枪将人牢牢钉在地上。
  一切太快,郑谏言还没看清结果,谢念白已经上前拔出长枪,快步跑出了火海。
  郑谏言马不停蹄的跟上。
  崔敬夷和钱征衣也紧随其后。
  漫天黑烟烈火。
  谢念白一人走在前,她步履匆匆,手中的长枪还有未干的血落下。
  赵渊坐立在马上,他黑衣融进夜色,谢念白将长枪递给他。
  略一垂眸,谢念白浅淡明亮的颜色几乎是这晚间唯一的不同。
  赵渊俯身接过长枪。
  身后一串马蹄声不断,看过去,是祝恺之、宋寂等人。
  谢念白意外的看到了曲娘和...李蜇?
  李蜇侧位在宋寂身边。
  谢念白记得她,是那个为了喜欢的人什么都去学的女子。
  想到这里,谢念白有些恍惚。
  曲娘翻身下马奔向谢念白。
  见到了谢念白,曲娘双眼又忍不住冒出泪花。
  此刻许多人都在提水桶打水救火,水汽与焰火交织,蒸腾得人受不了。
  谢念白没想到曲娘会来,也没想到...宋寂会来。
  宋寂看到谢念白刚刚才张口。
  想也不想的抬起手臂,袖弩就对着他射出。
  宋寂一张嘴,谢念白都能猜到他会冒出什么话,干脆先发制人。
  袖弩发出的利刃不是单纯的擦过宋寂,它带走了宋寂耳垂下的一块肉。
  宋寂被这动静打得措手不及,一个坐不稳就跌下了马。
  耳垂一凉,宋寂伸手一摸,满手鲜血。
  太不讲道理了,他这次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呢!
  宋寂感受到迟来的阵痛拧眉。
  拉过缰绳,赵渊就要转过马匹离开。
  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君侯。”
  “这里人多、太乱了,我要去个人少的地方静一静。”
  谢念白说。
  “嗯。”
  赵渊淡淡应声。
  他还记得,他们才刚刚吵完架。
  赵渊皱眉看谢念白上了曲娘先前骑乘的那匹马。
  她还会骑术?
  也对,曲娘一个侍女都会骑马,没道理她不会。
  怪不得在济阳城他突然捞她上马时,她一点都不见惊慌。
  “你要去哪里?”
  她这副模样显然打算远行。
  晃了晃身体,谢念白稳稳坐在马上。
  “我要走了。”
  “如果快得话,我会在暮春之际回来。”
  赵渊断然否绝,“不行!不准走!”
  “你忘了,你的父亲还在华城城南?”
  “你就不怕我......”
  谢念白试了试缰绳,她俯身递出手给曲娘,曲娘微微摇头。
  “君侯不会的。”谢念白重新坐直身体。
  “如果君侯是这样的人,大可一把火烧了华城。”
  “就像穗城那样。”
  曲娘拒绝谢念白的邀请后,居然向着宋寂身边的马匹走去。
  宋寂不可置信,他看着曲娘翻身上马。
  “你......”这个小侍女!
  宋寂刚准备出声就看见赵渊就转过来淡淡扫过曲娘一眼。
  曲娘咬紧牙关,丝毫不肯退缩。
  “既然你都走了,暮春时候还回来做什么?”赵渊阴沉下眼神。
  “回来拿我的弓弩。”
  郑谏言闻言一顿,那弓弩当时被谢念白放在火海内没带出来,她只带出来了赵渊的长枪。

  “它早就烧成灰烬了。”
  赵渊说。
  “那可不一定。”
  谢念白纵马惊尘而去,曲娘不甘示弱得紧随其后。
  宋寂霎时反应过来,“我的马!”
  他的马跟别人跑了!
  宋寂喃喃,她、她们两个是疯了吗?
  这是在干什么?!
  疯疯癫癫的。
  宋寂求助的望向四周。
  崔敬夷,“哇哦~漂亮!”
  祝恺之,“骑术好生厉害!”
  郑谏言,“那弓弩可怎么办......”
  钱征衣,“好准的箭术!”
  不是,没人在乎他和他的马吗?!
  “夫君的伤口......”李蜇悄声走到宋寂身边轻声细语。
  宋寂不耐烦的推开她,“别碰我。”
  赵渊闻言盯向宋寂,“我不是让你留守荆州?”
  “荆州有柳愿,我耐不住性子还是随物资队伍一起来冀州了。”
  “那曲娘呢?”
  “她?她死活缠着我非要一同来。”
  “那你的马也是死活缠着她一同走的!”
  宋寂只觉得赵渊这话跟吃了火似的。
  他的马哪里死活缠着曲娘了?他的马分明是被曲娘强行带走的!
  “肃清华城。”
  ......
  曲娘吃了满嘴的寒风。
  “夫人!我来冀州了!”
  曲娘策马高呼,“我也没有那么怕君侯了!”
  “我是不是很厉害了!”
  “是!”
  谢念白十分肯定的回答她。
  “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哪里都好。”
  去哪里都好,她要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1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