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折柳祝春风(八)

折柳祝春风(八)


“你是谁?”
  居广山见到一陌生男子,走过去询问。
  “山庄不能留外人,你快点离开。”
  赵渊微微皱眉,认真看了看居广山的模样,见居广山模样严肃,连有些呆滞的眼神都添上了几分肃穆。
  “我昨日就来过了。我说我来找人。”
  居广山挠了挠后脑勺,闻言尴尬笑了笑,“昨天就来过了啊。”
  “那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
  “那你怎么还不走?”
  居广山放下手,疑惑这人找到人了怎么还不走?
  赵渊无语凝噎,“我要带她一起走。”
  “那你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居广山纳闷了。
  深觉和居广山说话费力,赵渊只好继续说,“因为她不想和我走。”
  “那你怎么还不走?别人都拒绝你了。”居广山又不懂了。
  赵渊一边烦躁这人怎么一直催自己离开,一边又烦躁这人说谢念白拒绝自己。
  “我离开不离开,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一定要带她走。”
  本还算和气的对话交流让赵渊这一句话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居广山没想到这人变脸变的这么快,说变就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这山庄是你家的吗?!”
  “这山庄是我家的!!!”
  居广山气愤的大吼。
  赵渊深觉自己在和一个傻子对话,懒得和他过多纠缠,迈步就向昨日见到谢念白的方向走去。
  “你给我站住!”
  居广山气笑了。
  这人怎么这样。
  这是他家吗?这分明是他居广山的家!
  身后一道气劲汹涌而来,赵渊凭直觉侧身避过。
  讶然的看着居广山,看着傻里傻气、心智不全的模样,居然有这么好的功夫在身上?
  上山的时候,赵渊就发现了这座山的不同寻常之处。
  迷雾困阵处处都是。
  不懂其中关要的寻常人根本进不去。
  最危险的地方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看着深藏不露的居广山,赵渊眼眸深幽,谢念白身边有这么危险的人,他更要带走她了!
  “你居然能躲开?!”居广山惊奇,然后一跺脚,“坏了!你一定就是书上说的那种居心叵测的坏人!”
  这呆子还能说出成语?
  赵渊心情微妙。
  “我要把你赶出去!”
  说完,居广山就捏起拳头,拳拳生风的向赵渊面上舞去。
  伸手接下居广山的拳头,赵渊反手扭动,却被居广山及时避开。
  二人空手肉搏对打起来。
  谢念白和曲娘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场面。
  这个挨一拳,那个吃一拳。
  场面一时非常震撼。
  曲娘悄悄抬眼去看谢念白,“他们……”
  谢念白沉吟一会儿后说,“我们绕路走吧。”
  曲娘错愕,“我们不管管他们吗……”
  “你放心,二师兄他很厉害,不会受伤。”谢念白开口安慰曲娘。
  曲娘觉得自己刚刚那句话应该没有表露出担忧居广山的意思。
  赵渊目力耳力都极好,早就看到了谢念白和曲娘的身影。
  此刻他听到了谢念白的话,微微失神,猝不及防的被居广山打中一拳。
  居广山面上鼻青脸肿,看着赵渊人模狗样的脸,居广山心里不舒坦。
  都说打人不打脸!
  见赵渊的脸被自己打中,居广山准备开始连续攻击。
  赵渊失神一瞬就反身摁倒居广山,他扬臂挥拳而下。
  “你们还要打到什么时候?”
  听到谢念白的声音,赵渊停下动作,仰头看她。
  她不是说要绕路走吗?
  怎么又过来了?
  是因为他吗?
  “二师兄,你没事吧?”谢念白蹲下身,也没看赵渊。
  居广山气恼的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青一块肿一块。
  “有本事和我比剑!”
  说话的动作太大,嘴角都渗出血迹。
  谢念白皱眉横挡在二人中间,她对着居广山,“不行!”
  “你忘了师父怎么说的了吗?”
  居广山吃疼地摸了摸嘴角的血,闻言诚恳点头,“忘了。”
  拿他没有办法,谢念白无奈开口,“你修习剑术是为了修身,不可以斗殴打杀!”
  赵渊抿唇看着谢念白和居广山旁若无人的对话。
  她都不看他一眼。
  “哦哦。”居广山点点头,“我记住了。”
  “你的伤口……”
  谢念白有点看不下去。
  赵渊怎么专挑人脸打。
  他是不是故意的?
  满心疑惑的谢念白也不好问赵渊。
  “疼。好疼。”居广山说起这个就觉得疼。
  谢念白看着也觉得疼。
  赵渊在身后听的眼睛都睁圆了。
  这是在撒娇吗?!
  “我……”
  “我帮你止疼。”
  谢念白才说了个“我”字,就被赵渊抢过话头。
  他还会医术?她怎么不知道?
  赵渊越过谢念白,对着居广山后脖颈就是一个刀手。
  真以为赵渊要来帮自己止疼的居广山:人心险恶!
  被赵渊出人意料操作惊到还没来得及反应的谢念白:……确实止疼了。
  噗通——!
  居广山直直倒在地上,也没人接一下。
  确实止疼了,但是估计醒过来之后会更疼。
  反应过来的谢念白立刻就要去扶居广山,“曲娘,过来搭把手。”
  曲娘从远处小跑来帮谢念白扶居广山。
  “你……”赵渊见谢念白和曲娘二人也扶不起居广山,更别提他一点不想谢念白碰居广山。
  “我来背吧。”赵渊蹲下,示意她们把人放在他背上。
  谢念白毫不客气的照做。
  毕竟是他打晕的人。
  赵渊才把居广山放在床上,谢念白就过来给居广山上药。
  赵渊眼底藏着艳羡。
  “我也疼。”赵渊拉住谢念白,他指了指下颌上挨得那一拳,软了声音说。
  “你为什么打他的脸?”谢念白没管赵渊的伤,他就挨了一下。
  赵渊抿唇不语。
  为什么?看着不顺眼。
  “我也受伤了。”赵渊委屈,他也想撒娇。
  “我也疼。”
  曲娘一脸别扭的悄悄看赵渊。
  “那你也给自己劈一下吧。”在脖颈处比划两下,谢念白示意他开始。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91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