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有孕(一)

有孕(一)


谢念白收到了赵弱水的两份礼物。赵弱水说一份是拜师礼,一份是见面礼。
  苦恼该怎么回赵弱水礼物。
  “阿姊会喜欢糕点吗?”谢念白问赵渊。
  赵渊想了想,“她不喜欢糕点点心这类东西。”
  以前爹娘还在的时候,月团这些东西赵弱水都会偷偷塞给他,让他帮忙吃下去。
  赵渊说的是实话,谢念白微微蹙眉。
  “那酒呢?阿姊会喜欢饮酒吗?”
  赵渊摇了摇头,然后神色微妙的说,“她和我一样不能沾酒,沾酒即醉。”
  真不愧是亲姐弟。
  谢念白微微扶额,有些晕,晃了晃头,实在想不出来还能送什么。
  寻常的东西难体现心意。
  “今天没睡好吗?”赵渊看见了谢念白发白的脸色,见她疲倦的垂眸,有些担心。
  谢念白点点头,“这段时间都睡得不好。”
  赵渊闻言一顿,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谢念白似乎刻意的强调了“这段时间”这几个字。
  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吗?
  细细思索了一下,好像没发生什么吧?
  非要说有什么累到她的地方……
  “早些休息吧。”赵渊眨眨眼,拉过谢念白上床,他伸手拉过轻薄的锦被盖好。
  躺在床上,谢念白看着赵渊,赵渊用手覆盖住谢念白的眼睛。
  这眼睛盯着他看做什么。
  “好了,睡了。”赵渊一手捂住她的眼睛,一手把人抱在怀里。
  下巴磕在谢念白的发顶上,阵阵的梅香清幽,沁人心脾。
  在闷热的夏日里,谢念白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凉意。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都不出汗,赵渊觉得怀里的人浑身凉爽,抱着特别舒服。
  谢念白体温一直要比寻常人凉一些。
  冬日时还不怎么觉出,毕竟天寒地冻,大家都冻得跟个冰块似的。
  可是夏日里一下就觉出了不一样。
  凉凉的温度,似乎都不会出汗。
  “今晚好好睡!”
  谢念白闻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在双眼沉重地缓缓阖上前,心想,还是没想好怎么回礼。
  ……
  最后,谢念白回礼了一根手雕的花簪。
  技术自然比赵渊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赵弱水当即就佩戴好,还对蒋巷转了个圈。
  蒋巷夸奖道,“很漂亮。”
  赵渊后来琢磨着这件事,并且试图和谢念白讲道理,“你看,我是不是亲手给你做了三根发簪?”
  “是。”谢念白好奇他要说什么。
  “但是你只给我作了一根发簪。”赵渊竖起一根手指。
  “这样看,我是不是亏了?”
  谢念白忍住笑意,“那你要怎么办?”
  “当然是……”
  “我把之前两根簪子还给你怎么样?”谢念白抢先一步说,还补充道,“正好那两根都不好看。”
  都不好看。
  赵渊默了默。
  伸手抱住谢念白顺势躺下。
  就不该说这个话题,跳过吧。
  谢念白又说,“怎么样?你觉得……”
  “唔……”
  低头堵住她的嘴,赵渊磨了磨她的唇瓣。
  还是别说话了。
  ……
  第二日谢念白起身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醒过了。
  久到谢念白都记不起上一次这么起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夫人醒了?”曲娘进来见谢念白起身就去打水来为谢念白净面。
  “蒋小公子之前来找夫人,不过见夫人没醒,就离开了。”
  谢念白听了这话顿时觉得懊恼,为人师,居然会因为赖床耽误教习弟子。
  这可怎么行?!
  谢念白急忙起身想要穿戴好衣服去找蒋煜璨。
  可没想到一起身,眼前一黑,站不稳的往前踉跄。
  幸好曲娘在谢念白身边,及时扶住了谢念白。
  “怎么了?”曲娘忧心,“是太久没吃饭所以头晕了吗?”
  谢念白坐在床沿边上,脸色煞白地缓了缓。
  “我去厨房拿些东西来吧。”曲娘想着都快晌午了,谢念白还没有进食过,一定是因为这样才有些体力不支。
  “不、”谢念白想说不是因为没有吃饭。
  她脑子昏昏沉沉,眩晕的感觉经久不散。
  这不是因为没吃饭。
  想要伸手搭在手腕上号脉,但是还没来得及这样做,就彻底晕沉了过去。
  曲娘被吓了一跳,谢念白自从来到荆州后已经许久没有发病过了。即便是华城那么危险的地方,谢念白也是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所以这变故在曲娘心里不可谓不小。
  急急忙忙的出了房间,就要去给谢念白找大夫!
  赵渊得知谢念白晕倒这事的时候,人还在议事院里商讨事宜。
  柳愿急匆匆地进来,“君侯。”
  “什么事?”赵渊抬眼看他。
  “夫人身边的曲娘说,夫人醒来之后晕倒了。”
  赵渊豁然起身。
  “什么?!”
  崔敬夷、祝恺之和郑谏言闻言都微微诧异。

  自从他们认识谢念白以来,他们心中的谢念白是一个医术无双的人,即便谢念白平日小病不断,可是像晕倒这样的事情,似乎还没有出现过。
  谢念白自己医术那么厉害,怎么会毫无预兆的病倒?
  “张苛呢?”赵渊快步走出去,“事情发生多久了?”
  “张苛在肃州,不过已经派人去请了大夫。”柳愿也快步跟上赵渊,“刚发生的事情。”
  崔敬夷、祝恺之和郑谏言也跟着赵渊一同前去。
  ……
  谢念白醒来的时候,屋内有一堆的人。
  倒也没有围着她,屋子很大,他们都在远处小声的说着什么。
  因为中间有屏风隔着,谢念白不知道有谁。
  曲娘就守在谢念白的床边,见人醒过来,忍不住高声说,“夫人醒了!”
  “小声一些。”赵渊绕过屏风蹙眉对曲娘说。
  曲娘连连点头,伸手捂嘴笑。
  她笑什么?
  谢念白莫名,曲娘居然会对赵渊的话发笑。
  虽说华城之后曲娘胆子大了许多,可是好像也还没有到敢对着赵渊笑的地步吧?
  她不过昏睡了一觉,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吗?
  与此同时,之前谢念白刚睁眼时还能听到的屏风外小声说话声也彻底停息下来。
  一时之间,屋内无比安静,仿若发丝落地的声音都能察觉。
  谢念白意识到了空气里气氛的凝重,张了张口,“怎么了吗?”
  “没怎么。”赵渊顿了顿,还是继续道,“是你有孕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9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