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战乱(三)

战乱(三)


曲娘来检查谢念白吃饭情况的时候,赵渊神情自若的给曲娘看空了的碗。
  曲娘将信将疑、欲言又止的拿了空碗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的那个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质疑。
  顶着曲娘怀疑的眼神,赵渊非常镇定。
  谢念白等曲娘离开之后笑出声,赵渊看得心痒痒,又把人拉进怀里深吻了许久。
  伸手擦拭过对方嘴角的银丝,赵渊声音嘶哑,“饿了记得好好吃饭。”
  “嗯。”
  “别担心我。”
  “嗯。”
  “其实偶尔担心一下我也行。”
  谢念白好笑的拍了一下赵渊。
  赵渊埋首进谢念白的脖颈,深深吸一口气,等到满身的梅香萦绕,这才恋恋不舍的抽身离开。
  在谢念白眉心留下轻柔一吻,他说,“再见。”
  等到赵渊离开,曲娘就走进营帐,
  “君侯也帮着夫人胡闹。”
  她手里拿着盛好的清粥,一副“我知道你们在骗人”的表情,“夫人还没吃东西呢,这怎么行。”
  谢念白艰难的接过曲娘手里的碗,本来以为能逃了,结果还是逃不了。
  “夫人,请好好吃饭。”
  “……”
  ……
  第二日起身,谢念白就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林枫。
  林枫这是第三次被派来保护谢念白了。
  “怎么又是你?”谢念白说。
  “属下哪里做的不好吗?”林枫惴惴不安。
  “没有。”谢念白摇头,“只是觉得怎么老是你。”
  林枫没好意思说后面两次是自己争取来的。
  “留在这里,不会觉得不甘心吗?”谢念白记得他在济阳城时好像就很不满自己不能上场杀敌。
  “不会!”林枫摆手。“我以前少不更事,现在不一样了。”
  谢念白疑惑,“现在你长大了?”
  “……”
  林枫沉默,谢念白是单纯的发问还是在阴阳怪气?
  林枫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没有长大,他分辨不出来谢念白的意思。
  “算了。”谢念白见林枫不说话,也不强求林枫给她答复。
  蒋煜璨这时候早早的跑来,对谢念白说,“师父好!”
  “你没事可以多和林侍卫多学习。”谢念白随口说,“他目力很好。”
  蒋煜璨一听,立刻跑到林枫跟前,“教教我好不好?”
  林枫还在状况外,“教什么?”
  “师父说你目力很好。”
  “可是这个不是天生的吗?”
  林枫不懂这个怎么教。
  蒋煜璨想了想,“那不管,先和你学着再说!”
  “……”林枫就这样被蒋煜璨拉着走。
  曲娘好奇的问谢念白,“夫人好像一直在给蒋小郎君找事做?”
  来的路上就让蒋煜璨日日训练弓弩,没事还让蒋煜璨学骑术。
  这下又给蒋煜璨指了个新“师父”。
  “这次机会好,想让他多学习学习。”谢念白说,“有时候枯坐在屋内学上整日也比不上此刻的一弹指。”
  “还有就是。”
  “给他找点事情做,别整日东想西想。”
  谢念白无奈,或许是蒋煜璨知道了她的什么事情,所以一路上心里总想着安慰她,跟个小大人似的。
  “那夫人是不是该进去吃早饭了?”
  曲娘扶着谢念白往里走,口中絮叨,“虽然有孕的人不能吃太多,可是夫人吃的太少也不行不是?”
  谢念白觉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好好好,我会好好吃饭的。”
  ……
  张苛是在十日后赶来的,与张苛一起来的还有居广山。
  居广山那把常年不开刃的长剑,被开了刃。
  看来此番越州之行,发生了许多。
  再一看居广山本人……还是那副呆呆傻傻的模样。
  这倒是没怎么变。
  “师兄怎么来了?”谢念白惊讶,居广山如果看了自己让赵弱水转交给他的信,应该不会来才是。
  “我觉得我得来!”居广山眼睛里全是澄澈,“我得保护好师妹和师妹的孩子!”
  张苛及时插嘴道,“没你我们保护的也挺好。”
  “那不一样!我……”
  “行了,你去君侯那儿还是留在这儿?”
  张苛不耐烦的打断居广山,去往越州的路上,这小子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要跑。
  他每天都得给居广山做思想工作,证明他们是一路人。
  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一点好气都不想给居广山。
  “我自然是留在这里保护师妹!”居广山想也没想就说。
  “你在君侯那里更有用。”张苛提议道。
  “保护师妹最重要!”居广山执拗。
  “行吧。”
  张苛也不强求。
  谢念白这个当事人一句话也插不上。
  林枫见到居广山的时候很是警惕,这人谁啊。
  居广山见到林枫的时候也很警惕,这人谁啊。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张苛觉得两个人真是呆瓜到一块儿去了。
  “你们俩!对!就说你们两个大傻个!”
  “闲的话,去帮忙抬担架!”
  一天天的,眼里跟没活儿似的。
  张苛不介意帮他们找点活儿干。
  蒋煜璨人小也帮不上什么忙,谢念白偶尔出诊后方的伤员,蒋煜璨就跟在一边帮忙写东西,权当作每日的练字了。
  蒋煜璨本想着也跟着谢念白学习学习医术,奈何自己真不是这块料。
  果然,自己的天赋只有射箭。
  呜呜,我会和我的弓箭永远不分离!
  蒋煜璨严肃着一张小脸想。
  曲娘帮忙缠绕绷带止血,谢念白在一旁偶尔指点随行医者们如何紧急处理伤口。
  “没想到夫人对急救也有涉猎。”医者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根据谢念白的方法捆绑止血后,确实止血效果提高了很多。
  随行医者们早知道君侯夫人似乎是一名神医,但是战场上的急救和疑难杂症不一样,有时候不需要多高超的药方,比的是一个快字。
  要快速止血,要快速救命。
  随行的医者们要说医术多高超可能没有,但是个个都经验老道,手脚麻利。本以为这点还是比谢念白强上不少。
  万万没想到,谢念白也会急救。
  “前人基础上的一些改进罢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8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